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麒麟,乍暗忽明 第一百二十一章 雪中黑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这一到了临近傍晚的时候,苏府里偷偷摸摸出来一个白衣少女,她轻轻地掩上门,悄悄转过来,却忽然一惊,眼前站着个可小姑娘,正咯咯笑着:“小姐,又想溜出去玩了?上次害得紫莺好找,今儿又要出去?”少女一愣,微微一笑:“好紫莺,帮姐姐瞒着。建康真的好大,游玩起来也有一种不同的感觉……”

    紫莺挽住她臂:“不行,上次小姐淋得差点生病,而且建康又太复杂。”

    少女略有不悦:“再说我可生气了,究竟我是小姐你是小姐?好容易才得到自由,总不能老躲在苏府里不出去看看风景。这世上好人还是比歹人多的。”紫莺一怔:“要不,让苏家小姐陪着去行不?您要是出了事咱们就提着脑袋回去啦!”

    少女捏了捏她鼻子:“不必了,有你这个武林高手陪就行了!”

    紫莺一蹦三尺高:“我是武林高手?真的啊?真的啊?”

    少女笑着拉着她鬼鬼祟祟地往一旁走。

    

    尽管应了那句下雪不冷化雪冷,建康城上依然是闹非凡,白衣少女笑吟吟地走在人群之中,脸上写满了喜悦与新鲜,陶醉在风景之中的她,也想不到自己早已构成了潇湘道上一道独特的风景,擦肩而过的路人,几乎每个都因她甜美朦胧的貌而慨叹,那不是惊艳,却是一种折服,因此就算是她命中的过客,就算只看了一眼她的笑容,你也都会露出会心的微笑,因为她真的快乐。

    美,原本该像这女子一般,有润物无声之轻。

    赵潇湘。

    紫莺却生怕潇湘走丢了,牢牢跟着她,不住地胆战心惊:“小……小姐,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听说建康有个黑市,叫天黑物黑人黑……”

    潇湘却沉着一笑:“别怕,这世上好人也有许多啊,上次那个李大侠,不仅救了老大爷,还把恶少爷狠狠地揍了一顿!”

    “还送了小姐一把伞是吧?还让阿烈脸上第一次有惊讶表是吧?”紫莺狡猾地猜。

    “咦。你怎么知道的?”

    “小姐,你从前到后一直在说这个人,至少有一千一万遍了,小姐,原来,你喜欢上了一个建康男人啊,可是,王爷会不会同意……”

    潇湘一愣,压低了声音:“你别乱讲。”

    前方像沸腾的炉水一般,人群涌动不息,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嘈杂夹杂着哄笑不绝于耳。

    潇湘脸上很少见的凝重表,直拉着紫莺往人群里挤。

    人群中,只见一个恶霸少爷拖扯着一个苦苦挣扎的少女,很熟悉很普遍的景,潇湘蹙着眉。

    那少女显是十万个不愿意,但力不从心,一边哭喊,一边整个子几乎悬空地被强着拉向相反的方向,她满面是泪,艰难地往后看:“娘,救命啊!救命啊!”

    不多远,她的白发母亲,被四五个狗腿围着虐打。恶霸少爷啪地狠狠给了少女一个巴掌,大声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秦二少我揍娘们!?我告诉你们,在潇湘道上,最好识个大体,看什么看,看什么看!?”

    被这恶霸少爷瞪过的人,无一不是识时务者,全都知趣地后退。

    那老妪也被打得遍体鳞伤,爬到摔倒的女儿边:“燕儿啊!燕儿你有没有事?!”

    潇湘义愤填膺:“又是这个秦丰。”

    紫莺一把拉住她:“小姐,哦我知道了,他就是那天晚上看戏的时候,那个调戏侍女的秦少爷!就是因为这样,戏还没开始就被秦老爷强行赶走了,小姐你那时候没到场,不知道有多好笑,秦家人因此失了面子,片刻功夫一个一个地走了。”

    潇湘仿佛没听清她说什么,小声道:“不行,他不能这么无法无天。”正待上前,旁边却忽然伸出一只手来拉住潇湘:“姑娘啊,这个秦丰怎么可以惹得,那个燕儿姑娘,本来已经和别人定了亲,唉,谁知道被秦丰看上了,秦丰秦二少在建康,好吃懒做,惹是生非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就是因为好色,所以,强抢她。”

    “那么燕儿姑娘的未婚夫去了哪里?”紫莺怒道。

    “那家伙真笨,居然要和秦丰比武决斗,结果出了岔子,就那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被打死吗?”紫莺轻声问,眼中含着泪。

    “谁知道啊,被官府一折腾,不死才怪,他也真是笨!”那人不冷不地说。

    潇湘被他的冷漠所撼,有些激动:“他怎能叫笨,他只能说可怜,你们这么多人,为什么怕他一个?”

    那人对她这句才吃惊:“姑娘,事不关己还是不要管得好啊,姑娘也别赔了自己命进去!我是好心相劝,姑娘千万别逞一时之气,秦丰好色得紧!”那人顿了顿,略带笑意指着秦丰,“如果那老妪不是年纪大了,搞不好母女两个都要被他看上呢,哈哈哈哈……”近处一干人等全部嘲讽地笑起来,不知是笑秦丰,还是笑燕儿,还是,笑他们自己。

    潇湘又惊又怒:“你们……你们怎么如此的麻木不仁!?”回头看燕儿母女歇斯底里的模样,可是,没有人在意,没有人同,周围人群散了又聚,笑了再停,一群围观看够了,再换一群,前仆后继,越看越兴起,而那母女两个刚刚抱在一处,就立即被秦丰的手下拉分了,秦丰一把托起燕儿的脸蛋,看到她不肯屈服的眼睛,心底忽地一阵发毛:“你一定要这老鬼死了残了才肯服我?那好,给我继续打!”燕儿惨叫一声:“不要!”

    潇湘听得母女俩的哀呼声,再也克制不住,立即冲过去一把揪住秦丰:“你怎么能如此专横!时时刻刻欺负着弱小,你就没有兄弟姐妹吗?!”

    秦丰转过来:“你(他)妈欠揍……”刚刚转了一半,忽然咦了一声,又哦了一下,态度急转而上,一把拉住她的手:“小娘子长得好标致……”

    潇湘一惊,赶紧缩回手去:“你想干什么?!”

    秦丰色迷迷地再将手伸过来:“娘子姓什么叫什么,来,陪少爷玩玩……”

    潇湘大怒,往后连退数步:“你大胆!”

    紫莺飞而上,拦在潇湘面前。

    秦丰呵呵笑:“哦,又是一个小美女啊,不过,还是没有小娘子你好看!好,都给我带回去做妾!”

    “你?怕你连给我们家提鞋的资格也没有!”紫莺冷笑。

    秦丰大怒,一掌掴来,紫莺却猛地将他手掌擒住,狠狠一扭,秦丰惨叫一声,往后一退:“还有两下子啊!来人,把这两个也通通带回去!”

    紫莺大喊:“你敢!你们伤了我家小姐一根汗毛,整个建康城都别想安宁!”秦丰哈了声:“恐吓人你也别说大话,抓了她们!”后面一众狗腿早已迫不及待,抡起袖子要来捉拿潇湘紫莺,紫莺护主心切,也不管自己安危,一脚伸出去将侵袭潇湘的混账给踢翻了,脑后生风,她腰一低,后那个也扑了空,狼狈地栽倒在地,紫莺得胜之后,又一拳往侧,打中另一个家伙的面门……想不到这些人平里欺压弱小惯了,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被个小丫头惩罚得连落荒而逃的机会都没有,全都相同的姿势在地呻吟。

    秦丰愣了愣:“学过武功?兄弟们,分开进攻,动动脑子!”

    紫莺一愣,轻声道:“小姐,你先走,我后!”潇湘会意点头,倒地众匪纷纷爬起,气势汹汹地再次包围,紫莺哼了一声,骄傲道:“你们商量商量,是一个个上来呢?还是一起上?”

    众匪色厉内荏,你看我,我看你,一言不发。秦丰大怒:“上!”

    紫莺看众匪合力攻己,轻蔑一笑,轻松提起两个的后心,拿他们当武器横扫旁人,正打得得心应手,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回头一见,潇湘已被秦丰擒住,心里不免一慌,一走神,脑袋上就中了一拳,哼都不哼一声便晕厥了过去。

    潇湘料不到紫莺会因己受伤,又急又担心:“紫莺,紫莺!”她挣扎着要去看紫莺,无奈双手已被秦丰反别着,秦丰哈哈大笑:“大丰收啊!哈哈哈哈!三个小妾!一起娶了!”

    “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了!”发话的人不知从哪个方向飞而来,轻飘飘地落在地上,这侠客,她原本是认得的,真是有缘。

    李君前转过来,冲着潇湘很自然的一笑,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她见面的时候,都有秦丰在旁打扰,而且场景都是争斗,偏偏他每次见到她的容颜,都有一种奇怪却温馨的安定感觉。

    秦丰不可能有像他们两个这么微妙的感觉,难受地松开手来:“李……李爷……”

    李君前上前一步,秦丰当然不会不退。

    君前冷笑:“原来你怕我?有所顾忌还作威作福!每次叫你痛改前非你都不听!”

    “谁怕你?大伙儿上!”秦丰壮着胆子发号施令。

    连紫莺也能打败的杂种们,君前几乎不用一成力,就全都收拾了:“放了她!”

    秦丰见所有跟班都被打得落花流水,哪敢不听话,说放就放。

    “还有呢?”

    秦丰赶紧地,亲自上前给燕儿母女松了绑。

    自以为无事的秦丰满脸堆笑地要走,突然间李君前一把揪起他:“你给我听着,像我这样武功的人,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个,还有一些人,他们手一抬,眼一眨,你的小命就没了。别每次都抱着侥幸心理,你是个少爷,不是匪寇,不为你将来打算,也该为你现在的安危考虑!”

    秦丰不知有未听进耳去,连连点头:“记住了记住了!”

    周围人一直在笑,笑的时候,潇湘心里一阵痛楚。

    终于,秦丰夹着尾巴逃出了老远,潇湘扶起悠悠醒转的紫莺:“紫莺,没事啦,大侠救了我们……”

    人群一见没有闹凑,开始散了。

    燕儿母女走来,立刻对君前跪下,君前立即扶起她们:“老大娘,你还是带着这位姑娘离开建康吧,不要再招惹他们。”

    燕儿母女相对无言,很是尴尬,燕儿满面泪水,想说什么,却言又止。

    君前喔了一声,手向衣中摸索,却没有摸到任何,不由得一阵难堪,他才想起,很可能下午在冲渑酒馆劝架的时候丢了钱袋。

    围观剩下的群众,一看又有戏,再度回头,喝起了倒彩。

    君前不知如何开口,十分为难,对面那对母女似乎不知晓他为何肯援手却不解囊,脸上尽表现出不安的绪。

    就在此时,潇湘走上前,解下上的一包银子,轻声道:“老人家,姐姐,若不嫌弃,暂且收下吧。”

    燕儿母女先是惊诧,而后感激不已:“姑……姑娘啊!姑娘真是善心人!”

    潇湘摇摇头,转头回看君前:“善恶是在对比之中见出来的。是这位大哥让我明白,这世上,不只有冷漠无、见死不救的人。”

    她的冷嘲,说得委婉,却一针见血。

    周围一干人等,全都灰溜溜地散开去,雪地里,被人们走出一条肮脏的道。

    灰黑色,掺杂在雪白里,却生存得很好看。

    

    君前和潇湘同坐在秦淮河的河岸上,太阳洒下了一片迟晚的辉煌,很冷酷地点缀着天空,很荒凉地观看着这个非同一般的时代。

    君前诉说着:“像这种见死不救的人太多了,可是,他们没有错。在我们祖辈和父辈,金人南征,到处是战火,多少家庭被毁,妻离子散,很多人保全自己也没有办法,又怎样去关心别人?”

    潇湘一愣:“其实,不能完全怪战争或者金人,这只是一个关于人的问题,只管自己的事,对别人的事一概不去管。今天,是真的看见了,人就复杂,所以才制造谋、带动战争。冷眼势利,是每个国家、每个时代都有的。”

    君前一怔:“姑娘说得对。只是金宋这许多年来的战战和和,是劳民伤财的大事,我们是战争之后短暂的和平,所以我们这一代也许不是最出色的一代,却是最关键的一代。”

    君前见潇湘不语,指着被夕阳染红的秦淮河水:“建康在几十年前被金人屠城过,赵姑娘知道吗?当年的水,比现在还红。”

    “似乎,李大哥很恨金人?”

    君前点点头:“民族的矛盾,但也是私人的恩怨。”

    潇湘小声道:“可是我觉得,有的宋人比金人更残忍。”

    君前叹息着:“这也是我们民族的悲哀,你说,是金人多还是宋人多?在宋国残害百姓的,是金人还是宋人,可惜,没有办法……”

    潇湘看夜快降临,站起来:“好了,别谈不高兴的事了,李大哥,你还有一把伞在我那里,明天你到苏府来拿,好不好?”

    君前不知为何,在潇湘的面前变得愣头愣脑:“那把伞,赵姑娘不必见外,那是送你的。”

    “什么见外啊!?”紫莺冲上来,潇湘笑着拦住她,对君前微微笑:“李大哥,明天中午,我在苏府里等你来,还伞给你。”

    君前云里雾里,好像很迷惑,但又恐惧,恐惧心里面最渴望的事居然会得到印证,潇湘姑娘约我相见,这是真的吗?是不是真的?

    潇湘的背影,宛若秋天澄明天空映着的白雪,洁净而又遥远。

    再看一眼天下的雪景,与想象中不一样,天是血色,雪是黑色。

    

    夕阳沉落。

    走到秦府的后花园里,黄鹤去拾起一粒石子扔进池中,水里顿时起了涟漪,黄鹤去注视着扩散的波纹,心道:咱们的势力也像这样,越扩越大,越扩越广,可是,也越来越虚,越来越暗了……

    正自思考着,听见后面的脚步,他没有把视线从水中转移开来,轻声道:“怎样?大哥还好吗?”

    “还好,我们要赶在小秦淮发现之前将他押解向北,大约,就在明。”冷冰冰回答得一向详细,做事也一贯干净利落。

    “你去看过他几次?他上有没有《白氏长庆集》?”

    冷冰冰一愣:“饮恨刀都没了,你还要《白氏长庆集》作甚?”

    黄鹤去一笑,摇摇头:“你以为流传于世上的《白氏长庆集》为何有三本?这本《白氏长庆集》里抄的刀谱剑谱,有三种不同的意境,缺了饮恨刀,还有其他的刀剑。”

    冷冰冰心服地点点头:“外人哪能够料到,《白氏长庆集》只是个封面,而里面,却是饮恨刀刀谱!”

    “你还没有告诉我,他上有没有《白氏长庆集》?”

    “没有。”冷冰冰叹了口气,“三本又如何,这三本,除了一本在秦川宇那里以外,都下落不明,以为大哥会有,大哥却没有带在上。秦川宇的那一本,你该如何得到手?”

    “对啊,你那么怕秦川宇!”又出现了介秋风的声音,连黄鹤去,都想直接往水里跳不听他讲话奚落。

    “是,等你看见秦川宇站在我们这边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怎么怕他。”黄鹤去不动声色地笑。

    “秦川宇?我看你来不及了,据说独孤清绝也来了建康,我们的对手,是接二连三地来。”介秋风冷嘲。

    “哦?对,他是代表慕容山庄来淮南争霸的。”黄鹤去面上微喜,“他也来了,真是好,我们的鱼,又多了一条啊……”

    “可是,就连柳峻,也没有能将他劝降……”冷冰冰轻声道。

    “柳峻?若不是杀了楚江,被主公提携,他有那么快升到金南第四?向一那么无能,我看后连捞月教的教主也是柳峻的,他真是幸运,可是他也别忘了,人一旦想着登峰造极,反而容易粉碎骨!”

    冷冰冰听出柳峻的步步高升令排名第三的黄鹤去有岌岌可危之感,轻声道:“如若第四和第三都不能收服了徐辕的新排名,那么第二和第一也会来,可是,这样真的很麻烦。其实,像林楚江和纪景那样的死法,其实最省事最快。”

    介秋风才有机会插上嘴:“纪景那种死法?哦,你是想用毒杀了他们?”

    冷冰冰目露杀意:“不是用毒,而是,找到胡弄玉。”

    三人正自交谈,却突然见到秦向朝等人往同个方向赶,十万火急的模样。黄鹤去沉一笑:“秋风,你来看一看,秦川宇是怎样站在我们这一边了……”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