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

    芷若一男装打扮,和龙谦樾行在路上,旁人只道这书生与旁边的公子比起来更是肤白如雪眉目清秀,却也没人看出是个姑娘来,或者看出了也不说破。龙谦樾担心她还沉浸在师父师娘枉死的悲痛中,便带着她一路游山玩水,品茶煮酒,对月吟诗,水上泛舟,山顶观景……怎么疯怎么玩儿。

    这些子以来,芷若发现龙谦樾这个人无论何时都自然而然流露出贵公子的作派。上的锦衣是最上等的湖丝和最精致的苏绣,腰间挂着的玲珑玉环通透无暇,滑腻温软,触手升温。喜好古玩字画,只喝雨前龙井,为人谦逊有礼,遇事处变不惊。那样的气度和贵气绝不是普通人家能够养出来的孩子。

    如她周芷若这般从来与钱财无缘的人来说,这样奢侈的生活是想都不敢想的。在这百姓连顿饱饭都吃不上的乱世,他竟然随时都有用不完的银两。芷若一直好奇他的份,那人却从不提起。他不说芷若也不问,她想着萍水相逢既是有缘。他二人结伴而行,到了江南便是分道扬镳,后能否遇见也未可知。

    朝夕相处之下,两个人就越发的投缘。提及诗词文章,地域风俗,二人的见解经常不谋而合,说起来还颇有些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味道。

    可两个人毕竟生长的时代不同,古今差异近千年,对某些事物的看法自然也有大相径庭的时候。争论之间,芷若往往就落了下风,于是她便带了几分戏谑的语气调侃道:“龙大哥学识渊博,芷若才疏学浅,只懂得医理之道,不甚知晓琴棋书画。”

    龙谦樾也不恼,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拱手一揖:“哪里哪里,芷若姑娘妙手回,这一路上不知为多少穷苦的百姓治好了疑难杂症。该是在下汗颜才是。”

    这一两个人行至一个小镇上,安排好了住处,龙谦樾便在小二那里打听到城外有一座山,阳三月正是游玩的好时候,他便邀了芷若一同前往。

    两个人沿着小径往山上去,莺飞草长满目葱翠,旁边还有山泉潺潺流过,不远处的几株桃树竟然早早的开了花,清风拂过,一阵幽香袭来,叫人不觉神清气爽。

    龙谦樾转过头来向着芷若粲然一笑,然后整个人足尖一点飞掠起,腰间的银色软剑早已握在了手中,他竟在这桃花树下舞起剑来。

    龙谦樾本就材高挑纤细,再加上他今穿的一碧色长衫,更是显得形如修竹。他的剑法灵动飘逸,合着轻盈的步伐让芷若有种他随时会化作一缕轻烟飘散开去的错觉。阳光从枝叶的缝隙斑驳的洒下来,给那银色软剑镀上一层虹光。剑过之处桃花纷纷散落,在他的周围结成了阵。

    芷若张了张嘴,她想说美人如玉剑如虹,他又想说人面桃花相映红。可是这两句诗太过胭脂气,并不适合龙谦樾。他应是如玉如兰般的人物,沉稳优雅,气度不凡。即便是持剑相搏,在对手面前也是谦和有礼,不失君子风范。

    芷若回过神来,那银色软剑却横在她的眼前,上面粉色花瓣落了一排。她不经心里暗叹,这需要多么强劲的内力才可以让一柄柔软到可以系在腰间的软剑如普通的剑那般平直的举在前。

    “在想什么?”龙谦樾收了剑,那剑上的花瓣簌簌的落了一地。

    芷若摇摇头:“在想你到底是哪棵竹子修成了精。”

    龙谦樾听出了她话里的揶揄,也不跟她计较,就只是浅浅的笑。两个人无言的沿着小径继续上山。忽听得有孩童求救的声音,两个人赶紧过去查看,只见一颗参天古木下一个**岁的男孩正用一只手臂吃力的往树上爬。树枝上一个小姑娘趴在那里摇摇坠,小脸上全是泪水,刚才的呼喊声正是她发出来的。

    “那孩子的手臂骨折了。”芷若说道。

    龙谦樾点点头:“你去看那孩子的伤势,我去把小姑娘抱下来。”

    他二人分头行事,龙谦樾上了树才发现,那树冠上藤蔓横生,小姑娘半个体都缠绕在那些枝枝蔓蔓中,一时半会儿还下不来,龙谦樾怕伤到孩子,从上摸了把短刀挨个砍断那些枝蔓。

    芷若遇到的麻烦也不比他小,那小男孩固执的很,仰着头望着树上趴着的小姑娘,无论如何也不肯乖乖的配合芷若给他诊治。

    芷若故意吓唬他:“你要是不听话,这手臂就保不住了,得锯掉,以后就只有一只手。”

    小男孩看都不看他,找了石头准备继续往树上爬:“如果救不了云彩,我连命都不要了还要手臂来干嘛?”

    芷若一愣,小兔崽子,都要成精了你,说话比个大人还有范儿。她拧了孩子的耳朵提溜到自己跟前,两下点了他的:“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了。”

    她卷起孩子的衣袖仔细查看,骨折的地方肿的老高。她先用随带的银针封住了孩子手上几处大,又在附近踩了些消肿止痛的草药,放在嘴里嚼碎了替他敷上。

    她又从上摸出把短刀,那是她扔掉自己佩剑的时候,龙谦樾给她防之用的,到林子里砍了竹片回来做成夹板固定好小男孩的断肢,这才解了他的道。那边龙谦樾抱着小姑娘也从树上飞了下来。

    小男孩恢复自由立刻朝着小姑娘扑了过去:“云朵,你没受伤吧,快给我看看。”

    小姑娘却哭着跪在芷若跟前,给它磕头:“哥哥,哥哥,我求求你,你救救石头哥哥罢。千万不要锯掉他的手臂,没有手臂就不能干活,不能干活就……就……”

    芷若知道小姑娘是把刚才自己吓唬小男孩的话当真了,此时也不急着解释,反倒是问道:“不能怎样?”

    小姑娘脸一红,在也不说话了。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