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二百二十章 东家种树,江南西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渡津迷雾,平挹江水,野旷天低,雪中穿沙。

    站在船头被风景吸引的凤箫吟和云烟二人,舍不得离开长江片刻。吟儿一个多月来得云烟悉心照料,臂伤大好,无论陆路水路都未涉过一次险境,吟儿不由得心底感激:“云姐姐,你的生我一定要补偿,若不是我……”云烟只一笑:“算啦!我从小到大也不知过了多少次的生,上次只是找个借口希望你留下别一个人走路,结果你坚持要走,于是我就跟过来了。生宴席只是个幌子,不打紧。”吟儿不一愣:这样一个体贴的女子,我若是个男子,也早上了啊,难怪小师兄和他都会觉得她重要……

    云烟不知吟儿此刻的自卑感,满足地望向远处山川相缪的壮美图卷,水气氤氲,山岚磅礴,峰峦横生,叠嶂如聚,怪石嶙峋,江色接天,万里无垠之茫然,只觉心下豁然:“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liu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吟儿又惊又喜:“这里正是黄州赤壁吗?”

    云烟笑着回应:“是啊,原来有豪放气概的不止东坡一人,看到江山的壮观,谁都会这般的感慨。只不过,好词句被东坡造就,后人有谁能超越?可惜也可惜在,此赤壁非彼赤壁……”

    吟儿一愣:“想必东坡不可能犯上地理的错误,他是因为太了解,所以才时常想当然地故意犯错,移花接木而已……云烟姐姐其实无需过于深究,无论是三国时期的赤壁,抑或是东坡笔下的赤壁,都属于我们宋人,此赤壁彼赤壁又有何彼此之分?”

    云烟惊异地点头,她看得出,吟儿虽然平里嘻哈惯了,对抗金却十分的严肃,某些方面堪比胜南。

    吟儿续道:“有许多宋人,并没有直接受到战争的苦,可是他们拿起武器来抗金,为的就是捍卫这美丽的河山……”

    云烟略带敬意:“吟儿时刻都在想着抗金。”

    吟儿微微笑:“其实我喜欢抗金,是因为我是个容易激动的人,我这个国家,为了所有宋人而激动,所以不自要成为之中的一个……现在两浙两淮局势已定,荆湖南北有飞虎军和几大家族,成都和利州有短刀谷,福建路有南方义士团,广南有天骄,夔州路有沈家寨,抗金一点都不妄想!”

    云烟掐指算:“似乎,还少了京南西路和江南两路?呵呵,江西八怪算是江南西路的义军吗?”

    吟儿一笑:“江南西路有‘一剑封天下’的宋家堡,这一家个个剑法精湛,是剑法中的唐门啊,而且江西还有抗金的词人辛稼轩……”她说着说着,忽然一惊:“云烟姐姐,咱们前些子停留在江州数,师兄和胜南理应追了上来,为何还是没有音讯?”

    “对啊,他们为何这么慢?想来不见胜南已经一个月了,祭祀易盟主的武林大会虽然说定在七月,他也不该那么慢啊……他不会还没有启程吧……”云烟揣测。

    吟儿忐忑:没有启程,其实是等着所有人都走光了,他独独一个从淮南直接去江西?

    蓦地心下咯噔一声:糟了!

    

    五月多,江西信州、上饶带湖、铅山瓢泉、鹅湖……这里无疑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路线——飞流万壑,千岩竞秀;抑或是烟水蒙蒙,小桥偃月;大背景是重重山峦,绵延不断。这已不是纯粹的山水境,这一切都与两个字有密切的关联——隐居!

    云烟策马急行,兴奋不已,絮叨着:“真的要去见辛稼轩了吗?他也是我崇拜的大词人啊!”

    吟儿脸色少见的沉,只淡淡嗯了一声。

    穿越了一大片静谧的竹林,终于看见富有灵气的源泉。

    曲水流觞已成旧景,宴会似乎方毕,唯留一堆墨笔,尽是诗稿词文。吟儿拾起词来,看了几篇,叹了口气:“文人们也在抗金啊……”云烟微笑:“只是这些人的水平大抵不是很高,抒发不出那种气势,那种‘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的气势。”

    “可是,稼轩不及东坡超然。”

    云烟一愣:“那是因为时代的不同啊,我读过辛稼轩老人家的文论,大抵都字字铿锵,句句有力,东坡有名士风liu,稼轩却是英雄悲壮。可惜,英雄似乎总是遭遇不公平,政见不可以被采用……”

    吟儿失神,喃喃自语:“会不会也就像东坡一样,不合时宜?锋芒太露?所以只适合后人观,不适合当朝看?”

    “好一句‘只适合后人观,不适合当朝看’!”有人从竹林间大步径行而来,吟儿不握紧了玉剑:“你是谁?”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那人在水边俯下子,灌了一壶水:“两位姑娘也饮一饮瓢泉的水么?不同的人品尝会有不同的感受。”

    云烟答应道:“好啊,我倒真要尝一尝,吟儿你也尝吗?”

    吟儿略带疑虑地看了这个人一眼:“阁下究竟是哪一位?很眼熟……”此人五十多岁年纪,虽头发花白,但虎背熊腰,精神壮健,这凛凛之躯,该是英雄相貌,似乎,他来自江湖。

    那人一眼看见吟儿的佩剑:“姑娘似乎是习武之人?怎么也会到文人聚集之处来?”

    吟儿疑道:“你是文人?”

    那人饮了泉要离开,云烟赶紧追问:“这位大叔,请问辛稼轩在何处呢?这里实在是太大了,一时找不到……”

    那人脸色微变:“你们找他?找他做什么?”吟儿淡然:“崇拜他,想来会一会他。”

    那人有些冷淡地说:“就算见了他又如何?学他赋词?学他为官?学他步步错位么……”

    看他一步步远走,吟儿忽然觉得他和世界很格格不入,他虽然没有独孤的孤傲,越风的孤僻,川宇的孤独,却凌于三人之上,短短几句话就透出了对人世的感伤,或者说叫苍凉,那种苍凉,其实叶文暄也引述过的“误入尘网中,一去数十年”,厉风行曾经感叹过的“在这个世上,你若懂得一个道理,别人却都不懂,那你反倒成了一个不懂道理的人了……”

    一瞬间,她突然懂了这个背影属于谁,不知怎地眼睛有些湿润:“辛前辈!”

    称他为前辈,而不是词人!纵然他在词作上的造诣当世首屈一指,吟儿还是觉得,他本该辗转江湖,成为南宋武林如今的前辈!却偏偏,败给了形势……

    如果他是他们的前车之鉴,他们是不是还应该继续倾覆……

    而且,这一回,也许是林阡将来要领导抗金必须突破的最艰险的一关。

    他真的会来找辛弃疾复仇吗……

    辛弃疾听得吟儿的叫唤,却没有停下脚步。

    茂林修竹,在轻风中摇曳,中空而外直。

    阳光从竹间穿透,献给人间洒亮。而竹尖上轻吐出晶莹剔透的露珠,开始湿润整个人间。绿**滴。

    

    古琴声。

    凤云二人跟进那宏丽的建筑群中,循着这琴声来到里堂。居室里空无一人,悠扬的琴声在空中不时回

    吟儿叹气,对着琴声最清晰的那一处:“其曲越高,其和越寡……”

    那人回应:“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因美酒横。”

    吟儿小声道:“在下江西三清山凤箫吟。”

    “原来是纪景兄的徒儿。”一语道破他的份。

    云烟喜道:“果然是辛前辈啊!在下姓云名烟,特来拜谒前辈!”

    “曲音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似乎两位是有要事在?”

    云烟一怔,凤箫吟点头道:“的确如此……有人想要来刺杀辛前辈!”

    云烟大惊:“什么……吟儿?!”

    辛弃疾处之泰然:“我早料到了这么一天……”

    吟儿一怔:“不管泰安义军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我都会尽责保护好辛前辈!我估计好了子,那人最近几就会到这里!”

    辛弃疾继续抚琴,琴声略微滑向哀婉:“多谢姑娘的好意,我只是不想死在私仇上……”他一曲终毕,掀帘而出,从他眼神里,看出一丝坚决。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