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

    两人共乘一骑跑了一阵,马儿也渐渐慢了下来。少年在芷若后大笑:“小姑娘心眼儿不少,昨晚敢持剑杀人,今儿就敢谎称自己是叛军之后。”

    芷若问道:“你怎知我不是?”

    “你和他们的那些悄悄话和小动作瞒得过蒙古兵,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芷若想想也是,这个人看上去功夫不弱,脸上总也带着一抹柔和的笑意,看上去也不像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倒是可以交个朋友。她转头说道:“你先让马儿停下来。”

    那少年依言停在了路边,他翻下马顺势也把芷若抱了下来。芷若站定以后,回朝他行了个万福:“小女子周芷若,多谢公子出手相救,今一人实在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说着芷若就跪了下去,那少年一把拉住了她:“哪里就无以为报了?”他拿出那块玉佩在手中把玩:“这不是还有块玉佩吗?”

    芷若伸手就要去抢他手里的玉:“这个可不能给你,那不是我的。再说,那东西可是要惹来杀之祸的,你敢要吗?”

    那少年哈哈大笑着把那玉佩塞进芷若的手里:“就凭着你这些个小心思,要真被蒙古兵抓走了,吃亏的是谁也未可知。”

    芷若接过玉佩低下头:“公子莫要开玩笑了,芷若一个弱女子哪里有本事跟官兵作对,我不过是要他们放我两位大哥离开罢了。”

    “别再叫我公子了,我姓龙,叫龙谦樾,你唤我龙大哥便是了。”

    芷若点点头叫了声:“龙大哥。芷若还有要事,便就此别过了。后有缘再遇,今救命之恩必当重谢。”

    “你是要去找你那两个朋友?”龙谦樾问道。

    “是,他们不放心我孤一人被元兵带走,定不能走远,我得回去找他们。”

    “你一个人不怕再被元兵抓住?”

    芷若冲他浅浅一笑:“我自会当心。”

    龙谦樾点点头,翻跃上马背:“那就后会有期了,芷若姑娘。”

    果真不出芷若所料,他往回走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看见常遇背着张无忌朝这边走来。

    “常大哥,无忌。”芷若大喊着跑过去。

    张无忌本是靠在常遇的肩上昏昏睡,听见周芷若的声音一个机灵抬起头来,看见果真是她便欣喜若狂:“芷若,芷若……常大哥快放我下来。”

    芷若看他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发绀,便问道:“莫不是寒毒又发作了?”

    张无忌摇摇头:“没有,就是担心你。”

    芷若诊了他的脉,知他是不愿常遇担心才隐瞒了病。便也不多言,引开话题问道:“你们怎会朝者个方向来?”

    常遇坐在地上喘了几口气,这才道:“芷若姑娘,我们一直躲在山丘后等你,忽见着一个青衣人带着你骑一匹白马朝这边来了,我们不敢唤你,怕被元兵听见,便与无忌商量先跟着你的方向追上去再作打算。”

    芷若点点头:“常大哥,我们许是走错方向了,你仔细想想,那胡医仙隐居的蝴蝶谷究竟在何处。”

    常遇站起来四处打探了一番,回来对他俩说道:“应该就是这附近,我们沿着山路走进去没错。”

    三个人沿着山路来到山崖的尽头,再往前就是从万丈悬崖之上倾泻而下的瀑布。芷若眼尖,看见几只蝴蝶从旁边的草丛后飞出来,她转念一想,对二人道:“那地方既叫做蝴蝶谷,我们且跟着蝴蝶走。”

    他们穿过草丛走上一条小径,蝴蝶越来越多,三人知道是来对了地方。没走多久,来到一处茅屋旁,常遇便说道:“到了,这是胡师伯种药的花圃。”

    芷若粗略的四处看了看,清澈的小溪潺潺流过,两岸开满了各色野花,姹紫嫣红,争奇斗艳。溪旁结了十来间草屋,用篱笆圈了个小院子,里面种的都是中药,茅屋上清烟袅袅,空气里还飘散着浓郁的草药香,沁人心脾,顿觉神清气爽,芷若的唇边露出浅笑,她甚是喜欢这蝴蝶谷。

    常遇上前恭恭敬敬的喊了声:“弟子常遇叩见胡师伯。”

    胡青牛叫了药童领他们进屋,张口便说起了周子旺的事,又替常遇看了看伤势,说是若不及时治疗即便保住了命也是武功尽失。

    转过头来,他这才看见了张无忌和周芷若,问道:“这俩孩子谁?”

    常遇介绍道:“这位姑娘是船家的女儿,名叫周芷若。船家因弟子而被鞑子刺杀,并且这位姑娘在路上也救过弟子的命。弟子要找个地方好好将它安置才是。”

    周芷若屈道了句:“胡先生好。”

    胡青牛上下打量了一番周芷若,微皱了眉像是不信常遇的话:“看上去不过十来岁的女娃,她如何能救得你的命?”

    常遇把遇见蒙古兵的事大致说了一遍,胡青牛又看了看周芷若:“小姑娘不但机敏,还有胆识,竟敢谎称自己是周子旺的后人,有点儿意思。”他又指着张无忌:“这又是谁?”

    “他叫张无忌,是武当张五侠的孩子。”

    胡青牛一怔,脸蕴怒色道:“他是武当派的?你带他到这里来做甚?”

    常遇又把如何带着周子旺的儿子逃命,遇蒙古兵追杀,被张三丰所救的事大致说了一遍:“求胡师伯慷慨,救他一命。”

    胡青牛开始不愿替张无忌医治,后又听说他的母亲是殷素素,他便提出要求要张无忌加入天鹰教,不得与武当再有来往,方才给他治病。

    张无忌不肯听从,宁可毒发亡也绝不违背他太师父的教诲。

    胡青牛冷笑着便要赶人,立刻遣了常遇,要他带张无忌出去。此时,周芷若却站出来说道:“胡先生且慢。”

    胡青牛转头看她:“怎样?”

    周芷若道:“芷若愿意加入明教,从此拜胡先生为师,您只需指点我如何治疗便可。如此,既不会破了你蝶谷医仙的规矩,又能治无忌的病,您看如何?”她来蝴蝶谷,本就是想见识胡青牛的本事,刚才看他与张无忌僵持不下,又想到后来胡青牛会传授张无忌医理,不如自己捷足先登,后的事也有了变数。便心生了此想法,没来得及细琢磨就付诸行动。

    “不行!”张无忌喊道:“当常大哥答应过太师父,不让你加入明教。”

    “现在是我自愿加入明教,与常大哥对张真人的承诺毫无关系。”

    “当初太师父曾对你说盼你走上正途,千万别陷入邪魔。如今你却要……”

    周芷若打断他:“无忌,你记着‘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张无忌明白了她的意思,便不再说什么,一路过来,她周芷若的每一个想法都要在心里转无数个来回,一旦做了决定,便是再不会更改。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此语出自《内经》,胡青牛听到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说出这样的话,着实有些惊讶。他想这小女娃如此聪颖伶俐,又心系如丝,正是学医之人不可或缺的品质。自己边的几个药童比起她来倒是显得逊色多了,若是真能给自己作弟子倒也不错。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还是冷笑:“小姑娘,你想得倒周全,从我这儿学本事,替那小子治病做好人。天下哪有此等美事?”

    芷若却不跟他纠缠张无忌的问题,只开始面不改色编谎话:“芷若虽出贫寒,不过是渔家女儿,但自小体孱弱,都说久病成医,我虽年纪尚幼,却也对医理略知一二,先生可以考我一些粗浅的医理之道,看看我答得是否合您心意,再决定要不要收我这个弟子。”

    “好,既如此,我便考你一考,若是我满意了,便收了你作弟子。若是我不满意,你们两个立刻离开蝴蝶谷。”

    “先生请出题。”

    胡青牛思索片刻:“刚才你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那你且说一说它的出处。”

    芷若答道:“出自《内经•素问•遗篇•刺法论》。”

    “《刺法论》原文是何?”胡青牛这是故意为难周芷若。一个女娃随便一句医书原文,可以是偶尔看到,也可以是听别人所说。这么小的孩子四书五经都没有读完,若说她能看过《内经》,并全部背下来,他自是不信的。

    芷若闭了闭眼睛,回忆了一下大学里背的那些经典原文,缓缓道:“黄帝问曰:升降不前,气交有变,即成暴郁,余已知之。何如预救生灵,可得却乎……”

    她自小长在福利院,看尽了社会的暗,人的冷淡,便更是珍惜得来不易的求学机会。在大学里她就比别人付出得更多,收获也更多。别人不愿意背的原文,她统统都背下来。别人不愿意尝试的中药,无论有毒无毒她都吃了一遍。

    “是故刺法有全神养真之旨,亦法有修真之道,非治疾也。故要修养和神也,道贵常存,补神固根,精气不散,神守不分,然即神守而虽不去,亦能全真,人神不守,非达至真,至真之要,在乎天玄,神守天息,复入本元,命曰归宗。”

    芷若长长的吐了口气,抬头望向胡青牛。后者却望向药炉里的火光凝思良久。常遇唤了他一声‘胡师伯’,他这才回过神来,对芷若道:“站着作甚?去给为师沏盏茶来。”

    芷若大喜:“是,师父。”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