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441章 年华成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开门见山,穿梭在云里的,是峰或谷的影;

    凭栏听水,交迭在风间的,是泉或瀑的形。

    很开心。穷途末路,九死一生,终于抵达了这里。

    “吟儿,你想让时间停在这里,那我们就让时间停在这里。”

    吟儿永生都会铭记,重回黔灵峰的第一刻,阡在木桥上停下对她说的话,彼时晚景入了深林、桥下溪流停滞、水车无风不动,时间宛若真的终结在了他们旁。

    这世道煞是荒唐,诺言被迫放空,戏言却会成真。

    不想跟着时间走,那就把心停下来。

    其实这是最好的选择,虽万念俱灰,也无怨无悔。

    他的理屈词穷,是明知联盟无错;而他的冥顽不灵,又全因吟儿无辜。很可惜,联盟和吟儿,他尽力了都只能保住一个……

    而她步步跟随,毫不怀疑,也是因她一心以为,党派之争影响下的联盟,莫须有的罪名应有尽有,这样的联盟,难怪和阡理想相悖、意见分歧。既然他们不给阡回去的机会,吟儿负气想,那就不回去好了!

    一念之差,全盘推翻。

    

    他壮烈的一生,终成前世。

    黔灵峰上,随便寻一处就可以刻他的墓碑。

    青苔悄悄爬上石阶,碧叶静静坠向潭湖,翠竹轻轻掩了山路。无声息地、不经意地、淡淡地抹出这绿水青山。不知经过了几千万年。色彩相似但看了不腻,层次渐变却不觉突兀。

    一曲远处的箫声,一行隔山的炊烟,一壶随携带惬意品尝的酒,一眼只在秋天盛开怒放的木芙蓉,一夜动摇天际轮回倾的星光,一瞬隔世难忘终生无悔的笑容。

    这些,就是他林阡的新生。再没有什么,比这更确定。

    在这里,世间再名贵的刀,都还不如破铜烂铁。

    在这里,世间再美味的酒,都还不如三两尿。

    在这里,世事如浮云,繁华只一梦。

    世人一定都会说他这样是自暴自弃,世人怎么说,就怎么说去。

    若天要谴,悉听尊便。

    木屋里,接连几天都并不是两个人的天堂,有无数魔人来去,听候阡差遣吩咐。其其景,像极了曾经的联盟。

    很闹,很充实,忙碌中总算带着些欣慰。

    而依然只有夜晚,才纯粹属于他和她。

    

    吟儿,功过任他们平定,以后每一个夜晚,就请被我拥入怀中,自此绝迹于江湖,与联盟两忘。

    “我的一生,就像是征服和背叛的一生。”他望天轻叹,乱世中惟余这一刻宁静。

    “林阡的一生,也是吟儿的一生。”怀中的她,坚定一笑。

    阡一怔,是,早就绑在一起了。他命中过往的所有人,从开始到现在,纯粹没有变过的,真正只有吟儿一个,对他而言,珍贵得早已不止人这么简单。

    竟没有一个别人了解吗,其实吟儿是他最坚定的同盟啊……

    “我好像,什么都做过。”阡叹了口气,揽紧了她,“最初是细后人,暗处细作,无名小卒,游走于江湖之外。也曾被人说过城府太深,手段凶狠,是不折不扣的掠夺者,主战派,后来又被称作盟王、主公,总算成为了江湖的领袖,可是现在,却成了魔王,成了花匠,成了渔樵……”

    “渔樵就渔樵,英雄王者的故事我听了太多,早就已经不稀罕。一切份的林阡,我都喜欢,我都要。”吟儿微笑,既然她已经什么都不是了,那惜音剑的宿命只剩下守护林阡。

    除阡之外,无人再值得她坚守

    

    子一飞而逝,遗落了那个人间

    当牵挂渐渐消失,这种坚定步步沦为自私,是否残忍到极致

    为什么,跌进越来越深的快乐

    快乐,却空虚得一无所有

    又或许,一无所有,就意味着未来有太多等候填补

    于是越快乐越空虚,越空虚就越追求更多的快乐?

    一点都不想回去……

    如果真的可以一世都困在这里的话,那就一世都困在这里吧

    究竟是谁,糊涂地以为自己闭上眼睛的地方就不会出现风景……

    迷惑却又迷恋

    不知今夕是何年……

    

    接近午时,云淡风轻,他和她睡在白色的木芙蓉中间,轻松地看向万丈之外的天空。

    “这些木芙蓉,是宁孝容她听说我喜欢,从寒潭里移来的。正好可以填满我们家的庭前。”她开心地笑,呼吸幸福。

    “据说你不仅对宁孝容说你喜欢木芙蓉,还对诸葛其谁说,嫌‘九曲径’太崎岖,言下之意,让他把路重新修直。”阡对吟儿的伎俩了如指掌,这跟她当上盟主不久后就对盟军宣传生辰八字征集礼物是一样的……

    “滥用私权。”阡轻声责。

    吟儿一愣,红着脸窘迫:“寒潭的第二关据说有不少木芙蓉,既然我去不了,索让它跑出来,这个想法,本来是很聪明的……至于,至于九曲径的改造,也是为了,为了……”

    “才当了人家的主上,就劳民伤财大兴土木。”阡笑起来,不知小丫头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胜南……”她转过脸朝着他似乎有话要讲,他也刚好侧过来,微笑欣赏她容颜。睡得这般近,不知是她吐气如兰,还是木芙蓉本的香。一瞬他忽然失了神,竟不由自主沦陷于她的美,心开始有了动静,极想立刻就掩住她的口,不准她打扰此刻的温馨。

    “还记得……他们吗……”她模糊地问,眼神迷离。

    “他们……”阡一怔,忽而惘然。

    她问的同时,一头黑发已然睡进他的口:“最近,每想到一个人,竟要花很久的时间,才会记起他长什么模样……甚至有些,已经没印象了……”

    时间真是把最凄厉的钝器,割在记忆上却不一刀两断,偏要在反复的似曾相识和莫名遗失中不断地擦磨,直到最后才发现,许多事,其实都早就忘记了,只不过他们告诉自己要记得,仅此而已。

    “有些事,还不及回味,就已然忘记……”阡叹了口气。

    故事的开始和结束永远仓促而雷同,过程的一切往往飞逝且空白。

    年华成石。

    

    天下英雄谁敌手。

    绝漠,横海,关河;古道,城池,楼船;风沙,硝烟,嶂云;

    马蹄,铁衣,戎鞭;鸣镝,长角,战鼓;地阵,天威,兵气。

    竟真消融于一人眉间。

    为她一人而杀天下,那夜妖艳的红色,曾烧到最炽烈。

    今夜浓墨一笔,勾销前尘,记忆断线,过往成灰。

    月落时分,断崖边最后奏响的一根琴弦,被绝巘上最初一片秋叶拨动。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