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632章 魔域平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论武功,论权谋,论军心所向,慕二在林阡之后,不知几千里也。

    然则他胆敢对林阡挑战,实在是看准了魔门之人心有空可钻,所以才挟制着前魔王的子嗣、借其血统之名义发号施令!纵然何慧如、诸葛其谁等人坚定站在林阡一面,也绝对不可能否认那婴孩的正统地位……这一招太过高明,这一劫委实难料!

    到底谁是篡逆,到底谁是叛军?不得而知。只看见,魔军如潮水般冲在一起,涨落起伏,吞天沃,长达十几个昼夜,风云崩坏,电闪雷鸣。

    也许,慕二注定是失败的,他最信任的同盟、他的亲兄长慕大,在遇见林阡的第一天就出卖了慕二,没有按照跟他的约定在凯旋路上将林阡刺杀,反而对之投诚,继而倒戈相向。

    至亲的离叛,对慕二来说可谓致命一击,慕二清楚地明白,哪怕是自己的拥趸和死忠,都未必完全赞同自己的夺权决定。随着一次次地启衅却一次次被镇压,麾下们这种对林阡降服的绪,渐次加深、激化……

    再精良的战备,再缜密的战略,再充盈的战马,遇到林阡之后,全部都是直接被扑灭的下场,转攻为守,如此神速。十天之内,慕二耳边回着的战报全然是“兵败将亡”、“把守不得”、“弃寨而逃”……远远望见林阡之战旗招展,众兵将谁不是闻风丧胆!

    每次新筑的营寨,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他连根拔起,刚指望凭险据守抱一线生机,他的战马遽然就冲入了寨口!如是,挡不住他进攻,这一战从三月上旬打到中旬,慕二根本没有体验到一次胜利机会。由慕二、慕三、宁孝容组成的联军,完全只是给场面做了贡献而已!

    被世人称为“黔西魔门夺权内战”的这一役,吟儿冠其名曰“嘉泰元年三月平叛”,便是放话说这场内战一个月的时间都用不着!若非念在魔门无罪,林阡不可能手下留,若他像对金人那样打魔门,显然此刻整片魔门都已经夷为平地!

    镇压到此刻尚不算激烈,慕二能留住的人心就已然不多。

    

    “邪后下……不知你心意究竟倾向于谁……”当此时,能帮慕二扭转局面的人,唯独剩下邪后林美材一个。

    不用问,其实邪后的心意倾向于慕二。她是魔门六枭中唯一一个对林阡说出“王不降王”的人,她从小到大都承欢魔神膝下,是魔神他最的弟子,她一心一意维持着魔门的百年基业和祖训,她是在迫不得已的况下才顺应民意承认了林阡为王,若非破铜烂铁认林阡,她愿以一生殉魔门……此刻只要她与慕二联手,将林阡这个外人击退,魔门将恢复到庆元四年之前的局面,那时候也一样很辉煌,不同的是不用慑于林阡之威,她林美材是至高无上!

    是天意,送给了邪后一个称王的契机,送给了邪后魔门的精神象征作她玩弄于股掌的傀儡,借此,完全可以实现邪后她“黔西多才俊,卷土必重来”的夙愿!

    作战双方,谁都懂这个道理,邪后的倾向和决定,将严重影响局面的复杂。奈何直到三月十五,邪后仍然杳无音信。她有可能出现的浓云井,数来不知多少兵将或谋士进出,立场无数。

    

    兵荒马乱,刀光剑影,尘土遮天,旌旗蔽

    于林阡的十天半月,对慕二而言则是百年千载。

    三月下旬,叛军连番战败,弃甲曳兵,终于被林阡压迫到了魔门一隅、最后一座宫城铁血城。新君和他的父亲一样,遭遇了众叛亲离的悲怆末,等待着他的,将是漫长的围困,和瞬间的终结。

    新君的母亲贵阳王氏,这场内乱的罪魁祸首,此刻怀抱着婴儿在残垣里瑟瑟发抖。雨水溅落在这片废墟之上,和一望无际的腐朽战甲……

    哨骑、魔将,一个接一个地跑进来再飞奔出去,为最高统帅的慕二,亦是焦头烂额在前不停地踱来踱去,许是被这种气氛感染,这孩子忽然发出一声响亮的啼哭。

    赢得慕二一个凌厉的回眸,王氏迫于其威,战战兢兢问:“慕二,可有东西吃?孩子他……是饿了……”低下头去,“可有东西吃?”

    “可有东西吃?!当然有!”慕二冷笑一声,笑毕,直接挥刀,剁去边侍从的手,从血腥里把断手拖出来递到婴儿嘴边,使劲地塞进去,“吃!吃啊!吃下去!”

    “慕二,你……你做什么!”王氏大惊失色,慌忙后退站起,踉跄着一阵发寒。

    “林阡大军就在外面,只有这些东西可以吃。”慕二阳怪气地笑。

    “慕二,我们孤儿寡母到魔门来,岂是来活活受这种罪!?”王氏痛哭流涕,悔不当初。

    “受罪?这算什么罪!那些为你孤儿寡母守城的将士,哪个不是几天几夜没进过一粒米?!他们可像你这样哭叫?”

    “为我们守城?是为你慕二守城吧!”王氏冷笑一声,显然触怒慕二,不由分说,当即命左右上前去,强行把新君从她怀中拽了出来,恶狠狠夺到自己手上,王氏要来争抢,被他一把推dao在地上:“识相点,就看清楚自己的份地位,莫要我杀你!”

    那婴孩似是感应到了肃杀之气,在这个冰冷料峭的夜晚,越哭越凶。

    “儿啊……是娘害了你啊……”王氏泪流满面。慕二嫌她聒噪,即刻就强令母子分离。

    王氏刚被拖下去,前线就传回战报,诸葛其谁大军即将杀进城中,粮尽援绝,迫在眉睫。

    慕二蹙紧了眉心弦紧扣,战报已经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惨,下一道呼之出,便是林阡大军已经冲上了他们所在的宫

    “太好了!太好了!”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却带来这样一道大快人心的战报,“援兵……到啦!”

    “诸葛其谁兵败溃退!”

    “何慧如五毒障被打散!”

    “林阡下令撤兵。”

    一个时辰之内,捷报接二连三。

    大军围城之际,为了魔神血脉而力挽狂澜的人,从天而降带来上万兵马的人,出现伊始就打败何慧如和诸葛其谁的人,除邪后之外谁人?!

    唯有她,邪后林美材,巾帼不让须眉,令林阡都小觑不得,亦是慕二自幼崇拜和心服口服!

    

    气候沉雨成涝。

    千余守城将士,付出了伤亡过半的代价,厮杀声刚刚消弭,安静地令人心绪不宁。

    期待已久的枭雄,龙骧虎步登上玉阶,广袖与袍裾迎风扬起,形修长如*芝兰。那双玄色靴子映入慕二眼帘,带着泥泞和血腥一起踩在堂上,后是一大群骄兵悍将,无一不是臣服于她。

    “邪后下!”慕二喜出望外,抱着婴孩上前相迎,“您,您总算来了!”不自泪已沾襟。

    “战地犹作儿女态!无怪乎屡战屡败!”邪后斥道,慕二赧然。

    “这便是魔神下的亲生孙子么?”邪后瞅见了慕二怀中的婴孩,问。慕二、宁孝容、慕三齐齐点头,慑于其威,未能出声。见林美材似是要看这婴孩,慕二赶紧将孩子递了上去,林美材将这孩子抱在臂弯里,端详了片刻,终于露出丝笑意:“真是魔神下的后人,眉眼都跟他有七八分相似,将来必当是个英主。”

    听她这么说,众人皆是面露喜色,慕二连连点头,毕恭毕敬:“邪后下,只盼您来将他辅佐!”

    “先将林阡说服再说。”邪后淡淡回应。

    “林阡他,拒不交出魔王之位,所以,才有了这十多天来的兵戎相见!”慕二气道,“林阡欺我魔门太甚!”

    “然则林阡他,毕竟是我拥立……是我一时失误。”邪后叹了口气,说,“你们放心,明之后,我自能终止兵戈,给你们双方一个交代。”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