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麒麟,乍暗忽明 第一百七十八章 孙仲谋处,觅曹刘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在北固楼上望长江,江水浩浩西来,滚滚东去,大浪淘沙,沉淀出一段又一段的历史。

    潇湘叹了口气:“读古诗今词,我最感伤两句话,卧龙跃马终黄土;玉环飞燕皆尘土。英雄、贼或者美人,终究和江水一样,一去不返……”

    君前一笑:“傻丫头,何必要这么多愁善感呢,我见到江水,就会想到如今的抗金形势,有那么一点点阻碍,可是气势依旧恢弘。”

    潇湘回过头来小声说:“君前,月底我可能要走。”

    “走?”

    “对,回去。”潇湘声音很低,听得出她其实不舍。

    “可是你的体?”

    潇湘摇头笑笑:“没什么大碍,我的体可不像别的公主那么孱弱。”

    “那么我们下一次在哪里在何时再见?”君前迫切想知道这个答案,却不知道未来多么不定。

    潇湘莞尔一笑:“离开的那一天,我会告诉你。”

    他们俩齐齐站起,潇湘突然惊叫一声,同时君前亦发现,路旁忽然惊现一大群毒蛇,杂聚在主道上,路边野草丛中,也不时有蟒蛇吐信之声,窸窸窣窣。

    君前轻声说:“湘儿你抱着我。”潇湘应言抱着他,君前背负了她,随即运起轻功往蛇群外突围,他忽而飞腾,忽而骤落,总教潇湘有腾云驾雾之感,沉醉中忽然鼻子一酸,如果可以,真想一辈子都被他背着……

    君前突然“哎呀”一声,潇湘一惊,君前大汗淋漓:“我踩错地方了!”原来他刚好踩在一条蛇上,那蛇可不弱,即刻回来咬他,君前怕潇湘受伤,没有准备充分就抬脚狠狠踢那蛇头,那蛇厉害得紧,一脚没有踢死,反到回击得君前连退数步,君前不大平衡地站着,想要上树,手刚扶上树干就觉得滑腻,竟又是一条蛇,君前怕潇湘担心,抓着那蛇就跳上去,直到缓过危机,和潇湘齐齐躲在树上,那树枝不停地晃动,树下蛇群还在虎视眈眈。

    潇湘偎依在君前边,君前紧张地攥着她的手:“湘儿你不要害怕。”潇湘甜蜜地笑:“我不怕,要是可以,住在树上也不错……”君前一愣,转过头去看见她,脸不又红又,一冲动,不顾周围环境就吻她……

    

    也许深恋之中的人就是大脑发吧,要是清醒的时候,想起吻的刹那下面全是蛇、树枝可能会断都会后怕,但是之所至,又是那么对的气氛……

    也不知忘却周围多久,忽听得几声异响,树下群蛇忽地四处逃散,君前潇湘方清醒回来,潇湘喜道:“君前,你瞧!”

    幽暗的树影中,环旋飞着一只鹰,它骄傲地飞旋了几转,直上树来落在潇湘肩头,潇湘笑着说:“君前,是小黑啊,就是上次在建康的苏府里受了伤的那一只啊……”

    

    却说大小桥和白路等候了良久,才见潇湘搀着君前走回来,以为又是谁受了伤,急匆匆赶过去看,才发现君前只是丢了只鞋,君前笑着向她们解释方才的事:“那蛇本要咬我脚,幸好我鞋结实。”“幸好你运气好,不然就少了双鞋!”小桥说。

    紫莺笑:“小姐,要不要替李大哥做一双鞋?”

    潇湘面上一红:“紫莺你别说了!”

    君前忽然小声道:“动物比人还有灵啊,知道有恩必报,谁知道人有时候还恩将仇报……”

    白路点点头:“不过有恩必报的人也不少啊,独孤家就不错,独孤清绝之所以因为慕容荆棘一句话就加入慕容山庄,就是因为慕容兼年轻的时候帮助过独孤残,独孤残让孙子报恩。”

    “哦?是吗?”李君前初次听到独孤的家世,“你从哪里听说的?独孤究竟是哪里人?”

    白路一愣,回想了想:“在瓜州的时候我问过杨叶,他说独孤家是年前才在京口露面的,但据说祖上就在这里,就是京口人,先前应该还是京口一个大户,后来牵连了什么祸事举家迁徙走了,逃避了好几代,可能是想通过独孤清绝重新振兴独孤家。”

    君前点点头:“独孤,完全有这个本事了。”

    

    独孤清绝直立在“天下第一江山”六个大字面前,皱着眉头,月光如水,清澈皎洁,洒落在碑牌上,历史,安静且荒凉。独孤微微一笑:“只有磅礴才配得上我。”所以,他想要退出淮南争霸,甚至退出慕容山庄,退出抗金联盟,这个决定,是为了他与生俱来和别人不一样的理想。

    “我首先要打败的是易迈山,其次是肖逝……肖逝。”把手从“第一”上移开,独孤残的话不停地回在耳边:“清绝,能练成回阳心法,你只剩下最后一关了,这一关你只要断了心中感,瞬即就能练成。”

    谈何容易?每一次,要断的时候,却汹涌澎湃——

    他的玉儿,他娴雅文静落落大方的玉儿,他体贴入微、心思细腻的玉儿,其实,也已经过去了十年,玉儿,也许你我今生都不会再见,只为了追逐天下第一……

    天微微亮的时候,有个脚步声响在独孤后,独孤转过去看,那个人是李君前。

    “李代帮主许久没有露面了。”

    “是,在下被私事所困,上次比武还望独孤少侠你见谅,不见笑就好。”

    独孤摇摇头:“儿女长,英雄气短,古往今来,人皆有之,有何见笑之处?李代帮主有有义,正是真真正正的好汉子,其实,我很羡慕你,心头还可以有牵挂……”

    君前笑着谦道:“过奖过奖……”

    独孤忽然问他:“江湖,是个怎样的地方?”

    君前一愕,这个问题其实不必再思考:“这个地方,没有谁可以改变谁,你有你的思路,我有我的作风,有时候甚至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没错,常常和别人争锋摩擦。我对江湖的概括是四个字,‘同舟,异向’。”

    独孤略有理解地点点头:“江湖,跑得快的不就是给人追的,站得高的不就是给人拽下来的,这个地方总有人等着被你超越,你超越别人的时候其实要杀你的人已经在前面埋伏着等你。就这么奇怪,不知道被什么联系在了一起……”

    君前听着听着就已经明白,果真被他言中了,独孤和他们都同舟异向。正听他陈述着,忽然独孤跃过石碑,一掌击去,竟然揪住一人衣领提了上来!

    那人一剑拼死挣扎,独孤残剑一挥,硬将那人拽了出来,那人不愿屈从,拔剑似要自刎,独孤脚速迅猛到令君前震撼,那人方有自杀意,剑已脱手而去!

    君前方才不是没有戒备,却没有听见这个人的存在,独孤猛然出手揪人到踢飞敌剑这几招,饶是君前负白门四绝艺都惊呆当场,只有资格当观众!

    危机并没有过去,那人没有站稳,脚底一滑差点摔落山崖,独孤一把拉住把他摔在地上,那人滚了几滚,一脚踢向君前企图从他这里逃走,君前脚如铁岂可让他得逞,他脚力自认力道非常,和那人一触竟也麻木不少!缓得一缓独孤已经和他在凑拳,而君前只觉脚骨一阵麻木,虽然自己令敌手受了伤,自己也第一次脚有疼痛,说明那人的武功绝对不弱!

    只听独孤自若发问:“你这武功,在金国应该排得上名吧!”

    那人哼了一声:“过奖,在下是金南第十一,连倾伦!”

    独孤冷道:“光有虚名有什么用,金国差不多了!”连倾伦大怒,右手抽锥左手扣银针,独孤一一闪让,残剑亦在君前期待的眼神里飞速迎战,用他的残缺,拦阻住对手的猖狂。

    跑得快给人追,站得高被人拽?君前冷静地沉溺在这没有悬念的一战里,这连倾伦的内力轻功锥法暗器都一流,脚力也可与自己相当,为什么在独孤的剑光里,他这么快就跌跌撞撞,这么快就躲躲让让,这么快就黔驴技穷,独孤啊独孤,你可知道你的速度,现在根本没人可以望其项背,你的高度,早就超过了你的前辈年轻的时候……

    君前永远不会忘记,在天下第一江山,看见天下第一剑,风景是绝配,争战是天赐,三生有幸。

    那剑法高妙,放慢十倍也参透不了它的玄机,那剑主奇才,再进十步也攻破不了他的防线。

    天下英雄谁敌手?

    孙仲谋的地盘,还是不能忽略曹与刘。

    北固亭也许年年都要有人这么感慨。

    可是君前只是诧异看着独孤封住连倾伦所有要发愣,现在的三足鼎立,惜音剑恐怕要换作残了……

    独独一个京口,竟有这么多的“天下第一”。

    

    君前带着这般的震撼回到客栈,潇湘欢喜地迎上来,君前看她面色恢复平常,心里着实安定了不少。

    只觉脚下还隐隐作疼,却不露声色,转对小喽罗说:“通知下去,严加防范。”

    百里笙戴着斗笠,再度乔装进了这家酒馆。

    “今天一早,金南第十一被抓住落在独孤的手里。金人计划曝露,可能会提前行动。”君前据实说。

    百里笙点点头:“金人其实也不怕计划曝露,反正柳峻、黄鹤去在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你放心,虽然短刀谷有事,我淮南的力量对付那些金人是绰绰有余的,目前,尚在请君入瓮的阶段。”

    百里笙临走的时候,笑着说:“不可思议啊,那连倾伦是捞月教中的死士,论实力可能还不止第十一,独孤清绝可以活捉他,真是厉害。”

    “可是,独孤也许是要退出抗金联盟呢。他不想呆在淮南,我是这么猜。”君前叹道。

    

    淮南争霸的决赛子,也是金人分裂抗金联盟的最后期限。

    独孤清绝退出的地方,站着慕容荆棘和李君前。

    “李代帮主,我可是你们小秦淮成功路上的荆棘啊……”她冷笑着,虽然她是慕容山庄里的弄权女人,她的武功,未必就能达到和自己抗衡的水准。李君前想到这里,微微一笑:“慕容庄主,李某注定在君前。”

    慕容荆棘冷静地亮出兵器,色不厉,内不荏,可是,却恶毒。君前握起鞭,是他捍卫小秦淮、为潇湘复仇、迈出江海争流第一步的时候了,她是荆棘,所以更要一脚把她铲倒。

    胜南静静地分析着四周的一切形势,他知道,明争要赢,暗战也不可以输。

    百里笙在一隅,控制着手中的兵力,他是黄雀,在等螳螂捕蝉。

    

    鼓舞声呐喊声欢呼声的末尾,黑暗之处,终于有人进入了他们期待的剧。久违了,向一的面孔。他注视着擂台上的局面,压低了声音:“杀。”

    初来乍到的向一,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字的出口,会害了捞月教和他自己吧……

    百里笙骤然眼光凌厉:金国细,是收拾你们的时候了!立即传令下去:“行动!”

    擂台上,局面一边倒,擂台外,势无异议。胜南微笑着看两方厮杀,他喜欢这样的江湖,人才济济的江湖,李君前、百里笙或者慕容荆棘,都是他林阡将来在淮南的战友,而敌人很明确,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

    一炷香前后,秩序并没有大乱,大小帮会虽有惊动,也先后明白北固山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纷纷剑拔弩张,把那一群被擒的捞月教死士围了个水泄不通。

    慕容荆棘虽然比武失利,却笑容满面地迎向威风凛凛的淮南天堑:“百里帮主,您来的真是及时。”李君前独自一人留在擂台上,标志着这场比武小秦淮的胜者为王,百里笙冲他哈哈大笑,足见魄力非凡:“李代帮主,这么多俘虏,就是我们短刀谷送给小秦淮得胜的贺礼!”

    君前平静地回报笑容,血还在口沸腾,虽然气候酷寒:师父,您的心愿,我们终于可以完成第一步……

    众帮会谴责议论过后,忽然人群里有人问道:“那么怎么处置这帮金人呢?”

    百里笙和李君前还未发话,慕容荆棘冷冷笑:“难道你们对这群死士还想要留活口吗?”百里笙一愣,随即同意了她的意见:“杀无赦!”

    “只可惜,向一狡猾,逃了出去。”李君前轻声说,慕容荆棘一笑:“他受了重创,等着他的事多着呢。”

    终于,由一场内讧变同仇敌忾……

    眼见着两浙两淮终于安定,胜南不感慨万千,这一次的淮南争霸,乱战无法避免意料之中,各式各样层出不穷,使得表面看来又喧闹又混乱,又其实,仍然会结束得很平缓很安静,只因为,“异向”生乱,“同舟”止战……

    冥冥之中他忽然心生这样一种念头:如果,一生都能维持着战斗的绪,就好了……他知道,饮恨刀迫切地想要寻战,可是,淮南事,本该淮南人来平息,而他,将来会带着饮恨刀走进他该去的地方,继承他父亲未尽的事业,这个将来,不会太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