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1044章 臻入化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尚未回神便听一声巨响,饮恨刀和碎步剑激猛相撞。几乎同等战力的双重叠加,使得那冲击力前所未见,瞬即就把柳闻因、彭义斌、海逐浪、解涛以及逃跑中的黄掴秋风扫落叶。

    已经不止碎步,根本碎心碎魂,碎着黄沙、血腥与战鼓。飓风中司马隆和林阡的战马都站不稳索不约而同地弃了,然而转到平地上仅仅再斗了两个回合就连战马都被排宕得无影无踪。

    远远望着这场鏖战的所有兵将,屏息凝神却面如死灰,当这边万籁俱寂而那边却翻天覆地,他二人就像在异世界一样。

    “这才像话!能难倒黄掴的匪军,岂能没一个高手!”司马隆这才有了意兴,惊诧与喜悦一同写在脸上,即刻调运了更多内劲贯于碎步剑上。

    “将军小心,那是林阡……”黄掴声音颤抖。司马隆不认识林阡,虽然在场宋匪金军的举动都提醒了他,虽然眼见为实这场刀剑之争不分胜负也提醒了他,黄掴还是觉得,有必要再提醒他一次。到这关头了黄掴还有功夫去管司马隆言辞有失?黄掴眼里心里除了林阡还有谁啊。

    “没一个高手?何以也难倒了司马将军?还非得搬出十多倍的救兵,如此方能勉强打压。”林阡冷笑,饮恨刀上雪光清寒,讽出这句以多欺少,话中亦难掩对盟军的感谢与惜。

    海逐浪听到不一怔,林兄弟何时知道他复姓司马?转头略带疑惑。那时寨前兵阵依然混乱,却见一小兵主动走到吴越的旁边。吴越向他低声询问了几句,似是有些愠怒。

    逐浪闻因义斌等人都不同程度受了伤,因林阡归来方有裹伤间隙,然而此刻没人在意伤势,眼神全给了战场彼处,间或移给吴越那边。吴越走过来看他们只是十几步路的距离,过程中林阡和司马隆已经又打了几十回合。

    那惊天动地、如谜一般、等闲勿近的碎步剑,向来使他的敌人站无处站、站无心站、站无力站——

    无处,是载体缺失,无论是地面还是战马,一个下场,站的地方都没了哪还有办法打,只能像石珪那么直接被掀落马下,像李思温那么毫无机会招架,或是像柳五津那么知不敌逃了啊!

    无心,是心力交瘁,用剑也好,还是用金针来,都是一样,吴越竭尽所能每次都打到心脏麻木感觉跳都跳不动了,能保住命都全赖武功高强……

    无力,是筋疲力尽,不管是攻是防海逐浪状态多好掩月刀打得多开,结果总是明明精神不错可是腿脚发软手也打颤——为什么会无力至极?因为每一回合消耗的体力太多,撑过二十招就被打垮了。

    那么像林阡这般,精神足够的、力能从心的,不凭地面战马腾空亦能与他打的呢?!

    竟还只是勉强打个平手。

    司马隆的厉害明显是超越了邵鸿渊也足够取代尹若儒的,眼看这幕比斗的亮点全在他的剑锋而非这个刚刚重返战场的林阡!有几回合林阡处半空跟他拼斗,他的碎步剑竟真把虚空都碎得震颤了,远近风力忽弱忽强,上下气流忽停忽撞,根本不给林阡喘息,连剑带碎片一般径直绕着林阡电转,险象环生,眼花缭乱,其剑法,用臻入化境形容毫不过分。

    换做旁人早已死成千块,好在林阡足以应付自如,即便对方战力惊骇,饮恨刀威势一如既往,豪气万千,杀意凛然,瞬间已和碎步剑交缠到了一百招开外,饮恨刀虽然难以获胜却也毫无劣势。司马隆有一句话说的不错,武功上能够与司马隆匹敌的高手,摩天岭有且只有林阡一个。

    碎步剑,实像一个未知的世界,令每个崇武者都极探索,然而尚未靠近便被斥开老远,脚下被劈成一块一块,脚底被刻划一道一道,脚面被剥开一片一片,视觉震撼、触觉深刻、感官紊乱,仿佛环绕着剑有数层强有力的煞气圈,被这个区域笼罩或敢于接近这个区域的等闲必死、一般高手必伤。所以,诸如吴越、海逐浪等人,无一例外都是这样。

    而今,饮恨刀俨然闯过了碎步剑的煞气圈,长驱直入碎步剑的防御范畴,随着司马隆道一声“好”,众人意识到这是第一度有人对碎步剑反守为攻,那个人是林阡,却是理所当然了。

    然则,林阡那时却暗叫不好,怎地反守为攻后觉得敌人没败反而自己更险,仿佛饮恨刀被融了进来进来了还想走吗,剑境之内,等着饮恨刀的不是道道防线,而是种种死路!最可怕的,是轰然袭来的暴风闪电、强过先前遇到过最强高手三四倍,还是种种说不清道不明虚实难辨的毒素、目标不在林阡而竟好像在腐蚀着饮恨刀一样……

    这些,是内力造就,是招式成全?不得而知,只知这样的境界,闻所未闻。

    这种诡异,林阡虽是第一次见,却不曾有过半点错乱,饮恨刀岂有退却之理,乃是继续不停对剑猛攻,试图冲破和击垮这看似无尽的碎步剑境。他饮恨刀内的磅礴世界,亦是沸腾着意压入对手剑内。暴风闪电?穿过就是!虚实难辨?全当实来!

    刀象与剑境顷刻重叠,伴随着一次次拆招和交响,演化着一次次排斥瓦解又压迫交熔。有史以来,无论哪场战役、谁强谁弱,饮恨刀的属都不是守而是攻,这度交击,虽然艰难,也必征服!

    此刻,纵然吴越已经到达了海逐浪柳闻因他们边,可是谁还有闲暇来问吴越,全都哑然、骇然、木然望着这一幕。这才知道,司马隆的剑,要被这样剖,要被这样破。

    渐渐的,饮恨刀碎步剑从立体缩成平面,从一线往点发展,分不出是刀吞了剑,或是剑吃了刀,弹指间,怎没有刀的概念了,剑的形态了,有的只是无垠无边的光影,澎湃的白色、黑色、血色……混乱不堪,迷糊不清,剑在哪里,刀在哪里,这一回合铺展蔓延将终结在哪里?明明战局由立体变平面到线到点,为何被波及的越来越广越来越久每个人每时每刻都感觉自己被害!

    那刀光剑影充斥的空间,天地都似已扭曲狰狞,声响俨然断续失真,说不清是战局太激烈还是观者失聪,画面也恐怕滞后了传达……恶魔对死神的画面滞后也罢!

    “吴当家,这是怎么回事?林兄弟怎会认识他?”逐浪方才惊醒,急问吴越,他记起适才那小兵,是红袄寨派出去找林阡的为数不多的兵将之一。

    起先海逐浪对红袄寨诸将说不必派人找寻、给盟王时间恢复,然而战事紧迫至极,不得不有所折中。于是群雄经过商议,决定派些当地熟知环境的人在附近找,原想找到了林阡确定他况之后再做定夺,谁料吴越告诉海逐浪说,“这小兵办事不力,竟一看到他就哭了出来,还把摩天岭近期战役悉数相告。”吴越听到回报,自然怒不可遏。

    “是……在何处找到林兄弟的?这么快……”海逐浪觉得眼睛里一阵酸涩,既盼林阡回又不希望他回,就和当初黄掴等金将对完颜永琏一样。

    “……是在老夫人的墓旁。”吴越低头,叹了一声,“其实,要找他,并不难啊……这些天来,周边镇上能出现的酒,基本上都被他喝光了……”这么多年的结义兄弟,真想找到他,哪有多难,岂能不快。

    海逐浪只觉心被一抽,遥望此时此刻,林兄弟哪里有吴当家话中半点颓废和荒唐。他仍然很清醒,他对战局可以如此快速地把握,他对这里的每个宋兵都予以肯定和感谢。他二话不说就决定回归战地纵使他可能还没完全复原,但一得知这里迫切需要他他即刻就有了决断……

    “众位……还愣着干什么……”海逐浪站起来,推开军医的阻拦拔刀大步向前——还愣着干什么!有这样的一个主公,我们这些人,难道只是在一旁观战的!主公他回来了,他不在时,为他守住盟军,哪怕到最后一寸土,他归来后,不能纯粹倚仗,为他扩即便一丈地!

    “杀!”彭义斌亦受起鼓舞,卯足了劲重新冲锋,见他们先士卒,他们后面的宋匪,受了伤的都忘了疼,没受伤的也敛了喜,奋不顾,一往无前,挥刀舞枪一窝蜂地往敌军阻抗,一时间到处兵戎相见,或是赤手空拳地搏血拼,横亘了一整个摩天岭,不绝于耳的金属撞击与躯壳爆裂,铺展于前的血光冲天和战意澎湃,谁说这些,只属于绝顶高手。

    二月初二,林阡归来,金军对摩天岭发起的最后总攻,再一次遭遇搁浅。此消彼长,负隅顽抗了多时的宋匪,终于拨云见否极泰来。

    每个人都有他的归属,就像走火入魔多的林阡,浑浑噩噩只懂得饮酒,这么多天意识都好像全在饮恨刀里了,却是那摩天岭的小兵带来的战事告急,忽然就将他从混沌的边缘拉了回来,也瞬间帮他建立起与这个世界再度的沟通。

    不错,他属于战场。他对吟儿说过,没什么仗离开我林阡就不能打,然而,他离开了他的战友、麾下和兄弟们,他便真不知道何去何从了。谁争斗?谁搏杀?却血沸腾,这金戈铁马。

    是夜金军久攻不下唯能撤离、阡与司马隆之战亦不了了之,众将士无一例外都沉默凝望,看他越走越近脸上仍带着令他们熟悉的淡定,才一个个都如释重负,继而露出会心的笑来。林阡走过这些生死与共的人们,恬淡相视,无声从容。他们每一个,都是英雄。

    彼时战场无声胜有声,但谁的心都空前激越。那种被到绝境后终于要扬眉吐气的感觉,林阡和他们,是互相给予。

    彭义斌终撑不住,连连抹泪,上前诉说衷肠,“当夜不知是金军使诈,否则不会任凭盟王一个人去。”他一贯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

    林阡闻言,叹了一声,道,“义斌无需自责。当夜我也不曾想到,金军会不惜一切代价,连战局都不顾要与我同归于尽——冲这一点,他们也气数已尽。”彭义斌眼前一亮,登时意气风发:“是!”

    “主公……”柳五津那时才知林阡回来,真是鞋都来不及穿好就一口气奔到寨前来,与这帮年轻人迥然相异,他眼中全是泪,绕着林阡走了几转确定他无碍才心安。

    林阡也打量着他,发现这家伙又挂了彩,笑,“这山东之战,真够折腾的,为了柳大哥少受些累,还是尽快结束了它吧。”众将听得这话,慷慨激昂点头:“必然!”“盟王回来了,咱们赢定了!”“势为主公平定山东!”

    林阡一回,判若两军,众人极尽欢欣,但他自状况,却令近之人尤为担心。他越不说,越令人忧。尤其逐浪听出林阡说不到几句话就中气不足,知他内伤未曾痊愈,虽然关于最近十几天他对守在胡水灵的墓旁只字未提,他的伤势就告诉海逐浪他的半条命也随着胡水灵一起入土了——

    其实,那小兵不是办事不力吧,看到他就哭了出来,不是因为摩天岭真的没他不行,而是、看到他颓废,听到他跟胡水灵的交谈,想到不能帮他极速铲平摩天岭、反而任凭他一个人遭到所有金军的报复……事实上,所有人的心,都跟彭义斌一样。尽管海逐浪脸上还挂着笑意,心里却比彭义斌那些表达出来的还涩。

    那时林阡转过头来,似是明白逐浪的忧虑,一笑说道:“火炉什么的,我确是很想见到……还有那个阿蛮姑娘,我亦始终放心不下。”

    “是啊,盟主那么粗心大意,估摸着很难应付火炉。”海逐浪一怔,也笑起来。因为这句,对他担心顿减。

    “既然如此,山东之战更该早些了结了。莫跟孟尝叔叔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一样,‘别打完仗回去了,孩子都老大了,不认得老子,那可不成。’”闻因仿着祝孟尝的口气说。

    “哈哈,那真是祝孟尝的心魔了。”林阡说时,群雄皆笑。

    吴越、逐浪、闻因、五津这些见阡入魔过一次的都懂,心境需要慢慢调整和恢复,那么,除了这些兄弟和战友的谊之外,小牛犊和吟儿更是必不可少。泰山全境,横竖都需猛攻。

    人群中吴越一直注视着林阡,在心里说,我这个做大哥的,每次想恢复你心境都没什么建树——唯一的作用,就是帮你打。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