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三

    两个人练完了剑,吃过早餐,龙谦樾非要拉着芷若去寒山寺游一番。芷若说道:“我一姑娘去寺庙,岂不犯了人家的忌讳,还是不要去了罢。”

    龙谦樾道:“那儿可没这么多规矩,来了苏州怎能不去看看寒山寺?”他不由分说便拉了芷若出门去。

    两个人走了十余里山路,芷若实在走不动了,找了块儿大石头坐下:“不行不行,你得让我歇会儿。”

    龙谦樾也走了那么些路,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大气儿都不喘一口:“看来我得好好督促你习武练功才是。”

    芷若看着他突然问道:“龙大哥,我都不知道你的功夫出自何门何派。”

    “我没有门派,我家是行商的。”龙谦樾答道

    “那你的师父是谁?”

    “我娘。”

    芷若点点头:“你娘真厉害。”

    “是吗?那有时间带你回家见见她。”龙谦樾笑嘻嘻的伸出手去:“来,我拉着你走。”

    芷若犹豫了半天还是把手伸了过去,龙谦樾乐得嘴都合不上了,拉着芷若就往寒山寺去。

    二人领略过大雄宝的威严,见识了那鼎上刻着的‘一本正经’和‘百炼成钢’。芷若听他娓娓道来那《金刚经》焚烧不毁的传说。看过了《枫桥夜泊》的碑文,游完了枫江第一楼,半道儿碰上了方丈,老和尚慈眉善目,白须白眉,俨然一副得道高僧的神韵。他凝视龙谦樾良久,双手合十唱一声法号:“多年不见,龙哥儿都已经长成到弱冠之年。”

    龙谦樾一揖到地:“老方丈别来无恙。”然后他竟然上前一步兜了老方丈的肩膀,背过去嘀咕了半天什么,完全视芷若与寺院里来来往往的僧侣如无物。芷若在他们后心里腹诽道这俩没溜的。

    两个人耳语了两句,龙谦樾转退到芷若旁,老方丈上下打量芷若一番:“老衲瞧着姑娘面色和悦,必是救人苦难之人。但一坎坷,命理却有贵人相助。”

    芷若点点头,她就是给人治病的,也算是救人苦难了。又指了指龙谦樾:“大师,您说的那贵人不是在说他罢?”

    老和尚捻须一笑,并不答她。转而看向龙谦樾:“当夫人抱着还在襁褓中的二公子时,老衲就曾直言过你命中有一大劫,生死一念,三思而行。”

    龙谦樾道:“我每来这寒山寺一回,大师便将此话说上一回。不知我这大劫何时将至?还请指点迷津。”

    方丈道:“遁入空门方可逢凶化吉。”

    龙谦樾道:“谦樾尚未婚娶,六根不净。恐怕要污了这佛门清静之地。”

    老和尚看了看芷若,转而去:“若遇有缘人,便可化此劫。”

    芷若在一边听得直皱眉,合着你俩这是商量好了编瞎话给我听罢。又是贵人又是有缘人,你就说我俩拿了户口本儿直接去民政局领证得了呗。

    两个人从寒山寺回到翠园,芷若一进院子吓了一跳,各种草药整整齐齐堆在墙角干燥避雨的地方。院子的正中间摆了一张案桌,上面放着笔墨纸砚,脉枕,银针,叩诊锤……

    芷若回头看龙谦樾:“这是怎么回事?”

    龙谦樾四处看了看,点着头十分满意道:“忠叔办事从来叫人放心。这不过大半的光景,一间医馆便布置妥当了。你觉得可还满意?”

    芷若这才明白他今天早上为什么非要拉着自己去游寒山寺,原来就是要把地方腾出来布置好。她的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那种感觉就像有人替自己插上翅膀飞上云霄一般。

    “谢谢。”芷若想了半天,却只是憋出这两个字来。

    龙谦樾挑眉:“就只是谢谢?”

    “你想怎样?”

    “以相许。”

    芷若丢给他个小白眼儿,意思是你想得美。

    龙谦樾讪讪:“玩笑,玩笑!”

    芷若的医馆就这样在龙谦樾出房出钱又出力的况下开了起来,并且以惊人的速度名扬四方。方圆几十里地的百姓有个头痛发,伤风感冒的都往翠园跑,看病是次要,看美人才是关键。

    龙谦樾清晨照常教芷若剑法,用过早饭,芷若就去准备接诊,他便吩咐忠叔沏一壶茶,坐在树荫处,望着对面芷若忙来忙去。

    芷若只一个人出诊,患者实在太多,她忙得水都顾不上喝一口,末夏初的时节,阳光开始毒辣起来。芷若坐在烈下满头大汗直往下淌。龙谦樾唤来忠叔:“把这碧螺给姑娘送过去,还有那冰镇葡萄,西瓜也拿过去。”

    忠叔连连称是,他就没见过自家二少爷何时对个姑娘如此上心过。好吃的好喝的好看的好玩儿的什么都往她房里送。一开始见她一男装,还以为二少爷只是带了个标致的小公子回来,却不曾想,第二从房里走出来的俨然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芷若看着忠叔一盘一盘瓜果茶水往自己案几上搁,回头去看龙谦樾,那人一派悠闲地坐在树荫下面轻摇折扇。他发现芷若回头看他,便顺手拿了块儿西瓜放嘴里咬一口:“这个甜,你尝尝。”

    芷若不理他,把桌上的茶水瓜果都分给了就诊的病人。

    龙谦樾干坐着实在也无趣的很,便干脆叫忠叔搬了古筝放在面前,轻抚琴弦,铮铮琴音流泄出来,悦耳无比,听得满院子就诊的患者神清气爽,顿觉上的痛楚好了一大半。

    过了几,芷若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便走到他面前伸手放在琴弦上,使之发不出声来。龙谦樾抬头看她:“怎的,我弹得不好?”

    芷若怒道:“你天天翻来覆去就一首《凤求凰》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你倒是会不会别的了?”

    龙谦樾哈哈大笑,笑得很没有形象,笑完了才道:“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芷若还没来得及把那古筝掀他上,就看见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走进翠园来。那副衣冠不整的样子芷若一瞧便皱了眉,大街上的玩酷似乎都长得没有新意。不过这个人眉宇之间怎么看着与龙谦樾长得有几分相似。

    青年男子嫌弃的看了看满院子候诊的患者:“龙哥儿,这翠园何时让你改了乞丐窝了?”

    忠叔一听见声音便迎了出来:“我的大少爷,您怎么又来了?这打还没挨够是怎么着。”

    “爷想来变来,轮的着你个奴才盘问不成?”他回头看见了芷若,笑得极其猥琐,伸手要去挑人下巴:“哪里来的小娘子,生得可真是水灵。”

    芷若一个擒拿手便是要锁喉,却看见龙谦樾敛了面色站起来,抬手指着后院道:“进去。”

    那男子显然是被他的气势震住了,讪讪的往后走:“进去就进去。”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