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天生的节奏感 1

    刘斌趟在上吸着,囧,是吸着。左手还一个劲的往嘴里塞包子。

    “还是04年好啊,这新鲜的,还不贵。”刘斌连吃5个包子后感慨道。

    虽然刘斌属于体校的半自费生(也就是只要交一半学费的那种学生,比免费生差,比全自费生好的那类中间人才),没有学校食物补贴的福利,可在省级体校的食堂里,一个包子还是要比市面上便宜的,4毛一个,10个才4块钱。要知道,2010年下半年后一个包子可是要1块钱起价的。(南方称有馅的包子叫馒头,一般一个馒头都不会做得很大,可就是这样一个北方人需要吃7,8个才能够吃够饱的馒头,现在都要1块钱一个了,也就是北方人如果来南方用馒头来当早点的话,想吃饱起码一天一个早餐钱就要花去7,8块RMB......要知道从价飞涨开始到2010年上半年的时候,5块钱你还是能够在一些地方可以买到南方称之为馒头,北方称包子的那种食物,馅是新鲜的那种。可为什么到了2010年下半年的时候,包子价也顶不住了?价最猖獗的时候,你要知道包子价还是稳定的。到底是什么在涨?店铺租金?有影响,可当一些摆地摊的早点摊都涨价的时候,嘿嘿.......)

    刘斌吃着馒头喝着的感慨就是:回来的感觉真好。

    同时他要加速赚钱的步伐了,以后可不是5毛钱能够买包子的时代了,起码要1快钱。

    刘斌这天叫队长向教练请了一个假,他打算去一家音乐行做一首歌。

    刘斌所在的体校虽然被定位成省级的体校,事实上就是因为这个体校的所在地在省会,领导来视察和关心程度比较高,教练员的教学质量比下面的一些体校好,训练器材更先进而已,管理上没有像体育局旗下的省级运动队那样严,所以只要打声招呼就可以请到假,何况教练还是他老爸以前的弟子。

    吃完早餐,直接闷头就睡,补一觉直接到中午13点。醒来的时候一张教练签具证明的假单就放在他的枕头边,上面还压着一瓶冰红茶。

    刘斌右手移开冰红茶,拿起假单后发现下面还有三张折起来的白纸,翻开第一张白纸:斌子记住带肯德基回来。翻第二张:我不要肯德基,我要熏鸡。最后翻第三张:学校没有欧莱雅男士专用的洗面,你帮我出去买一下,回来我给钱,啵~!

    “这个死人妖。”刘斌看到第三张里面的内容就知道是谁写的了,是一个练水球的家伙,生的一副魁梧的材却是一个Gay,而且还是一个富家子。

    刘斌一直怀疑这家伙练习水球的目的不纯。

    全打了一个寒颤,整了整衣衫去洗了一把脸后,刘斌双手插兜大摇大摆的下了楼直奔校门口而去。

    恭敬的向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保安大叔出示假单后走出了校门。(今年的元宵节是在2月17,而32年前的2月17是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的子,向英雄致敬!)

    走出校门抬头看了一眼碧蓝色的天空,吹了一声口哨。

    “哔呼!今天的天气真好。”顺带哼起伍佰的那首《泪桥》向着一位老朋友的音乐行而去,不,是上一世的老朋友,这一世他还不认识刘斌呢。

    钱明一个富二代,口头禅:有钱多到蛋疼,所以只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像大部分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一样,这位老兄出过国,留过学,属于海龟。人长得也不错,1米78的个子,流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简直是无数女心目中的最佳择偶对象啊。

    年少,今年23。多金,老爸是开房地产的。有貌,普通人中属于帅,帅哥中属于中等。有才,知道什么是哈佛吗?不是哈尔滨佛学院,是美国Harvard,让比尔.盖茨不读大三的那所牛叉学校。

    这样一位N有男,现在在做一家音乐行,俗称烧钱玩。

    他不仅买乐器,还自己做歌玩,装备上百万的录音棚,兴趣一来就去鬼哭狼嚎一下。

    “啊!!我的心在等待,在呀在等待.......”这不,他把眼镜一摘很狂野的在自己的音乐棚里唱了起来。

    幸亏这些噪音是传不到楼上买乐器的主店面的,不然他的员工早就跑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一带的商业街都是他老爸开发的,这店面他也不需要花钱去租。

    这100平方米的店面连一个地下室的租金倒是省了,所以他店里的生意还算不错的,因为不用考虑租金的问题,所以比别人卖的便宜一点,而且乐器质量上乘,你花500块还可以用最好的音乐棚给自己录一首歌(无时间限制,录到你自己满意为止),同时他们还代理版权业务,你把自己写的歌给他们代理,最快1个星期后版权证明就可以办妥,最迟1个月。谁叫省版权局的局长是他干姑姑呢。

    以前刘斌也曾经蛋疼的写过几首歌让他们代理版权,可惜一首歌都没卖出去,不过他倒是和那个钱兄成了好朋友。

    这2个家伙曾经干过一件“天怒人怨”的事,他们把杰森·玛耶兹的一首《Sunshine_Song》换成刘斌来山寨,竟然卖出了比原版单曲还高的销量.......【杰森·玛耶兹跳出来说:靠!我跟你有仇吗?怎么老是山寨我,我创作容易吗?我!】

    “你们老板呢?”刘斌走进纯黑色调的音乐行,微笑的向一个可的软妹问道。

    “老板在下面录歌呢,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吗?”上穿着一件小黄衫,下是紧白色牛仔裤的可MM淡淡的一笑,露2个很卡哇伊的小酒窝。

    “我是来叫他代理版权的,顺便把这首歌录了。”刘斌知道这个现在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小MM是钱兄的堂妹,名叫钱玲玲。前世他就有点喜欢这个小丫头,可惜门不当,户不对,别人可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他是什么?一个练篮球没出息后改行当乡间体育老师给人提鞋都不够资格的小角色,富家女和穷小子的故事是有,可那种概率就像你中了千万福彩一样。

    “不知道这一世有没有机会,哎呀,你个混蛋,你不是还有小幽吗?”刘斌连忙用前世女友来驱赶走这个邪恶的念头。

    “呀,你自己写歌吗?好棒耶!”钱玲玲双眼一亮,拍了一下手就转要把他的老哥叫出来。

    如果刘斌没有重生,他肯定会在这一刻在心中生出一种被美女称赞的满足感。可现在作为重生者的刘斌自然了解钱玲玲的格和作风,她不同于他堂哥是一个凭兴趣好做事和用感觉判断对人好恶标准的中人。

    钱玲玲是一个天生的商人,在她的世界观里Money_is_money,钱就是钱,生意就是生意。

    现在的刘斌在她眼中就是一个顾客,而来买东西消费的人就是God!对于上帝,我们要用虔诚的心来对待,主啊!

    过了一会儿一个斯文的年轻人走到刘斌的面前伸出手说道:“先生,怎么称呼?”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篮球鬼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