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二百五十一章 水穷处,云起时(1)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荒谬么?当江晗说出一句“掳走她的不就是你的男人”时,吟儿想回应他的第一句话便是“你说的是哪一个”?

    可怜的吟儿当即黯然失魂,愣生生收回方才的怒火,颤声问:“你说的……是谁?”论谁,都不可能无端去掳陆怡啊。

    江晗一怔,嘲讽的语气:“这么快就忘记了那个家伙?他在云雾山的时候多体贴你?”

    “他为何要掳走陆怡姑娘?”吟儿半信半疑。

    “因为怡儿曾经偷过他洪瀚抒的马,祁连山山主的座骑,是祁连山仅次于印章最珍贵的宝物。祁连九客硬要将偷马的账算在怡儿头上,林胜南,这匹马,好像还是你和她一并偷的?”江晗带醋意,酸溜溜地说。

    胜南乍一听闻此事,亦难掩惊诧,再一回想,并没有不成立的可能。政变,总是要拖着冗长的尾巴,在爽快的战争之后,用宁误杀不漏杀的手法,去牵连出越来越多的余党,直到时间已经不许为止。

    “可是,祁连九客这一回并不在一起,而且,瀚抒也许久不与我们联系。”胜南蹙眉,“不过你们放心,怡儿若真在他的手上,总算可以能安全回来。”

    “有林少侠这句话,铁某便放心得多。”铁云江面色谦恭。

    

    武斗暂时告一段落,柳五津心事重重,不知不觉又踱到了船头。江水是浅绿色微微泛白,过不了多久,便可弃舟从陆、直奔黔西了,却依旧,难解心愁。

    “柳大哥有心事郁积?”胜南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不知从何时开始,他给自己的感觉已经与林楚江当年相若,听到的时候,还能想起两年前楚江轻唤自己“五津”,也想不到,追踪饮恨刀一行,竟成与楚江的永诀。

    “胜南,如果说,铁云江对大局很有作用,而他却真的犯了滔天大错,你会用他吗?”

    胜南当即摇头,果断选择不用。

    “为何不用?铁云江可能会安定大理如今的局面,抗金联盟和他合作,只会互利双赢。以他铁家来取代陆家,可能再好不过。”柳五津细数铁家优势,正色续问。

    “参天树,若根是腐朽,又岂会支撑太久,万一铁家不正,不成据点,反作祸害,抗金联盟不会彻底地牢不可破。”

    “那么,由谁来取代陆家做新据点?蓝家那边已经不行,铁家是最好的选择……”

    “我记得,大理边境上有一个短刀谷的首领名叫傅云邱,柳大哥可有印象?”

    柳五津忆起池乔木叛变、柳闻因遇险之事,心有余悸:“云邱?也算是闻因的救命恩人了,不过,他一直是管辖石城郡十多路人马,不曾占据过大理一整个地域。”

    “但我见他领军非凡,年纪轻轻大有将帅之风,若是铁家真罪恶滔天,可澄清江晗,将铁云江处决,由傅云邱来接替;若仍是江晗所为,也可杀江晗、扶植铁云江。”胜南轻声说。

    五津微微一愕:“想不到你心里,已经有如此周全的方法……唉,要换作凤箫吟,恐怕是立刻杀承信、立云江的,胜南,你与承信之间的旧帐,凤箫吟那里还留着啊。”

    “是啊,吟儿可能不一定记得自己的账,偏把别人的仇敌记得牢靠。”胜南笑道。

    “其实,对承信的仇,谁不记得牢靠?”五津面色难得的气愤,有了阅历的人,临事不会暴露分毫,事后却能恩怨明了,“他在云雾山上对怡儿,还有对你的所作所为,短刀谷都记得牢靠。他的话只能折半去听,凶手八成以上还是他。”

    “可是,当初在苍梧,越风也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歹徒。”胜南的话不无说服力,“我记得那时候,他是凶手的可能还不止八成。但差一点,小秦淮便少了一位副帮主。”

    柳五津一怔,默然点头。

    “若不幸被江晗言中,果真是铁云江杀了陆凭前辈,我宁可大理先动,也不愿用铁家。虽然说大局为重,但不能以小人撑大局,而弃无辜于不顾。”

    五津为此而撼,苦笑道:“你说得不错,不能以小人撑大局。”言又止,却仍旧启齿:“胜南,可想知道、鸣涧与逐浪在夔州为何争斗?”

    “当时,我以为只是意见分歧,抑或争权夺利,可是后来听说了一些传闻,短刀谷、果真是在内斗?现如今在短刀谷只手遮天的人,正是如张潮那般的小人?”胜南问。

    五津一笑,续而默认。

    “我想知道,内斗已经持续了多少年?”胜南轻声问。

    “自我入谷那一,便甘心在你爹左右,只因我年少便崇仰你爹,但求能与他生死与共。”柳五津转头看他,“胜南,不管过去将来,我都会一直辅助你林家……”他没有从正面回应,但陈铸之说,十有**都可靠,这便是真实,虽然与真理只一字之差。

    便即此刻,江晗铁云江等人已然出了舱,向船头这边行来,五津胜南自要转移话题,然而胜南却因内斗属实而面带忧郁沉默不语,五津理解他心,转头看岸,却一惊扯住他衣袖:“天啊,胜南,你看那匹马!跑起来比闪电还快!厉害厉害!”五津遇马,恨不得立即从船上一下子蹦到岸上去,嗜马狂魔柳五津,他经过的地方,万径马踪灭。胜南往岸边望去,苍穹下,那座骑纯红毛色直入眼,甚是鲜明,但一眨眼,已不在江畔,果真风驰电掣。

    江晗铁云江似是也在同时看见了,齐声道:“是怡儿的那匹!”同时出口,又互瞪一眼,泾渭分明。

    柳暗花明也扑朔迷离。

    水穷之处云起,大理旧事新提。

    

    沿途追踪了不少子,祁连山人的影踪一概未现,那匹马想必也越离越远,七月悄失、八月驰过,黔州境内的树林里,树枝随风摇曳着,一波又一波袭来,浪已经成了冷风,却一样地压抑心潮。树林间舞动着光圈,光圈后又隐藏着一个一个呼之出的谋与真相,树林的中间有一条古道直贯而去,满眼充斥着晴翠的凋零。

    又是一傍晚至,暮色渐生炊烟起。

    下马休息,江晗铁云江都是满脸的失落和不甘心,柳五津叹了口气,说:“跟我那阵子追双刀一模一样,没有目标,碰运气。”

    无音讯的又岂止陆怡、祁连九客?柳五津趁着远离众人的时候,独自一个问胜南,到底有没有对宋贤和玉泽怨过,胜南回答说,事还没有结束,也好,怨也罢,今年的中秋,不会与他无关。

    便是这句“今年中秋不会与我无关”,五津明白,胜南之后的功绩再多再辉煌,也实难将旧忘却。可叹宋贤、玉泽对胜南都太重要,而在玉泽心里,胜南、宋贤只怕都很痴心,却在宋贤命中,胜南、玉泽都值得深。便这样的一种交织,这三人的感,才介于难左难右的不稳定边缘。胜南说,关键只看玉泽心里的天平,若玉泽的是胜南,那胜南坚决不会放,若是宋贤,那胜南坚决不会留。

    这般与胜南长谈过了,五津心里着实有些踏实,也与他陈述了一些短刀谷的内事,但说得总是不多也不深入,不愿他过早涉入,因为,自己人的斗争,往往比与敌人的战斗更残酷。

    “祁连九客!?”恰在这时,忽听后不远处江晗激动的叫喊。

    踏破铁鞋,总算能得些回报,方才正在休憩的所有人,这时全都敏感地循声站起。

    并没有九客全至,由远及近的只有橙黄两种颜色。

    比江晗、铁云江更快,吟儿当即携剑纵跃到道上,阻断成菊与黄蜻蜓的马队,江晗、铁云江随后而至,挨次寻找陆怡。

    那成菊一见阻拦者是凤箫吟,非但没有半刻停马的意思,还想催马继续往前行路,黄蜻蜓敌意更甚,猛地抽剑而出,迅速袭她,吟儿处变不惊,一挥而中,反守为攻是区区三两招内的事。盟主剑术灵幻,早已算是武林中人的常识,哪一天她凤箫吟慢下来、变弱了,才会值得吃惊。便见那黄蜻蜓速速溃退,躲闪不及,被她得从马上落坠,师妹失利,成菊立即补救,直朝吟儿扔出一大包毒粉,那一阵红雾见风就扩,气能窒息,临近的等闲之辈,纷纷退让生怕中毒,好个吟儿,在毒粉初袭片刻已然设防,当即反跨上黄蜻蜓的座骑,急速闪让过浓烈毒雾,猝然跃至成菊旁,策马与之对剑,盟主之威,在这短暂过程里以最连贯的手和最绝妙的招式凸显。成菊不料她会突破如此迅速还陡然出现眼前,手忙脚乱,早呈败相。

    胜南看吟儿将成菊亦击败坠马,早在自己意料之中,却仍想不到吟儿能胜得如此轻松,感觉方才剑斗根本不在同等档次,可是,祁连九客明明都在新排名内、武功全非常人可敌啊……终于明白,剑圣的位置,若独孤再不来,吟儿就抢定了。

    胜南不像江晗铁云江那般把焦急放在脸上,却也一目了然:对方的马队里只是各自的平常部下,根本没有陆怡的存在。现如今,只有先扣留人质、再等候与洪瀚抒交涉才是上策,原本也想过与瀚抒平和解决这起事端,但祁连山的态度却提醒了胜南,他们硬要视吟儿为敌,一见便起干戈,显然不肯承认吟儿是盟主,也甚至、不愿承认祁连山属于抗金联盟,而宁可作乱江湖!

    洪瀚抒,他最近太多独自活动,说不准会否想要分裂……如果瀚抒真想要离开联盟而公然向吟儿挑衅,就不能怪胜南选择继续站在吟儿的立场上对抗他、而颠覆云雾山的那场结拜——

    铁定的原则:无论是谁,若敢想分裂联盟,胜南必将与他为敌!

    

    成黄二人狼狈起,逃得生机仍不改敌意。只听成菊若有意若无意地对黄蜻蜓说:“大哥说她剑术厉害,让我们随带着毒粉,哪知道还是低估了她……”声音刻意不低,显然是想让面前的盟主听到。黄蜻蜓亦令人厌恶地嚼舌头:“大哥哪次没有低估过她,只怕除了剑法,还有其他啊……”

    胜南忽然听出端倪,瀚抒与吟儿之间的误会,原因可能很简单,三人成虎,因为成菊与黄蜻蜓的谗言误导,害得吟儿成为瀚抒最痛心的那种感骗子,而成黄二人恨凤箫吟,许是因为萧玉莲之事,或许,是出于单纯的嫉妒……不有些气愤,吟儿只是貌似萧玉莲而已,为何要承受这许多的嫉恨与不公,越风之事已经将她伤得不轻,想不到还要继续被人如此谣传,岂不等同于伤口撒盐?!攥紧了饮恨刀,独独为了吟儿。

    吟儿眼光突然从别处回来,置若罔闻,冷笑道:“洪瀚抒对手下是越来越没有管教了,祁连山的女英雄们,本该是不让须眉,怎么堕落成了长舌妇人?”

    成黄二人脸色皆一变,被她抑先扬,脸上难掩窘色。

    江晗气愤地冲上前来:“怡儿呢?你们把她藏在了哪里?!”

    五津立刻将他怒火制止:“两位女侠,你们……”

    “不敢当,短刀谷要与祁连山生仇?”成菊不客气地说。

    “只希望两位能如实述说,你们祁连山掳走陆怡,到底居心何在?”路政问。

    “我们抓的人可多了,凡是盗过马的,必定都和政变之人有联系,我们自然要捉回去,一个一个审问治罪,恰巧最近才管到她而已。凤箫吟,你可是偷了印章的人,更要治罪!”黄蜻蜓的话,证实了这场政变之后的无聊剿杀。

    “治罪?”吟儿骄傲地笑,“你家霸王洪瀚抒,人前都要尊称我一声盟主,凭你二人,怕是没有那个资格来治我罪!”对祁连山那一方势力,吟儿有着根深蒂固的优越感,根本不屑与成菊、黄蜻蜓像与其他对手那般交火,反到袭上一丝凌人的冷傲,旁人谁也不知道这其中原因——她林念昔在祁连山的政变事件里,少说也是举足轻重的地位。更何况,后有胜南在。一心想要为他变强,虽然在他面前还是会被他一眼看穿缺点一筐。但临阵对敌,吟儿已经学会如何作主帅,如何当仁不让。

    于是傲气地笑,也略带杀气地看,却总是遭到心狭窄的成黄两个女人忌恨。

    “你当你是谁!?”成菊大怒。

    “她是谁?不就是那个在苍梧山上、挨了别人一巴掌还纠缠不休的那一个么!”黄蜻蜓敢提越风旧事,显然自食其果,来不及后悔,话音未落,声已嘶哑。

    成菊蓦然一震,只见胜南一刀已经架在了黄蜻蜓的脖颈上,那黄蜻蜓浑战栗,动弹不得,不知是道被封,还是真被吓哑,舌头哪里还敢再嚼,胜南面色愤怒也凶狠,在苍梧曾经有过,声音再低,也字字慑人:“若瀚抒和吟儿真是被你二人口舌所误,信不信,这饮恨刀会更深一寸?!”

    更深一寸?黄蜻蜓不敢想,饮恨刀如果更深一寸,那多行的一寸里,还剩不剩自己的脖颈……忙不迭地害怕点头说“信,信,信”,竟然忘记求饶。

    胜南收刀一放,黄蜻蜓几乎瘫倒。江晗立即上前一步,将其捆缚。

    “抗金联盟看来当真要插手祁连山内事了?”成菊看黄蜻蜓被擒,语气已然有些收敛,“可是林阡,大哥与你,总算是有些谊。”

    “正是因为有谊留存,才不忍见他越陷越深。何况他抓住的陆怡姑娘,也是在下故友,这件事我与盟主都非管不可!你去转告洪瀚抒,黄蜻蜓定要被迫留下,祁连山必须带人来换!”胜南厉声说,不容辩驳。

    成菊唯唯喏喏,不敢不点头,一众手下看两位首领一惊一怕、一败一留,全然胆战心惊,单看对方二人短短几个回合便足以拿下平趾高气昂无法无天的黄蜻蜓,岂敢不随成菊一并惶恐撤离?!那浩浩的马队,瞬间如遭生死劫,一干人等,片刻溃退,散去无踪。

    江晗长吁一口气来:“我们终于有人质,可以与祁连山换人。”众人亦面露喜色,唯有吟儿面色凄然。

    “吟儿,勿让别人口舌,断了你二人意。差一点我们都被小人蒙蔽。”胜南见她神伤,知她其实最想瀚抒归来,“当初结义时你我应该已经了解,如他洪瀚抒那样的男人是如何的堂堂正正,岂会如小人捏造得那般不堪。”

    她停坐马上,眼圈骤红:“我明白是明白,却又有什么用,他虽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却同时是暴君是昏君。”

    暴君昏君?不,吟儿还是不够了解瀚抒。他其实,是他们之中看事最深刻最清醒最透彻的人啊。只不过,他历经的背叛太多,多到令他不得不以同样的路来定义吟儿罢了。胜南一笑:“吟儿你错了,他不是暴君昏君,他只是你要挽留在抗金联盟的一方势力,是你的麾下。”

    吟儿心好歹是有些逆转:“是啊,至高无上的是我,不是他。”胜南一怔,知道只要一捧吟儿,她必定会顺着刚才的话狂下去。可是,盟主不狂谁来狂,胜南笑,他不希望看见一个自卑低头忧郁难过的凤箫吟,而是现在这样、敢和全天下的少年英雄争夺最高荣耀的她。

    

    恰在此时,又一支马队从远处急奔而至,这马队与先前不同,马上群人都是威风凛凛,不一会已将众人包围其中。为首一个以枪直对吟儿:“你们这帮人是做什么的?从哪里来?!一个个地报上来!”

    众人不解这支马队来历,都觉吃惊。方要扣留敌人,便又有一派势力恐怕要来留自己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不需一个个地报给你听,我们的答案都一样。怕说给你听,你会不信。”吟儿说。

    “什么话,我到要看看我信不信。”那男子不敌不友的语气。

    “从家里来,来扫天下。”吟儿一笑而过,语气中,纯粹是属于盟主的张扬。她说的,本来便不错。

    那男子一惊变色,随即看向她边不远的胜南、五津等人,最终目光停在胜南上,寻找到这个并未言语一句的少年,直觉,他便是发话少女张扬的根因和后盾。

    那男子轻声问他:“莫不是饮恨刀林阡?”

    胜南微微点头,男子带震惊回看吟儿:“难怪语出惊人,原来是盟主驾到了,失敬失敬!在下是沈家寨的副帮主卢潇,帮主便在不远之处,候众位已经多时!”

    众人心头皆喜,想不到这么快已见沈家寨。

    卢潇当即收枪,给众位让道并引路。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