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二

    龙谦樾一听见芷若说‘可是’就上火,这一路上她这两个字他可没少听。她的理由都是怕麻烦自己。可自己偏还就是个闲人,不怕麻烦,更不怕她麻烦。他放揉了嗓音道:“别走了,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芷若低头,龙谦樾又是这语气,她每次听到他这样与自己说话就不由得心里一软,所有拒绝推脱之词都再说不出口。这也正是她不愿留下来的主要原因,在龙谦樾边待得越久就越是对他的照顾依赖。他给她的短刀此时就放在袖里,当也是这般莫名其妙的收了下来。

    龙谦樾见她半晌不支声,便说道:“你若非要走,那我也只好跟你一起。”

    芷若心说你跟我一起算怎么回事儿,当初是你说要来江南办事,我才与你结伴而行。如今到了苏州,自然是各走各的路,怎么还有谁跟着谁这一说?芷若问道:“你跟着我作甚?不是有事要办吗?”

    龙谦樾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哪里有什么事要办,当救下周芷若时见她没了师父,失魂落魄又无家可归,想着与她几年之后还能相遇也算得上缘分,便当是做好事把人放在边好好照看着。一路过来游山玩水,渐渐的对这姑娘倒是伸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想法。甚至连那短刀都送给了她。

    “本少爷现在闲得很,你去哪儿我去哪儿,你还走不走了?”

    芷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耍什么流氓呢。住就住谁怕谁,反正她无长物,这一路上不是他龙谦樾养着,恐怕连顿饱饭都吃不上。正好有个免费吃住的地方,傻子才不干。

    芷若看着他难得摆出一副纨绔作派,挑了挑眉:“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先留下来罢。”

    晚饭之前忠叔就把房间收拾出来了,龙谦樾带着芷若去看他的房间:“这间屋子前些子我妹妹来苏州的时候住过,里面的摆设都是当时留下来的,你要觉得哪里不合适,跟我说便是了。”

    芷若四周打量了一番,屋子左边有一张书案,上面依次放着文房四宝。右边则是放的一把古琴,窗下的炕桌上摆了棋盘,墙上的字画皆是出自名家,果真是大家小姐的闺房。芷若点点头:“甚好!”她话锋一转:“就是我用不着。”

    龙谦樾道:“无妨,只要你留下来,来方长,我可以慢慢教你。”

    芷若连连摆手:“我岐黄之术都没有学明白,此等附庸风雅之事哪里又学的来?”

    龙谦樾手里的扇子敲在她头上:“小公子你还是先换回女装罢,箱子里都是我妹的衣物,珠钗翠环胭脂水粉你尽管用便是了。我去饭厅等你,换好衣服就出来吃饭。”

    待龙谦樾走后,芷若去看了那几口红木大箱子。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女儿家的衣物首饰。不是雪缎就是湖丝,珍珠玛瑙翠玉镶金,看得人直眼晕。她那两件粗布衣裳早不知在路上扔哪儿去了,翻找了半天,还是找了看着素雅些的月白色衣裙换上。

    芷若走进饭厅,龙谦樾正手里拿本书坐在那里。看见她进来,招了招手,示意她去他边坐下,芷若眼角余光似乎看见他手里拿的是一本剑谱。

    吃了饭,龙谦樾便说是舟车劳顿,要她早早回去休息。芷若躺在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透过窗户就看见对面龙谦樾房间明明灭灭的烛光摇曳,两个人的剪影投在窗户纸上,显然是一个在狠揍另一个。

    芷若翻个装作没看见,住在别人家里,她才不想多管闲事。况且,看材应该是龙谦樾在揍人,所以,她就更不用担心了。

    第二天早上,天不亮芷若就早早的起练剑,这是她在蝴蝶谷多年养成的习惯。可没想到的是,有人比她更早。她一开门就看见龙谦樾手持一把三尺长剑站在院子里看着她笑。

    “龙大哥早。”

    龙谦樾道:“从今天起我教你一剑法,你要用心学知道了吗?”

    他说话的语气像极了胡青牛,芷若一晃神,变脱口而出:“知道了,师父。”

    龙谦樾点点头:“乖徒儿。”

    芷若回过神来怒道:“你占谁便宜呢?”

    “第一式,浪迹天涯。”龙谦樾向着芷若挥剑直劈,芷若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慌忙拿剑去挡。对方力道虽不大,却是极难躲过,芷若手上一松,握着的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龙谦樾摇摇头:“弱,太弱。”

    芷若咬咬牙,弯腰捡起地上的剑,照着刚才龙谦樾的招式挥剑直劈又刺了过去,那人微一侧,轻巧的躲过了她的攻击。反手一把握住了她持剑的手:“姑娘,你用力太过,这剑法的精髓在于灵动飘逸,四两拨千斤。”

    “再来。”芷若不服气,举剑又刺了过去,龙谦樾迎上她的招式斜剑刺出,院子里的一颗小树立时哗啦啦的树叶掉了一地。

    芷若惊讶的看着满地的树叶:“这是什么剑法?如此厉害。为什么你的招式根本不像与我打斗,反而更加大了我剑法的威力?”

    龙谦樾赞许的点点头:“你倒是聪明,我的这一招也叫浪迹天涯。至于这是什么剑法,我不告诉你,并且我教你的只有剑招,没有内功心法。”

    没有内功心法,只有剑招?!芷若不经笑出了声,这是什么花架子武功。若真是与人打斗起来,饶是你再花哨的剑法也敌不过人家内力深厚:“为什么没有内功心法?”

    “不是没有,是我也不会,并且现在也不是修炼内功心法的时候。”

    芷若心说你都不会你来教我?大少爷你还真是闲的无事可做。

    龙谦樾继续说道:“前人有云:用剑可以分为五个境界——利剑、软剑、重剑、木剑、无剑。”

    这五个境界应是总结于独孤求败刻在石壁上的的墓志铭,芷若看过《神雕》当然有点儿印象,她笑着调侃龙谦樾:“恭喜你已经到了第二个境界。”

    龙谦樾不理会她的揶揄:“其中所说的‘利剑’便是讲究招式,若是你能把招式练到极致,后再加上内功心法也可算是世间少有的高手。”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