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890章 纸包不住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可惜的是,纸包不住火。

    庆功宴还没有开席,林阡就已经从樊井口中得知了,这一个月里吟儿和邪后的种种胡搅蛮缠,与胡作非为。

    难怪他觉得吟儿胖了,根本就是怀孕三个多月了,不胖有鬼!他的所有想法,所有规定,所有苦心,在这一个月的不巧合之下付诸流水,因为这个丫头的不合作,不妥协,不要命!

    叶阑珊到底怎么了,林美材就是个捣乱的,难道你们不知道阳锁会置吟儿于死地?!诚然她现在还没有状况出来,那是因为她现在有火毒压着阳锁!她现在气色是还好,但只要火毒一不对劲、被阳锁反压上风,她就会极速衰弱!火毒和阳锁,虽然在温度上可能会有一段时间的抗衡,可对于吟儿的伤害,那根本就是双倍的……

    叶阑珊和林美材不知道,难道吟儿还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这样做,小事逆着他也便罢了,这等大事还如此!林阡极少在人前不能自已火冒三丈,丢下筵席和他的所有麾下,提起这个可恶的女人就走!

    “出大事了。”林美材心知肚明,赶紧和祝孟尝、海逐浪、向清风、杨致诚、还有徐辕杨宋贤蓝玉泽钱爽一干人等全部离席追上前去。

    阡吟走得不远,众人却都识时务,不敢太过接近。林美材到场之时,林阡脸色铁青近似咆哮,吟儿则低头噙泪安安静静,间或会说:“我可以针灸。”“我可以弹琴。”“我……可以忍。”针灸,弹琴,忍,但就是不吃药。

    好说歹说无论怎样她都顶撞,林阡终于露出几分痛楚之色,语声也随之放低了不少:“你……你怎能这样自私,这样言而无信。”

    “不一定死的。我最近的体都一直很好。”吟儿红着眼圈,拼命挤出个微笑,“我俩年纪都不小了,该有个孩子……你忘了么,寒棺里面,你说过的,你需要有我一起才能办到的事……”

    “寒棺……”林阡冷笑一声,打断,喝斥,“若然你战死沙场,那另当别论,但若你为了生个孩子而枉送命,那你死之后,我立刻杀了那害死它娘的畜生,你先下去,它随刻就到!”

    “喂!哪有人把自己孩子骂畜生的!”林美材急忙穿过人群冲到吟儿旁,像这一个月来一样地按着她肩膀保护住她。

    “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在算计,存心将我蒙在鼓里。”那时林阡眼中哪里还有邪后存在,凝视着吟儿饱含痛惜与

    是了,现在已经三个月了,很难拿掉这孩子,蓝玉泽那时才懂,吟儿一开始不请军医确诊,是以防万一,万一林阡慑于心魔不肯要孩子。此此景,却竟成真。可叹吟儿未雨绸缪,策划得如此缜密,无懈可击!

    吟儿默然不语,心绪却始终起伏。林阡冷笑,痛斥时也凄然不能自控:“好一个心机至深的女人,竟连我也骗了过去……”

    “什么心机至深!?这孩子是她一个人的吗?常言道,一个巴掌拍不响!”林美材还有理了,“你不播种,会有收成?”吟儿听得这比方,忍不住掩口轻笑。

    林阡自是勃然大怒,然则根本无言以对!他本来就说不过吟儿、说不过邪后,现在被邪后一提起弹筝峡里的事,更加理屈词穷——他知道,一切缘于他没抵抗住吟儿的惑,之所以败给吟儿的算计还是因自己不能自持,一时间悔恨交加悲从中来,恨不得拔出饮恨刀来对着自己砍上一刀!之所至,刀竟真的出鞘,只是恶狠狠地对着旁树木猛砸,饶是邪后,也被他这表这举动吓得闭了嘴让了开来,而吟儿正好站在这棵树的下面,是以饮恨刀砍下来的枝枝叶叶,无一不是打落在她的上,吟儿惊得呆在原地僵立,脸上笑容早就已经散尽。

    她事先料想过阡会愤怒到极致,但真正面对这一刻时,却是如斯的苦涩,如斯的疼楚,整颗心都早就揪了起来。但为了小牛犊,她心甘愿……她只是觉得对不起阡,她知道一切都是她不对,她甚至希望阡能够把气愤全都发泄出来,发泄地更厉害一点,骂她也行,打她也行,只要不伤害小牛犊——但她不会认错,只会等阡低头。

    “有话好好说,打人做什么?!”林美材急忙回到吟儿边,气急看向林阡。

    林阡一句话都未再说,收刀转旋走,面色至寒至冷。

    他离开此地很远、很久之后,大伙儿才敢上前来看吟儿,纷纷关切:“主母。”“盟主。”

    庆功宴早就不欢而散,吟儿往林阡走的方向看,樊井等人早就不在原地。吟儿猜,即便已经三个月,林阡也绝不纵容。

    所以,“小牛犊,你放心,娘一定会保护你。”她在心中暗暗说。

    “你丫凑什么闹!”海逐浪又好气又好笑,跑到林美材边恨恨的。

    “怎么?”邪后奇问。

    

    从现在开始,林阡是吟儿最大的敌人。

    吟儿打起十二分警戒防御着跟他有关的那些人,甚至,所有人。

    因为她觉得,连邪后被海逐浪数落了几句之后都好像反水了,吟儿察言观色,推测邪后可能会在了然事态之后、对林阡心存愧疚,所以想将功折罪。尽管这一切,有可能是吟儿的杯弓蛇影,但,吟儿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给海逐浪林美材牵线搭桥!

    而杨致诚向清风祝孟尝那些人,都显然对林阡忠心不二。更别提吴越杨宋贤或徐辕。吟儿眼里,他们全都要杀小牛犊。母牛护犊,最是小心翼翼。

    但这一切,显然都是吟儿多心了。谁能害主公的后代?就算林阡自己想杀,也不可能假借他们之手啊。

    后几天,吟儿自己也发现了,林阡不仅没有继续说要杀小牛犊的事,更加一连数没有来看过吟儿一次、甚至话语里半刻都没有提起过小牛犊!他难道纯粹当忘记了、当没发生过?!

    也罢,军务那么繁忙,我也不扰你了,你忙你的,我过我的,分居,冷战,谁怕谁……吟儿想。

    但过了段时间之后,林阡突然之间好像又念起了她,派来百里飘云和江星衍,给她送了些瓜果蔬菜说他最近忙于事务冷落了她,把这些新鲜的好吃的全都送来给她赔罪道歉——

    实际上林阡确实是觉得那天的事他过分,没脸来见吟儿所以赔礼道歉来了。原本事可以很好地转圜,但吟儿小人之心,一口都没有吃——她怕林阡在里面下毒。

    这丫头,心里想什么,嘴里说什么。江星衍和百里飘云把话和瓜果一起带回来给林阡,林阡气得哭笑不得,大骂此女“小人!”当时很多将领都在场,也想笑,也不敢笑。

    “主公,吴当家,杨少侠,有个神秘人,指定要见你们三位。”恰此时,有亲兵说。

    “这里都是自己人,让他进来吧。”林阡道。

    进帐之人除去乔装打扮,林阡等人俱是一惊,唐进?!

    “唐进,你还有脸来?!”钱爽想起当唐进救助完颜讹论,怒不可遏,却被林阡伸手拦住了:“我一直纳闷,红袄寨的人就算个个都想加官进爵,也不可能轮到唐前辈。”看着唐进的眼,林阡更加确定,笑,“今天总算才明白,唐、赵两位前辈,果然并未降金。”

    钱爽一愕:“啊?”

    宋贤吴越都恍然,原来唐进和赵显并不是真的降金。

    “不愧是胜南,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唐进叹了口气。

    “即便假意降金,又是为了什么?”吴越问。

    “为了保住更多人。”唐进顿了顿,说,“金军对莒县招安,我们也想像二祖、新屿一样顽抗,奈何据点里的老弱病残太多,根本不是对手。那种势下,不妥协、不跟金人认输、不向他们称臣的话,莒县的红袄寨早已无存。”

    “是这样……?”钱爽脸红,拍上唐进的肩,爽快地说,“是兄弟错了!兄弟向你道歉!”

    “爽哥既然错了,就要将功补过。”唐进笑,“与我一起,将莒县的兄弟们带到这里、胜南新屿和宋贤的边。”

    “这就跟你去!”钱爽道。

    “哈哈,爽哥真是个急子。”宋贤笑,林阡也点头了。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