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240章 最有幸,莫过此生,左右尽知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胜南在哪里,我想见他,告诉他一件喜事。”宋贤兴冲冲地闯进内院,看胜南屋子里似乎灯火已灭,而云烟刚从他屋内出来,估计他已经睡下,不索然:“他睡了吗?真不巧啊……”

    云烟一愣:“没有,他适才有了点事,随柳大侠一并出去了,应该会很快回来。”

    宋贤摸摸后脑勺:“总之还是不巧……”忽然闻见屋子里有熟悉的烟火气,奇道:“他刚才……又在烧纸?”

    云烟微笑,点点头:“他其实,从三月末就每天都烧纸,一直都烧。他很不开心……不过不用担心啦,也许从明天起,他就不必再难受了。”

    宋贤一怔:“莫不是……云烟姑娘已经知道了玉泽的事?”

    云烟笑道:“我们明要布置的宴席,说好了是庆功宴的,到那时,胜南会见到他想见的人。”

    宋贤当即咋舌:“想不到……云烟姑娘不仅知道,还在其中帮了忙?”云烟嫣然一笑:“我要做的事很简单,就是如果胜南不愿去,把他骗过去,其实还没有开始做。杨少侠不也一样么?我猜测,杨少侠所说的这件喜事,应该和蓝姑娘那边有莫大的关联吧?若是放心,可以告诉我由我来转告他……”

    “不必了不必了,不说也无所谓了……”宋贤喜道,“现下我懂啦,他二人其实真的一点阻碍也没有……云烟姑娘我真是!感谢得没有话讲了!”宋贤克制不了激动兴奋的心,说着就上前来跟云烟连连握手,冲动的个到和吟儿有点相仿,丝毫不避男女之嫌。

    乘兴而来,高兴离开,宋贤的喜怒均因胜南玉泽,从来不掩藏。

    云烟叹息着,站在夜晚风中独等胜南,真的很想忽略后江中子的存在。

    “郡主,还有一个月就是中秋。”江中子提醒她。

    云烟抬头惆怅地看天:“是啊,还有一个月……”

    “郡主,属下却无法放心郡主。”江中子低声说。

    云烟的视线从天空移开:“可是江中子,我很开心。”回看他仍旧愁眉不展,笑着说:“江中子你回避吧,胜南就快回来了。”

    也不知是否恋人之间惯有的心有灵犀,江中子真的很蹊跷,没有任何武功天赋的谈靖郡主,会比内力深厚的他更能听出林阡的回归。

    就像他初至之时,看见云烟片刻间替林阡把伤口包扎完善一样。也许,人只会对自己在乎的事在乎的人才会不顾一切,才会学会奉献,至少以他对谈靖郡主的了解。此时回避到墙角,听云烟和林阡交谈,她说每一句,自己这老奴都要感触且感激地点头。

    谈靖郡主,也许真的是长大了,可是竟然,上江湖草莽,而非贵族王孙,要知道,她从小生长帝王之家,从来都将江湖草莽当收为己用的奴才啊……

    

    “我才不愿去参加什么庆功宴。事实上这场战事没有全然胜利,海逐浪和风鸣涧竟然意见不合,白白把金南前十放走了,金北的解涛还有残留,没有撤完。”胜南非常生气,“他们只会想着庆功,从来没有想过过失。真奇怪,一个是天骄发掘的人才,一个是我爹钟的徒弟,他二人竟然也会有争权夺利的事发生!”

    连江中子也能听出胜南真的火气很大,这是对抗金联盟一次至关重要的奠基之战,却如此荒唐地给了金人一线生机,事要出在别人上倒还可以解释,差错却偏偏要在短刀谷!

    可是,江中子最担忧的不是短刀谷,而是胜南,而是饮恨刀,忘了告诉郡主,饮恨刀中的战念,有的时候,会将他的主人吞没,就如同过去的林楚江,不知林阡有没有想过一件事——他在学习控饮恨刀的每一时每一刻,饮恨刀都在试图控他呢?

    但却也在这一刻,江中子终于明白郡主为什么会心甘愿跟从他。如今的赵家,就算帝王,上也绝对没有吸引谈靖郡主的地方。

    “真的不去?”听见郡主略带笑意地问他。

    “真的不去。”他执拗着。

    “你若是不去,那我就没有份去了,可是,我来到白帝城来,都已经饿了这么多天了。”

    江中子暗笑,郡主语气不重,却以柔克刚。这一招也真是有效,果真林阡有些心软:“饿了许多天?”

    “是啊。去吧去吧,我想去好好地开一开胃口。”云烟狡黠地笑。

    这么多子,她说的话哪一句没有奏效过,胜南因为有她在边,心里的愤怒难免要往后挪一个位置,被快乐取代上来。这快乐,本就很简单:“那好,我便带你这馋鬼去,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云烟奇问。

    “明天早上,帮我准备车马……”胜南才说一句,云烟就连连点头。

    “跟我一起,游玩白帝城。”胜南笑着说完他的恳求,云烟微惊,许久才答话:“游玩白帝城?”

    胜南点头:“据说你特别向往丰都那地方,我们去丰都怎样?”

    “丰都?不好,若是赶不回来怎么办?”云烟摇头否决。

    “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宴席,迟到会儿没什么,你要先履行对我的承诺,我再履行你的。”

    云烟一笑挽他手臂:“不必准备车马啦,我最近体不是很好,过阵子再出远门好不?你若真要陪我,明天咱们就在这附近的街道逛一逛,再带着吟儿一起吧,吟儿的鞋好像破了,近几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嗯……好……那你欠我一个丰都。”胜南孩子气地笑。至少这个表,现如今他只给她一个人。

    “好,欠你一个丰都。”云烟笑。

    万籁俱寂。

    江中子忽然想起临行前最后一次看到叶文暻的景,从来没有向任何事低过头的叶文暻,却真挚地对他连连嘱托寻找郡主这件事,还失神说了这样一句:“我叶文暻不在乎什么成就,只希望能得到驯服谈靖郡主这份殊荣。”江中子分辨得出,周旋官场多年的叶文暻,很多年都没有讲过如斯真心话。

    说到底,当江中子知道叶文暻的对手是林阡时,已经明白叶文暻输了。

    

    其实,云烟应该清楚,游玩白帝城不是条件,而是补偿,补偿她在自己边这么多子,补偿给她她从来没有说过的可是想要的东西,补偿给她他真的很想给她的一切一切。也许正是因为昨魏南窗的威胁,让自己明白云烟之于他林阡的生活有多么重要,经历了生死关头再回味,倒是宁可消弭了战事,和她在熙攘的街头不停地徘徊游,有时候失神地盯着她微笑的侧脸看,更多时候就因为失神了任她被各大店铺狠宰,反正也是他林阡花银子买下来。

    仿佛一瞬间,他们已经在古夔州定居了五十年、六十年,一抬头,发现彼此好早以前就白发苍苍。想摸一摸云烟的白发调侃:“想不到你三千丈的银丝,依旧如此垂顺色纯,白雪之中竟无一点墨迹。”然后云烟一定会笑着说:“为老不尊啊,这么大年纪还讲恶心人的话。吟儿看见了又要笑了。”咦,那个时候,边的吟儿又会在哪里呢。

    一转,看吟儿气焰嚣张地和那店铺主人讨价还价,从来不给自己耳根清净,不摇头苦笑,云烟走到自己边来:“算了算了,这是吟儿要买的鞋,就任她砍价去吧。”

    胜南点点头,林云二人等候了良久,吟儿终于穿着她战利品回来,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胜南仔细打量,发现她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适才都没怎么注意:“吟儿你怎么了?昨夜没有睡好吗?眼睛很肿。”

    “是啊,这丫头出门的时候我就问过她,她说她昨天一宿都没睡好,有人一直在吹xiao。”云烟笑着说。

    胜南一愣:“吹xiao?”莫不又是瀚抒?

    “是啊,不知是哪个缺德鬼,半夜起来吹xiao,声音还那么响,吵得我睡不着,一开始还成调呢,后来就……简直是不堪入耳!”吟儿气愤地说。

    胜南哦了一声,若有所思。

    “你知道吹xiao的是谁?”吟儿问,“我要杀了他,害得我做了无数个自杀的噩梦!”

    胜南一笑:“我又不是全知全能,我哪里知道。”

    “那你哦什么?”吟儿一愣。

    “我只是有些感慨……你说我们组织一个抗金联盟和金人明争暗战为的是什么,为的是将来真的和金人开战我们的民众可以过上好子我们才收拾旧山河,可是……现在我的女人却饿着肚子,我的盟主却睡不好。到了冬天,大家还是缺钱花,买不起被子盖,没有衣服穿只能去找丐帮……”胜南带着笑意说,云烟知他在调侃自己昨夜肚子饿了的理由,面上一红,吟儿听他叫自己“我的盟主”,心里小鹿乱撞,面红耳赤。

    转弯入巷,吟儿一摸自己脸颊滚烫,赶紧放慢了脚步又落后在他二人后面,忽然听得转角一阵细碎脚步跟踪而近,心念一动,立即拔剑而出,认定了那是金人细的吟儿一剑迅猛,毫不留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