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362章 执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千钧一发,苏慕离手一偏移,盟主当即殒命。

    “哥!我哥他在哪里?!”伴随着这样的一种焦急万分,忽然有个影从苏军兵将中跌跌撞撞冲出来,恰恰缓了吟儿的命之忧。这意外来客,好不容易找到苏慕离面前还没来得及喘气,愣是摔倒在苏慕离与吟儿的脚下,未几,一把揪住苏慕离的衣角,连滚带爬,惊慌失措:“完了,完了,哥,爹要怪责了!不好了!”

    既然称苏慕离为哥哥,当然就是苏慕离的孪生兄弟苏慕霖了。然而弟兄二人虽然长相有七八分相似,气度魄力明显大相径庭。苏慕离冷血自大还泛着野心勃勃,更像他的父亲苏降雪,而苏慕霖,如斯慌乱,不似是可以冲杀战场的,自然苏降雪也不会对他寄予多高的希望。

    有其主必有其仆,跟着苏慕霖一同爬过来的苏家军队,往苏慕离带领的苏军中一站,俨然就不是一个水准。讽刺的是,苏慕离这边刚刚克敌制胜,苏慕霖那边却全然散兵游勇。乍一看去,还以为是苏家手足相残、由苏慕离击败了苏慕霖……

    “你怎么来了?”苏慕离的眉头皱紧,脸上一黑:“咱们的人马呢?怎么变得这么凌乱?其余人呢?”

    “林阡……”苏慕霖一口气喘不过来,说了个名字便卡住,独一个名字,却惊了全局。

    苏慕离难忍诧异之色:“林阡?!他不是去追楚风liu了么?”

    “他……他没有去追金北的那些人……”“盟王林阡趁我们不备,对我们前后夹攻啊……”“逃都逃不了,大将军、二将军的不少人马,还困在他包围里没有出得来!”人多口杂,说得苏慕离焦头烂额。

    “够了!”苏慕离转过头来,目光锐利地似要穿透吟儿:“原来,他竟是在玩我!?”

    “苏将军现在才意识到,是谁将谁调虎离山,谁入了谁的局?”吟儿微笑,原来阡并没有中计……

    是啊,阡出征前的那夜,与她戏言时唯一一句敛了微笑的话就是:“郭昶他后,一定还有一个推手,这么高深的布局,不像他可以想得到的。”很明显,阡觉察得到郭昶后躲着的推手不寻常,阡也觉得这个推手的布局很“高深”,既然阡说高深,就定然也开始布局了,布局得,竟比这暗处的敌人还要高,还要深……

    一想到还有阡在,死里逃生的吟儿,心里忽然就变踏实。

    

    “哥,怎么回事啊?我们明明把林阡调开了,他竟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趁着哥你不在当场,他……他速度太快,他的饮恨刀,简直已经……”苏慕霖心有余悸。

    “他……他把这凤箫吟留在此地,迷惑我……迷惑我以为他中计了,实际上中计的是我。我没有败他,我被他设计了……”苏慕离语带颤抖,思路才慢慢清晰,像苏慕离这种刻意迷惑别人的人,只可能会被对手和自己一起迷惑。

    苏慕离许久,才转过脸来看向吟儿,恍然大悟的神色:“正蹊跷这个女人为什么敢一个人入山,原来,她是他留在这里调我的棋子……”

    吟儿心念一动,不,不是,阡没有把她当成调苏慕离的棋子,阡的计策里,根本就没有调虎离山,阡只不过是利用苏慕离想要迷惑他的心理、佯装中计先行离开却中途折返、然后出其不意去攻击苏军罢了!不是“调虎离山”,只是“出其不意”,根本就不关吟儿任何事!阡当然不可能利用她,因为阡在离开之前就已经叮嘱了她:“吟儿,在我离开的这几天,无论发生什么,都切忌和郭昶有过近的接触。”

    当时,她以为阡在让她防郭昶,其实,阡正是在替她防着郭昶后的这个推手啊!却是她的入局,才令他的计策看起来更像调虎离山了,而原本,他是想把她护在局外的!

    可是,既然入了局,她一定不能灰心丧气,一定要替阡最近距离地体验这棋局、把握这战局……

    “大将军,看来咱们,是回不去了……”“那该如何是好!”“这些人,又该如何处置?”议论纷纷,苏慕离脸上亦沁出冷汗。

    “大少爷,林阡得知盟主被扣留,已然打到了山下……”黑衫老者匆匆离去又回来,凑到苏慕离耳边说,声音再低都震撼人心。

    苏慕离全一震:“什么!?他……他这么快,就知道盟主被扣留于此?!”

    吟儿一笑,心知杨致诚一定已经化险为夷、通风报信。

    “你笑什么!我到现在,还是可以杀得了你!”苏慕离恼羞成怒。

    “形势不一样了苏将军。若林阡真的败了,你当然可以杀了我,炫耀了你自己的本事,可能还会害他失去往威风;但如今林阡是胜者,你若杀了我,只可能将他激怒,他会率领盟军直接就攻上山来,即便你今可以逃得了,但他不见了我,恐怕会加紧时往川北去,苏将军也许不害怕,但看看你的弟弟,再想想你的父亲,难道你希望他们都没有转圜地倾覆在林阡脚下,每一个都来做我的陪葬?!”吟儿只觉自己口舌是越来越强了。

    “你!”苏慕离愤恨不已。

    “哥!正巧,盟主在我们手上。不如……还给盟王,让他放咱们走。”苏慕霖连连说,当炫耀竟成为了最后的资本。

    “不可能!”苏慕离冷冷地,“林阡若想要你,便到地狱来要!”

    

    区区三,辗转数十战场,成功击溃离散的楚风liu部属,一网打尽潜伏的苏慕离全军,更震慑得岷山、青城诸剑派不敢再谈插手,此等战绩,绝无仅有,非盟王林阡莫属!郭昶的所有外援,兵力装备都远胜于川东本,远至金国南北前十,近到南宋川北川西,明目张胆有贺若松,暗箭伤人如苏慕离,青城岷山皆观望态,金北第四则降态,却不管你是英明神武的,还是险狡诈的,只要步入川东,就无不入林阡之布局!

    阡之布局,无一人不算计。

    却要为吟儿一人,被算计。

    远望万里外群山无际,烟雾笼罩如刀光剑影。

    “此刻吟儿定然就在苏慕离的手里,同她一起的,还有郑奕、范遇,以及川东黑(道)会郭昶一干手下……”山中形如何,他可以推知**,斟酌时,不觉眉已锁,牵挂与担忧,深刻却不流露。

    出征前,他虽不能断定苏慕离就是那幕后推手,却的确察觉出有第三方敌人的存在。如今苏军败溃,苏家就是第三方的事实也跟着水落石出,苏慕离不在苏军本营,就必在郭昶边指使,像苏慕离那般攻于心计,单纯如吟儿,一定不会是对手,莫说吟儿,就连阡自己,也觉得这个敌人狡猾到了极致,否则,不可能躲得那么隐秘,连金北第四的楚风liu都可以嫁祸……

    “真有第三方敌人存在?林兄弟是如何确定?”战前,海逐浪曾不解地问他。

    “郭昶肯冒失去得力干将这样的危险,一定是因为他抓住了救命稻草。可是,海将军眼中所见的这群金人,个个面色惶恐,在川东一带躲躲藏藏遮遮掩掩,像郭昶的救命稻草么?”他回答说,“先前我们都与楚风liu交战过,她手下的人马虽然行动隐秘、办事内敛,却也不至于这般怯懦,连话都不敢讲。”

    “主公说的是。先前楚风liu的麾下,也不曾装过哑巴。”向清风点头。

    “所以,楚风liu的这一路,万万不是郭昶的救命稻草。必定还有第三个敌人。”

    这第三方敌人,却比想象中要狡诈得多,没有流露过一丝存在感。费了他与向清风三之久,才总算有了些蛛丝马迹。期间楚风liu那些流散兵将,则交由海逐浪对付。

    然而,这边苏慕离刚刚浮出水面,那边就传来了吟儿孤赴险的消息,真可谓波澜迭起,意外不断。

    

    “主公,致诚万料不到,竟会害了主母!”杨致诚下得山来时,获悉山中风云突变,郭昶唱罢、苏慕离登场,实诚的杨致诚几乎当场就为吟儿的安危掉泪。

    “不碍杨将军的事,是苏慕离机关算尽,想到了用你们去引吟儿。”

    “他爷爷的,敢动我们主母,苏降雪吃不了兜着走!”祝孟尝攥紧拳。

    “主公,他们刚刚传话,让你歇一个时辰,时间到了,自会有人引路,带你去和主母相聚。”小头目匆匆跑来,又速速离去,探听报。

    “相聚?这词说得……只怕另有玄机。”向清风觉得蹊跷。

    “苏慕离兄弟二人,一个擅长设机关陷阱,另一个喜好与zha药火器交道,这一个时辰,怕就是为了部署……”柳五津说,追随林楚江多年的他,对苏家人的子再熟悉不过。

    “那么,我们可以一起上山去吗?”莫非问。

    “他们会不会以逸待劳,对付我们所有上山的人?地形对他们有利啊,山上打山下,占便宜得很……”海逐浪说。

    所有的麾下们,都聚在他的边商量对策,如何救吟儿,如何防苏慕离。

    “现在是什么时刻?”阡问。

    “午时三刻。”海逐浪说,“再等一个时辰是未时三刻,我怕盟主她撑不住……”

    “我多让他一刻,申时再去。”

    “啊?”祝孟尝率先瞠目结舌。主母命危殆,主公竟还要再多等一刻?

    “到申时时,杨将军随我先行。海将军、柳前辈,申时一刻领军入山,其余人等,留守。”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