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387章 自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当内幕已经不再算什么秘密,林家军还能留得住林阡吗?

    ——也许忧心忡忡的人总是有那么些多心,归路上,柳五津脑海里就只剩下这一个烦扰,确切地说,是一种危机感。他自顾自地想:胜南一定不能容忍这样的肮脏,这样的龌龊,这样的罪孽,存在于林家军中,胜南一定非常失望,林家和苏家,原来都一样不择手段,没有正邪,没有对错,没有黑白,只有各自的利益在作祟……

    “若这种势下,川北之战还不延期,饮恨刀林阡,不就是又一场自相残杀的发动者和序幕?若此刻为了复仇武断地挥军北上,不止陕西义军要全线崩溃,南北前十要趁虚而入,可知短刀谷,会从上到下、从内到外地战乱激化……”

    这句话,硬生生烙在柳五津心头,印象深刻。久久挥之不去的,还有当时胜南脸上极度的痛心——是啊,落实了自己朝夕相处的良师益友们原来也这样丑恶过,怎可能不是这样的痛心和失望?!

    一时之间,柳五津更加后悔,自己为何就被胜南出了所有话,胜南每说一个猜测,自己就点头承认一次……承认了这些不堪回首,不正是促使着胜南痛心、失望继而动摇吗?!

    川北之战,恐怕不止延期这么简单了,憎恨党派之争的胜南,如今可能会不再信任林家的人马,可能永远不会发动川北之战!

    “川北之战……恐怕永远存在于传说了……”柳五津不自觉地叹了口气,从前的战事,都是先开战后宣扬,唯独这川北之战,众人都觉得是开定了战所以先就宣扬了,谁料到,会死在最后一步……

    

    是夜,天骄来为阡与柳路石陈劝解之时,柳五津始终神色黯然,比往常任何时刻都担心阡会离去——他知道,党派之争,一定是川北之战胎死腹中的根因。

    陈静只表达了一个立场:一定要现在就开战。林阡为了越野而延期,实在对林家军的主力没有说服力。“曾经在林家军最危难时刻不闻不问的叛徒越野,即便昧着良心抛弃,也根本无可厚非。”谁都知道,这不是陈静一个人的说辞,而是塑影门陈家一整个家族的态度。

    路政当然受陈静影响不小,说,川北之战必当趁早,若再不战,林陌和寒泽叶不知哪个会篡了他林阡的位,毕竟林陌和寒泽叶,哪一个都可以名正言顺地造成林家军的分流。“内耗中的内耗,没有必要。”

    石中庸亦坚持己见:这次林阡与金人私下的会面,证明林阡鬼迷心窍又一次忽略了金宋之分,“越野可能根本就没有生死攸关,川北之战也不该延期。楚风liu和陈铸,一定是危言耸听的合作者。”

    “看来你们四位的意见很统一,反对延期?”天骄蹙眉。

    “不错。”石中庸回答,“今林阡与陈铸的会面,也说明了这一点。有些方面,他还不够成熟。他决定延期,说得不好就是中了金人的圈。”

    天骄见路政点头、柳五津不语,略带失望:“柳路石陈四位前辈,我原以为可以由熟悉林阡的人带着不熟悉林阡的人去了解他,却没有料到……反而由不熟悉的人影响了熟悉的人?!”

    是啊,浮躁,向来都由最浮躁渐弱式传递给不浮躁。

    在场四人皆是一愣,天骄叹了口气:“若不是事先设计,你们跟踪不到他和陈铸,所以那时候你们就已经对他不信任,这一点已经是极大的犯忌……如今,你们竟还质疑他中敌人的圈,不仅怀疑他的决断,甚至还怀疑他思考问题的能力!?”

    “我不想怀疑他的决心和承担,就只能怀疑他思考问题的能力。”石中庸说,“天骄,原本川北之战很是顺利,一切不就转折于楚风liu的出现么?越野之‘生死攸关’,必是其危言耸听!可是林阡,却信之**,所剩一二,所以就由陈铸来补充,他二人连续出现,正是为了使越野之事更加如实,令林阡止步川北之战……”

    柳五津想反驳石中庸不是这样的,可是,竟然无力说出来,心力交瘁——越野之事,只是外因啊。现在看来,这个外因,微不足道!是胜南自己,不想打这场川北之战,任何外因,都能用以拒绝北上!

    “不止是危言耸听,一定还别有用心。楚风liu那女人魅力不小,单凭三言两语,就足以惑得林侄忽略金宋之分。”陈静连连叹息,“唉,从前咱们可以用蓝家大小姐来缚着林侄,如今,不知小盟主缚得住缚不住。虽然容貌上小盟主也不错,可是……在林侄边,实在是小了点。”

    天骄摇头苦笑:“时至今,你们竟还以为他和楚风liu……”

    “若非被她惑,上了她,怎么也不会失去理智、连续几次和金人私下会面啊。”陈静自顾自地说。

    “荒唐。”天骄斥道,“林阡本就不是把楚风liu和陈铸纯粹看成是敌人,川北之战,以至于将来金宋对抗,敌人都可以或直接或间接地为他所用。他与金人的交,有他自己的道理。”

    “照这么一说……林侄去见陈铸,是带着目的?”陈静一愣。天骄简单几句,便使陈静的疑虑减轻了大半。

    天骄点头:“有远见的人,才会有这般胆识。有谁规定,敌我双方无论何时都只能明刀明枪?”

    “但他不能不考虑,当前时刻他与金人见面这件事的影响。”石中庸固执地说。

    “秘密接触,没有宣扬,你若不派人跟踪,这件事有何影响?”天骄一句,将石中庸也问住了。

    “各位还是过于焦躁了,若换作平常,各位不会一味在这里质疑他,而更该去陕西明察暗访,去短刀谷安定军心,哪怕只能有微弱的成效。”天骄顿了一顿,告诉他们,“寒泽叶边,已经有我的人在,短期内,一定不敢妄动。至于林陌,我一时看不透他的居心,但他的母亲尚在此处,一时之间又怎么可能和我们对着干?”

    “原来天骄已经……”路政喜出望外,原来天骄不动声色已经消除了他的顾忌。

    “唉……玉紫烟一直糊里糊涂,说不清楚林陌去短刀谷的动机。”石中庸说。

    “她……恐怕是为了保护自己儿子,故意装出来的吧……”陈静微微叹,突然发现自己和石中庸自始至终立场一致,四目相对一阵尴尬,相看两厌立刻对对方瞪了一眼。

    路石陈三人都已经消除误会,唯独柳五津的心头七上八下,纠结着的全是胜南的那些神色那些话,譬如胜南说“如实相告”,譬如胜南的追问——“柳大哥,可否告诉我更多?”

    就像站在高屋中仰望时,忽然被人一下子抽掉了地板,柳五津心中所感太过真实,明明脚踏实地,恍惚间竟觉得踩空。

    

    天骄察觉形势转圜,正待要走,柳五津忽然开口,肃然将他制止:“天骄,可否不要再无条件地站在胜南的立场,答应我,试着中立一次?因为他,不代表每次决策都是正确的……”

    “什么?”天骄止步,蹊跷地转过头来,从前这种阻挠他决定的角色,从不可能由柳五津担当,何况所有顽固派都已经低了头,这时候,天骄才发现适才他忽略了柳五津。

    难怪,难怪他刚刚一句话都没有说,心事重重。

    “出了什么事?”

    “他知道我们的所有往事,在云雾山杀慕容兼,在小秦淮煽动内乱,在淮北诬陷越风,在夔州牵制海逐浪,甚至他还知道,我们在苏降雪面前刻意地赞誉他……他什么都知道……”柳五津面色黯然。

    “他知道了也好,他总有一天应当全部知道。”天骄说。

    “但关键不在于他知道,关键在是谁让他知道。”柳五津语带颤抖,“苏林两家的斗争始末,站得最近的外敌正是陈铸和楚风liu,偏巧这两个,近期都和他有过接触。我怀疑,他们和胜南述说的,不只有越野山寨的生死攸关,最多的还是短刀谷的党派之争。”

    天骄一愣,不由得也变了脸色。路石陈三位恍然大悟:原来楚风liu和陈铸的联系在这里!

    “就像越野山寨的事一样,党派之争,没人看得比陈铸和楚风liu清楚,所以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偏巧楚风liu很了解,胜南他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忍心,不忍心扩大内战、殃及无辜。”柳五津握紧拳,“他们编造的话,足够令我们留不住胜南,足够……”

    “所以,林阡不敢再信任我们,而宁可去信任他们?”石中庸醍醐灌顶。

    “最近这几,不正是这样发展的么?试问胜南和陈铸之间,除了短刀谷的内幕,还有什么可谈,谈两次甚至两次以上?”柳五津说,“还是挑拨离间啊,我们低估了楚风liu和陈铸了……”

    “原先是想在苏降雪暗算林阡几次之后,由我们告诉他苏降雪的存在,没料到,那个陈铸,偏偏要抢先一步……”路政直摇头,“现在回想,陈铸真是居心叵测。”

    “你们想怎么做?”天骄蹙眉。

    “以其之道还施彼。让胜南彻底地不再信任陈铸楚风liu。”柳五津说,“这一次,我知道天骄立场两难,因为要算计的人是胜南,但万望天骄能保持中立。留不留得住胜南,在此一举。”

    “降低了他对楚风liu的信任度,倒也可以令林侄重新审视越野的事了。”陈静点头,赞成。

    “天骄,真的不代表每次正确的都是胜南……”路政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

    “我可以答应你们保持中立,但你们不要做得过分反而影响了他。”天骄面带犹疑,“这样,你们行动之时,我也算计在内。只旁观,不插手。”他想,必要时候,他能够制止任何可能的矛盾。

    林阡,终究和慕容兼那些人不一样,算计他,会不会被他察觉?万万不能为了离间他和金人,反而离间了他和柳路石陈……天骄知道这四个人的想法一时无法阻碍,只能听之任之,一路掩护便是。

    “那么,何时行动?哪些人行动?”石中庸问。

    “挑选一些刚从短刀谷来的,他没有见过的人。至于时间——他何时再秘密约见陈铸、楚风liu任意一人,就是行动之时。”柳五津说。

    “他……会再见陈铸、楚风liu么?”陈静质疑。

    “会,为了更多的内幕。楚风liu和陈铸一定会再约见他。”柳五津说,“最近,盯紧些胜南就行。”

    “可惜了。小盟主应该还没那个本事打败楚风liu,帮林侄看清楚金宋之分。”陈静忽然扼腕说出这句来,“如果此刻在林侄边的还是蓝家大小姐就好了,气场一定压得住那个女人。我们也用不着这么费力不讨好。”

    见此景,天骄哭笑不得,眼前人明显是太过浮躁,不够坚定,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推翻判断,恐怕,后定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推翻下去。总而言之,自己保持坚定就是,坚持第一判断,相信胜南的决策。

    

    可是,柳五津的状态天骄不得不担心,真的,从前最熟悉胜南的人,被影响之后反而最浮躁,最多疑——要知道,适才的一切都反了,是柳五津在决策,是石中庸在认真旁听……

    内耗始于,自乱阵脚。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