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麒麟,乍暗忽明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朱门,路有冻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宋贤等了没多久,被那疼痛折磨得不省人事,恍恍惚惚就晕厥了过去,再过一会儿功夫,隐隐约约被人抬了起来,于是放下心来沉沉睡去,天空,突然间亮得刺眼,再度醒来,发现宛若置天堂。

    映入眼帘的好一大群侍卫婢女,塞满了一屋子的还剩下无数玉盘珍馐!这是哪里,富丽堂皇的建筑,精致讲究的桌椅,价值连城的古玩,宽敞明亮的空间?而且,充满了女儿家的温馨感觉,爽心悦目。

    “小姐,他醒了。”

    宋贤渐渐恢复视觉,腰也没有原先那般疼痛,应该是敷了药。转过来仪容端庄、高贵典雅的贵族女子自己也见过,韩大人的侄孙女韩霄姑娘,她救了玉泽一次又一次,举手投足间尽显贵族女子少有的侠义气度。

    宋贤赶紧道谢,韩霄真是他和胜南的贵人,若不是因为她的缘故,玉泽早已被那云梦泽玷污,或者已被那韩仰胄霸占了!

    韩霄一笑,虽然相貌比玉泽要稍逊几筹,但在宋贤心里,她此刻亦如仙女的地位。

    “你饿了吧,真是对不住,你醒的不是时候,只能吃残羹冷饭了。”韩霄竟然还略带抱歉地说。

    宋贤长这么大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菜,小声笑:“咱们穷老百姓的,能吃到富人家的残羹冷饭,好福气啊……”他动弹了一下子,触及伤口,忍不住痛苦呻吟了一声,韩霄立即起相扶:“这样吧,每盘菜我来喂你一点点。”

    宋贤每盘都只吃了一点点,才吃一半就撑了,倚在头和这韩霄姑娘说笑:“真是有口福啊,不过如果我那兄弟在这儿恐怕就难说了,他吃不了蘑菇的……”

    韩霄一愣:“你说的,可是蓝姑娘念念不忘的林阡?”

    宋贤一笑:“是啊,那傻瓜,别的什么弱点都没有,唯独只要沾到蘑菇,肯定腹泻三,卧不起……”提起胜南,总是有说不尽的话。

    韩霄面露忧愁:“你对你这个兄弟,真是好,竟然可以,赴汤蹈火,还要忍受这么多相思之愁,我若是有这样的朋友,就好了……”

    宋贤一怔,随即笑道:“我和他,是生死患难的兄弟,我们为彼此,都可以赴汤蹈火的。”

    韩霄停止喂他,忽然就从衣袋里取出一小串夜明珠来,一颗颗猫儿眼大,昆山玉制,宋贤看呆了:“这一定是很珍贵吧?”

    “你说它啊?程大人送了一箱子给我贺寿,我独独喜欢这一串。”

    宋贤蓦地想起杨妙真,记得前两年自己一次带她外出,她用她清澈如泉的眼睛盯着街头杂货摊上的小木人看,他当时任务完成,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连个小木人都无法送给她……当她知道宋贤要到云雾山比武的时候,央求宋贤给她带的,不过是“微型梨花枪”,这是她最奢求的了……

    韩霄见他想得入神,笑了笑:“怎么,在想些什么?”

    宋贤叹了口气:“你真是幸福……”

    韩霄蓦然一脸忧容:“幸福的后面刻着什么,你永远也不会懂。”

    宋贤继续走神,他担心,担心玉泽找不到他。

    一旦想起玉泽,思绪就拉不回来,玉泽的话又重现心头,占据了他整个灵魂:“真的很憧憬临安那地方,西湖上赏月,也许是另一番景象呢……”

    

    月圆。

    玉泽在白堤上等待着,踟蹰着走,远处辉煌的灯火,再远处是隐约的奏乐,近处,西湖中的生命一瞬间全失去了知觉,落的余辉挣扎着脱去它最后一抹痕迹。金风送爽,苍穹即刻如泼墨,临波凭栏,举首低眉,湖月相融。玉泽却尚未融入这良辰美景之中,她还在等待,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

    月光是多么冷峻又深沉,洒在她上,照着她纯净的眼。

    玉泽看着水中月,再看看天空中的高悬玉轮,不由得心灰意冷:一个是那么虚不可及,一个是那么高不可攀,为什么,胜南步了徐辕的老路,和我变得这么遥远……可是我们,是同一件事,同一类人啊……

    忽然感觉肩上被人轻轻一拍,玉泽一惊,转过头去,不由得喜极而泣——是宋贤,他从来就没有让自己失望过,此刻他气喘吁吁地站在自己面前,傻傻地笑着,于是所有烦恼,即刻抛弃:“你腰好了吗?你去了哪里啊?我们找了两都找不到你……”

    宋贤笑着说:“前天我晕了过去,恰好韩霄姑娘经过,救了我命,她家的药材真是好,两天就差不多了,我想到你要到西湖上来看月的,就跑过来的,这风景,人间一绝也!”

    玉泽心中又生愧疚:“对不起,那天真是对不起……”

    宋贤一笑:“不,玉泽,你没有对不起我啊,我可吃了无数的山珍海味呢!”玉泽很勉强地一笑,心里早已百转千回。

    宋贤忽然轻声问:“对了,你是更喜欢夕阳西下的景色,还是更喜欢夜幕降临之后的景色?我猜你一定是喜欢后者吧?”

    玉泽一怔:“为什么忽然问这个问题?”

    宋贤亦是一愣:“怎么?胜南没有问过你一样的问题啊?”

    玉泽一笑:“你们两个真是奇怪,为什么要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宋贤笑而不答,背着她叹了口气——还在泰安的时候,他们三兄弟曾经约好,将来会问自己心的女孩这个问题……可是,胜南是没有来得及问呢?还是不问也就知道了答案?

    叹这口气,还因为——想不到这个问题,宋贤和胜南选择的是同一个女孩。

    玉泽轻声道:“其实,我很不喜欢黑夜。”

    宋贤不由得一愕,续听玉泽说道:“其实,玉泽很奇怪,玉泽喜欢把自己隐藏在黑暗里,又崇拜着光明,却害怕天亮了失去一切,又更害怕黑夜永远过不去。玉泽自己,就是一个矛盾的人。”

    宋贤为了抹走她眉间的愁绪,轻声慰道:“未必矛盾啊,你喜欢黑暗里的光亮,那就不要天亮好了,黑夜里,可以囊萤借光。”

    “萤火虫?”玉泽眼睛一亮,“你这个建议实在是很好啊……”

    

    天明时,宋贤和玉泽散步回到客栈,却在门口发现那边围了一大群人,玉泽随他一起过去,只见掌柜垂头丧气:“晦气啊晦气!”

    雪地里埋着个衣衫褴褛的男童,他嘴唇全紫,面容惨白,手里握着半个窝窝头,已经发黑,整个人皮包骨,瘦得不成形了,伙计们忙着要将这男尸抬走,宋贤问:“你们把他葬在哪里?”

    “还葬?随便找个地方扔了呗!”掌柜怒气冲冲。

    宋贤递过去几锭银子:“买口好棺材葬了他吧……”

    掌柜哎呀了一声:“客官好阔绰!”说罢命人照做。

    玉泽怜悯地望着那可怜的男孩:“像他这样饿死的很多呢……”宋贤小声道:“朱门酒臭,路有冻死骨,要是大富人家少倒掉一点点残羹冷饭,足够养活这些小孩不至于夭折……”他顿了顿,“我有三个哥哥,两个妹妹,全是饿死的……只有我一个人,命大……”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