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

    芷若站在酒店楼顶的护栏上,白色婚纱随风飘,脸上虽是泪痕斑驳,却依旧美丽不可方物。她想起了另一个叫做芷若的姑娘,近千年前,她也在婚礼上被未婚夫抛弃,而她却选择了另一种极端的方式报复整个江湖。

    后有人劝慰她:“你这么些年的苦都熬过来了,这又算得了什么?千万别想不开。先下来,下来再说好吗?”

    是啊,她经历过命悬一线,经历过父母双亡,经历过至亲的遗弃,经历过福利院暗无天的年复一年,经历过求学的艰辛,落魄的流浪……今天,不过是她的新婚丈夫在婚礼上抛下自己与别的女人远走。这与以往的种种苦难比起来算不得什么,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没有回头,淡淡地说道:“我不是为他而想不开,只是这样的人生活得没有指望。你曾说我这前半辈子就把生生世世的苦难都经历了,下辈子我一定可以幸福。所以,我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

    站在24层的高度向下凝望的时候她也犹豫过。人们常说人死之前会看到他这一生所经历过的那些刻骨铭心的时刻。而她的犹豫却正是因为害怕看到自己前半生走过的路,每一段都是凌迟一般痛彻心扉。

    还好,真正坠落的时候什么都来不及多想,只是眩晕,整个世界都在颠覆,然后一声巨响便是彻底的解脱。

    其实,忘川也可以很美,那些彼岸之花每一朵都像是用鲜血凝结而成。奈何桥上那一碗孟婆汤,饮下便可以忘却这一世的煎熬与苦难。

    早已冰冷的体却突然有了一丝温度,然后漫延至全上轻盈暖软的感觉虽然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心里却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悲伤。那样的感觉她曾有过,便是自己亲眼看见父母惨死在自己跟前的时候。

    “小姑娘,你没事罢。”

    缓缓睁开双眼,眼前的老人白须银发,衣不染尘,敲上去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她坐起来茫然自古,浩瀚的大海,满地的尸首,一个青年男子怀抱个六,七岁的小童哭的声嘶力竭:“少主,少主我对不起你。”那孩子显然已经死透了。

    眼前的老道士一脸慈祥,旁站了个十来岁的小男孩,面色苍白,口唇发绀,明明是酷暑的天气,却不住的发抖喊冷。

    旁边的船上有人呼喊她的名字:“芷若,芷若,我的女儿。”

    她转头望去,一个中年男人浑是血伸着手向着她的方向爬过来。他艰难地说道:“芷若,爹爹对不起你,这便是要去地下见你苦命的娘亲。只是,只是你还那么小,便要只一人在这人世间谋生。你答应爹爹,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就在男人的手即将触碰到她的时候,他却断了气。

    苦命的人,临死之际竟然错认了女儿。她这样想着,叹口气站起来走至那船夫跟前,伸出手去抚过他的双眼,使他轻轻合上。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双手却是如此稚嫩小巧,活脱脱就是孩童的手。她又对照着那男童看了看自己的高,自己竟还比他矮了一截。

    那青年男子走到老道士跟前,抱拳道:“老道爷武功高强,小人生平从来没有见过。不敢请教老道爷法号?”

    老道士微笑道:“老道武当张三丰。”

    那青年男子‘啊’的一声,上前行礼道:“老道爷原来是武当山张真人,难怪神功盖世。常遇有幸,得遇仙长。”

    芷若这才意识到他们的装束,行为举止,说话方式都与自己的时代相去甚远。听他两人的谈话,再看了看眼前荒芜的场景。她转而面向张三丰旁的小男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张无忌。”男童颤抖着嘴唇气若游丝的答道。

    常遇带着他的小主逃命,却遇见了朝廷的追兵,正巧带着张无忌的张三丰从少林而来救下他们,而船夫却因此丧命,留下了一个孤女,而她正巧不巧重生在了这个与她同名的孤女上。现在的她便是——周芷若。

    芷若的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命运如此,饶是挣扎逃避也敌不过上天的安排。这便是她的命,也是芷若的命。即便重生也要她亲眼见证至亲的离开。

    她想:罢了,罢了!既如此,她便替这周芷若好好活着,千万可别再为了张无忌那王八蛋和灭绝那老贼尼误了自个儿一辈子。

    常遇找了个地方,把他们家小主安葬了。他上有伤便和张三丰商议着上船再说。一行人向前走去,芷若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她心里此刻正盘算着,若是随他们去了便要卷入这纷繁的江湖,从此不得安宁。还得被张三丰送去峨嵋,让灭绝那老尼当作棋子一般任意摆布。可若是不去,自己一个孤苦无依的弱女子,尚未成年,又手无缚鸡之力,在这人世间要怎么活下去?

    正在她犹豫之时,张三丰却转过头来微笑着问道:“小姑娘你叫芷若?”

    她点点头:“周芷若。”

    “渔家女子,名字倒是起的优雅脱俗。你可还有家人?”

    “并无家人,只得我与爹爹二人住在船上。”

    “如此便是家破人亡。小小姑娘,如何安置才好?”张三丰叹口气:“你就先随我们上船罢。”

    芷若站在原地低着头不动,张无忌却缓缓走了过来,轻轻牵起她的手:“我和你一样,也没了爹娘,一直是太师父和武当的师伯师叔照顾我,他们对我很好,太师父是好人,你不用害怕的。”

    芷若从他掌心感觉到一股侵人的凉意,不经有些愕然。此时的张无忌中玄冥神掌,寒毒危机命她自然是知道的。可却没有想到这寒毒果真是损至极,顷刻间便能侵入脏腑。单只是被张无忌牵着手都能感到那股冷的寒意。

    她上辈子便是学的中医,凭着自己的努力毕业之后顺利找到了工作,并且被医院公认的外科天才追求。她本以为如此便是苦尽甘来,却不曾想在自己的婚礼上,那男人跟着院长的千金跑了。她觉得自己即便活着,也要承受失恋和失业的双重打击。那还不如死了干净,偏生死不了,竟然还要重来一次那样的命运。

    想到这里,芷若突然一喜,若是她没记错的话,接下来常遇会带着张无忌去蝴蝶谷找胡青牛医治寒毒,而自己会被张三丰送去峨嵋。如果自己跟着常遇和张无忌,岂不是可以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医仙是何等的本事,又不用被送去峨嵋山。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