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708章 绝命刺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当失控的唐羽一掌打向贺兰山,未料想他后突然现出个人来,千钧一发之际,出手抓住他肩膀。唐羽一声惨叫,吃痛后退一步,终不曾放开贺兰山,回转时,兰山看见那人是樊井大夫。原来樊井听到了这里动静及时赶到了,他素来不露武功,但其实也算个武功高手。

    “放开她!”樊井厉声喝,唐羽面露一丝惊慌,却似乎不知所措,没放开兰山,也没答话。他手臂一松,兰山已经能说话:“师父,他中了‘阳锁’!”

    樊井一眼就看出唐羽面呈中毒之象,点了点头,趁唐羽失神之际大步上前,凌厉点向他肩上巨骨。唐羽武功本就一般,加之逆心而行,自是被樊井一招便得了手,脱力晕厥在地。

    兰山一旦挣脱,立即就跟樊井一起察看唐羽,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是这谁都来不及设防的一瞬间,外面突然飞入两枚暗器透骨钉,准确无误分别打在兰山、樊井上。贺、樊二人应声而倒。

    一袭白衣随即而入,确定他三人都昏迷之后,极速将他们转移到了暗处,又随刻进行了唐羽未曾替她完成的任务:在药中下毒、亲自把毒药送给林阡。林阡如果睡着,就直接杀他,林阡如果醒着,引他喝下毒药。

    成功的几率,不得不说是近年来最大的一次。如若林阡死,很难怀疑到她——因为她,表现得很怕林阡,把这个送药的任务百般推辞才给了兰山;而那些守卫林阡的兵卒虽然见过她,一旦林阡死去了他们定要被问罪,借着混乱她可以轻易处理他们。然后,她继续生活在这个她长大的短刀谷,继续为金军传递报。短刀谷,未来几十年都不可能是王爷的对手。

    如果刺杀未遂,不幸死了,也已经值得:一切已经部署妥当,落远空定能浮出水面。

    王宝儿带着一抹决绝的微笑,离开了那三个不是她目标的人,出现在她唯一的目标面前——当此时,林阡果然如樊井而言正在沉睡,背对着她呼吸声稍有些沉,听得出伤势严重。

    能够摧毁一切的人,也摧毁了他自己吧。

    “主公,药已经煎好。”她试探了一句,林阡没有回应,她复问了一次,确定林阡没有醒,图穷匕见,陡然眼生杀机!

    便教你这个战场上的死神,死在战场之外!眼神一狠,她袖中透骨钉直朝他脑户、灵台与志堂,学医久矣,早知这三大要手指点上去不死即重伤,何况是透骨钉打入!

    然则那果然当之无愧战场上的死神,任何迅疾、猛烈的进攻,于他而言都放慢了速度、降低了力道。哪怕他刚有知觉,甚至他还在睡梦之间,他都陡然惊觉,近乎是出于本能地避闪开来,只是未免太措手不及,他虽躲了过去,却仍是有些吃惊,翻而起,落在边。

    王宝儿哪可能放过机会,在他坠地之前便已经补上一匕,速度快得他刚回神就已经到他口,只要刺进去便见血封喉……奈何,奈何就在他口了还要被他抓稳了她的手反向一折,她腕上剧痛不得已松了匕首,被他那强大力道硬生生斥出老远,跌坐在地,心里涌起一阵反,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再要起,根本动弹不得。

    帐外侍卫似听见动静,问了句“主公?”,王宝儿压低声音,抢在林阡之前道:“若是你杀了我,你女人也别想活!”

    林阡陡然一惊:“什么!”

    王宝儿一笑而过,趁他吃惊,忽而抽出腰间软剑,出其不意边起边挥过去,却已经是拼尽力气的一击。林阡不躲也不让,握紧了这剑刃,面上俱是惊喜之色:“吟儿在你们手上?她没有死!?”

    离得如此之近,他蓦地发现她是那个说吟儿见过柳湘的王宝儿,自然更加吃惊:“是你……”

    王宝儿喝一声,弃了软剑聚力于又一把取自靴中的匕首,连人带匕狠狠撞在林阡膛,她使劲往前推着这匕首,也看见了林阡口鲜血淋漓,心中一喜,不知这其实是他上旧伤,自以为已然得手放松了戒备,孰料就在此刻,帐外侍卫冲进来一枪就往她上扎来,林阡大惊失色,立即袍袖一拂掀开了那侍卫,饶是如此也慢了一步,她后心已经被枪击中,本就内伤又添重伤,显然已经逃不走了,幸而林阡这一搭救,终于被这匕首刺入了他体,王宝儿正自满足,却看他好像一点都不觉疼,一边挥手示意那些侍卫退去,一边把奄奄一息的她按到边:“你没有中阳锁……你是银月?!”

    她惨笑了几声:“真差劲,找了我几年才找出来。”

    “吟儿被你捉去了!?”

    “我、有我的计划……”她嘴角满是鲜红,俨然离死不远,却仍抓紧匕首在杀他。

    “告诉我,吟儿在哪里!”他气急败坏,立刻抵住她命门给她传功,只想她能多活片刻。

    “卯时,渭河,渡口……你独自去,否则她死……”她淡然笑,他越救她,她越杀他,只是,她力气还是渐渐小了。

    “吟儿在巷子里哭,是真是假?”问及吟儿的心,他目中近乎有种哀求。王宝儿忽然有些悲恸,是真的动了恻隐:“她……她……”

    “是真是假?”他一惊,着紧问。他更希望王宝儿是编谎话骗他!

    王宝儿喘不过气,合上双眼,俨然气绝。

    

    后半夜,樊井、兰山和唐羽才陆续醒了,慌忙冲到林阡处,方得知这次的刺杀未遂,众人听说王宝儿就是银月之后自然不肯相信,兰山更泪洒当场连连说不可能。

    海逐浪连夜已经将银月的下线们全都擒到了林阡前,他们无一例外,均落网于洛轻衣的陷阱,林阡告诉兰山,“早在今年一月,便觉出王宝儿与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有接触。”

    “今夜她手段倒是不错,先想纵人来杀主公,被我撞破后唯能孤注一掷。但她终究还是用唐羽对我成功地调虎离山了,差毫厘便可能刺杀得手。”樊井叹了一声,“陷主公于危难,是老夫的过失。”

    “樊大夫无碍,是不幸之大幸。”林阡摇头,“立即彻查,还有谁与唐羽一样,可能被下了‘阳锁’。”

    杨宋贤闻讯赶来,拉住兰山的手问长问短,俨然是听闻她差点送命后察觉出他不能失去她。兰山出乎意料,受宠若惊:“杨大哥……”

    他现在名义上却还是她的恋人,其实现在是真的发自肺腑地关心着她,可是,这份的起始,没有起始于另一份的终点之后……

    “银月怎么不对我用阳锁!”宋贤还是一贯的嬉笑,竟好像在吃唐羽的醋一样。

    “杨少侠莫误会了,银月她……比较熟知我们罢了……”唐羽红了红脸。

    “对你用阳锁,你会为了谁?”兰山仰头看着宋贤,期待他的答复。

    宋贤一怔:“你已经都知道了?”

    兰山点头。

    “之前确实是假失忆。但我不是纯粹在利用兰山。玉泽是过去的人,兰山是现在的责任。”宋贤说时,似已想通了,“兰山如果不放心,可以给我一年的期限,观察我,考量我。”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