章二十六

    芷若又反反复复的在那胡人女子上搜了好几遍,还是什么发现都没有。她无力的坐在地上,手里握着那块圣火令,说道:“相传圣火令随明教一同从波斯传入中土,一共六枚,乃明教教主之令符。可到了第三十一代石教主时却莫名消失了。我猜,这胡人女子定是来自波斯总教。”

    龙谦樾思索片刻才说道:“这女子应该也是追寻圣火令来到中原,你刚才在她上搜寻的应该也是其他五枚圣火令罢。”

    芷若点点头:“我想带着那东西上光明顶应该能派上用场,不过没有也不要紧,单凭我手里这一枚也足够唬住明教众人了。”

    龙谦樾伸手敲在她头上:“就你心眼儿多,还想做明教教主不成。”

    “也不是不可以……”她又话锋一转:“我要是在六大门派跟前自称是明教教主那岂不是找死。所以……我自有打算。”

    芷若偏过头去笑着看龙谦樾:“我娶你做教主夫人怎么样?”

    龙谦樾乐坏了,立刻就扑了上去:“好啊好啊,人家要和教主一起修炼《玉&女心经》。”

    芷若赶紧把扑过来的人推开:“去去去,我都快冻死了,你赶紧去生火,我去收拾那女的。”

    那胡人女子先前因体内不知名的毒药发作晕过一阵,此时已经悠悠醒转过来。但全各处要被芷若封住,碍于上的伤又不敢自行运功解。此刻只是睁大了极淡的双眸,满眼怨毒的望着向着她走过来的周芷若。

    芷若蹲下来看着她,然后露出一个甜美非常的微笑,拍了拍她的肩:“你别白费力气了,别说你现在中了毒不变运功,即便你安然无恙也绝不可能冲开我所点的道。”

    不知从哪个地方找了几跟干树枝回来的龙谦樾不经白了她一眼:“能不能不吹?”

    芷若斜眼儿看他,又扬了扬手里的两颗石子:“你大可以试试。”

    龙谦樾皱了眉:“你手里那东西哪里来的?”

    芷若看了看手里面两颗不大的小石子,圆润光滑,通体乌黑,隐隐闪着点点金光。她抬起头来冲着龙谦樾讪讪的笑:“你家顺的。”

    “……”二少爷很无语的低头继续生火:“那东西叫黑金石,很值钱的。”

    芷若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我刚才用来打她还顺手。”

    龙谦樾再次无语的向她挥手:“你该干嘛干嘛去罢。”

    芷若继续转过头去,对着那胡人女子笑得纯良无害。她伸出食指轻轻划过那女子如凝脂般上好的肌肤,清晰的感觉到手指下起了细小的颗粒。芷若不经笑出了声,她只是要看看这张脸是真是假,是不是易容出来的。难不成这女人会以为她要对她做什么?

    芷若心念一转,从怀里摸出了短刀,冰冷的刀在那女子白皙的脸颊上滑过,便看见她的眼里从怨毒瞬间转向惊恐。芷若趁机说道:“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否则,我是不会怜香惜玉的。”

    龙谦樾坐在不远处,芷若的话他听得一句不差,却毫无过来阻止的意思。他心里明白那姑娘嘴上虽说要如何如何,真动起手来,大不了也就是一刀杀了那女子,毁容这种事是决计下不了手的。

    芷若伸手解开那女子的哑:“我问你,你是波斯总教三位护教使者之一的辉月使对不对?”

    那女子更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向周芷若:“你是谁?”

    芷若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回答我你是不是辉月使?”

    她点点头:“是,我便是辉月。”

    “那些是什么人?为何会抢夺圣火令?”

    “他们是波斯商贾所雇的中土镖师,我教中人得知他们从中土得到了六枚圣火令,于是派我们风云三使前来要回。我中了他们的毒,在返回波斯的途中一路被追杀至此。”

    芷若继续问道:“他们不是商人吗,要圣火令有何用处?竟还敢以此与明教作对?”

    辉月却突然闭了嘴不再说话。芷若心下明白,若说刚才她是迫于自己威胁,才说了刚才那些无关紧要的话。那么,波斯商贾为何一心要得到圣火令就必定是这历代明教教主所持令符的真正价值。

    芷若心知再问下去也绝不可能从她嘴里听到有价值的东西,便转而用上怀柔政策。她收了手里的短刀,拾起辉月的手腕:“我先替你去除体内所中的毒……”

    芷若话未说完辉月却大叫着:“不要,你不要碰我。”她被芷若点了周,无法动弹,此时只能拼命大喊,她汉语说得极其生硬,听上去更添一份惊恐和诡异。

    芷若被她的大喊大叫吓了一跳,不就是替她诊个脉,怎么比刚才要毁她的容反应还要激烈。芷若三指不由分说搭上她的手腕,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走盘的脉象。登时大吃一惊,瞬间就明白了刚才自己拿刀的时候为何她会如此惊惧。她跟本不是害怕被毁容,而是害怕一尸两命。

    “你竟然有孕在。”芷若不可置信的望向辉月,想从她的表中得到答案。辉月却不看她,顾自转过了头去,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了句:“你杀了我罢。”

    芷若又替她诊了诊脉,仔细查看了她的症状和体征,又从随的小布包里拿出自己的银针:“我已经知道你所中的是什么毒,我可以解。但是,如果保住胎儿势必要费一些功夫。我们现在处荒漠,若是你不与我配合,即便我不杀你,你与你腹中的孩子也决计活不过今夜。”

    辉月无声的掉下泪来:“只要你能救我的孩子,就是要我的命来换我也愿意。”

    芷若轻笑两声:“我要你的命又有何用?况且你怀胎不足两月,叫我如何杀了你还能保住腹中胎儿?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待我顺利产下孩子,除了有损明教之事,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我也是明教中人,怎会要你去做有损明教之事?”芷若还是微笑着不紧不慢说道:“你只须答应我,从现在起你不再是波斯总教辉月使,而是我边一名普通女仆,从今往后只忠于我周芷若一人。”

    听了芷若的要求,辉月却欣然答应下来。波斯明教教规向来对女教徒甚是苛刻,圣女教主必须是处&女,而其他教中女也只能与本教中人婚配。如此,她便是再也回不去波斯总教,反而还有可能被教中追杀。芷若虽是要她成为自己的女仆,但也无异于再次救了她与腹中胎儿一命。

    芷若挥手叫过龙谦樾,又对辉月道“你中的是三虫三草剧毒,这毒药是我师娘发明的,我自有解法。我先用银针和内力暂时保住你腹中的孩子,可这只是权宜之计。因这解药中含有堕胎的药物,所以即便胎儿保住也随时会有滑胎的危险。”

    龙谦樾依着芷若的吩咐,把辉月扶坐起来,内力源源不断输入她的冲任二脉。过了半晌,芷若从怀里拿出一方丝帕替他轻轻拭去额上的汗珠:“可以了,接下来交给我,我要解开她的衣物,你不便在此,走远些去。”

    芷若依次将银针刺入辉月的合谷,曲池,气海,关元,三交等,又加以补法,补气养血,固胎安神。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辰,正当她准备出针之时,却听得隐约有驼铃之声从远处传来,辉月忽的睁开双眼:“是流云与妙风二位使者,绝不能让他们发现我,否则……”

    芷若依旧镇定,不远处是龙谦樾青色影,只要有那人在,她便可以安下心来有条不紊的进行手里的事

    直至拔出至上的最后一根针,芷若才呼出一口气。龙谦樾的马早已等在一边,芷若稍微收拾了东西,抱着辉月飞上马。经过龙谦樾旁之时,她掷过去两个瓷瓶:“一个是解药,置于鼻中,另一瓶是悲酥清风,你只需在他们靠近之时打开瓶子让毒液挥发。记住,我要圣火令。”

    她话音未落,马儿已经跑出去几丈远。龙谦樾唇角依旧噙着一抹浅笑,随手把两个瓷瓶放进了衣襟里。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