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

    蝶谷医仙胡青牛所隐居的蝴蝶谷在皖北女山湖畔,他们坐船到了皖地境内,常遇便雇了一辆马车。常遇知道胡青牛不喜有人知道他隐居的所在,便在离蝴蝶谷二十余里外便舍了马车,带着两个孩子步行而去,他背着张无忌,嘱咐周芷若尽量跟上。

    哪知,他背着张无忌走出去不过一里地便觉浑上下筋骨酸痛,气喘吁吁寸步难行。张无忌过意不去便道:“常大哥,让我自己走罢,你别累坏了子。”

    常遇有些焦躁起来,怒道:“我平里行百里路也不觉累,难不成被那两个贼和尚打两掌便使我寸步难行?”

    常遇步履艰难,既不肯放下张无忌,又不肯停下来休息,顾自前行,芷若也只得跟在后面。

    这样走法,便是慢的紧了,行至天黑,路途尚未过半,且山路崎岖,常遇体力耗尽,又带着两个孩子,张无忌还中寒毒。

    挨到一处树林中,常遇这才放下张无忌,躺倒在地上休息。拿出干粮三人吃了,他又要赶路,张无忌极力相劝:“常大哥,我们不如在林中休息一晚,明一早再赶路。”

    常遇不肯,周芷若便说道:“若是我们深夜去了,打扰医仙休息恐也是不好的。”

    常遇想了想,便也依了。三人倚靠着一棵大树而眠。张无忌让周芷若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又怜她是个小姑娘,便脱了自己的外衣搭在她的上。芷若心道你都是个病号,还照顾我,便又把衣服递了回去:“管我作甚,你自己别凉着才是。”说罢,便靠在他的肩上顾自闭着眼假寐。

    没过多久便感觉张无忌剧烈颤抖起来,芷若抬头看去,他双目紧闭,紧咬嘴唇一副极力隐忍的模样。

    “你的寒毒又发作了?”

    张无忌握住她的手,艰难说道:“我不打紧,别吵醒常大哥。”

    正在此时,忽听得远处有兵刃相交之声,又有人吆喝:“往哪里走?”“堵住东边,他到林子中去。”“这一次可不能再让这贼秃走了。”跟着脚步声响,几个人奔向树林中来。

    周芷若和张无忌对望一眼,赶紧望向常遇,后者已经惊醒,正拔了刀坐起来。一手抱了张无忌,对周芷若吩咐道:“跟紧我。”

    张无忌低声道:“似乎不是冲着咱们而来。”

    常遇点点头,躲在大树后向外望去,黑暗中影影绰绰的只见七八个人围着一个人相斗。不过多时,天上的云散了,月光洒下来,他三人这才看得清楚,中间那人是个白袍僧人,围着他的有僧有道,还有两个姑娘,一共八人。

    缠斗之时其中一个女子转过来,露出俏的脸庞,张无忌轻呼:“是纪姑姑!”

    芷若心下自是明了这是一群人围着彭和尚要他交出白龟寿,从而从白龟寿嘴里得到谢逊的消息。她不动声色,只是躲在常遇后不说话,紧盯着前方的打斗。

    不过多时,彭和尚被众人围困,腿上中了暗器已是强弩之末。芷若在心中鄙夷:“这便是名门正派打着正义的旗号以多欺少。”

    彭和尚乃是明教中人,此时常遇也站不住准备出去相助于他。芷若在后面拉了他的衣角,常遇回头,周芷若用眼神示意他看向那彭和尚,似乎已经没了动静。常遇这才作罢,站在原地静观其变。

    彭和尚假死,待众人靠近之时,便突然发力,除了丁敏君和纪晓芙两个姑娘,其他人都中了他的大风云飞掌。

    丁敏君举剑上前便要刺下,却被纪晓芙挥剑拦下:“师姐,彭和尚掌下留,咱们也不能赶尽杀绝。”

    丁敏君转而把剑指向彭和尚的右眼:“说,白龟寿在哪儿,不然我就刺瞎你的眼睛。”

    彭和尚笑道:“张五侠宁死不说出义兄下落,我今也不妨学他一学。”

    丁敏君道:“张翠山自甘下,有甚可学。”然后剑尖一挑便刺瞎了彭和尚的右眼。然后又将滴着血的剑移向了彭和尚的左眼。

    纪晓芙看不下去,便和她打斗起来。丁敏君竟拿出她与杨逍的事来迫纪晓芙刺瞎彭和尚的眼睛。

    芷若心道,这峨嵋一派乃小东邪郭襄所创。何等洒脱的女子,对于杨过的感,拿得起放得下。可这几代的传人却都是一群怨妇,灭绝手下,即便没有周芷若,不是还有个心狠手辣的丁敏君吗?

    丁敏君把人家还有个女儿的事抖落了出来,纪晓芙不想与她纠缠抬腿要逃,却被她一剑刺伤,竟是要取人命。纪晓芙一而再再而三被她欺辱,此时也拔剑相向,两人打得不可开交。

    彭和尚对丁敏君破口大骂,气得丁敏君回便要杀他,一剑刺出却被树林中窜出来的人影挡了,登时毙命,众人一看此人正是他们苦苦寻找的白龟寿。他中剑之时发出一掌震得丁敏君飞出几丈之外,便是再也站不起来。纪晓芙解了彭和尚的道转离开。

    彭和尚答应了纪晓芙放过丁敏君,便只是杀了其余五人,把受伤的丁敏君扔在树林里,转离开之时却不料丁敏君手上掷出一枚暗器,正中彭和尚心脏,他应声倒地,最后说了句:“丁敏君,你好狠毒。”就断了气。

    三个人皆是看得心惊胆颤,丁敏君撑着剑从地上站起来,芷若紧盯着感觉自己连呼吸都要停止了,生怕一个细微的声音引起这个女魔头的注意,现在常遇几乎武功尽失,她和张无忌不过十来岁的娃娃。即便丁敏君中了一掌要除掉他们三个也是轻而易举。

    正在她精神高度集中之时,忽听得一声闷响,回头望去竟是张无忌脸色苍白晕倒过去正好整个人撞在了树上,芷若此时恨不能把他扔出去的心都有了。一面转过头去紧盯丁敏君的反应,一面脑子飞快运转,希望能想出办法让他们三人脱

    丁敏君显然已经发现了他们,紧握着自己的佩剑一步一步谨慎的向这边走来:“是谁?出来!”

    常遇一个冲动提了刀就准备出去与她拼命,此时周芷若心念一转,便有了主意。既然她刚才可以装作重伤偷袭彭和尚,那么他们也可以以彼之道还施彼

    周芷若又看了看丁敏君,她离他们还有些距离,此时月光被云遮住,树林里一片漆黑。她拉过常遇小声道:“你去树林里躲起来,带她查看我和无忌之时偷袭她。”常遇明白了她的意思,便迅速隐蔽进了草丛。

    丁敏君走到他们藏的地方,却只见两个孩子躺倒在地,蹲下去仔细查看,却发现了有第三个人的脚印,大小看上去应该是个成年男子,她便留了心眼儿,警惕的看向四周。

    正在此时常遇举着刀从旁边的草丛扑过来,丁敏君早有准备,运了内力举剑去挡。奈何常遇虽无内力却有一蛮劲儿,这一刀下来也叫她吃不消。

    芷若睁开眼,只见两个人手中兵器发出沉闷的撞击声,然后常遇被丁敏君内力震了出去躺倒在地没了动静。而这边,丁敏君的佩剑也脱了手,不偏不倚正好掉在她的跟前。芷若来不及多想,把心一横,捡起地上的剑便直刺向丁敏君的左

    她闭上眼,去感受利器刺破皮鲜血涌出的一刹那,自己虽从来没有杀过人,却是熟知手术刀穿过皮肤脂肪肌甚至是骨骼时的感觉,她甚至有些变态的想:正常人体**解剖到底能看到各组织器官呈现什么样的形态结构?

    就在剑尖刚刚划破丁敏君外衫的时候,芷若就感觉一股强劲的力道将他手中的剑卷走。睁眼只看得见一闪而过的银光在空中划出美妙的弧线。仔细一看,那竟是一把银色的软剑。

    “小姑娘没有武功,却还要持剑杀人。”清朗的声音响在耳侧,芷若却感觉得到,这声音并不是以寻常的方式在空气中传播,而是通过内力传入她耳中。不远处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着青涩长衫,他面如冷玉眉眼隽秀,拔形如修竹,正低着头嘴角含笑的望着手里的剑。刚才那把银色软剑此时正安静的缠在他的腰肩。

    芷若像是松了口气般狠狠深呼吸了两下,平复了绪才微微屈伸向着那少年行了个万福:“公子,杀人我自是不敢的,今与兄长二人路过于此,无意间看到一场厮杀。我们本不愿招惹事端,这位姑娘却非要赶尽杀绝。为了保全命,伤她也是万不得已。”

    芷若只道自己刚才只想刺伤丁敏君,却不曾说她其实动了杀机。

    “自然,姑娘也是不得已,我要是你早已先发制人,杀了她了事。不过……”月光不知何时又洒了下来,那少年的容貌笼在一层银灰之中,他看着那把丁敏君的佩剑,眉梢眼角都是笑意:“不过,就冲她这把剑,我得救她。”

    剑?!芷若有些奇怪了,难不成峨嵋弟子的佩剑有什么特殊之处,向来只知灭绝有倚天剑,丁敏君这又是什么?

    那少年把剑放置丁敏君旁,又出手点了她几处大:“我家与峨嵋素有渊源,姑娘莫要为难在下,她的同伴就要来了,还是带着两位公子快些上路罢。”

    芷若站在原地没动,看看那两人仍旧昏迷不醒。带着他们逃走是不太可能,现在只有两条路,第一,扔下他俩自己跑。第二,等着峨嵋的人来把他们活捉。

    少年似是看出她的心思,浅浅一笑,笑得漫天星光都失了光彩。他扔过一个小瓷瓶:“给他们分别服下,便会立刻醒转。”语毕,但见他形一闪,整个人便融进了夜色之中再也没了动静。

    芷若看了看丁敏君,确定她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赶紧看了那瓷瓶,里面就只有两粒药丸,他给两人分别服下,果然他俩立刻便悠悠醒转过来。芷若暗暗可惜,若是再多有一粒那小药丸她便可以仔细研究一番。

    她听见树林里传来沙沙的声音,便知道是有人来了。赶紧催促着常遇和张无忌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