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378章 深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是川宇?”吟儿看见阡手上的半块玉玦,才恍然大悟手里的原来是来自林陌的另一半,“他竟然,用玉玦做贺礼?”说的同时,吟儿把阡手里的玉玦也拿过来,和陌的这半块配在一起。

    伴随了兄弟二人各自都已有十九年的这两件佩饰,明显是从一个整体碎裂而成,拼凑时恰能契合,各个角度都结构互补,完好无缺。不知是保护得好还是汲取了天地灵气,竟无一丝磨损,纯净而通灵。

    吟儿不知是否心理作用,看着这块玉时,觉得手心忽冷忽

    “用这做贺礼真是不错,象征着天作之合。”吟儿微笑着转过头来,却看见阡轻蹙眉头,不由得一怔,“怎么了?”

    “他不该来。”阡神凝重,简洁而短促。

    吟儿一怔,亦有所觉悟:“是啊……”放下玉来,甚是担忧,“苏降雪不知会多觊觎他,毕竟他的份特殊,万一……万一苏降雪那个小人,骗川宇说要跟他合作,实质却把他挟持,足以一边牵制我们,一边迷惑那些还不甚知的林家军去投奔他,这样一来……真是危险,川宇不仅会为虎作伥,到最后还可能有命之忧……”

    阡听了扑哧一笑,摇了摇头:“川宇他是聪明人,即便真的有心与我们作对,也知道最佳时期是何时——绝对不是此时。”按着吟儿愚笨的小脑袋,知她也不会在意自己把她排除在“聪明人”之外,“而且,川宇也不会与我们作对,因为没有任何动机。苏顾曹范,还不至于有能力引他,吟儿你是多虑了。”

    “那你担心什么?眉皱这么紧,学谁不好,学石中庸苦大仇深?”她笑而问他。

    “只是不希望川宇经历那些、和我一样的经历……”阡忧郁地倾吐心里话,“命定的浩劫,若他能躲过去,便躲了好,不要无端端地再被陷进来。”

    “胜南其实是在担心他?胜南不是怕他与我们为敌,而是怕他命危难……”吟儿点头说。

    不止如此啊。他还怕川宇和他一样,遭遇理想被颠覆……越接近短刀谷,越会发现自己不认识那里,甚至会糊涂得看不清这个人世——理想,竟然有可能会比现实还要一文不值。

    这一刻,纵然是他林阡,也理不顺川北之战的头绪。虽然谁忠谁他心中自有评价、不可能因为一两句观念就全盘动摇,然而也深知楚风liu所说大半都有根据,川北之战实在牵连甚广,如今要打,明显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既然为主公,他不仅要担负起帮林家军复仇的责任当仁不让,也一定要稳住林家军益浮躁的步伐……

    毕竟走火入魔,只是一个瞬间而已。

    “吟儿,有时候,还是更怀念以前闯江湖的子。”他微微叹了口气,言语里有诸多疲惫。

    

    吟儿一怔,心疼地凝视着他,此刻他眼中自己的倒影,是那么幸福,那么幸运,而他,背负的一切,又该向谁人说。一时之间,只恨自己不能像云烟姐姐一样,一个眼神的交流就能读懂他、吹一曲动听的箫就能消解他,也不能像楚风liu那样,有着和他一样高度的思想、一样深度的洞察……

    “胜南,是不是……不愿打这场川北之战?”吟儿平静却关切地问,“可以对我说吗?即使不能对别人讲。”

    他回过神来,一笑:“看来军中的谣言实在是厉害地紧,虽然很小声,你我都听见了。”

    “嗯,都说你快要成亲了,却还和楚风liu散步谈心,有时还举酒对饮。”她微笑说,“好在是止于礼、避了嫌,可是谣言说,楚风liu为了你不愿做金北的王妃,你于是为了她也不想发起这场川北之战。”

    “吟儿,若是听到流言,有不开心有不顺心,一定要与我述说。”他认真地说,当年他和蓝玉泽,正是因为流言而淡而分手,分手后才知错在了何处。

    “听到流言,的确会很不舒服。”吟儿狡黠地一笑,“不过绝对不是对你,是对流言中的那个‘林阡’,那个‘林阡’,真不像话,跟现实中的你比,相去甚远,可是他越不好,就越衬出你的好。”

    他眉头才舒展开来,因为她的话而爽朗地笑起来。

    “谣言里说,楚风liu的出现,令你赴川北开战的决心被左右。但我觉得,不是这样的。不错胜南的确有动摇,但是动摇的念头、放松的想法,很早就已经出现了,远在楚风liu出现以前……”吟儿说,“四月在黔西的时候就已有之,也许胜南当时还未察觉,现在想来,印象深刻。那时胜南就对我说,川东之战结束,立刻与我去闯江湖,后来,胜南隐遁的意念,也就越来越频繁,可恨我一直只当是玩笑,一直没有为胜南分忧,所以今时今,才教那些不理解的人,把一切责任,都归咎于楚风liu的出现……”

    “吟儿,不干你的事。”他脸色逐渐改变,他知道吟儿想过问,吟儿可能也觉察出了形势的暗藏玄机,可是那样复杂那样凶险那样黑暗的内,他怎能够让吟儿来认识来深入!?

    “胜南,我觉得,能令你有抽而退意念的,不会有别人,只可能是短刀谷。胜南不必为了我不受伤害而不告诉我,因为我纵然与此毫不相干,当上盟主的那一刻也就注定已经是众矢之的,说好了每一战都一起,为何想不通的事不能向我述说?”她诚恳地问他,微笑着抱住他的手臂来恳求,“我真不希望见到大婚之,有个喜笑颜开的新娘,旁边站着个神抑郁的新郎,那样教人以为,新郎不这新娘,新娘占了个大便宜,谣言就更多了,政治婚姻的说法就要伴着我们一辈子了呵呵……”

    吟儿啊吟儿,教我怎么忍心告诉你?其实我还是喜欢见你这般轻松简单,而不能与我一样,被过多的捆绑牵绊到窒息。短刀谷的种种内,我绝不能告诉你听。

    于是阡微微一笑,云淡风轻地说:“是啊,一时之间真不想打川北之战,因为如今还不是最佳的时机。”

    “怎就不是最佳的时机?”她一怔,“天骄、无良马贼、二大爷他们,不都说现在是最佳的时机吗?”

    “那也是因为,他们为了川北之战,忽略了陕西凤翔。若不是昨询问楚将军,我也不会知道,凤翔府的越野山寨,此时已经危在旦夕……将近一年来,苏降雪的亲信全在凤翔与金国的大王爷抗衡,苏降雪担心自己在短刀谷的地位不稳,所以才把事态遮掩,除了金人和苏降雪自己,没人知道会有‘危在旦夕’那么严重……”阡轻声道,“而这次楚将军被锢一事,证明了越野山寨的危机十有**。”

    “难怪大家觉得是好时机,原来苏降雪快不行了?”吟儿一愣,“也就难怪苏慕离逃走之时,脸上的表那般悲凉……哦,所以,苏家的人才那么想杀你……”

    “金国的大王爷虎视眈眈,苏降雪和越野的大半兵马都要留在陕西御敌,所以在短刀谷内的势力才显得空虚,形势有利于我们。但若此时开始川北之战,越野山寨,顷刻就可以分崩离析。”阡低声道,“我们的川北之战,第一步就会害陕西义军全军覆灭,第二步,则会是苏降雪的敌人和苏降雪之间明争暗斗被激化……

    “原来如此……”吟儿恍然大悟。

    “纵然如此,也还有一种相反的可能,便是苏降雪并没有危在旦夕,楚将军与他们共谋,刻意出现在我的眼前编造谎言,强调苏降雪危在旦夕,引盟军大意草率进军,又或者以越野山寨之存亡牵制我,令我决心动摇,当然,这种可能,就要看楚将军的为人了。”阡说。

    “我也宁可相信楚姑娘。苏降雪这一次,是真的危在旦夕了。”吟儿点头。

    

    “过去的三年,我一直在稳步地接近着短刀谷,想不到在短刀谷前的最后一步,竟会有了停滞不前的意念……吟儿,原本我二人成亲的第二天,应当就是挥军北上之,如今,却在心中一直策划着如何与柳大哥争取战事的拖延。”阡轻声叹,“但他们,又有几人会同意这拖延……”

    她也略知林家军卧薪尝胆了几十年,即便都拥护阡,也一时半会不可能同意阡的拖延:“他们不拖延,那便我们拖延!”吟儿微笑,给阡出主意,“我二人成亲的第二天,就是挥军北上之——但又有谁人可以决定,我二人成亲之?便把婚期拖延,拖他个永无止境!”

    他一愣,斥道:“馊主意。”虽然为吟儿而震撼而感动,他却不可能答应这么做。

    “怎么了?不是很好吗?”吟儿一怔。

    “收了这么多的贺礼,你把这些首领们都晾着?人家大老远地来,你却拖他个永无止境?到时候看这些首领都在川东,各地纷纷举事,那好容易平定的天下不就瞬间全乱了?”阡说着说着,吟儿便被逗笑了。

    “吟儿,不管有几人会同意我的拖延,我都会努力去试,对柳大哥,对石中庸,对天骄,对路前辈。”阡深说,“还有,吟儿,婚事绝不能拖延,因为在我林阡的命中,娶你的事和战事并重,不可以为了后者而耽误。”

    吟儿噙泪点头。

    这一刻,因为深,她试图了解内幕来分他的忧,也因为深,他刻意隐瞒了太多的内幕来阻止她陷入忧愁——石中庸,柳五津,路政,范铁樵,寒泽叶,风鸣涧……太多的名字从心里一闪而过,深交的,浅识的,没有见过的,短刀谷的首领、将帅,或家族,名义上都属于林家军,之中又会分为怎样的派系……

    是的,没有一个人可以说,他是绝对清白无罪的……

    够颠覆了么?好像还有更深刻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