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1035章 邵鸿渊VS凤箫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亏得鱼秀颖杜华给吟儿争取了半刻时间,才令她不至于被邵鸿渊这一刀杀得措手不及。

    当邵鸿渊的攻势以超乎想象的速力冲灌进屋,惊险一瞬吟儿左手把小牛犊往里面推、与此同时右手即刻出惜音剑往他打。邵鸿渊有伤在战力比以往低些,而吟儿护子心切剑势超常凌厉,故此第一回合刀剑缠在一起吟儿毫不逊色。

    然而吟儿与他毕竟差距,虽能接招却难免不敌,硬抗了他十几次碾压般的攻击,真正是为了小牛犊把命都豁了出去,惜音剑在手上忽刀忽剑,骤轻骤重,时快时稳,完全是各种招式杂糅一体、朝着对方能拦则拦,乱打一气倒也顺手。

    刀与剑一次次撞,啸声刺耳,光影炫目。吟儿与他打到三十招开外仍然不败,倒是令邵鸿渊暗暗称奇:“原是个能打的女人。”

    那是自然,林阡封的剑圣!吟儿微笑,虽然自己气喘吁吁,也能听到邵鸿渊的汗水,这一战他的猛辣遇到她的灵幻,力道他虽然始终镇着她,但节奏却掌控在她这里。

    招式迷离的点苍剑法,没有极限的一剑十式,相辅相成足够令人眼花缭乱,林阡越野轩辕九烨都曾受教,再加上跟邪后切磋过一二的不换气心法,好歹也能独树一帜。

    “金人来了!”“快救主母!”却在这时,不远传来盟军兵将的声动,邵鸿渊眼神一厉刀势更猛,吟儿大惊“别进来!”话音未落却已有人冲了进来……

    霎时邵鸿渊袖边气流近呈球状,兼具着气团的暴烈与锋刃的尖厉、迅猛地直滚向门窗坍塌的方向。撕撩声落,将当先来救的几员宋将直接削成了碎片……而若非吟儿这一声“别进来”阻遏,适才只怕冲进来更多人,被撕裂更多人……

    暗青色刀光,掺杂着鲜红的晕,好熟悉的景象,提刃而来呆在门边的时青,愣怔怔站在这凄冷的漫天血雨里,光线的那头,是猝然被挚友捅死的父亲时芃……

    缓得一缓,吟儿子一转已拦在邵鸿渊与兵将们之间,立剑向上强托一招“半月掩蓝”,邵鸿渊收势而回正待迎击,吟儿极速换架一式“苍山雪溅”,扬长避短跟他斗快剑总是没错!

    然则邵鸿渊不愧高手堂中人,那滴血战刀似是专为夺命而设,不管她这一剑蕴含了多少招他直接回头就是一个迅猛的竖劈!

    霎时纵使月也无光、山崩雪无存,这一刀与噬气经浑然一体,切如火、沉猛千钧,吟儿难以格挡,整个都置其间。

    时青见状大惊,醒悟已晚,眼睁睁看着吟儿被罩在了刀光血影里而无法去救,危难关头却听一声清脆的剑响,吟儿竟巧妙从邵鸿渊的攻击死角绕出了险境。若非小她只怕没这么轻易躲过,但时青这一刻叹的不是侥幸而是“好快的剑!”

    没错,好快的剑,这攻击死角不是邵鸿渊固有,而是盟主临危不乱挑中放大的他的薄弱,这一剑看似轻巧将他方位撞偏了些许,却因极高的眼力、极强的气魄和极快的速度才得以成功。

    邵鸿渊亦是吃惊不已,适才一刀以为一定将她斩碎,谁料生死攸关她脸上俱是淡然,弹指间一剑内就交错了十招左右令人应接不暇,邵鸿渊当时就承认了她确是个剑术高手。惜音剑中招法,争如苍山之云灵幻多姿,清淡如烟,浑浓似墨,得心应手,臻入化境。心道过去几月她一直有孕在不便动武,反倒让自己轻慢了她……

    是了,是了,林阡的女人又岂有弱的道理。

    当即邵鸿渊不再怠慢,以对付林阡徐辕的力道来打凤箫吟——林阡徐辕凤箫吟,正是南宋江湖的“三足鼎立”。

    邵鸿渊力道猛增,吟儿只觉整个屋子都似塌下去了一层——不是感官失灵,是真的,不止整个屋子,远近方圆几里?虽然那程度看不到,但她可以看到门边惊恐的时青等宋兵,有的没站稳沉倒,有的竟已连滚带爬……更可以感到,一瞬之间,适才还生机勃勃的空气,竟好像完全失去了流动。

    邵鸿渊内力多厚,或者说内功多邪,可见一斑。

    却在这时小牛犊“哇”一声大哭起来,邵鸿渊刀刚将吟儿打开,这时思绪同吟儿一起吸引过去。吟儿大惊失色急急移转,斜截却终慢了他半刻,竟被他一刀狠狠劈砍向榻,砰一声响那榻俨然四分五裂,小牛犊在泥沙飞扬中反倒止住了哭声……

    霎时吟儿魂飞魄眩,怕就怕小牛犊被摔坏了哭不出来!半晌听它还没动静吟儿又过不去,气急败坏猛攻一剑凶狠的“切刀式”,邵鸿渊一刀旋劈,泰山压顶之势反打,吟儿眼中全然不惧之意,竟是个实打实的“玉石俱焚”。这时,时青业已提刃冲得前来:“邵鸿渊,拿命来!”也是追魂之招,自为血海深仇。

    凤箫吟时青以二对一,才使得这邵鸿渊没再顺利夺谁命,他三人两刀一剑,各自都拼尽全力,谁都是咬牙切齿,因此都战疯了,这激斗维持了三十招平手,邵鸿渊再度回到上风……

    “原是芃兄的儿子。”邵鸿渊看时青眼熟,认出了他来。

    “你不配称他兄长!”时青激愤,分外眼红。

    “虽然我杀了他,他终于曾是兄长。”邵鸿渊笑,眼中满是狠毒,“但即便他是兄长,拦我的路也还是要杀。”

    “住口!”时青怒不可遏,刀法更狠,内涵却远不如邵鸿渊。

    “噬气经只有配上我,才能列进高手堂,你父亲与你,都不够资格。”邵鸿渊冷笑。名不虚传的噬气经,已经吸尽了周边一切可用之气,转化为他的气力横扫吟儿和时青,继而,开始烧时青浮在刀旁的真气。

    “哼,列进高手堂,又能怎样呢!”时青讽刺,原是指邵鸿渊竟无一官半职,邵鸿渊不知怎的,心里却是一抖。

    又十招飞驰,激烈交错的刀光剑影里,吟儿艰难地往小牛犊的方向看,那小畜生,为何到现在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吟儿心急如焚招式越打越乱,常用的不常用的能使的全都使了出来,这一刻几招狠剑叠过,邵鸿渊下意识觉得熟稔,不再纠结于时青话语,而再度将杀凤箫吟列入计划——

    不错,眼前是个卓绝的剑术高手,劲力从腰经肩到臂至腕比常人畅快,所以攻防比常人灵便有天赋。便那时她心急如焚崩剑点啄,他骤然抛弃了时青全力来杀她。

    噬气经烧字诀,十成气力覆灭之势,将林阡的女人随着他的儿子一起杀死在此间!邵鸿渊发出一声狰狞的笑,径自去吞并凤箫吟的真气。

    然而,怎地,这道真气,比凤箫吟的剑招更加熟悉……邵鸿渊的笑声刚发到一半戛然止住,她,她是谁!她上怎会有这道真气!这道,原属于我邵鸿渊的真气!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