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二百零一章 理想,没有淘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傍晚,众位志同道合者围着篝火在海边上聚餐赏景。凤箫吟和金陵两位吃得无数且太不雅观,阑珊则鲜明对比吃得很少,而云烟,无论是举手投足还是弯腰抬首,都明显一种大户人家的风范,想来也奇怪,为什么有些人就算世并不显赫,却任何一个细节都透出高贵呢?

    吟儿明白,女子之中,论才貌,玉泽是天下第一无疑,说到高贵之最,就非云烟莫属了,唉,可是自己呢……好像只会投机取巧去冲一冲武功榜了,真是悲哀……

    

    “咱们来说一说咱们最初的理想吧。”杨鞍提议说。

    “最初的理想?”李君前一愣。

    “二大爷迫切想说现在的理想是吧?”吟儿笑着说,“我知道,是帮小秦淮站稳脚,然后娶潇湘姑娘对不?”胜南赶紧阻拦她,吟儿一愣:“怎么了?”

    君前苦笑:“她复姓完颜,你知道么?那不可能了……咱们去黄天拦截的金国公主,却出现得那么出乎意料……”他喝酒,吟儿终于发现他为什么会改变。

    沈延拍拍君前的肩:“过去的事就不想了吧,我先说——其实以前我的理想很简单,是做一个任何捕快都捉不住的小偷。”

    吟儿哈哈大笑:“那我的理想是做一个任何小偷都逃不脱的捕快!”

    沈延气得瞪她,胜南笑着帮沈延:“结果怎样,还是做了小偷啊……”众人齐笑,吟儿也乐。

    云烟笑着说:“那么我就做任何捕快都要服从的总捕头。”吟儿笑着说:“不好得很,你可知道临安城那个叫冷逸仙的总捕头,他一见到女子,就让别人弹琴脱衣的,早晚要丧于此。”云烟面露惊奇:“冷逸仙有这等毛病?”“你也听说过他?我跟你讲吧……”云凤二人气味真相投,一个愿说,一个愿听。

    下一个就轮到阑珊,她柔和地一笑:“万事其实都有例外,哪里可能有‘任何’呢,我的理想,就是平平安安地度过这一生。”

    总算有人吐了真言,越风小声说:“从前我没有理想,现在我的理想是去淮南,成就一番事业。”君前一愣,风行先道:“索到我们南方义士团来如何?”

    金陵看出君前有意,笑着拉了风行一把:“那天哥你先必须把南方义士团迁到淮南去了……唉,我曾经的理想,是成为这世上最聪明的人,现在大了发现当初的想法幼稚得紧……”

    厉风行笑着领会了金陵的意思:“其实我小时候的理想,是能够出一本果树大全的,哈哈,现在也没能够实现,不过我也想明白了,不管从事什么,都要尽心尽力,而且最重要的,就是认清自己的定位,自不量力只会一脚踩空,妄自菲薄更易自取灭亡。”

    “天哥真的很与众不同,讲理想也能讲出一番道理来……”吟儿有感而发。

    越野亦赞叹着:“南方有了你们就好,不过我很满足的是,我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我创建的越野山寨,是插进金国的一把利刃。”

    人生最满足事,莫过于有生之年理想与现实接轨,众人都嫉妒他,于是都面带一种“他欠揍”的表

    君前微笑着小声说:“我人生中第一个理想,是战,我最初的理想就是要纯粹地发动战争,那时候还小,不知道到底有几个立场几个敌人,也不知道世上其实根本难定谁正谁邪,可是看见一些不平等,看见无辜的人流血牺牲,总希望自己能帮他们解决这一切,唯一的方法,就是为他们复仇,以血还血。可是后来,发现这一切谈何容易,这世上,不可能所有人都一个目标,因为生活环境的不同,他们要保卫的要争夺的都不一样,你要战争,可是有的人却极力地阻止战争,你崇拜战争,有些人却嘲讽战争,麻木战争,痛恨战争,战争可以拯救苦难的人世,也可以让世界生灵涂炭……”

    “说来也惭愧,我最初的理想,只是要让家里人填饱肚子,吃上饭啊,只是要让妙真过得好些,却忘记了一些最重要的事……”杨鞍提及失踪多的杨妙真,脸上难免会有难过流露出来,他们兄妹俩的感胜南是知道的,不由得也引起感伤,安慰了几句,才去回忆胜南自己最初的梦:

    “我觉得世间最凄惨最寒心的景,就是看见亡国小孩的一滴眼泪,也许他们什么都不懂,也许他们不是因为悲痛国家灭亡。我的理想,就是不要看见这景,不要看见越来越多的小孩变成亡国奴,或者国家半壁还一无所知,有什么可以阻止这景发生,我就会为之奋斗一生。”

    君前默默地听,许久才说:“可是,眼前这败落的势,也许就算战争也挽回不了……”

    “曾经有人告诉我,命运就是一次次地走向毁灭……可是我虽然相信人生最后会毁灭,不意味着我活着就是为了毁灭!其实每个人的命怎么说都是一条死路,可是这条死路很奇怪,它在每个绝境都有延续下去的机会,从来看不清楚它到底何时完结,就看你自己怎么把握,怎么把这条轨迹留下来,怎么和后人连接。薪尽火传,前仆后继,理想,才会实现它真正的价值。势在败落,可是我们在败落的趋势里活着,不是为了看着它败落。”

    越风听见一阵沉寂和他自己的声音:“是啊,也曾经有人告诉我,踌躇有两种意思,一种是满志,一种是犹豫。生活的路上,许犹豫着走,可是,志向不可以轻易地沦丧。”

    云烟聆听着,许久才小声说:“这两个问题,都好像是同一个人说的。”越风胜南四目相对,这个时候,他们是朋友,甚至,是战友。君前微微笑,越风真的值得他留意。

    柳五津笑着说:“其实,咱们的小理想不一样,大理想却一样,求同存异。”他一句话,就狡黠地把大家的理想占为己有。可是这求同存异,就是君前说的同舟异向啊。

    篝火烧得更旺。

    真的很高兴,围着篝火的他们,都不后悔。

    

    杨鞍忽然轻声问:“对了胜南,你可认得一个叫莫非的少年?”

    胜南云烟皆惊,胜南点头:“他自‘决胜淮南’后就没了踪影,令人有些担心。”杨鞍一笑:“他很厉害啊,我最近见过他,他一路跟踪着金国使团,要救出他的师父,因此现在就在金国,除了剑法,他还有一点很厉害,你要留意。”

    “什么?”

    “识人。”杨鞍一笑,“他的‘眼神术’,可不是骗人的,我和他相处了几,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就的,他的条件,其实很适合做‘海上升明月’的首领,等以后落远空前辈退了位,给他领导也不错。”

    胜南微笑点头:“莫非真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他和江湖的关系断了五年,所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江湖,是从前的江湖,和我们经历的不一样,听的时候,可能都会有种时过境迁之感。五年中,新生了多少英雄豪杰……”

    柳五津叹了口气:“五年,也有多少人就在这五年里刚刚新生就消亡、都没来得及让莫非知道的……像我们短刀谷的九分天下寒泽叶,是我们短刀谷的奇才,可是,却在最近生了一场重病,不能像你们一样,好好地闯江湖,你们在云雾山比武的时候,他却要被病魔缠着……他以前是谁,九分天下啊,可是现在……却要卧病在不能出门不能晒……”说的时候,柳五津眼中噙泪,原来,短刀谷内部的事,就是这一件。

    柳五津继续说:“莫非不仅不知道泽叶的存在,应该也不知道另一个九分天下陈羽丰的存在,羽丰原先是川蜀的第一剑,可是就在去年,和萱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至今生死未卜!”当年的九分天下,属于短刀谷的三个人,着实令人心焦,寒泽叶病危,陈羽丰失踪,穆子滕的记太差,实在是一大硬伤。

    

    “对啊,刚刚新生就消亡了……”厉风行亦叹息,“世上最令人伤感的事,不就是一件东西还没有来得及普及就被淘汰?”

    想不到连风行这样的天才,也会有如此这般的穷途之叹。

    胜南摇摇头:“不,就算这世上只有一个人知道你的存在,那就不是淘汰。”

    

    人生很奇怪,有的时候赖之生存,却会因之而死,有的时候依靠其成事,有的时候又缘其而败事——前面的路似乎一片模糊看不清楚,而理想其实可以帮着他们,探清楚前面的哪怕一小段路。

    抱定理想,没有人可以轻言淘汰。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