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十一

    芷若端了药走进龙谦樾的屋里,他正站在书案前提笔写着什么。芷若把药碗搁在他的跟前:“才受了伤,也不好好休息。”

    龙谦樾见她进来赶紧搁下笔,过去接了她手里的药顺手放在案几上。又拉了人坐下,才道:“自己有伤还不好好歇着,煎药的事忠叔去做就好了,你又折腾什么?”

    芷若笑道:“我就是大夫,自个儿的体自个儿心里有数。倒是你,在写什么?”

    “家书。”

    “有什么火烧眉毛的事,就不能伤好了再写?”芷若又端起碗递到他跟前:“先把药喝了。”

    “是我大哥的事,这一次他得罪的人有些麻烦。”龙谦樾接过芷若手里的药碗。先是灌了一大口,然后皱了皱眉,咂咂嘴道:“你不是往里放了砒霜罢,这什么味道啊这是?”

    芷若无辜的眨眨眼:“味道不好?那我给你加点儿蜜饯在里面。”说着她就要去拿人家手里的碗。

    “别,别,这个好。”龙谦樾赶紧转过去两口把那碗奇怪的汤药灌下去。谁让他昨晚一句没来由的‘未婚妻’把人给得罪了,兴许今后的药都得是这个味儿。

    芷若问道:“你哥到底招惹了什么人,这么麻烦?”

    “汝阳王之子库库特穆尔手下的一个心腹。”

    “王保保?!”芷若心道手下一个心腹都如此厉害,蒙古人果真是仗势欺人惯了的。

    龙谦樾看她:“是,他给自个儿起了个汉人名字叫王保保。”

    芷若心道:哟!这不张无忌的大舅子吗这不是。你妹子现在正带了她的智囊团前往光明顶搞破坏吧。正好,张无忌去了,你们**一拍即合。可惜了蛛儿和小昭,看得着吃不着。

    此时,忠叔却从屋外跑了进来:“少爷,姑娘,那张家公子现还在咱家园子门前坐着呢,说是有几句话要说与姑娘听。”

    芷若吩咐把人扔出去的时候龙谦樾还人事不省,听了忠叔道张无忌在园子门前坐着,不由皱了眉:“怎的坐到门前去了?快请进来说话。”

    芷若拿了书案上的药碗转就往屋外走,龙谦樾叫住她:“去哪里,张公子不是有话要与你说吗?”

    “可我没话跟他说,你让他哪儿去哪儿去,别碍我眼。”她话刚说完,就看见张无忌人已经站到了门口。

    张无忌看着芷若,第一句话是:“蛛儿走了。”

    芷若冷笑:“那你怎么没拦着她,我这还好好活着她怎么就走了?”

    张无忌叹道:“她体内的毒若是你不肯医治,决计是好不了的。既然她已然走了,后便是生死难料。你又何必为了昨晚的事恼我?”

    “蛛儿就是当年杀我师父师娘的金花婆婆的徒弟,这个你是知道的。你竟然还要我给她治病?昨晚的事,她冲进我房里要杀我,你不由分说制住我的刀,你是见她占不了上风,来帮趁着杀了我是不是?”

    “不是,自我二人汉水初遇,到蝴蝶谷中五年来朝夕相处。我对你从来只有怜惜敬重,又怎会帮着别人害你?”张无忌向着芷若走进了几分,伸手竟是握住了她的手:“昨晚,我本以为蛛儿是要去你房里求你为她解毒,却不知她竟是想要……若是我早知道,就是叫她杀了我,也绝不动你半分。”

    芷若听他如此说,心下也不知该如何回他。两个人早已不似蝴蝶谷般亲近。这握了手说话本是小时候的随之举,长大了自然别扭。芷若抽出自己的手,回头竟不自觉的望了望龙谦樾,那人正立在书案后继续提笔写字,似是根本没有注意他们这边。

    张无忌见她如此拘谨,心下不由得一凉,说道:“昨天听那灭绝师太道六大门派围剿光明顶。既是六大门派,武当自然也是会去。她又说我外公此时也带了天鹰教上光明顶。我担心外公与武当的师叔伯起冲突,想去看看,你愿意与我一起前往吗?”

    芷若下意识的摇摇头,又看向张无忌。只见他脸上浮现出落寞的神。芷若心下不忍,说道:“无忌,我不是江湖中人。在这翠园每替人看看病,闲时养养花,便已觉得很好。不想去招惹是非,你若要去我不拦你,只是照顾好自己。”

    此去光明顶由东向西,穿越沙漠也不是一可以去到。芷若回房里取了数十个瓷瓶,都是她平里练的丹药。又准备了干粮和银两。这才与龙谦樾一起将张无忌送出门去。

    张无忌骑在马上频频回头,芷若只是向他挥手:“一路保重。”

    翠园的子照旧,龙谦樾他哥的事,拿了银子取了人,也没在苏州多做停留。送回了金陵,老爷太太亲自管教。龙谦樾捧了茶盏,不紧不慢的说道:“依我说就该直接打死,省的出去惹是生非坏了名声。”

    芷若问道:“那是你亲哥吗?”

    “是,你问过了。”

    “那你俩还不一个姓?”

    龙谦樾悠闲地拂了拂茶叶末子:“谁说我俩不一个姓了?小时候都说我跟我娘长得相,府里的人都龙哥儿龙哥儿的叫,谦樾是我的表字,那几年出去游历,便一直用了这个化名。遇见你的时候你问我叫什么,我也是随口答了。后来再遇你之时,我没想到你竟然还认得出我,张口便是‘龙大哥’。”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变得暧昧不明,芷若恨不得冲过去掐死他了事,合着相识这么久,他连个名字都是假的。她问道:“那你后来怎么不与我说明白?”

    龙谦樾无辜的神态:“你也没有问啊,他们都龙哥儿龙哥儿的叫,你也没问个为什么,我又怎么无故跟你说起这些?”

    芷若乐了,气乐的:“这还成我的不是了,那你到底叫什么?”

    “汉杰,沈汉杰。”

    芷若又问:“那你现在告诉我这些作甚?继续用你那个化名好了啊。反正我傻,我又不会怀疑你什么。”

    龙谦樾敛了眉眼,也没有以往的浅笑,而是用一种特别严肃郑重的语气说道:“因为,我想娶你。”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