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打不出来就别回来

    一家KTV豪华的包厢内有这么一群男孩,他们在此狂欢,他们在此爆笑,他们在此有点纠结,他们在此装豪气,他们和他们都是一起打球的哥们。

    “斌子,来干一个。”

    “还来,你要害死我吗?”

    “兄弟们给我上,大家一起灌醉他,谁叫球队只有他一个被人家看上呢?是不?”

    “靠!!不要过来,你们这群牲口,我自己一个人干了。”

    酒后,每个人的脸都红彤彤的,他们开始变得大胆,开始漫无顾忌。

    “斌子,去那里被欺负了,打个电话给兄弟。”

    “打电话给你有用吗?扯淡!”

    “这么没用,我可以安慰你嘛。”

    “滚啊,那还不如叫小姐。”

    “好啊,我们现在就去叫小姐,听说这里的小姐都不错的。”

    “不用了吧,我还未成年。”

    “呀呀呀,看你这人思想这么这么龌龊,要干那种事,你自己出钱开房去,哥只是找她们来一起唱唱歌,摇摇色子,谈谈人生。”

    这时一个明显比较有经验的家伙用肘子捅了捅刘斌说道:“那事要私下里说,谈好了价钱陪你去开房。要不哥几个再凑份钱给你,让你告别少男时代这么样。”

    “打住,打住,老子的第一次已经有人预约了。”为了免除那群牲口再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刘斌直接拿起边的麦克说道:“小弟要唱一首歌,一首大串烧,纪念一个我非常喜欢乐队的主唱,那个家伙叫黄家驹。”

    ‘哒’打了一个响指,点着脑袋,在脑子寻找着那首歌的节奏,因为这首歌当时还不存呢。

    ‘这一些,传颂着经典的歌,藏着了,太多太多寄望.......朋友与你分隔天共地,缘分让我跟你相识过,朋友与我在这天空里.......’《我们的天空》。

    刘斌的声音很好听,他拥有这天生对于节奏的把控力,只要他听过的歌,他都可以唱得有模有样。

    而现场确实是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儿,吴子浩开口很傻的说了一句:“广东话我听不懂,不过蛮好听的。”

    当天他们玩的很晚,玩的很醉,甚至玩到一起哭,幸亏有一个人还算清醒打了一个电话给教练。

    “老头过来接人。”

    ......

    第二天,刘斌用手挪挪眼睛,摇了摇头从上起来,看着依然在熟睡的几个哥们,微微一笑开始整理起了行囊将自己的衣服和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打包进行李箱后推着走出宿舍。

    刚要将门关上,吴子浩的声音就来了:“打不出来就别回来。”

    刘斌右手伸起给了一个大拇指然后向下:“切,打不出来本来就不用回来,那时候我应该回家种田了。”

    “种田?你小子有田吗?”

    “嘿,我还真有。我现在的户口册上还是某某村滴村民呢,我二叔是个村干部,我们老刘家就我一个男丁,我二叔和我三叔在村里分到了不少田加上我爷爷以前的那份,起码有一亩了。”

    “,你小子还是个地主啊。”

    “明年有些地要拿出来建单项房,有些地是换商品房的,还有一些地留着自己种菜,到时候我就是房东兼地主了,哈哈哈!!”

    (#‵′)凸,吴子浩趟在上给了刘斌一个鄙视的手势。

    刘斌也回了一个后吹起口哨迈着轻巧的脚步手中拉着行李箱走了。

    走着,走着想到还没打电话给家里人呢。

    “教练应该说了吧,算了等把手续都办好了再说吧。”

    早上十点,刘斌上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

    这辆面包车是专门来接和他一样在省内被挑中的篮球苗子的。

    到了车内,刘斌一看竟然只有2个人。

    这2个人中间有个长得蛮帅的家伙,他带着耳塞听着音乐看见刘斌上来后主动上去握手道:“李帅,你呢?”

    “刘斌。”

    另一个却显得有点木讷,个子却是3人中最高的。

    “你好。”刘斌看见他想打招呼却不好意思的样子,笑着主动伸手道。

    “你好,我,我叫郑杰。”这人有点小结巴,像很多个子长到2米多高的人一样声音听起来有点粗。

    这3人各自打完招呼后,都沉默了下来。

    一个天生内向,一个点着头听着歌,一个撑着手看着窗外。

    车大概行驶了有一个半小时。

    目的地到了,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俗称体院又被称为二队集中营(省内各项目的青年队大部分都集中在这里训练学习生活)。

    浙江体院大球项目的主任是一个瘦高的秃子,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客气的对潘老头问道:“老潘啊,这3个小子就是我们自己省的篮球苗子吧。”

    “嗯,一个是从体校招来的另外二个是经人介绍从回蒲中学招来的。”

    “哦?”秃子皱了皱眉,当这几个小孩的面直言不讳的说了一句:“现在我们自己省的体校是不是很难招到好苗子。”

    “现在大家家庭条件好了,还有谁会主动的往体校送人啊?我还是答应那两小子的父母说保证他们的孩子打不上球还有大学念,他们才肯愿意让孩子来青年队的,何况那些体校。”

    “也对,那你去给他们安排宿舍吧。合同都签了吗?”

    “那2个已经签了,只有我那个老队友的儿子还没有签,他在下面教孩子,要等几天过来。”潘老头指了指人说道。

    “这样啊。”听到这里,秃子眼睛一亮,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刘斌。

    刘斌老老实实的站在旁边,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

    等到走出那个办公室后,刘斌突然觉得和自己一起来的那2个家伙好像明显有点疏远自己的意思。

    “艹!”刘斌在心底暗骂了一句。

    分宿舍也奇怪,刘斌被分在了双人间,那2个家伙被分到了一个三人间。

    “妈的,搞特殊也不用这么明显吧?第一天来就被人当成了关系户。”刘斌看到这个结果后在内心深处苦笑一声。

    当他看见和自己“同居”的对象后,更是郁闷了。

    赵航一个2米10的大个子,被省内众多篮球行家看好的希望之星。

    可现在只有刘斌知道,这家伙在未来会杯具掉,因为一次膝盖的大伤慢慢的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变成一个小圈子里的谈资和传说。

    “我!”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篮球鬼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