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合同 上(第二更,求推荐)

    刘斌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想到必然会发生的事会怎么快出现在队伍中。

    一只新生力量大过旧势力的球队中,必然会出现新陈代谢,就像新来的狮子会去挑战老狮子一样。用更加强壮更加年轻的体更加锋利的牙齿和爪子击败那只老狮子赶走那只老狮子,抢它的地盘,抢它的配偶。

    曹非,1米90,新人,来自江苏南京,父母都是篮球运动员。

    郑杰,2米03,新人,来自浙江本地高中。

    李帅,1米94,新人,来自浙江本地高中。

    张达宇,2米08,新人,来自黑龙江绥化。

    张勇鹏,2米04,新人,来自黑龙江双鸭山。

    刘斌,1米83,新人,来自浙江体校。

    6个新人,3个本地,2个东北,1个江苏。

    同时,球队中还有7名球员是青年队的2年级生,4个3年级,还有2个是在青年队待了4年,只有1个在青年队待了5年。

    到了明年这里面起码有5个球员会被调上一队成为CBA球员,那个在青年队待了5年的家伙按道理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样的一个青年队老臣子,不出意外明年应该会出现在一队的名单中。

    意外吗?

    起码在刘斌记忆中一队是没有这么一个人的。

    那就应该是出了什么意外吧?受伤?出事故?实力没达标?又或者被人一起做掉。

    有时候做掉一个人,不见得是有预谋的,有可能因为这个人大家都很讨厌,所以就达成了某种默契。

    打专业队的说自己没被欺负过,那很有可能是假的。

    老球员欺负欺负新人在体育界中是一种被默认的规则,同时老球员被新人挤下舞台那就属于必然了。甭管是通过真正的竞争还是球队出于要锻炼新人考量甚至是年轻人集体对一个老球员不服不刁你。

    年轻人需要建立一个新的秩序,那么就必须把一些老家伙干掉。

    帅帅的曹非觉得球队中最老的家伙看着就是不顺眼,就是让人讨厌,处于观察状态中的刘斌觉得球队中不需要一个只会说话的老东西。

    当2个新人中的佼佼者在一支由绝大多数新人和刚从新人转变成二年级生的球员为主要力量的青年军中同时产生对一个人的厌恶或者不屑的话,那结果势必导致大多数人会达成某种默契。

    潘老头在让新人们各自介绍一下后,开口说道:“现在球队总共是19个人,去秦皇岛的名额是15个,有4个要被留下,我会在今后的训练中决定那15个人去,那4个人留下来。现在大家开始绕球场跑10圈。”

    哔的一声哨响在队长斗牛丁的带领下,大家绕着球场开始跑了一起。

    “,跑圈果然是各大中国教练的必杀技。”刘斌跟在队伍的最后面边跑边在心中鄙视道。

    等跑完圈圈后,有2个助理教练各拉着一大袋篮球走了进来。

    ‘哔~!’潘老头狠狠的吹了一声哨子,右手指着袋子中的篮球道:“现在外线球员开始投篮训练,陈教练和郑教练负责你们的训练,内线的球员跟余教练去另一边。”

    好吧,中国的青年队训练都是很有针对的,外线练投球,内线有专门的大个教练教技术。

    刘斌站在3分线外拿到篮球,右手是他的惯用手,所以左手辅助,右手投篮。

    很标准的一个姿势举起篮球,起跳出手‘咻’,唰的一声命中篮圈。

    在体校每天加练200球的3分可没有白练。

    在毫无压力之下,专业篮球运动员的投篮命中率都是不错的。

    练习的目的是为了在比赛中更加稳定的发挥技术动作,比赛中你的心率和你在训练中是不一样的,你要把一些技术练到成为你的本能为止,那才能在比赛中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潘老头拉了一条凳子坐到一边一活儿看看外线组的投篮训练一活儿瞅瞅内线组的训练,时而皱眉,时而点头,时而突然站起指着一个人点名道姓的骂,好不威风。

    早上的训练就这样过去了,在集合解散前,潘老头说了一句:“中午午休,晚上打对抗,刘斌留下其他人解散。”

    听到老头怎么一说,众人第一次将目光微微的投向了刘斌。

    “这人谁啊?”

    “教练的亲戚吧?”

    “他爸是教练以前的队友。”昨天和刘斌一起来的其中一人说道。

    “怪不得。”

    “教练给他开小灶吧。”

    其他的队员或在心中猜想或在已经走出训练馆的时候找人聊上几句,反正刘斌就这样变成了一个球队的话题问题。

    可事实上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

    “你爸,中午就到了。”

    “知道。”

    “你还没饭卡吧?”

    “嗯。”

    “那就和我一起吃吧。”

    “哦。”

    中午在食堂吃的很丰盛,公家的单位就是公家的单位,那蔬菜就是无污染的,那就是最新鲜的,那饭就是香。

    刘斌吃完饭就想着合同签了自己的人事关系就是在体院了,自己也算进体制内了,再也不是小P民了,也算是国家的人了。

    【⊙﹏⊙b汗,也镚儿没出息了。】

    刘斌并不知道其实这时候他的父母早就到了,只是先拜访了几个老朋友。一个自然是省体校的校长曾经的女排国手赵兰女士,另一个就是和以前的徒弟马文东聊聊刘斌的前景,最后才去找潘老头。

    天下父母心啊,而且中国就是一个人社会。你打点好了一些关系,梳理好了一些关系有时候比你的能力更重要。

    刘斌的父母虽然没钱,也没啥子权,可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久还是有一些人认识的。

    经过一番了解后,刘爸爸和刘妈妈相互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该去见儿子了。

    一见面,刘老爸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对刘斌说道:“臭小子被选进青年队这么不和家里说一声,你眼里还有你老爸我吗?”

    “爸,凭您的消息网,我不说,您也应该知道吧?什么时候您儿子逃出过您的五指山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篮球鬼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