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四

    芷若看着两人往后院去,可那男子没走两步突然脸色一暗,直直的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一会儿便晕死过去。龙谦樾大惊,赶紧蹲在地上查看:“大哥,大哥!”他抱了人往屋里去,芷若一见那人晕倒也跟了过去。

    龙谦樾将人安置在上,便赶紧招呼芷若过去查看况。芷若心说他刚还调戏老娘来着,这就要死不活了。我救他?!我没弄死他算他命好。转念想想,刚才龙谦樾叫这人什么来着,大哥?哦,这是龙大少爷。那还是看看罢。

    她往上看了一眼,那人面色发青口唇发紫,回过头去说了句:“应该中毒了罢。”

    “什么毒?”龙谦樾问道。

    “不知道。”芷若把手搭在那人手腕上诊脉,又掰开他的眼皮看了看,瞳孔已经开始扩散。她道:“你还是先给他点儿内力续续命,否则我这边还不知如何解毒他就死了。”

    龙谦樾把人扶起来靠在自己上,手掌抵住他的背心绵软温和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入他的体内。

    芷若一边毫不避讳的扒人家衣服,一边问龙谦樾:“他是你哥?”

    龙谦樾点头。

    “亲的?”

    “亲的,他的名字叫德昌。”

    “可真不像。”芷若冷不防手上一凉,低头看去不知何时从那人衣服里爬出一只指甲盖大小的蜘蛛,正好在她手背上,那蜘蛛背上都是五彩斑斓的花纹。芷若大惊,手腕一番就甩在了地上,抬脚便踩了上去,直到把那东西碾碎了,才松了口气,继续脱那男人的衣物,直到露出手臂,看见肿起的包块,皮肤被毒血撑成了半透明状,上面一个极细的眼渗出一丝黑血。

    龙谦樾问道:“刚才那是什么?”

    芷若答道:“我师娘的毒经有云:蜘蛛有彩斑,乃剧毒之物,螫人后极难解救。看着伤口,他应该就是被这毒蛛所螫。”

    龙谦樾感受到那人的呼吸渐渐平稳,知是已无生命之忧,便缓缓撤了自己的内力,调匀呼吸。芷若没等他睁眼,便是一根银针刺入他的百会:“你的内力消耗太多,休息一下,不要乱动。”

    龙谦樾道:“你先救他。”

    芷若先用银针封住那人全几处要,使毒液不致快速漫延全侵入脏腑。再吩咐了忠叔打一盆水进来,取了龙谦樾送她的短刀在蜡上烤两下。

    忠叔看得心惊胆颤,问道:“姑娘这是……”

    芷若冲他冷森森的一笑:“刮骨疗伤。”

    忠叔腿一软,差点儿没跪下去。芷若赶紧扶住他:“您年纪大了,看不得这个就先去煎药罢。”忠叔点点头,芷若便一边准备,一边将方子说与他听。

    龙谦樾自己拔了头顶上的针,站起来拉了芷若:“行吗?”

    “不信我?”芷若把手里的刀递过去:“那龙二爷就另请高明罢。”

    龙谦樾哪里会不信她,哪里敢不信她。自己主动上前将人按紧了,防止他因为疼痛而乱动起来伤了芷若:“动手罢。”

    刮骨疗伤只是芷若与忠叔开的一个玩笑,她只是把伤口用刀切成了‘井’字形,挤出里面的污血。只是他中毒时间过长,所以伤口也切得比较深,几乎弯去了一块

    直到污血流尽,伤口开始流出鲜血,芷若才抹上解毒药膏,再包扎好。她长舒口气,转头去看龙谦樾,后者也没比她轻松多少。芷若用袖子给他擦拭额上的汗珠:“有我在,你怕他会死不成?”

    龙谦樾一把握住她的手:“我这个哥哥平里不学无术只知玩乐,早该死了干净,可他死了不要紧,却是要我的父母如何接受。”

    芷若不接他话,反而问道:“你可听说过签蛛万毒手?”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