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就是这样(第一更)

    赵航一个出道之后在和易建联对垒中有过出彩表现的球员,官龄15岁的时候就代表了U18国青队打了亚青赛,高2米10,拥有不错的爆发力、弹跳力、灵活和协调,而且敢打敢拼,是个非常有斗心的青年球员。

    刘斌在脑海中过滤了一下这个家伙的资料,不由的为他可惜了一下。

    官方资料为1989出生的他就打了04年9月份在德黑兰举行的亚青赛,不客气的说一句这个年龄肯定是假的,可中国球员敢拍着脯说自己年龄没问题的有几个?起码当时他代表国青队打的那届比赛,他的年龄应该属于适龄范畴。要知道用适龄年龄代表国青队打适龄比赛和那些西亚大叔对垒不能说是一件光荣的事可也不能用到无耻这个词。(改年龄打比赛不单单是我们,西亚的一些球队和一些非洲球队,鬼才知道他们到底多大。)

    不是在辩解什么,毕竟改年龄打比赛是一件不诚实的事,是不道德的。更何况那届比赛他们还只拿了一个季军,虽然我们在西亚打比赛的成绩一直不理想,不管是成年队还是青年队。

    97亚锦赛兵败沙特,在半决赛中被韩国切了14分只能去争个老三回家,同时缺席了98年世界男篮锦标赛,要知道当时出征利雅得的队伍是以在96年创造历史打进奥运会八强的球员为班底组建的。

    青年军到西亚比赛那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了,不是被罢赛判你输,那就只能去当老二或者老三了,当然也有拿冠军的时候,2002年U18亚青赛在科威特举行,由Air易和唐鲨鱼组成的内线双塔组合横扫亚洲。值得一提的是Air易用真实年龄报名打这届比赛也是不超龄的。

    国青队如果有一个就算用真实年龄报名打亚青赛或者世青赛这种级别比赛不超龄的球员,那么这些人的资质都是不错的。姚,王,易都是这种类型,他们代表国青队打比赛的时候,他们的真实年龄都是不过线的。不过还有一个法则你要知道,如果在亚青赛这种级别对抗中处于下风,那么你到了成年队也很有可能会产生影。比如大致在亚青赛痛扁卡塔尔的雅辛,你要知道雅辛的体素质很强的,当年他最干的事就是把篮球狠狠的砸进篮筐就算去NBA试训他也一样隔着扣那些和他一起来试训的球员,属于那种像直升机一样打球的家伙,那届亚青赛他就是见谁扣谁,直到遇到大致,然后这个影就一直伴随着他,每次一见大致就萎。还有一个经典案例大家或许比较熟悉,那就是Air易和哈大帝......2004年德黑兰U20亚青赛决赛,哈大帝18分10板拿了一个Double_Double的数据,Air易在比赛中拿下11分,当然比唐沙克的8分要牛一点,中国“U20”国青队滴双塔被一个哈大帝搞定,结果自然是50比75惨败给东道主波斯胡子队啦。

    这第二个在亚洲比赛通用的法则说难听一点就是:你TMD在青年级别对抗的时候都搞不定对手,到了成年队比赛对手凭什么就一定要被你搞定?(当然会出现一些发育比较晚熟的球员,同时努力程度以及训练条件和效力联赛的水准等差异也决定了一个球员未来能够走多远。成年后大家的体差距不大,努力程度差不多,训练条件一样,所效力联赛的水准也一样的时候,用青年队交锋的记录作为参考数据,是比较可靠和富有科学的。)

    资质这东西对于运动员真的非常重要,当然还有一种东西也是相当重要的,那就是运气。

    赵航的资质在当时那批内线球员中属于比较出色的,怎么说真实年龄不过线能够被选进国青队去西亚打酱油还是不容易的,可惜这人的运气太烂,参加国青队集训的时候不幸脚骨折了。

    “疲劳骨折如果当时可以去美国治疗的话应该不会就这样消失了吧?”刘斌在心中想到。

    一夜无语,赵航对于新来的室友不感兴趣,刘斌对这个倒霉的家伙也没太多同

    竞技体育就是这样,一将功成万骨枯,甭管是天赋不行还是有天赋却不努力又或者就是单单因为运气不行比较倒霉就下去了。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命中有时总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到了青年队是很残酷的,一步天堂,一步地狱。在体校大家有可能会成为最好的哥们,可是在青年队同一个位置的人很有可能向对方下黑脚,甚至不在同一个位置的球员也会产生摩擦和矛盾将这种绪带到比赛中去。

    内线和外线,有50%的概率成为哥们,也有50%的概率成为仇人。

    第二天,哨子被吹响。

    空旷明亮的篮球训练馆内,潘老头带着其他3个青年队的助理教练来到队伍前面不咸不淡的一句:“下个月在秦皇岛举行的青年联赛,我们球队目标是力争打进8强,大家有信心吗?”

    “有!”一个个子高高理着一个平头的家伙在队伍中大吼一声,充满激

    刘斌看了这家伙一眼,在心中想到:“怎么把这个家伙漏掉了呢?斗牛丁啊,未来国家队的成员,邓胖子眼中的斗牛犬。不过这家伙现在怎么搞的和火影里面的小李一样。”

    “神经啊,叫怎么大声。”这时队伍里面一个材粗大明显超龄的家伙在背后小小的嘀咕了一句。

    刘斌耳尖听到了这人的嘀咕,瞄了一眼这家伙,发现不认识后,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

    在球队中有种人最讨厌了,既没能力又没斗志还喜欢说一些话,这种人是在篮球世界中最被人看不起的,刘斌眼睛扫视了一周发现队伍中大概也就怎么一位年龄应该改得比较离谱的球员后,就知道这家伙混不下去。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果有其他和这种家伙一个类型的球员,你放放话还行,如果就你一个的话,等着被人玩吧。

    “那个大叔很讨厌耶。”在队伍中一个长得帅帅的家伙和刘斌一样瞄了那个的家伙一眼后嘴角微微上扬,用手肘捅了捅边的队友低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篮球鬼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