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8章 曲径通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入夜之后,惜盐谷自有一番好景色。星光灿烂,池水如镜,上下相照,风光无限。

    沿池一直走到湖畔,更惊讶于浩瀚山庄原只不过棋盘一点。转弯到这尽头,忽觉眼前一亮,心境豁然开朗。放目远眺,天地间全然原野,一眼望不到边。

    水田错落,渠道纵横,原来柏轻舟的族人早已在这世外桃源作出了如斯开垦,足以世代相传。

    彼时金夏蒙诸方势力都已退出谷去,阡吟也向柏轻舟表明了初衷。柏轻舟同意将真龙胆一瓣取下,其余则继续庇护谷中居民,阡吟自然感激不尽。

    萧史与真龙胆之行没有关系,阡吟也不好再烦他劳顿,加之他比武后有所疲累,是以被柏家人安顿在竹庐休憩。

    “从水路去更快。”柏轻舟带阡吟登上竹筏,撑起一支长蒿为他们引路。

    晚风徐徐,芦絮轻舞,湖畔茂盛的林木与田野,夜色中独显一番墨绿。

    湖面微澜,鹤栖鱼飞,不见船行,只见景移。

    竹筏静静缓缓漂在水面上,黑夜里天幕倒挂投(射shè),人在水面上星星的倒影里走。

    四面八方全然微光浮动,配上远近清新的空气、不知何处传来的歌谣,感觉整颗心越来越沉淀。

    “这里真是个隐居的好地方……”吟儿安然掬水捞星,却不敢开口打破这里的意境。

    可惜这万籁俱寂还是被林阡破坏了:“柏先生,认为陕北小王爷是‘搅局’?”搅局,是柏轻舟的原话。

    林阡忖度柏轻舟曾经指教过李纯祐如何对抗蒙古,是以并不会纯粹因为谁强就依从谁,但她也不会去选择自己不认可的主,所以她竟对小王爷的思想不以为然。

    吟儿一愣,屏息关注,她知道林阡很在意哥哥这个对手。

    “如果没有蒙古的存在,我会考虑选择小王爷,毕竟他的理想是天下太平,没有战争,对民众再好不过。”柏轻舟回答时动作放慢。

    “若仅仅局限在金宋的棋盘,小王爷的策略未尝不可。然而疆场不断向外延伸,小王爷根本就是区域内的阻碍,过分固执,反而可能伤害天下苍生。”所以柏轻舟才拒绝了小王爷,也是提醒他他并不能顺心遂愿。

    “或许他心里和我一样想法,原以为自己对形势了如指掌,却在遇到柏先生之后,才知自己坐井观天。”林阡坦然。

    柏轻舟一怔,清浅一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上岸之后行了一段,沿途看到几个柏氏族人,见他们靠近真龙胆,便散发给他们一些物事。与白昼丹药需要服食不同,这些东西只需随(身shēn)携带即可。怪也怪在,三人((逼bī)bī)近那真龙胆的途中,竟然无一毒蛇猛兽挡道,如此听话。

    就算金陵在此,也不会很容易就寻到途径对付蛇兽,这些不通武功毒术只靠智慧生存的人,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开垦耕种有可能,却是如何发现了这些驯服毒蛇猛兽的策略?

    “此地名叫惜盐,顾名思义盛产盐。适才经行的便有盐池。”柏轻舟道。

    “什么,这是……盐?”吟儿觉得不可思议。

    “惜盐谷的这个角落十分炎(热rè)干燥,这些毒蛇猛兽的首脑体软,撒盐则会失水皱缩而死,久而久之,见盐不敢靠近,以至于所有蛇兽都随之避闪。”柏轻舟解释。

    “所以我等奋命搏杀不可接近的毒花,对策竟在这惜盐谷的名字里。”林阡汗颜。

    “我先前却也不知,蛇兽供奉之花,原可入药救命。”柏轻舟注视着林阡采摘、(身shēn)临峭壁他轻功卓绝。

    “柏先生,谢谢。”林阡得她同意终于取到这来之不易的真龙胆,感谢之(情qíng)溢于言表。

    “不必言谢,我已答应随你们出山,这是我应当做的。”柏轻舟说。

    “柏先生。”林阡真挚地对她讲,“林阡知先生是被众人((逼bī)bī)迫才肯相见,虽然也认为先生之才埋没可惜,但决不想强人所难——先生如果并不愿意离开惜盐谷,可以不走。”

    “现(身shēn)虽被迫,择主却自愿。”柏轻舟眼中瞬然噙泪,“这一柄锋利宝剑淬炼这么久,早就等命定之主持之出鞘——”上前行礼,意念坚决:“主公。”

    “先生出山,苍生之幸!”林阡喜出望外,急忙将她扶起。

    

    翌(日rì),神堂堡杀气不减,金蒙夏人无一人离境。

    事实如此,只要柏轻舟出山,其余势力必定杀之后快,绝不给对手此消彼长的机会。

    如今他们同仇敌忾,林阡、吟儿、萧史一旦出谷就很难保障柏轻舟的安全。

    然而柏轻舟对此无所畏惧,笑道:“主公莫忧。金方刻意封锁的消息,如今应该也到了陇陕,盟军知道主公在这里,必然已经派遣接应。有了他们,自能保我万无一失。”

    柏家与外界一向有他们特有的交流方式,譬如上次柏轻舟的知己被擒,便是将消息缚于鹤腿、通风报信,今次阡吟也冒险出谷在镇上留下记号给可能来到的盟军,指教他们如何与谷内联络。

    果不其然,盟军滞后了几(日rì)总算有了音讯,包括何慧如、辜听弦、赫品章在内的几位高手都已候在谷外,由于气候恶劣暂时进不来。

    “有慧如还不足够?”吟儿笑,慧如就可以自造一个惜盐谷。

    “早先其实想过带她来寻毒,然而她虽能无敌于毒蛇猛兽,却不一定抗得过恶劣气候,实不愿她涉险,于是只能作罢。”林阡道。

    “哈哈,收拾收拾一起出谷,顺便把萧史介绍给他们!”吟儿喜笑颜开。

    劲敌环绕,虎视眈眈,所幸柏轻舟这一“得之便得天下”的谶语,一时半刻还不至于上升到沙场层面、严重到国家之间为之斗争,不过不得不说,如今金蒙高手合力阻击因小见大,林阡拿下柏轻舟存在着一定后患。这也是柏轻舟为什么说宋蒙之间也有开战可能,大概也是柏轻舟最终对宋蒙二选一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谁最终获得柏轻舟都需要胆量,然而风险和机遇总是并存。

    

    满心满意把柏轻舟和萧史都介绍给盟军,然而现实却给了阡吟重重一击……

    在这个遍寻不着萧史的早晨,他们意外地发现自己的住处,装有真龙胆的包袱——

    不翼而飞!

    “这!”吟儿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已不是第一次遭到背叛,可是未免太快也太意料之外。

    前(日rì)萧史还是个帮他们得到真龙胆的及时雨啊!他对金人的刻骨仇恨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我俩暂时忘却了初心来争夺柏先生,却不知道原来他和我们的来意才是一样,一样是为了真龙胆……”林阡想到当(日rì)萧史摘叶飞花蕴含无上毒术的样子,串联起来难免后悔,明明有过提示却还是没有想到,“我排除了那么多可能,全都立足于柏先生,然而他不是为了金夏蒙任何一方,也不是纯粹要帮盟军,他是为了他自己!”

    同时柏轻舟的侍女前来禀报柏轻舟,峭壁上真龙胆整个都不见了。萧史,他知道他们前夜用盐来防蛇兽!

    如今谷外虽还有蛇兽环绕,大多只是眷恋真龙胆残留的气息,不久之后便会散尽,金夏蒙人也会知(情qíng)。

    萧史和真龙胆之行没有关系?不,不是他帮他们得到真龙胆,而是他们帮他得到!

    “不幸中的万幸是,金夏蒙人暂时还不知道真龙胆已经不再,咱们必须尽快与慧如汇合。而且,为避免谷中民众(日rì)后被扰,慧如不得不勉强入谷一次,召唤一批毒物,命它们聚集、庇护在原地。”林阡说。

    “好。”柏轻舟点头,暂时也只能如此了,“幸好萧史取真龙胆,并非故意为了和我族人对着干,只是正巧拆毁了我们的生存屏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吟儿脸上火辣辣的,“绝对互信”说出口,才几天就不成立了,实在打脸。

    “吟儿。终有一天会再见,他会加入我们。”林阡一笑按在她肩上。

    如萧史般保家卫国的少年英雄,背叛是偶然,出现才是必然,不止萧史最终一定会撇开一己之私加入,还会有更多的萧史出现或者已经出现,大势所趋也。

    别忘了,“若金蒙先战,也是在这片曾属于大宋的国土上,我方自不应该胡乱搀和,甚至还去帮新来的狼驱走旧有的虎,如此,只怕大宋家国更难收复。”对柏轻舟的这句回答,不是阡吟,而恰恰是萧史说的。

    

    真龙胆意外失窃,萧史连一片叶子也没给阡吟留下。

    如此受挫,阡吟重回盟军,也只能在交代群雄保护好柏轻舟、发散消息由江湖人士四处找寻萧史之后,再次收拾行装启程去葭州寻找灵仙草。

    护送浣尘渊声的专人正巧也在近(日rì)返回,告知阡吟治愈火毒总共需要三件宝物,缺一不可。渊声当(日rì)没有交代的第三件,是他自己都不确定是否存在世上的凶兽之王。

    冲这点,吟儿也想说,这老家伙真心不靠谱……所以未必如渊声所说是缺一不可,有可能灵仙草单独就能治吟儿呢?

    任何希望,林阡都不会放弃。

    沿着边境一路向北前往葭州,战争留下的痕迹愈发明显。

    柏轻舟提起过,就在去年秋冬季节,不远处的河东北路,蒙古曾对金朝进犯,并与监军完颜天骥相持不下,西夏先王李纯祐曾想趁机获利,前来追杀,却一无所获。

    “大蒙古国才是完颜璟和完颜永琏北疆经略的真正对手,无怪乎完颜永琏近期回朝务政,应该和蒙古人近期的侵略脱不了关系。”林阡见到这沧海横流,想起惜盐谷中的田连阡陌,难免悲悯。

    “原来成吉思汗对金朝的复仇已经开始了……”吟儿叹。

    “柏先生说,完颜永琏早在山东之战便已经注意到了河东的布防,十一月果然便被入侵,如此远见。”林阡道。

    “父亲两面应敌,却依然进退从容,实乃当世最强豪杰。”吟儿点头。谁没有劲敌?父亲现在依然是当世最强无疑。

    二月中旬,阡吟(日rì)夜兼程,终于抵达目的地。曾属于大宋的铁葭州,如今依旧矗立于黄河岸边,三面环水,绝壁凌空。

    如今,它竟已成金夏蒙三国的边关,每临旧迹,不胜感慨。

    

    阡吟依循寻获真龙胆的方略,在葭州开始了探索灵仙草之旅,按理说此地语言还稍通一些,比前次找药应该快上不少,然而令阡吟意料之外的是,葭州当地并没有一处像惜盐谷那样,具备着燥(热rè)环境提供寒毒生长,甚而至于恰恰相反,倒有好几处荒郊野地,惊人得(阴yīn)寒、冰冻。

    阡吟只能转而求人,百转千回找到葭州人称最通晓毒术的老者,其已年逾古稀、老态龙钟:“灵仙草?仙草……这名字极是熟稔,我想想,很快就能想起来……”然后他想了半天,翻了很多书籍,在阡吟差点睡着的时候一拍桌子,“对了我记起来了,半个月前陕西秦家那丫头来取而不得,那是咱们葭州最烈的大火之毒!”

    “大火之毒”如雷贯耳,阡吟只觉晴天霹雳,渊声和眼前老者,哪个说的话才更可信?都像在胡说八道!哪能用大火之毒来治吟儿(身shēn)上的火毒!明明他们要找的是寒毒啊!

    细细咀嚼,更加荒谬,“半个月前”“陕西秦家那丫头”——老者口中控弦庄研制火毒的秦氏,乃是秦敏秦毓的母亲,也就是二十多年前差点杀死林楚江却意外促成玉紫烟与之结合的女人,她,早就已经死了……

    可是,这才解释了为什么葭州当地没有任何适合寒毒生存的环境——因为这里更容纳火毒。

    “诶,可惜昨天另一个小姑娘把它取走啦。”老者还在自言自语,这个“昨天”,显然也已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了……

    “控弦庄秦氏取而不得的火毒,可能已经被他人夺走了,只是渊声记忆里还在葭州,所以刻舟求剑了。”林阡明白了,渊声印象中葭州有个至宝灵仙草,渊声不记得寒(性xìng)火(性xìng),只记得药效强烈,而且其存在于葭州还是渊声入魔之前的事了,阡吟两个都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不在原地。

    所以渊声要的三样东西,一样得而复失,一样只限传说,一样南辕北辙还思维定势,阡吟花了数十(日rì)时间在外漂泊只愿能治愈火毒,然而踏破铁鞋无觅处,说不郁闷真不可能。

    

    林阡带着吟儿在边境上又找了几(日rì),毫无头绪,只能决定打道回府。

    便在这(日rì)的正午时分,阡吟行到个不知姓名的偏远山村,里面民众载歌载舞(热rè)闹非凡,吟儿原还怅然路过,远远看到这景象立马回了神,兴高采烈地奔了过去。

    “这里……应该存在着很多种族……”林阡凭服饰、面貌一眼断定,这是个各族混居之地,女真、契丹、汉人皆存,或许还收留了西夏人、经过了蒙古人。

    这些民众和其余地方见到的愁云惨雾不一样,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欢声笑语,丝毫不知道战争已经迫在眉睫。林阡一时愣神——完颜永琏、柳月、小王爷、自己和吟儿都希望见到的天下大同,和平共处,依稀就是这么简单,这么安宁。

    可惜柏轻舟竹庐夜话天下三分,林阡领导的盟军、完颜永琏支撑的金国、成吉思汗统治的蒙古,以及柏轻舟所省略的西夏、宋廷,它们,在这开禧二年,竟发生了宿命般的交集,不过多久,整个天下都将陷入混战。

    这样的安宁,还能存在几时、几地?

    “两位朋友尊姓大名?来自何地啊?”终于有个妇人((操cāo)cāo)着一口汉语上前询问,笑容满面,殷勤好客,她一过来,后面围上好几个孩子,躲藏着好奇地打量他们。

    “在下徐图,她是我的妻子,我们来自葭州,经过这里。”林阡化名,吟儿一怔:“咦,怎么姓徐的?”

    “有空暇吗,赶紧来参加咱们接下来的骑(射shè)大会吧,会不会(射shè)都可以尝试,前三名的有奖赏呐!”妇人指向不远处的马匹、弓箭和箭靶。

    “好,我们参加!”吟儿喜滋滋的。

    “唉!你哪能答应那么快!万一奖赏是女子……”林阡急道。

    “那就娶了呀。”吟儿没心没肺地笑。

    歌舞退场,近前去看,比试规则是这样的:众人需策马(射shè)箭,起先箭靶在二十步外,连(射shè)三箭,以正中靶心者次数多少计,排名前一半留下,后一半淘汰;其后箭靶移至四十步外,继续三箭竞争;继而六十步、八十步、百步,直至决出前三名。

    全村无论老少都来参与,对他们来说,娱乐(性xìng)高于一切,也不觉得(射shè)不中输了就丢人,所以二十步内,(射shè)不中的数不胜数。四十步后,留下的已经不多。阡吟这种武功高强者,虽然专攻并非(射shè)箭,却显然比他们厉害得多,这场比赛就像专门为他俩设立似的。

    与歌舞阵容相比,参与骑(射shè)的女子要少得多,不过倒也有四五位比较擅长,而且还有个特别出类拔萃的,六十步时还在,年纪轻轻,英姿飒爽。

    “徐呆子要是在就好了,他可是百步穿杨。”吟儿正在想着天骄,冷不防那少女已经和林阡搭起讪来。不行,不行,赶紧调匀气息,专心致志,瞄准箭靶,到下一轮,和林阡一起入围的女子除自己之外不能有别人。

    那时比试还剩八人,她成绩和这少女相当,却恰好一个能入围一个就淘汰。

    跌跌撞撞,终于干掉那女子进入四强,这时她才注意到,有个男子,和林阡并列榜首,竟然一样从来没有(射shè)偏过。

    那男人虎首猿臂,黑面虬须,挽弓(射shè)箭能力超群,八十步,吟儿和另一男子出局,一百步,他和林阡还在平局,众人不得不为他俩加赛,将箭靶移到了一百二十步。

    问起村民,才知这人也是这个小山村的过客,吟儿看他骨骼倒是很像蒙古人。

    百步已经极难,再加二十,便全凭运气取胜了,那人和林阡终于分出胜负之际,可算把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直、心也悬到了嗓子眼。他两人却都是一副镇定自若、棋逢对手的样子。

    “原来第一名的奖赏不是美人,是村长家新砌的一座大房子啊。”吟儿笑着过来迎林阡。

    “可是,吟儿,我们要住在这里吗。”林阡表示实在暴殄天物。

    “留个住处也好,将来再路过时先来歇脚。”吟儿笑嘻嘻的。

    “走,我带你们去看那座房子。”这时那英姿少女拍了拍林阡的肩背,说要带他们去。

    囫囵赏完那座美轮美奂的大屋,林阡借故有急事要走,便赶紧和那少女作别。

    “盟王,是怕又欠下一份(情qíng)债吧。”吟儿看他面色通红,笑着调侃。

    “都是你这家伙惹出来的事,这大屋刚砌好便要空置了。”林阡瞪了她一眼。

    “可是也让你遇到个好对手啊。”吟儿说。

    “适才不该显山露水,原以为这里都是普通百姓,没想到个中会有金帐武士。”林阡正色说。

    “金帐武士?”吟儿一愣。

    “他骨骼面貌都是蒙人,这般好箭术,不可能不列金帐武士。”林阡道。

    “这倒是。”吟儿点头,笑,“不过显露给他看也没什么,锋芒总是深藏会生锈的,我们也不是多谦虚的人。”

    “话是这么说,他们可能是来金朝刺探敌(情qíng)的。”林阡比她谦虚得多,“敌众我寡,太显眼的话,还是避开的好。”

    “哈哈,少找借口,你什么时候怕过敌众我寡,你是怕人家小姑娘……”吟儿还没说完,已被林阡封口。

    背离那村庄之时,(身shēn)后人声鼎沸,显然是又一轮歌舞开始,只怕这大会会一直开到晚上、篝火燃起之时。

    吟儿循声看了一眼,斜阳下,适才走过的地方,尽是弯弯曲曲的山路,蜿蜒曲折如长龙。

    适才?不,这么久了,从来都是走着……曲径。

    “曲径,通幽处……”吟儿不(禁jìn)有些憧憬,如果能一辈子隐居在哪个地方,无论惜盐谷,这个小山村还是黔西……

    “怎么了,舍不得那座大房子了?要不再待几(日rì)?我舍命陪君子。”林阡关切地问。

    “不,不要。”吟儿认真地摇头,凝视着他,“你是林阡,半刻都不能离开战场。”

    所以,继续前行吧,抛开那些偶尔想要逃离的隐居意念,和林阡一起步入接下来更广袤的命途。

    

    天渐渐昏暗。

    云像覆盖在山上的山,由夕阳勉强分为两段。

    得到第二名的那位蒙古高手,在歌舞大会上搜寻片刻,却迟迟不见阡吟的(身shēn)影。掐指一算,蹙紧了眉。

    “今(日rì)赢我的那个人,怎不见了?”低声问随从,得到的回答却是他们好像已经走了。

    “什么?何时走的!”蒙古高手面色大变,“怎能放他走?!”(情qíng)急起(身shēn),严词厉色,“追上他,杀了他!他是本不该出现的人!”

    

    (第二部曲径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