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237章 首战毕,折戟真相,出局七步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三峡最绝,当属白帝城西这名叫滟滪的孤石。“滟滪堆”,是瞿塘峡第一道险关奇隘,由古到今,不知于此发生过多少船毁人亡的悲剧惨景。试想那几百米宽的江水,被两岸峭壁约束得不到百米,急流冲向夔门,再冲向横卧于江心的滟滪堆,船只过此,若不小心,岂可能不被撞得粉碎骨。

    狂澜腾空,滟滪回澜,江怒之时,总教人叹为观止,即使是武功绝顶,也只能讲遵守二字。今水势尤其险急,流水似箭,滟滪堆露出水面仅如龟鳖大小,为消灾避祸,不可能有船夫冒险行船。于是整个世界,独存巨浪与暗礁,加上天雨湿,像在为鬼节延续气氛,又似乎在刻意地哀悼昨夜金人的战败。

    黄鹤去经过半夜休憩,总算可以起行走,此刻他与陈铸二人站在江畔,等候最前方那个发花鬓白的老者转

    那老者向滔滔江水深深鞠了一躬,带着遗憾离开滟滪堆波翻浪腾的景。

    “贺若大人是在祭江?”陈铸疑问道。

    金南第一的贺若松,微笑着摇摇头:“不,我是来祭拜我的敌。”

    陈铸一愣,黄鹤去恍然大悟,贺若松适才是在对因他而死的白鹭飞与易迈山鞠躬,他几人虽然根本没有交,却终于都是冷冰冰的男人。

    “鹤去无能,让冰冰落在了林阡的手上。”昨夜只是让她去与魏南窗联络战事,孰料又将她推入战局。

    “她会回来。”贺若松走到他边,看了一眼他的背伤,“你的儿子们,都成了他们的棋子。”

    鹤去沉默着,没有说话。

    贺若松忽然色厉:“鹤去,我真想撕开你的伤口!”

    黄鹤去低下头来服从他严厉的训斥。

    “南窗最初就被他知悉份,你黄鹤去却从始至终不知道,接下来你一连输了林阡七步!”

    黄鹤去知贺若松这几不在当地,却在初来乍到的时候把形势剖析完全,倒吸一口凉气:“还请贺若大人指教。”

    “他第一步,就是把冰冰架空,拆了她的威信和领导力;他故意让别人胜得很轻松,冰冰却惨败,就是强迫着所有人包括冰冰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弱,若是平常的弱法,鹤去你大可以在他们攻击冰冰的时候派小王爷营救,用不着去补她,可是‘极弱’之名一出,你就不得不削弱小王爷先照看她。”

    “其实,黄大人是看出来了,所以没有过多地调整布局……”陈铸轻声说,黄鹤去摇头示意他不必多言。

    “第二步,他用抗金联盟最强的厉风行金陵二人暗战小王爷。他却也知道小王爷实力高强,所以要替厉风行和金陵扫清后顾之忧,可是他却没有多余兵力可用,因而第三步,他就带着南窗一起住到陈铸猛烈中间……其实他有很多方法可以害猛烈,却不能连着陈铸一起害。可是,屋子塌了,猛烈被活埋,而且是陈铸所埋,军心就势必瘫痪,所以两路一起失败!”

    陈铸回想自己昨夜的大失误,心有余悸。为什么自己这多谋快断,遇到林阡,竟然失控……

    “第四步,获悉小王爷击败厉风行之后,立即强攻冰冰,顺带着把陈铸猛烈的消息传递到你们两路,让你在第一时间知道你输了三路的事实,思考收战。第五步,利用所谓后援骗你们非撤退白帝城不可,还用你的几个儿子离间你与小王爷。第六步,趁着你们都走了,把南窗一个人闷死在白帝城内部,让他的占地孤掌难鸣、白白流失!”

    “何谓‘所谓’后援?”陈铸一怔。

    “抗金联盟,根本没有任何后援,鹤去,小王爷昨夜顾忌的后援,是一队巡逻的官军。这详,今一早便在白帝城的抗金联盟传开。”

    黄鹤去攥紧拳,叹了口气。

    “第七步,趁着你和小王爷有嫌隙,派人在白帝城外对你们赶尽杀绝。”贺若松冷道,“细作告诉我,短刀谷的真正后援,将要在最近几,对你们进行一次最后袭击,把这次潜伏进白帝城的所有人杀死在瞿塘峡,一个不留。趁着你们战败,趁着你们这两个主将分化!”

    陈铸听罢这七步,点点头:“这布局,就像烈酒一般,越往后去,后劲越足……”

    “陈铸,你是王爷边的人,最好要帮鹤去取得小王爷的信任。金南前十,本是该誓死效忠王爷的,怎么可以让小王爷觉得他不够忠诚?!”贺若松向陈铸说罢,转头向黄鹤去,“这一次你犯了小王爷的忌,可能对你将来的发展有阻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黄鹤去点点头,他也闻知小王爷素来如此,一旦存疑,终不用,小王爷,是王府里几乎公认的继承人啊,从前,黄鹤去只是担心被柳峻赶上,现如今,地位更加岌岌可危……

    “既然短刀谷要在近出战杀我们,那贺若大人,不如咱们现在就回去商量应战事宜?”陈铸急问。

    贺若松摇头:“不必了,我可以担保你们能安全离开这里。不会败给短刀谷。”

    陈铸面色一变:“贺若大人已然退敌?”

    贺若松表依旧严肃:“林阡可以离间我们,我们当然也可以离间他们。”

    “离间……”陈铸沉思,“不知是林阡太强还是凤箫吟太精明,他二人好像已经达成了一致,由林阡来指挥战局,凤箫吟到不像是主帅……”

    “他们年轻人,当然没有什么争权夺利的事发生,可是,短刀谷里面就不一样了。”贺若松目光如炬,“他们这些少年人费尽心力想进去的地方,却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那个地方,多年来一直在勾心斗角,到今年,事已经不可收拾,都不需我们离间,他们自己就一路内斗。”

    陈铸喜道:“原来如此,短刀谷在内斗。”黄鹤去放下心来:“我们总算可以放心出去……”

    

    同是七月十六的早晨,战事终于告一段落,最危急的时段不过一夜,得胜的抗金联盟,感觉却犹如一个世纪漫长。大伙儿都难掩喜悦,皆形于色,唯独云烟吟儿等人还为胜南的伤势担忧。由于金陵说胜南的毒可能还并未全解,大家都还有些担心,软硬兼施他去休憩。厉风行同样是因为剑伤在被妻子强令躺下,哪里可能睡得着,趁她离开的一阵子,立即出门来透气,刚好看见胜南从另一个方向静静行来,二人一照面,相视而笑。

    “那帮女人,只会乱担心。特别是陵儿,总要管得很严。”风行无奈苦笑。

    “要不要出去走走?我想去江边看一看,这样的天气,江水必定很壮观。”胜南提议。

    “好啊!”风行面露喜色,与他一并悄然出去,没有惊扰任何一人。到长江之侧,风行只觉心旷气爽,精神大好,一路都呼吸着新鲜空气好不愉快放松,胜南似乎没有那么轻松,一路遇到船家住户便要问上几句话,要不关于地形要不便是船运,走访了半个上午之久,教风行好生纳闷。

    风行也只能猜到胜南还在紧张金人,叹了口气:“胜南,要说凡事考虑周全,这整个抗金联盟,或是我见过的人当中,只有陵儿一个可以赶得上……”

    胜南一愣,风行感慨万千:“今生能娶陵儿为妻,我真的很知足,若非有她相助,我厉风行只是空有一武艺,哪里能让南方义士团极速发展?虽说从前我都觉得女子应不如男,昨夜一战,却真的改观,陵儿长大了,我也离不开她……”

    胜南笑道:“是啊,可是你厉风行离不开金陵,金陵也离不开厉风行啊。南方义士团的领袖,终究是你,她只能做军师,不可做主帅。”

    “为什么?”厉风行一怔。

    “陵儿有一个缺点,就是容易心软。”胜南一针见血,“你还记得在泉州的时候,连景岳他们威胁金士缘前辈的事么?那时候陵儿就经常关心则乱,她太重,心肠太软,怎可能做主帅?”

    厉风行笑:“这样一来,我夫妻二人倒是互补了。”

    胜南正色说:“风行,后一定切记,若是你觉得陵儿的决策过柔,要审时度势,该否决的时候不必遵循。”

    风行点点头:“好,胜南,你放心。”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