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914章 天下之筵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连来,沂蒙全境雨连绵。

    三大战场,形势皆对金军不利:临沂,邵鸿渊威慑无效;兖州,仆散安贞与纥石烈桓端齐败;平邑,郑孝于林美材刀下首异处,柳峻被向清风重创命悬一线。

    是故,临沂平邑宋匪,尽皆拨云见,而兖州地界,岂止红袄寨据点被收复,各大郡县都已遭林阡夺占!为防林阡等人迅即北上破局,原先负责泰安的轩辕九烨,唯能前赴平邑先发制人。因这几柳峻都闭门不出,除军医外谁都不知他伤势如何,平邑局面及捞月教教众,便完全由轩辕九烨控制。

    却说那夜金军追歼宋匪流散兵马,盟军除杨哲钦四人外无一生还,包括杨家三少杨致礼,以及林阡近将领向清风,尽数惨死于柳峻及其教众们的手上。轩辕九烨亲临彼处清点,从死士下手之毒辣,足见柳峻号令之严狠。捞月教,终于死灰复燃,成功向林阡复仇。

    这些天来,虽柳峻再不出现于人前,捞月教倒也还有能撑起局面的人物,对轩辕九烨建议将这些宋匪都暴尸示众,轩辕九烨却不由分说将他们的请求全部压下。且不谈此此境根本不该去激宋匪、去损民心,轩辕九烨更是打心底里为向清风的死感到痛惜——

    明明这一回向清风和柳峻两败俱伤、轩辕九烨实也清楚柳峻命不久矣,但他对柳峻要死的事实一点感觉都没有,反倒一见向清风的尸体便当场震惊,落泪长叹,道:“向氏之叠阵成广陵散,林阡断一臂膀矣!”

    “断一臂膀矣”,分毫不差。轩辕九烨虽只在榆中大战和向清风有过一次交集,却就那一次交集刻骨铭心难以忘怀。向清风是轩辕九烨见过的最善叠阵之人,林阡弗如。

    怎可能将自己佩服的将才暴尸示众?轩辕九烨非但没有许捞月教这么做,更还亲自为向清风入殓,宋军其余人等,悉数由下属们照办。况且那时,林阡也已到金营中来为了向清风等人与轩辕交涉,轩辕九烨为表敬重而将他们的尸首全部归还……

    才数不见而已,从前还活生生的战友们,现在多半都已经不完整了,和林阡一同到此的杨哲钦祝孟尝诸将,全都是难掩悲恸之。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真正因为只是未到伤心处!那一路为向清风和杨致礼他们扶柩,别说祝孟尝杨哲钦了,便连一贯淡然处世的林阡,也都是眼中噙满了泪。与他们不同的是,他们全然是悲是愤,林阡除此之外还有……还有太多的痛心与战意!田守忠、冯光亮、钱爽、杨致礼、向清风……那个叛徒,已经担了这样多的人命,如何还能原谅,林阡如何能不杀了他!

    还有,致诚,他又在哪里,牺牲的战士里并没有他……林阡着杨家众将在当夜流亡的村庄里搜寻,一无所获,再溯流往下,杨致诚仍然毫无影踪。那一个村子里的村民,全部都已经被金兵灭口,樊井说他们饮水的河流被金人下了十分剧烈的寒毒,毒远远超过夜寒罂粟所以致命。

    事发展得几乎有些古怪,致诚究竟去了何处?当然,他早就不是嫌犯之一了,也没有人会往叛徒上去质疑他。因此,林阡托细作在金营留意。

    海上升明月在平邑的金军中原不止一个细作,因“落远空”远在陇陕,故处山东的他们一直都直接与林阡联络,而上次平邑夜袭有人暴露,林阡出于他们的安全考虑,直到兖州形势完全稳定了才再度将他们启用、拜托他们探寻杨致诚的踪影。

    细作传达说,最近柳峻的儿媳南弦,鬼鬼祟祟形迹可疑。林阡忽然忆起,捞月教中能用寒毒之人,非柳峻的儿媳南弦莫属,村民被灭口应当是她干的,杨致诚很可能就在她手上。是以南弦这根线必须抓紧,林阡目标就此锁定在了南弦。

    而吟儿……跟致诚一样,她母子二人亦杳无音讯。

    失踪,换句话讲是连尸体也没有。林阡想找寻她,却比致诚更加无从下手,因为细作告诉他说,杨致诚和吟儿不是一起的,最后见过吟儿的那个人是向清风。向清风,却为救她付出了命……

    那么后来呢?后来的吟儿,目睹了向清风的死,她能够去何处,又到底要怎么去?就她那种破体,时刻都有危险,还拖着小牛犊这个累赘……林阡是不是该庆幸,细作说捞月教的人最终没有抓到吟儿。但为什么林阡还后悔,后悔不该对吟儿那么凶,不该对她发怒冷战还最终不告而别,后悔当初就应事事顺着她,哪怕她就是悖逆着他不要命——只要她平安回来在他边就好!

    “小牛犊,这便是你替你娘,给爹的惩罚啊。”林阡留下些人来在附近村落搜查吟儿可能的踪迹,傍晚,一个人站在山上追忆,追忆吟儿那晚拖着他的手学小牛犊的语气——他怎么会不喜欢孩子,怎么会不喜欢。这一个小牛犊如此珍贵,比小猴子还要珍贵,已不止吟儿在拿命赌,更是清风他用命换的……

    

    橙色的夕阳,逐渐褪成暗红,凋残似血。

    吟儿这一口气不知跑了多少里也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就觉得后有金人一直追一直追她于是就一直躲一直绕圈,直至在山林里迷了路,直至气尽之时软倒在地,直至她转过头去发现追兵们都已经不见了。悲喜参半,忽而眼前一黑,神智倏忽变模糊。

    “主母,不要哭……清风……最怕看见主母的眼泪……”午夜梦回,往昔寒棺旧地,吟儿恍惚忆起,那天她想违抗林阡的命令走去十八关,可杨致信和杨夫人都不许,当她怀着对林阡的恼恨、埋怨和不解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时候,向将军就是带着他临死时一样的神色看着她,对她通融。

    原来如此,对她通融,是因最怕看见她的眼泪。

    所以,短刀谷里她违抗林阡的命令去打郭杲,他不由分说就帮她一起,尽管金陵、司马黛蓝都不赞同甚至怪责……所以,这次她又想违抗林阡的命令生下小牛犊,就算盟军所有兵将全都站在林阡那边,向将军也一定站在她这里——虽然向将军没有对吟儿说,可是吟儿听懂了,向将军希望她能活下来,平安地见到小牛犊出生、长大。

    下雨了。吟儿不知昏睡了多久,泥水中咬牙撑起体。然而雨大得近似有种往下压的作用力,吟儿刚爬坐一半,便受迫又沉了下去。

    明明全湿透,忽如置火场,吟儿正在想到底是火毒还是阳锁、是现实还是幻境,就觉得自己好像有气力站起来行走了。走了几步,只觉近前火势激猛,几乎可以将整片山都烧走。咦,这地方,不是兴州城外面吗,郭将军和尉迟姐姐正等着我撮合,偏巧遇到了一群天杀的讲不清理的土匪,原来,时间还停留在这时吗,那刚刚我都是在走神了?吟儿一喜,听得麾下们欢呼向将军来了,循声望去,真的是向将军,火光后,他一人一骑,当先驰骋,英气凛然,骁勇难当。

    “向将军,你没事!适才一切,原都是在做梦!”吟儿大喜,开心不已上前迎他,然而,那一幕飘近之时,陡然碎裂虚空。吟儿霎时惊恐,不,不是做梦,因为陇陕的这几年经历不是梦能诠释的,风七芜、紫雨、红樱、越野、完颜永琏、穆子滕……那所有的活生生的人事和记忆啊……因为不能否定他们,所以向将军是真的死了。真的死了,为什么我还能看见他……

    模糊的印象里,向将军正充当她的车夫带她回锯浪顶,一路上神色都是那么紧张谨慎……长坪道的晚风,那么亲近,也那么真实,但她忽而确定了这只不过是回忆罢了不是真的——因为她知道,回锯浪顶之后必定会遇到玉紫烟对林阡游说,后面的事她都已经知道了所以这只不过是回忆罢了……林阡,林阡,你在哪里。现在,可还在家里等着我……可是我,太累了,太累了,不行了……

    随着向将军的容貌越来越清晰,吟儿陡然明白:因为自己也快死了,所以才看见了向将军!一步步朝着向清风的方向移动,她一时再找不到生存的斗志,何况半昏半醒之间,她被那种依赖向将军的习惯牵引……

    “站住。”向将军忽然开口,以他一贯的冷漠如冰,宛如当年风七芜第一次见到他时,不苟言笑,不可捉摸。

    “啊……”吟儿陡然惊呆,驻足。无论是风七芜还是凤箫吟,向将军曾经都寸步不离。

    “清风曾时刻与主母一起,但此时此刻,该是分别的时候了。”向将军淡然说,仿佛懂她的依赖和习惯。

    “向将军。”吟儿极度虚弱,不切实际流泪问他,“可否不走?”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向清风转而走,他前方一片雾霭,实难料究竟何处,“唯主母与主公,此生此世,不得分离。”

    吟儿经他点拨醍醐灌顶,现在就堕入轮回还太早,怎可以因为累就中止了此生此世……

    只是,刚后退一步,就觉得脚底一空,猛地失足掉下万丈深渊……

    那,也许是万丈的红尘吧。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