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

    三人生怕峨嵋的人追上来,便也不敢休息,连夜上路,行至天明却拐上了一条大道。常遇还以为自己这是走岔了路,正要寻个百姓问一问,忽听得马蹄声响,后几个蒙古兵提着长刀纵马而来,大呼:“快走,快走!”

    常遇此时武功尽失,也只得背着张无忌,带着周芷若被蒙古兵驱赶上前,路旁还有上百的汉民也被他们像牲口一般驱赶着。这时常遇才略略放了心,元兵只是虐待百姓,并非要捉拿他。

    芷若或许是从小生长在福利院的原因,被欺压得多了,无论到了哪里,自然而然的就对强权者生出仇恨和敌对的绪,而对于那些惨死的无辜百姓也是带着悲悯之心不忍再看。无关善良,只是那种唤起惨痛记忆的感同受让她莫名的恐慌。

    一个百姓篮子里有一把新买的菜刀,元兵便把他抓到一边,张无忌见势不妙,在常遇耳边小声道:“常大哥,你赶紧假装摔一跤,摔到草丛中去解下腰间的佩刀。”

    常遇照做,却不料那元兵头子起了疑心,走至草丛中查看一番,捡起佩刀怒目而视:“这刀是你的?”

    常遇暗暗捏了拳头,准备拼死带着两个孩子杀出去。周芷若却拉住他:“军爷,这刀并不是我们之物,乡下人家怎会有此等利器。”

    那元兵头子冷笑一声,指着常遇道:“分明是你刚才假装摔倒,扔下来的。来人,把这俩男的拖下去。”他又&笑两声:“这小姑娘嘛,长得倒还标志,送到我府上做个丫鬟倒也好。”

    说着他就要伸手去摸周芷若的脸,芷若退了两步,后面的张无忌却站出来挡在她前面:“要带走她先杀了我。”

    元兵头子怒了,抬腿踢在张无忌的口上,张无忌滚出去老远,口剧烈起伏着吐出一口血沫子。此时的常遇正在和上来抓他们的几个元兵缠斗,看见张无忌吐血,又气又急,却因自己伤势太重,昨晚又折腾一番,此时已经精疲力竭,无法脱

    芷若瞥了眼一旁要死不死的张无忌,脑子飞快的运转,眼下保住三个人的命才是关键。她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长相老实,又不会武艺,即便被元兵带走,见机行事,只有她一个人,想要脱也不是难事。这样想着,几乎不需要酝酿两行清泪就顺着瘦削的面颊缓缓低落,她扑到张无忌旁费力的想要把他扶起来:“无忌,无忌,你没事吧。”

    张无忌拍了拍她的手:“我没事,芷若放心,我拼死也是一定要护住你的。”

    周芷若俏的小脸上泪痕斑驳,跪在那元兵头子前不住的磕头:“军爷,我求求您,您放过我两位哥哥吧,您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我跟您回府上做一辈子丫鬟,只要你放过我两位哥哥。”

    张无忌也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到芷若旁,拉着她的手不肯放开:“芷若,你别求他们,我本就没几天可活,死在哪里都一样。”

    常遇急得大吼:“芷若姑娘,常遇好歹是条汉子,怎可让你一个姑娘用自己来换取命。”

    芷若一听这话差点儿没气得背过气去,她谎称他们是自己的哥哥,一再隐瞒份,常遇一急之下竟自报家门,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邪教中人,正在被朝廷通缉。

    果然,那元兵一听常遇的名字,变瞪着眼睛举着刀:“你就是常遇?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给我拿下,一个都不许放过。”

    芷若迅速起拉起张无忌向后退去,元兵步步紧,后面常遇也招架不住,三个人背靠背,被围上来的蒙古兵困在墙角。芷若握了握张无忌的手,问常遇道:“常大哥,我记得当初你葬下周家小主之时从他上取下一块玉佩。可否借来一看。”

    常遇不知她现在要看周家信物是做何打算,也没来得及多想便递了过去。芷若接过来握在手心,小声道:“常大哥,一会儿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要插话,只管护着无忌离开。”

    张无忌握紧了芷若的手:“不行,我不能让你去涉险,要走我们一起走,要死也是我张无忌的命。”

    芷若心里自是清楚,她怎么甘心和他们一起死在这里。想办法让她们先走,一来是为了救他们一命,这两人都是极重义之人,救命之恩也算是他们欠她周芷若一个大人,今后兴许用得着。二来,常遇行事冲动,和他们一起难免坏事,支走了他俩,自己一个人想什么办法不能逃走?

    芷若伸出手指在张无忌手心写下‘放心’二字,便站前一步对元兵道:“你们要找的可是明教中人?”

    元兵头子道:“没错,我们要抓的就是周子旺的家眷和部下。”

    “那好,你听清楚了,我是周子旺的女儿,放了他们,你们想知道什么来问我便是了。”

    她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皆是一愣,周子旺斩首之时所有家眷一律处死,蒙古朝廷只知常遇护着他的小儿子南下,却不知竟还有个女儿存于世上。常遇心下了然,刚才芷若找他要那块玉佩原是要证明自己的谎言。

    元兵头子道:“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芷若举起那块玉佩:“你看清楚了,这是我周家祖传。”

    元兵头子定睛一看,那玉佩果真不假,上头曾交代过有此信物者皆是魔教余孽,见此物者,杀之!他哈哈大笑:“就算你所说不假,我杀了你们便可以立功,可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的条件放了他们?”

    周芷若笑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弟弟在哪里,他可是我周家王朝崛起的希望。自然也是你家主子最大的心头之患。你要是能斩草除根岂不更是大功一件?还有我周家无数金银财宝,难道你就没有起过贪念?”

    元兵头子道:“那周子旺的儿子已被死,藏的地方莫不是坟墓吧。”

    芷若冷笑道:“难道你不知我明教蝶谷医仙有起死回生之能?一点儿箭伤自不在话下。”

    “芷若姑娘你不能……”常遇急喊道,他想说你不能把胡师伯隐居的地方透露出来。

    周芷若打断他:“你不必多言,从今起你与我明教再无任何关系,也不必为我周家拼命了。”

    元兵头子听到常遇急切地语气,以为他是紧张周芷若真要说出小主的下落,便有些信了眼前这小姑娘真是周子旺之后,他果然动摇了,一脸贪婪指着周芷若道:“小姑娘,看你小小年纪倒是心计颇深,你可不要糊弄我,瞧你细皮嫩的可是经不起我手里这些大老爷们儿的折腾。”

    周芷若转把张无忌推到常遇怀里,在他耳边小声道:“你们快跑,我自有办法脱。”

    “怎么样小姑娘,可以说了吧。”那元兵头子一把拎起周芷若的后领,像抓小鸡一样把她抓到自己面前。

    周芷若冷哼一声:“你当我傻吗?等他们安全了我自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量你也不敢耍什么花样。”他抢了芷若手里的玉佩,把她扔到一个元兵跟前:“绑下去给我好好看紧了。”

    就在芷若再一次被人抓着后领拎起来的时候,却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声传过来。循声望去,不远处的山丘上,青衫少年骑一匹白马,腰间的银色软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敛了笑容漫不经心道:“一群兵丁欺负一个十来岁的姑娘,这便是蒙古勇士的骁勇善战,在下见识了。”

    芷若看见他心里便有了底,这少年正是昨晚阻止她杀丁敏君那人,他此时站出来既如此说,便是肯定会出手相救,倒是省了自己想办法脱

    元兵头子知来者不善,又怕节外生枝,一面吩咐手下带走周芷若,一面跟那少年拖延时间:“不关你的事……”

    他话音未落,那人从马上飞而起,眨眼间已经到了他们跟前,众人只见得银光一闪,还没看得出任何招式,抓着周芷若的几个人便捂着手臂倒在了地上。

    芷若闭上眼心想着这一下可是要摔结实了,却没想到半空中有人揽过她的腰,带着她稳稳的落在地上。形一晃,银剑已经指向压着百姓的数十个蒙古兵。

    几十个元兵在他面前不堪一击,转眼功夫便已全部倒下。百姓纷纷跪下道谢,他扶起前面几个人:“不必言谢,我也是汉人,最见不得鞑子欺压百姓,你们快些回家去罢。”

    芷若胡乱从地上捡了把刀,一步步近已被打倒在地的元兵头子,举刀横在他的颈项前,冷声道:“把玉佩给我。”

    那人伸手便是抓向她的脖子,芷若小,本就柔韧灵活,压低了子便躲过了他的手,手上的刀一使劲儿便是下了杀手。却不想又被那银色软剑拦下,芷若怒道:“阁下与鞑子也有渊源不成?”

    那少年夺过元兵手里的玉佩,手上的剑刃横在那元兵头子的颈项之上轻轻一划,当场毙命。他拉了芷若飞上马:“我只是见不得小姑娘杀人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