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九

    龙谦樾看了看怀里不省人事的周芷若,心疼得不行,这一年多来他花了多少心思才让这姑娘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要知道他刚捡到她的时候,她才死了师父师娘,那个时候她也会笑,可总是笑不到眼睛里。他摸了摸芷若的手腕,还好,脉象虽然微弱,若是即时把真气输进她的体内,却还有一线生机。

    他打横把芷若抱起来,看着灭绝师太的眼神里毫无波澜。丁敏君认出他来,欣喜的回头对灭绝道:“师父,那年救了徒儿的人就是他。他还说过与我们峨嵋有什么渊源。”

    灭绝师太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却见他面沉似水,波澜不惊,在自己面前竟毫无惧色。她嘴角擒了一抹笑,忽然间一掌击出,直向着龙谦樾空出来的左肩。在场的峨嵋弟子心里皆是一叹:这年轻人怕是活不了了。

    龙谦樾虽抱着芷若,却还是腾出一只手来硬生生的接下她这一掌。灭绝师太果真内力深厚,名不虚传。这一掌虽不是用了十成的功力,但也绝非他一个小辈能够与之抗衡。饶是这样,他心里念着芷若还在自己怀里生死未卜。若是自己也倒下了,谁来救她?便也撑着没有倒下。

    灭绝再次看向龙谦樾,眼里有了些许赞许之意。刚才她那一掌虽只用了不到七层的功力,可这江湖上,能接下峨嵋掌门七层功力的高手也是屈指可数。眼前这个年轻人,却依旧站在那里岿然不动,即便是强撑也可见他内力不浅。

    灭绝冷笑道:“年轻人,即便你救过我的徒弟我也不会饶恕那姑娘的无礼。”

    龙谦樾也跟着笑了,他的笑却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有礼:“晚辈救过丁姑娘不假,却也不曾想以此与师太谈条件。”

    灭绝来了兴趣:“那便说说你与我峨嵋有何渊源?”

    龙谦樾道:“当年峨嵋孤鸿子前辈,也就是师太的师兄与明教左使杨逍相约比武。并向师太借了倚天剑。比武当倚天剑未及出鞘,孤鸿子已败下阵来。杨逍夺了倚天却不屑的扔在地上。孤鸿子不但落败,还在返回峨嵋的途中染了恶疾,幸得一个年轻女子出手相救,不但找了大夫医治他的伤,还每与他谈心,舒解他心中的抑郁……”

    灭绝听到这里已是面色大变,师兄孤鸿子落败杨逍,因此抑郁而终一直是她心中的隐痛。这些年对于明教与杨逍的仇恨,不仅因为正派人士对邪魔外道的不齿与憎恨,更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师兄的枉死。此时听到一个小辈提及往事,她心中已是波涛汹涌,从来不知师兄在死之前竟然遇见过一个救命恩人。那么她的师兄又怎么会死?眼前这个年轻人又怎会知道的那么多?

    龙谦樾接着道:“恐怕师太要问那位年轻女子是谁,她与她的母亲都随了外婆姓龙,当年对孤鸿子出手相救,也不过念了他是风陵师太的徒弟。祖训有云:有幸若遇峨嵋派弟子,必善待之。”

    灭绝问道:“那姑娘刚才使的竟是《玉女素心剑法》,难道她是古墓派传人?”

    “她的剑法是我所教。”龙谦樾看了一眼灭绝的神,自是知道她要问什么:“我亦不是古墓传人。只是,除了我的母亲,杨家后人一直隐居在终南山下,从不踏出古墓半步。”

    “那你的母亲怎会……”

    龙谦樾打断她:“这与师太或者峨嵋并无关系,又何必多问。难道就不想知道您就不想知道孤鸿子前辈的下落。”

    “我师兄没有死?”灭绝的声音不由得颤抖起来:“快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

    龙谦樾却不答她,抱紧了芷若往房间里走:“我未婚妻危在旦夕,哪里还有心思管别人的死活。”

    灭绝只是形晃了晃,整个人就已移至龙谦樾前,挡住了他的去路。不由分说捏起芷若的手腕为她诊脉,然后将手掌置于她任脉的膻中上,后绵长的内力缓缓注入芷若体内。

    抱着芷若的龙谦樾嘴角不动声色的勾起个弧度,灭绝的掌力造成的内伤,他本就没有把握治愈,况且后来还硬是接下了她一掌,现在自己勉强能站在这里与她对峙已经是凭着要保护怀里受伤的人的信念支撑。送走了灭绝,两个人也不一定能安然无恙的活下来。心念一转,想起了当年母亲给他说过的孤鸿子的事,便讲了出来。他赌灭绝一定会为了打听孤鸿子的下落,而给芷若治伤。

    芷若剧烈咳嗽了几声,又吐出一大口黑色的血才悠悠醒转过来。灭绝收回内力,冷笑道:“小小年纪倒是颇多心计。我既替你未婚妻治了伤,你该告诉我师兄的下落了罢。”

    龙谦樾见芷若醒转过来,哪里还听得进灭绝的问话,他只放揉了声音对怀里的人道:“芷若,你醒了就好,我抱你回房好好休息。”

    芷若点了点头,又闭了眼偎进他怀里。

    灭绝不耐烦道:“现在可以说了罢,我师兄到底在哪里?”

    龙谦樾无辜的耸肩:“其实晚辈也不甚了解孤鸿子前辈的下落,只知当年他的伤势痊愈之后,对家母道无言再回峨嵋面见师妹,便就此隐姓埋名游历天下。”

    他这话说了等于没说,灭绝自是不会容忍自己被小辈戏弄,登时怒火中烧,又不好当场发作跌了份。便伸手一把拽了芷若衣服的前襟,把人带到了自己旁,点了她几处大:“小姑娘资质不错,我待会峨眉悉心培养,说不定将来光耀我派就要靠她。”一招手,便上来两名峨嵋弟子把人带了下去。

    龙谦樾这下心里真是急了,可他脸上仍是镇定自若。拔了腰间软剑指着灭绝道:“我说过芷若是我的未婚妻,师太何必拆散我们夫妻。”

    灭绝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剑:“你还有紫薇软剑,传说当年被独孤求败扔下悬崖的绝世利器竟在你一个小娃娃的手里,让我见识见识你古墓一派的武功到底有多厉害。”

    龙谦樾使的却并非古墓派的武功,而是世间最为精妙的剑招——独孤九剑。他虽在武学修为上与灭绝不在一个境界,刚才又受了她一掌,此时内伤不轻。可他将独孤九剑的招式练到了极致,法灵动飘逸,剑法却是招招直刺要害,绝无多余动作。饶是灭绝内力深厚,在他变换的招式下一时也没了致胜的方法。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