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1142章 烫手山芋吃不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第1142章 烫手山芋吃不得

    “小火炉,来,把这帘子掀开,就可以见到爹爹,d”吟儿右手抱着蒙蒙,左手就握住它胖乎乎的小手掀帘,说笑间众人一起进帐,祝孟尝的人刚离开不久林阡正自小憩,看到这粉嫩嫩的东西登时眼前一亮,精神为之一振,倦意全都驱散,大喜冲上前来,赶紧伸手要接

    邪后讽笑:“瞧这两眼放光的样子,不是狗看到包子吗”众人皆笑,邪后原还想刁难刁难林阡,看他全是伤着实可怜,于是便没阻拦林阡一旦抱去便不释手,兴奋地不刻就把它从上到下摸了个遍蒙蒙则愣愣看着他,不认识他是谁,所以东张西望,定格在吟儿脸上,伸出手指好像指着林阡问,这呆子,他是谁啊吟儿忍俊不

    “……”众人看主公不加掩饰这副德行没好话说,见他玩得太过分了,吟儿急忙提醒,“别抱太久,它是个火炉”

    “哈哈哈哈是啊,烫得很”林阡朗声大笑、兴起对准它股就拍,“什么小火炉,分明是个小山芋”

    “呀,怎么这么粗鲁”吟儿赶紧护犊,愠愠瞪着林阡,“手太重了才几个月不见,怎添了这么多的剽悍之气”

    “也没见你增多少的闺秀之气”林阡调侃吟儿时极尽无赖,偏不把小牛犊放下继续调戏,“小山芋,你,爹手没有娘手重……啊”一声惨叫,林阡手上一片红肿,还起了个极大的泡

    好林阡手不重,手太了居然打的是小牛犊的股,岂不知牛犊股拍不得

    “好一只……烫手的小山芋啊”林阡一脸冷汗,直接坐了下来,飘云逐浪赶紧帮他找药去,吟儿抱住小牛犊真后悔忘了告诉林阡了;邪后瞠目结舌的同时直接拊掌叫好,这娃记仇,符合混世魔王的做派

    飘云急急忙忙把药找来给林阡,想到适才还说小牛犊终于可以跟主公见面了还高兴呢,哪想到小牛犊偏不给主公抱别说抱着睡觉……

    林阡望着小牛犊回到吟儿怀里时挥动着脚示威的样子,仿佛在对他说,叫你藐视我,说我小山芋

    不过,林阡哪是这么轻易就认输的……唔,总有一天,你会乖乖地跟我睡

    清晨此时,龙泉峰战报终于传到了摩天岭去,杨鞍国安用等人的形自也为林阡得知吟儿抱着蒙蒙在旁听消息,她知道杨鞍孙邦佐一定能齐心协力所以不担心,相比之下关注的则是徐辕和楚风月的事,然而得到的结果注定伤魂

    “天骄和楚姑娘,太可惜了”吟儿听罢消息苦叹一声,值此团聚时刻,偏偏他们要遭遇离别,吟儿虽对楚风月不甚熟悉,唯觉得天骄眼光不会错可是当闻知了分手原因,纵然是她也觉和解棘手

    “吟儿,没什么可惜天上飞的,和水里游的,见面是意外,离别是必然想开些,便释然了”邪后拍拍她的肩,如是劝慰

    吟儿一怔,想天上飞的遇到了强风所以飞低、水里游的遇上了巨浪所以游高,终于在风口浪尖相见,如今风停了浪落了,难道真是时候离别了……

    然而为何还是有点放不下?其实多是为了天骄吟儿再也回忆不起来,多年前那个力阻林阡和她的顽固权威,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姓徐名辕有血有的灵魂思及战报中称,楚风月转之后、徐辕仍执意挽留,不免为他慨叹,多此三句问,天骄亦痴也

    “盟主,这东西,没人不会历经,没人不会受伤是要受过伤才会成长,才会好地下一个人”海逐浪也对吟儿安慰,与邪后四目相对,言辞几多相契,目光自然交融

    吟儿勉强点头:“但愿”待看到林海二人时,才觉真心慰藉,嘴角亦绽出一丝微笑

    “希望天骄能尽快走出来”林阡也说伤如酒,冷暖自尝林阡了解,徐辕可能需要很久才能走出;但林阡相信,凭他和楚风月的坚强,一定能够各自克服

    同是这三月十七的黎明,箭杆峪,昏迷了几天的凌大杰忽然有了些许反应,但仍是将醒未醒

    便在这醒与睡的临界,有一份尘封已久的影,渐次在脑中凸现、扩大……

    黑色缓缓往两边退散,露出当中的一片清澈,清澈中却回着灰霾,原来,是回忆的帷幕被拉开?光的那一头,依稀有一男一女正于花间舞剑,空气里是酴醾的香味,淡淡的悠远的,飘掠着弥漫着……眼前此地,分明陇陕

    那对男女到浓时,招招式式心有灵犀,竟连路过的他,都因为感觉缱绻而驻足观看,原本王爷的剑法该追魂夺命,而王妃的剑法也如酴醾花般外表清雅、内在却藏着纤长的刺,但当他们在一起,竟融洽到好像在合作夫妻剑法一般——

    不,不是夫妻,而是同一个人,因为他们此刻竟打出了一模一样的招式来

    “好好这招妙极就用它做定之招”花下忽然传来又一个慵懒的声音,凌大杰一愣,才发现仆散揆那小子边喝酒边侧躺在近前、悠哉悠哉地赏看

    “仆散将军?怎又偷喝”王妃脸上一红,停剑时才发现仆散揆喝了她调给王爷的酴醾酒,惊而失色“你这小子,非教训不可”王爷佯怒,一剑便往仆散揆打,仆散揆抱酒滚了一转起,自卫而与王爷拆分了十余招,显然王爷是让着他的,他倒好,眼看持平狂笑起来,“王爷剑法退步了不少”王爷眉一蹙手一狠,剑法于是比适才快了一倍,仆散揆立刻自食其果啊地惨叫一声连滚带爬地跑

    王爷手上的剑花剑浪,令当时的凌大杰看得眼花缭乱,这一招,好像与定之招一样,却又似是而非,那一招,好像与定之招不一样,但又一脉相承……凌大杰琢磨着琢磨着,太投入一时忘了时间地点,也不知过了多久,竟有种到乡翻似烂柯人的感觉,夕阳西下月悬中天时才回过神,回过神时那剑花剑浪还在眼前,凌大杰才想起了关于这一招有点问题要问王爷,一瞬移步正要上去,视线一抬却陡然发现,那剑主不是王爷

    是凤箫吟为何却是凤箫吟

    ¥b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