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八

    蛛儿指着自己那一半满是脓包的脸对芷若说道:“你看看我的脸,这还都是拜你所赐,胡青牛和王难姑的好徒弟。”

    “姑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脸上这些脓包都是因你修炼千蛛万毒手,体内聚集过多蛛毒而形成的,这与我有何关系?”

    蛛儿道:“我为什么这么小就要修炼千蛛万毒手?那是因为当初你给你师娘出的好主意。要她先制服我,再去与我师父谈条件。可她把你推下山崖之后却在剑上淬了剧毒。”

    芷若这才想起来,那天夜里她与龙谦樾发现自己那把佩剑时,的确看到上面淬过毒。

    “幸而我师父武艺高强,没有让王难姑的诡计得逞,可那剑尖还是刺破了我的手臂。”

    听到这里,芷若已经大致明白了她的意思。王难姑的毒只有胡青牛可解。而现在两个人皆已不在人世,唯一的传人便是她周芷若。若是现在的蛛儿体内还有余毒,也必定是来找她解毒的。她不动声色将手伸到后面,握紧了那把龙谦樾送给她的短刀。

    “回到岛上我便开始毒发作,每次都会头痛裂,恨不得用脑袋去撞墙。婆婆封住了我周也没有用。有一次毒发的时候,我无意中被斑斓毒蛛咬伤。婆婆以为那斑斓毒蛛的毒液可以以毒攻毒,化解我体内的余毒。便让我开始修习千蛛万毒手。”

    芷若心道:怎么可能,我师娘下的毒,除非我师父,否则世上决不可能有化解的方法。

    果然,蛛儿的神越发的诡异起来:“一开始修炼千蛛万毒手我的毒发次数的确少了很多。我以为上的余毒就此清除,再也不会剧烈头痛。哪知道过了才不到一年,我的头痛又发作起来,并且一次比一次严重。我便辞了婆婆来到中原,一是想找到解毒的方法根治我的头痛。二是想要找到张无忌,即便不能清除我体内的余毒,哪怕是死我也要死在他边。没想到我运气不错,既找到了心中的郎,又找到了解读的方法。”

    芷若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放置唇边轻啜一口,毫不理会门边的蛛儿:“你又怎会知道我解得了你体内的余毒?”

    “王难姑的毒只有胡青牛可解,而你又是胡青牛唯一的传人,并且王难姑推你下山的时候我分明看见她将一本册子塞进你的怀里。那应该就是她毕生用毒的经验之作。你若不能解那也是我命该如此。不过……”她森一笑:“芷若姑娘你放心,在我死之前我一定会杀了张无忌,再杀了你,我绝对不会把你们两人留在这世上。”

    芷若听到她狠毒的话语,不经啧了一声,暗道:女人的占有果然很可怕。她又想起前些子,张无忌似是有意无意的跟她提过蛛儿脸上的脓包,问她有没有办法去除。芷若当时也没多想,只说等有了时间仔细瞧瞧,再说能不能治。现在看来,是决计不能治的。

    她放了杯子,站起来背对着蛛儿往那边走:“你中的毒,我不能医治,你走罢。我要休息了。”

    “为什么?”

    “我师父有规矩,明教以外的人绝不医治。”芷若不想与她多说,只是随意找了个借口敷衍了事。她送客的意图在明显不过,哪知那姑娘却不识相,非要苦苦相

    蛛儿道:“那你一年多来在这翠园治好的老百姓都是明教的人?”

    芷若笑了,被这姑娘的执着逗笑了:“姑娘,你又何必要我把话说得如此明白?金花婆婆杀了我的师父师娘,你认为我会救她的徒弟?”

    蛛儿也跟着她笑起来,只是声音里多了几分狠和杀意:“你知道为什么我来了这些子,今晚才到你房里来?”

    芷若又不傻,当然知道这姑娘的用意。柿子专拣软的捏,她以为龙谦樾不在,周芷若便是可以认人欺负的主儿吗?她道:“你是打不过我的,还是早些回去休息罢。”

    她话音刚落,蛛儿便一掌向她击来,芷若侧一躲,步伐灵动,一招扫雪烹茶将手中短刀当了剑使,堪堪划过蛛儿的脖颈,带出一丝鲜红的血迹。

    蛛儿皱了皱眉,抹了把脖子上的鲜血:“你招式再好也敌不过我内力深厚。”她手掌一番,瞬间移至芷若旁,手指点向她颠顶的百会

    芷若也没客气,低头躲过她的攻击,手里的短刀一横,此一招皓腕玉镯竟是用了十足的力道刺向蛛儿的手腕。

    眼看手里的短刀要将蛛儿整只又手砍下的时候,却不知哪里来的力道生生的握住了她持刀的手,转眼一看,竟是张无忌,两个姑娘打斗半天,却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芷若回头怒喊:“张无忌,是她闯进我房里要杀我,你拦着我作甚?”

    张无忌见她挣扎的厉害,急之下把人死死地抱在怀里:“我知道,蛛儿只是想治好她的头痛和脸上的脓包而已。”

    蛛儿见他两人如此亲近,更是气恼:“你说过要娶我的,还敢抱着别的……”她话未说完就突然脸色一变,双手抱住了头就蹲了下去,然后整个人就像疯了一般在地上滚来滚去:“我头好痛,好痛……杀了我,快杀了我……”

    芷若趁着张无忌晃神之际,反手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你知道我师父师娘是怎么死的?”她指着地上还在不断喊叫的蛛儿:“立刻带着她给我滚出翠园。”

    她刚要转出门,就看见外面一个四十多岁的尼姑带了二三十个小徒弟站在院子里。忠叔在他们后颤颤巍巍,伸手要拦,又拦不住。其中一个女的指着蛛儿道:“师父,就是他们。”

    芷若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当年龙谦樾从她手里救下的丁敏君。她换那尼姑叫师父,那么这便是大名鼎鼎的峨嵋掌门——灭绝师太了罢。

    人家武艺高深,人多势众,还有倚天剑。芷若不想惹麻烦,看样子他们是冲着张无忌和蛛儿来的,跟她关系不大。她又怕被丁敏君认出来,于是干脆转要走。

    “站住。”丁敏君快步走到她前上上下下一番打量:“是你?!”她转头对着灭绝师太兴奋的喊道:“几年前就是这丫头放走了晓芙,还要对我下毒手。”

    “你胡说。”张无忌自是听不得有人编造谎话欺负周芷若:“当明明是你拿纪姑姑的名节威胁,后来被白龟寿所伤。我们只是路过,正好看见,你便要杀人灭口。”

    灭绝师太哪里能听得别人提及纪晓芙,登时勃然大怒,形一晃迅速点了张无忌和蛛儿的道。当她的手指即将碰到芷若风池时,那人却猛地回过来,一招浪迹天涯直刺灭绝师太的咽喉处。

    灭绝乃峨嵋掌门,武功自然不在话下,芷若手里的短刀还没有近得她,便一掌挥出,不到五层的内力便可使芷若如本就纤细的子轻飘飘的飞出老远。灭绝沉了脸道:“你的剑法是哪里学的?”

    芷若闭上眼,脑子里唯一的念头便是这次不死也得去了半条命。当初就不应该留下张无忌和蛛儿。龙谦樾那边和蒙古人纠缠也不知道是怎么个结果,回来之后恐怕也只来得及替我收尸了罢。

    她正想着,便觉得体一沉,竟是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勉强睁开眼,那衣衫是龙谦樾最喜欢的青色。他的眼眸依旧如水般柔和温暖,盯着自己满是心疼和关切:“芷若,芷若……”

    喉咙里一股惺甜涌出,洒在那人的青衣之上格外刺眼。他本是极干净的人,这一次却连眉都不曾皱一下,只是紧紧地抱着自己。靠在他的膛芷若莫名的安下心来,把头一偏竟是在他怀里晕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