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六

    张无忌一步一步走向芷若,眼神里闪烁着难以言说的惊喜,他一把抓了芷若的肩膀:“这一年多来你好不好,你去哪里了,胡先生呢,他和你在一起吗?”

    芷若想从他手里挣脱出来,挣了两下楞是没挣开,心说这小子内力见长,他刚才竟然能够发现自己躲在屏风后面,到底有没有练九阳神功啊。

    龙谦樾倒是看出了芷若的尴尬,走到他们跟前,笑着把张无忌往旁边的椅子上推:“都别站着了,芷若,既然他们是你的朋友,那就坐下聊罢。”

    芷若向他投去感谢的目光,附和着点头:“是是是,无忌快叫你朋友坐下罢,我再和你讲这一年多来的况。”

    张无忌仍是不松手,就这么目光灼灼的望着她,望的芷若心里直发毛。正用眼神示意龙谦樾想办法的时候,蛛儿却站了出来,一把拽开了张无忌的手。芷若趁机赶紧溜到龙谦樾后去抱着手瞧闹。

    蛛儿反手又重重的给了张无忌一个耳光:“见了人家姑娘生得好看,你灵魂儿也飞上天啦。我说不就一年多没见吗,要你乐得这个样子的干什么?”

    张无忌道:“我与芷若从小一起长大,我此刻见她自是欢喜,这与你有何关系?”

    蛛儿一掌劈下,张无忌低头躲过。蛛儿怒吼道:“你说过要娶我为妻,现在见了青梅竹马便是要见异思迁,悔婚不成。”

    “你早说过我不配,又说你心中自有郎,决计不能嫁我的。”张无忌道。

    蛛儿气极了,眼里流下泪来:“你那时在山谷,蓬头垢面满脸胡须,我哪里知道你就是在蝴蝶谷咬过我的张无忌。反正你说了要娶我,就要一辈子对我好,我心中的郎不是你又会是谁?”

    芷若见他俩这么吵下去没个完了,便端了茶盏上前去:“你们先别吵了,坐下来喝口茶润润嗓子,我们在细谈。”

    张无忌接了她手里的茶:“芷若,我答应娶她,原是因为要救她命……”

    芷若微微一笑,坐在张无忌和蛛儿对面:“无忌,这一年多来发生了什么,你慢慢说与我听。”

    龙谦樾几句话打发走了他大哥,也走至芷若旁坐下,两个人对望一眼,谁也没说话,只是看向张无忌。

    张无忌见他两人用眼神交流,颇有些眉目传的意味,又想到一年多不见芷若竟与自己生疏起来,和别人这般要好,心里没来由的一酸,低下头去半晌没说话。

    芷若见他不说话,便关切的问到:“无忌,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给你瞧瞧。”

    张无忌抬头冲她笑了笑:“我没事,你先告诉我胡先生现在好吗,他在哪里?”

    芷若听他说起胡青牛,心里又是一阵难受:“我师父和师娘已经不在人世了,他们是被金花婆婆害死的……”

    芷若把当时的况大致说了一遍,她早认出蛛儿便是那时的殷离,虽然容貌变丑,但依稀还可以瞧得出当时的影子。便也没有说破,只是简略的说了说自己是如何被龙谦樾搭救,如何跟着他来了江南,如何开了这医馆。

    张无忌听后心里更不是滋味,原来那人竟是芷若的救命恩人,还带她来了这江南,在这园子里为她开了间医馆,他们朝夕相处一年多,自是义深厚。自己突然出现,芷若待他却早已不似小时候在蝴蝶谷那般要好。他想着倒是不要遇见心里头还有个念想,这下子直叫人看了心凉。

    近两年的时光,张无忌大部分时候都是在荒无人烟的山谷里修炼九阳神功。那芷若让童儿交给他一封信,便带着胡青牛匆匆离开。他依着她的吩咐烧了牛棚,准备跟着纪晓芙离开,却遇见了金花婆婆和阿离,也就是蛛儿,还有峨嵋的灭绝师太。

    金花婆婆败在灭绝的倚天剑下便带了阿离离开,而灭绝着纪晓芙去杀杨逍,纪晓芙不从便被她师父一掌打死。灭绝还要杀杨不悔,却被杨逍救下。然后灭绝带着众人走了,杨逍也带走了杨不悔。

    接下来便是张无忌在那山谷里修炼九阳神功,遇见了专程出来找他的蛛儿,两个人当时的容貌都与初遇时有了极大的改变,于是都没有认出对方。后来蛛儿替张无忌剃干净了脸上的胡须才认出他来。蛛儿打伤了丁敏君,害怕灭绝找上他们,便逃了出来,两个人一路到了苏州,然后便是蛛儿被龙大少爷调戏的事

    芷若听完之后觉得和她了解的事出入不大,变也没有细问,只是问了张无忌的伤势,他修习了九阳神功,不知体内余毒是否已经全部清除。

    “无忌,让我看看你体内的寒毒怎么样了。”芷若走过去将他的手放在桌上,轻轻搭上他的脉,平稳缓和,沉实有力,竟毫无虚弱之象。毫不似当中了玄冥神掌时的沉迟细弱,看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张无忌见芷若还是关心他的病,脸上便不由得笑了起来,语气里也有掩不住的欣喜:“我不要紧的,当太师父就曾说过练得九阳神功便可驱散我体内寒毒,我正巧发现了猿猴腹中的经文,修习一年,寒毒早已散得差不多了。”

    蛛儿就见不得他两人这副相视而笑莫逆于心的模样,于是站起来说道:“我的蜘蛛呢,赶紧还给我,我们要走了。”

    芷若一愣,看向张无忌:“你们要走去哪里?”

    蛛儿道“不关你事,反正不留在这里。”

    龙谦樾就听不得她说蜘蛛这茬儿,那东西要再弄一只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要是拿不出来这姑娘还指不定怎么借题发挥一番。他早看出蛛儿因着张无忌的关系对芷若没个好脸色。自然也看得出张无忌对芷若的心思,巴不得赶紧打发他们离开,可又碍着芷若与张无忌毕竟从小相识,明着送客失了礼数,也不是他龙谦樾为人处事的作风。

    他道:“姑娘莫急,那蜘蛛下人还未曾找着。想必二位刚到这苏州城也没个住处,这翠园后面还有两间空房,你们不妨先住下来。”

    “不了,你告诉我蜘蛛在哪里跑掉的,我自个儿去找便是了,我们才不住在这里。”

    芷若知道龙谦樾这是拖延时间,便转头对张无忌道:“无忌,我们许久不见我还有好多话要说与你听,你就先在这翠园住下,我还想再仔细瞧瞧你的伤势呢。”

    既然芷若开口,张无忌自是不会拒绝她的:“好,你曾说过要陪我回武当看望我太师父去,现在我寻着了你,不知你可还愿意同我上武当?”

    芷若没有正面回答他,只说:“你先住下来,我这里还有好几个危证患者,待他们病好转我们再说上武当的事。”

    龙谦樾心道:张家小哥不地道,平里听芷若说起你都当成哥哥看。还以为大舅子来做客,怎么一来就想着拐走我媳妇儿?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