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683章 以主驱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天罡北斗阵越缩越小形似将蒸发,威力却越来越猛更如要爆裂,剑浪几近形成了一个立体的星河漩涡,绕着林阡毫无规则地乱转,快到令旁观者眼花缭乱。吟儿头晕目眩,想看而不得不捂住眼睛不去看!

    林阡在阵中久了,却是已经适应,驾轻就熟,毫不吃力。天罡北斗阵愈团簇,愈说明被饮恨刀所控。虽北斗七星七人实力逐渐强劲,这剑阵形态却被他尽收眼底:果然阵法高深莫测,可惜,破立一线之间,生死一笑之间。

    城关群雄,能看的都是目不暇接、凝神屏气,就算一知半解的人,都预感结局定要来了——乱成这样再不结束,这九十八人估计要全体挤死,林阡和蓝至梁自也活不了命。

    是林阡引起的大乱,显然结束权之在他。

    当此时,陈旭惊见林阡并未抓住北斗七星破绽从魁柄瓦解,而是果真如他适才放话,在北斗七星“无懈可击”的状态下、携饮恨刀抢占了另一个位置,以此战术寻求破阵。那个位置,看似平凡无奇,却在林阡占据之初便令北斗七星缚手缚脚,久而久之,七星合作疲弱,剑意失去自由,威力无法施展……

    立分高下。

    “莫不是‘北极星位’?!”陈旭一惊,大喜过望。

    一目了然,胜败真就是一个瞬间、一个北极星位的占据。城楼上群雄鸦雀无声,都喜出望外又怕这胜利只是虚妄。吟儿移开手远远望去,她知林阡未必懂这叫北极星位,但一定是在临敌之时发现了这个位置内藏玄机。然而,要发现这样的破阵之道,需赴险岂止一次!他适才真是跟九十八人都交过了手,才确定了这最终的战术锁定胜局啊……

    纵横间,风云灭。好一双饮恨刀,打得北斗七星是落花流水共添悲,这七个人的灾难,当然七个人平摊。

    前三战,战术分别是“以七化七”、“兵如蝗集”、“分破魁柄”,这一战,战术则是“以主驱奴”,一对九十八!

    战不多时,天罡北斗自七星开始分崩离析。九十一魔兵落荒而逃,七大高手受伤倒地,眼看林阡立即就要透阵而出,却在此时,蓝至梁未跟上林阡脚步,一个踉跄,摔在武曲旁,惊醒之时,才知逃命,为时已晚。武曲目露凶光,一剑当头落下!

    林阡不假思索回头去救,与武曲打了个照面,一边扶起蓝至梁,一边顺手就出刀往他头上打。武曲速度迅疾,当即侧一闪,那一刀虽未打到他,刀气却十足灌进他肩头,武曲惨叫一声负痛倒地,倏忽竟不省人事。

    北斗七星另六个看武曲受重伤,慌忙要过来看他,可看见林阡在此,无一人胆敢移步——这一幕突如其来的战后之战,将北斗七星的未来完全打破,试想武曲若是死了残了,六个人还有什么剑阵可言,还称什么控弦庄的杀手锏!?

    林阡带蓝至梁离开核心径直打出阵去,一众魔兵早就四散逃开,盟军在饶凤关下已然相迎。林阡表面虽不动声色,也知最后这一刀根本画蛇添足——如此意外,真正没能对北斗七星一视同仁,定然会加重仆散安德对“北斗七星有内鬼”的疑虑;而武曲生死未卜,北斗七星名存实亡,更加会加速仆散安德对他们的肃清……

    一回到城楼上,林阡当即命人来给蓝至梁压惊,玉泽玉泓一同上前来照看父亲,蓝至梁魂才附体,老泪纵横,环顾四周,问出一句柳湘在何处,玉泽玉泓看他开口说话,方才放下心来,搀扶他下去见柳湘了。

    林阡走向迎面而来的吟儿,笑叹了一句:“今次饶凤关之役,可真是天助金人。”

    “既然天助金人,那天便助金人好了。”吟儿因阡而狂气回归,战前的脆弱早扔到了九霄云外。

    适逢天罡北斗七零八落,饶凤关下又有几支宋军凯旋,群雄喜见向清风、王大节等义军或官军一起簇拥着一匹高头大马入关,马上人虽然衣冠落魄倒也精神抖擞,自然是兴州军的新都统吴曦。他,终于上任了。

    “我等破阵之时,你们与王大节、向清风会合。他二人营救吴曦,你二人打仆散安德。”这就是林阡对宋恒和杨宋贤的嘱咐。北斗七星来饶凤关挑衅的时候,吴曦边只有一个仆散安德,那是盟军和官军最好的救援时机。

    当敌人的主力全在阵前被阡牵制,仆散安德再强也猝不及防、寡不敌众,被宋贤和宋恒打败,自是没有悬念。吴曦拾了一条命归来,也全赖向将军和王大节的不辞辛劳,今后盟军不必再投鼠忌器,更何况北斗七星剑阵已被攻克!

    “曦侄。当心。”却看扶着吴曦下马的并非王大节,却是另一个称呼吴曦为侄的官员,问了左右,才知是吴曦的四叔吴摠,一路过来叔侄俩相当亲,吴曦几乎不曾给过王大节半点好脸色,表面上看好像吴曦是被吴摠所救似的。吟儿听人八卦过吴曦和吴摠叔侄不和,现在看见吴摠媚态,自是鄙夷。

    看吴氏后人归蜀,百姓们夹道欢迎,拍手称快,吴曦脸上才有了些欣喜之色,跟林阡等人感谢寒暄了几句。初次见面,教人感觉他在张诏之下、郭杲之上。至于内涵,还待后相处了。

    

    “仆散安德吃了我一剑,不过还是被他跑了。”吴曦离去后,宋恒上前对林阡复命。

    “怎么?”林阡看向杨宋贤,“你二人合力,不可能不将他拿下。”

    杨宋贤却看都没看他一眼,离开人群说走就走。林阡自然不明就里,宋恒答说:“有人出手救了仆散安德……好像是个女子。”

    “难道是她……”林阡一怔,银月么?

    这女子煞是机警,该蛰伏的时候绝对蛰伏,却在他布局杀敌的时候找准了间隙出去救人。他事先没想到银月会有这个胆量去救仆散安德,所以百密一疏没有嘱咐樊井留意。

    银月她,显是在林阡调兵遣将之时,体会到了林阡的意图,仓猝间来不及传递号令,是以和向清风等人同时去找吴曦,此刻向清风回来了,银月当也是回来了……想到这里,林阡为这女子的才智、机谋和胆量,捏了一把汗。

    “银月?她为何要救仆散安德?”吟儿压低声音,奇问,“你们做细作的,不该能不出手就不出么?藏住份要紧,何苦还要救人?”

    这个问题,林阡也很想问落远空。

    适才交手之际,林阡当然已经找出了落远空,也告知落远空警惕完颜永琏对控弦庄的肃清,并对落远空说他不该救洛轻衣。时间紧迫,只容林阡说,没容落远空答。

    却听宋恒又嘟囔了一句:“感觉仆散安德好像认识那女子,昏迷的时候说了些什么。可惜那女子只给了我几个暗器就匆忙走了,武功路数没看得清……”

    吟儿低声轻笑:“难不成是一对侣?”

    林阡一怔,蹙眉思虑:未必不是。

    如果真的被吟儿猜中……就有三根线值得重视:

    一,落远空和洛轻衣,会否也是相近的关系?是否需要为他们掩盖,有没有调查的必要。

    二,银月的真实份一定早已被金人销毁,但仆散安德却可能认识她,会否可以从仆散安德的过去来推敲银月的出处。

    三,既然银月和仆散是人,完颜永琏为何要用仆散来与她合作?是对银月足够自信、还是为了试炼银月的定力?银月出手救了仆散,岂非辜负了完颜永琏的苦心。

    这三根线也许都微不足道,却要么会导致落远空死,要么会导致银月死。

    暗战一触即发,定当小心落棋,一着错,满盘输。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