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1265章 愿豪杰与共,任万里纵横(1)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顷刻之前,金宋兵马也曾遭受过这般天谴飓风,当时被齐良臣一拳打在口的百里飘云,被同样弃马入阵的副将冒死抢出、迅疾穿过一路的枪林刀雨、连搀带抬一口气逃命到不知何处,如此才拾回半条命,待到艰难地重新睁眼时,月无光,东西难辨。

    战前,飘云对自己的计谋十拿九稳。哪怕司马隆没有思维定势、而是能够举一反三、推敲出盟军战法从剪尾演变到冲腰,也一定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一则他注意力会被我们的剪尾吸引,二则腰部隐蔽处极少、难以潜形,他战前很难会想到冲腰;三则疑似地段太多、极易产生混淆,所以即使战时想到了,他也难以把具体位置确定。四则,坐镇中军的移剌蒲阿和蒲察秉铉,应变能力并不强,无法及时作出调整。”

    未曾想,什么不可能都有可能,林阡引以为豪的“海上升明月”,这次居然在报上出了问题,事实上飘云入阵后也诧异过,为什么尾部金军中有个勇悍的将领长得那么像移剌蒲阿……

    直到此刻得到杨致信战败的详细消息,飘云才恍然彻悟,不由得大叹失策,说什么司马隆注意力给予飘云和听弦过多,其实飘云的注意力不也全在司马隆上了?忘记去重视,蒲察秉铉此人,也是个善于总结经验的将才……

    这次,蒲察秉铉显然吸取了闰八月之战的教训,没有“端着”,没有拘泥,在杨致信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就已经运用了奇正互变的阵型,特地防备着可能的伏兵,哪怕此地未必有设伏的可能——但蒲察秉铉见识过宋军“潜形一流”。对他们其实高度警惕!除此之外,为了司马隆说过的各司其职,他铁了心在负责中段的时候就不去在意别处动,因此比以往任何一战都稳重得多。

    这种谨慎、稳重非常有利于临阵作出调整,如此,杨致信本来就很难出奇制胜。何况蒲察秉铉边还有个堪称可以以万变应万变的陈铸……如果说飘云对蒲察秉铉是小看,那么对陈铸是失算!

    坐镇中军的竟然是陈铸,不是移剌蒲阿!

    结果,一招错满盘输。原本腰部是个可以把金军掐得最狠的地段,可是致信现在被反打得兵败如山倒、全体盟军也风雨飘摇。

    司马隆与百里飘云的多番斗智,司马只能多想一步、而不能先行一步,所以一直是飘云牵着他鼻子走,他呢,则一直立足于不败、慢慢地见招拆招。最终却率先撕开了飘云的破绽,从而达到不攻则已、一攻致命。

    唇亡齿寒。致信一败,听弦就离死不远。飘云知道,司马隆现在才浮出水面的策略,正是钻他们的分兵伏击的空,一旦逮着破绽,便能真正地从大局上把他们各个击破、连根拔起,此刻司马隆已经完全占据了形势的主动。飘云要打破这样的格局。谈何容易?登天还难!!

    

    飘云却如何甘心啊。忆及盟军计划环环相扣,无论哪招失败。都能转为铺垫、变化深入;飘云一开始提的那些都不能成功,但是经过大家一起探讨形成的总算骗过了司马隆,可即使这样了还让司马隆给反控……何以堪?!

    飘云勉强起、从暗处去看阵地,内伤压榨,倍感艰难,迷惘之下。悲从中来。此地应属腰尾之间,内中也有乱战混战,却大多是腰部或尾部的盟军逃到这里、被金军小部分圈起来打围起来耗,对比鲜明,胜负了然。所有宋兵脸上上都挂着伤。只有极少数的才能逃出生天、暂时以这难以潜形的暗处栖

    飘云、听弦、致信所领的三支精锐,行动都如水入沙地,平皆是训练有素,全然伏兵的好苗子,没想到全成了敢死队,到此刻人数却也不多了。

    “还有……多少人?”飘云吃力地问副将,这些躲避在暗处喘息的兵将们,当然不是为了苟活不顾战友的,相反,他们出战前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待养足精神就会为那些死去的战友再出去拼——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能硬拼因为那只是送死,应该先退回来想办法,哪怕没有办法了,战斗力总能恢复些。

    基于这样的权宜思想,还有四五十人藏此地,因知道百里飘云就在不远,他们更加觉得有希望,已有人传递暗号来问,何时可以再战。

    难道还能有计策?那些消耗了全体谋略的思路,竟也能一下就付诸流水,此刻,石硅、致信、听弦都不知是生是死……

    所幸飘云的悲观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一点他和林阡很像,自我调整非常快,甚至不用像听弦那样用“活着,再会”来暗示激励。当有人来询问他策略时,责任感自然而然就驱使着他忘却伤痛、平心静气,忽然间他眼前一亮,意识到再战不是空谈!

    如何能够轻言放弃!?就像听弦看似实力与齐良臣悬殊,仍咬紧牙关在铁拳下苦撑,那场面再难令人置信,也确实能撑过二三十轮!

    飘云脱去染血的战袍、尽管提刀的双臂都在颤抖,可还是微笑了起来,是的全体的谋略失败了,“可是……全体不仅有谋略,还有胆魄啊……”

    没错,什么不可能都有可能!

    “将这五十人,汇集起来,听我号令,一同冲杀。”此刻每个隐蔽处就像一个据点,星罗棋布只待连成一片。

    “什么?”副将一愣,大家再战的决心确实可嘉,退回来先想办法却不过是安慰,怎么还可以……真的……?

    “擦干净脸,脱了血衣,咱们要形成第四支伏兵——司马隆可不知道,咱们这第四支,还是第二支吧。”飘云和这些败军之将,对金军而言。是尾部或腰部扫出来的垃圾,但未必不能妙用。

    多少可以借鉴点当年田若凝在魔门黔灵峰的战法:故意出现在黔灵峰周边的上千人,其实只不过是不足百人,只不过是在黔灵山的入口,隔三差五地不停经过、不停来回罢了!不足百人,就轻而易举演成了一场千人的假象。纵然是英明如主公都被骗得立即对黔灵峰加强布防。

    这一战,飘云和这五十余人经过了、却换个装束杀个回马枪,完全可以演出第四支伏兵的样子,“造”出虚假的却超出金军意料的参战人数。

    只要伪装得好,器宇轩昂、高屋建瓴地来,一时间金军谁会看出这是败兵,谁又能事先想到败兵能这样同一战里威风凛凛地卷土重来?都会诧异,原来盟军还有他们没想到的第四支!

    所以,必须脱了血衣、不着甲胄。一则这才是真正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可以动用大家最多的胆魄和斗志,二则,便是轻装上阵以这种云淡风轻的装束和姿态显示给金军看第四支伏兵的恍若神灵,三才是真正的目的:掩饰他们是败兵。

    “但金军不是傻子,他们会发现,咱们只有区区五十人……”副将惊呆了。

    “不会。”飘云微笑,在心中暗暗说,听弦。致信,石硅。我必不负你们。这一仗,注定是他们所有年轻人一起以命谱写。

    

    “金军还不速速投降!你们的主将齐良臣已被生擒!”金军循声而望,那白衣少年依稀是宋军主将之一的百里飘云,此刻横刀立马,英姿勃发,哪里有半分战况里生死未卜的样子?

    “战报有假?”“真是齐将军的马!”“怎么回事?”腰部和尾部之间的这些金军。谁会真的留意到,百里飘云是何时怎么样过来的,是冲过来的还是逃过来的,只会第一时间看到这匹名叫“燎原”的战马……

    这匹燎原,此刻在飘云胯下。也正是副将诧异询问之时,飘云指向的不远处一匹大家并不熟悉的那匹战马……那是在飘云被打成重伤的同时一起被齐良臣自己扫出来的,齐良臣的战马……如果说,可以当成飘云的战利品。

    这,也是飘云眼前一亮的缘由。

    尽管计谋全失宋军好像没有摇撼金军的可能了——是吗,被石硅、致信、听弦的战斗力一冲,总会有少许动吧?何况如果飘云策燎原冲进此地,带来齐良臣战败的消息,此地金军震惊之余,会首先来注意只有区区五十人么?不会!首先他们想到的都是,怎么连齐良臣也战败了?

    此时此地,原还有条不紊剿杀盟军的金军,乍见燎原出现纷纷起疑,未及应对百里飘云,陡然又见到斜路里七八角落,竟突然冲出数队盟军,后面风卷大旗,四面八方飘扬,从高处凌厉碾下尘沙滚滚,大惊之下,措手不及,纷纷疑惑,怎么回事!?

    当看见四面八方这么多角落一起冲杀下来这么多盟军,他们来不及去思考这是不是虚张声势,他们因为牵挂齐良臣的关系心被飘云凿通,轻易就被这场造势给攻陷了,飘云的计谋顺势登上这些人的心墙,令所有的防线无从招架缴械投降,其实,简简单单是一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而已。

    怎么宋匪还有第四支伏兵吗?人数有多少?看不太清,难以估算……更致命的想法是,“怎么司马将军没想到有这第四支?原来宋匪超出了司马将军的计算,从何处借来了这么多天兵天将?”“原来‘百里飘云生死未卜’只是宋匪计策里的一环?!”

    尽管此地和腰部尾部的时间差都很少,但是眼见为实,他们顿时被形势所惑、怀疑起战报来。

    这么一走神,全被飘云等人以动制静火速拿下,加上这一瞬刚好辜听弦和齐良臣的气流波及到这里,此间金军还没完全被骗就已溃不成军……中间地带一旦空白,腰部以为尾部失,尾部以为腰部乱,加之确实已经生乱,紧接着乱上加乱……

    瞬间星火燎原,多亏那匹“燎原”。急中生智的临阵变招竟出现奇效,飘云将已经颠覆了自己的司马隆、重新颠覆了回去!

    人不在多,是要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才是最好的伏兵。

    时间、地点,全都出其不意,在宋军大势已去金军大获全胜最麻痹的时候。在宋军自己都从来没想过利用的仓促地点。

    便如当年主公曾“就地造出流星锤”,今飘云也“须臾平地起伏兵”。

    

    人心薄弱时更容易中计,也许他们正常时压根不会中。

    没错司马隆、齐良臣、陈铸等人有个共是他们很强,那就利用他们的强,利用金军上下对于这些大将的依赖、一旦有战败的少许可能就心理击垮。

    战前设定的计谋,因为敌人的计谋和应变都堪称无懈可击而折戟。就只能临场换计、便就利用敌人的这种无懈可击,攻心!

    司马隆其实看穿了一切,可是在第四支伏兵出现偏就让金兵认为“他没看穿”;齐良臣其实压根没败,可是飘云等人偏偏说“他被活捉!”

    事实上司马隆闻知战报的第一刻也愣了愣,怎么,还有我没想到的第四支伏兵?而齐良臣等人,只通知全体金军他就快杀死辜听弦,几时会想过通报战马的行程……

    同样是一匹标志鲜明的战马,乱撕鹅毛的战场不会有人注意它。可只要有人一提起、一利用、一转移注意力,就是这般尖锐,直接破局!

    即使陈铸和蒲察秉铉都救不了离他俩一步之遥的这里,再聪明,再稳重,再奇正互变的阵型,如何敌得过兵将对主帅心理上的不信任,或者说忐忑……哪怕只有一瞬和一隅。就要这一瞬和一隅,是的。飘云的空子太好钻了。

    就像手指上的小刺伤,也能小伤口、大感染,体越庞大,越感染得严重……

    当此时飘云强忍着一口鲜血,始终端坐在马上强撑,这只有五十人的伏兵。事先没有藏,胜似当先藏,四两拨千斤骤然把此地金军扰乱,说简单虽简单,可从计划形成到实施全程需要多少血和胆气。需知一揭穿个个粉碎骨!

    却终究没有被揭穿!

    此消彼长得太快,原先深陷包围的宋军,立即转守为攻,滚雪壮大。

    继而全体金军都牵一发动全,战况骤变,胜负轮转;拨云见,听弦、致信、石硅等人都有回复之机,纷纷被各自副将救起。

    尽管金军里有勇冠三军者、力挽狂澜者,还是难以制止这形势的反转,因为这形势的反转,来自阵脚的自乱。

    这场莫名的自乱,发生太意外,进展太快,尽管金军发现得也及时、立即来澄清和控制,却还是留给了宋方一段致命的时间空白。所以眼看已出现祸乱平息的苗头金军可以继续进攻时,宋军看准这战机全力以赴扼杀了他们——

    寒泽叶不会给他们机会。

    作为林阡麾下的应变力最强,寒泽叶当机立断、调遣了此地原先休整的几千兵马,协同石硅对正自混乱的金军正面冲击,与这群给他们挣得喘息之机的年轻人完成了过渡交接,配合出这一场针对金军的车轮战。

    也是亏得司马隆等人迅速保住大局,才没有使金军显得“铩羽而归”,然而,此番堪称灭宋匪的最佳时机,带着要击垮的目的偏偏碰了硬还差点输,怎能不是“大势已去!”

    

    司马隆万万不曾料想,百里飘云竟成了克制自己的常胜将军。

    “百里飘云,我只重视他谋略,却忽略其勇。所以,失了他后来的行踪……”

    一切只因,百里飘云那支败兵伪装的太好!一时间金军谁会看出那是败兵,而且,原由致信、听弦、飘云分别带领的三支伏兵,兵败后一盘散沙,本该因为计谋失败垂头丧气,却可以在瞬息之内由一个人统一调度?

    终究小觑了百里飘云的胆气和领导力,更算漏了抗金联盟从上到下的傲骨和坚持。是的,谁能事先想到败兵能这样同一战里威风凛凛地卷土重来?这样的不抛弃不放弃,即使飘云敢想,也需要实施者敢做。

    仔细想想,司马隆也输得不冤枉,自己确实注意到了方方面面,却也败在那注意到了静态的方方面面——

    “百里飘云领衔第二支伏兵。”“到此刻宋军应该全都上阵了,只有百人上下的偏差。”当这样的人数在计算精确的司马隆这里已经可以视为误差。显然难以想到第四支“意料之外”的伏兵本来就是第二支,而且本来是手下败将。

    忘记形势是变化的,棋子是活动的。所以司马隆立即去冥想第四支会是谁派的、宋军还会有什么计谋?这一迟疑,宋军就赢了。

    

    “以后要打败司马隆,就更难。”眼看金军撤散、风沙渐消、烟尘俱静,如同做了一场一波三折的梦。直到确定他们不是诈败才放下心来的飘云,前后背都沉重,虽然险胜了司马隆却难以舒心,因为司马隆的应变和谋略甚至更多都提升了,此刻与致信会师的间隙,感叹之余,竟差点没能坐稳。

    缓得一缓,却被同样挂彩蓬头垢面的杨致信给撑住:“我们也会更强。”经历了陇陕这许多战事,致信比以往坚毅更多。由于林阡在山东的那段时间,陇右这块区域悉数由他负责,故而在这如今这东部战场他虽是最后才到、却常常一席话就能比寒泽叶更加鼓舞士气。

    “嗯。这次还亏得有听弦,若不是他,可能单凭这燎原马还唬不住金军。对了,他在何处?”飘云打心底里感激听弦,归营路上一直在寻找他的影,遇到石硅。也一样在关心他。

    

    巳时,将最新战报送呈石峡湾后。帅帐中的寒泽叶一直坐在榻旁守着辜听弦等他苏醒。

    望着听弦上脸上的伤痕,思绪不由得飘回昔年,魔门的寒潭,正是自己向林阡谏言:“主公,不能留,杀了他。”

    林阡摇头说:“他是奇才。栽培得当,必成大业。”不得不佩服林阡的远见,这一战若非有听弦,东部战场必失无疑,这样的奉命于危难之间。辜听弦对林阡的救急,像极了多年前的寒泽叶之于林楚江。

    感慨万千,细细想来:这一战确实如主公说的那样,东部战场最依赖的是此地兵马压缩到极致之后,爆发出来的战力反弹。

    死地则生,恐惧化成勇气,是人和;利用地形地势伏击,是地利;利用金军的得意,是天时。天时地利人和,都占着。

    不过,主公还说过“以及”,没说完,就被泽叶打晕了。

    现在想来,泽叶真过分啊,好歹也该等他说完再打晕他。

    因为轻松太多,回忆那紧张之时,泽叶嘴角露出些旁人难以觉察的笑意来。

    以及什么?泽叶现在懂了:以及那四位小将的火花效应。

    石硅内敛如玉,致信外露如剑,飘云淡静似水,听弦飞扬如火。

    尤其,飘云和听弦的搭档,远胜当初令主公羡慕和惋惜的谌迅和赫品章。这对最佳搭档,竟迟了这么久。

    “寒将军!”却在那时,众将士一同入帐见他,声音都浑厚得令他听出了精力的旺盛和南宋未来的希望。那声音里的喜悦、自豪不言而喻,还有种,团结……确实,此番上阵他们除了为盟军、为自己,就是在为彼此而战斗,各自都是彼此的牵挂、信念和动力。

    不过,现在可不能这么嘹亮。寒泽叶回看他们一眼,示意听弦正在安睡,却为了表扬他们,给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寒将军这般动作真是罕见,即刻教众人受宠若惊,顿时觉得再痛苦也甘之如饴了,何况此刻这么痛快,他们看到辜听弦无碍,都纷纷露出笑意来,同时如战前一样将手上兵器摞在一起,以这种安静的方式来先行庆贺。

    “别忍着,我醒了……”忽然听见听弦的声音,大家转头看去,听弦已经支撑坐起,就在泽叶的肩膀后面。嘴角挂着的那丝少年轻狂之微笑,说明暌违已久的辜听弦终于已经回来了。暌违已久,也脱胎换骨,“要庆贺,怎少得了我?”言笑之间,跨了一步,已将连环刀挥送上来。

    几个少年,都带着温暖干净的微笑相视,所有感,尽在不言中。

    

    追溯回去,其实辰时一刻之后就已经是金军失败和宋军扫尾的时间,当时会宁战区的他们却还都还不知祁连山已经和解——事实上。从那道战报送往石峡湾开始,全盘战况便大局已定,因为林阡已经赢了东部和西部。

    然而当时留守本营的凤箫吟,得到寒泽叶战报却已不在原地、而是在赶赴石峡湾北的途中——只因辰时刚过不久,她就意外得知了林阡不支的消息:被渊声、瀚抒、司马隆、吟儿一起消耗过的林阡,在城楼上刚和薛无交手了一招、勉强占着地形优势把他的人马打退。竟新伤旧疾齐发,毫无预兆地倒了下去。

    好在金军没有看见、樊井也迅速赶到,否则不堪设想,纵然如此也瞒不住几时,薛无一直就在城下。

    “主公他……他……”看那报信的十三翼吞吞吐吐眼圈通红,吟儿原以为林阡真因为阳锁枉送命,五雷轰顶,气急败坏,一把揪起那人衣领:“他怎么了!!”

    “主公他……昏过去了!”那小头目话还没说完。洪瀚抒那道火旋风已经一骑绝尘。

    “能不这么一惊一乍?”吟儿又好气又好笑,这话既是说这个十三翼,也是说洪瀚抒的。

    心里一颗大石头也终是放了下来,还活着,那就好……

    “先前打司马隆,樊大夫就说过,主公内伤能不能撑过去不好说,但是下半辈子肯定不好走路了。”那个十三翼抹泪。只因林阡是他们的主心骨,见不得他倒下。

    “这么说还是有危险的?”吟儿实在放心不下。关切之溢于言表,奈何本营必须有人守着。

    “去吧。”那时后响起个清冷却教她觉得暖和的声音。

    “慧如。”吟儿转,看见那清澈的双眸,再不迟疑,点头,“谢谢。”

    

    卯时四刻。关川河,楚风流帅帐。

    “林阡在东、南、西防守皆足,尤其东部,我军克,必经苦战。但是这石峡湾北部。林阡防御较为薄弱,然而正北有海逐浪、林美材大军阻隔,我军山重水复,要接近他非常周折。”

    这是关于陇右蓝图的规划而不是纯粹的某场战斗,所以林阡不可能一开始北部示弱、突然间北部就强起来。强起来?兵将从何处来?拆东墙补西墙?别的战区更危险。

    战前楚风流向众将分析过林阡在北部防御薄弱的根因,一是捉襟见肘,二是信任海逐浪、把海逐浪当屏障。

    对于金军而言,想经过海逐浪和林美材去打林阡,就像要经过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去打短刀谷。

    “虽然有难度,还是可以一试——绕过海逐浪,直取林阡。”完颜纲方一献策,楚风流一锤定音,是因深知这奇谋可行。当下召集绝顶高手,嘱咐他们卷甲倍道。

    

    本意要快速攻陷宋匪本营的薛无,深知石峡湾此地兵力空缺,一旦登上城头,其后全是平地,除却几个高手,再无防御可言。

    因此,只要薛无和十二元神能够打破程凌霄和沈钊构成的防线,生擒很可能被阳锁和洪瀚抒缠得焦头烂额的林阡,便能宣告陇陕此战形势的天平倾斜,如果林阡死了,宋匪更加土崩瓦解会一哄而散,毕竟成了丧家犬还失了顶梁柱。

    当然,攻比守难,石峡湾这座城寨,外墙是前所未见的高耸光滑,何况城头时刻有滚石箭招呼,以少敌多如何破城?这也是楚风流派薛无的原因,别人跃不上、攀不了,有他一人先行平地飞上,则所有难题迎刃而解。

    当薛无闪过程凌霄的御剑术抚琴腾旋而起,众人不觉察间,外墙上竟如被凿了一排专供架梯的痕迹,还未回神,不由分说,金军立刻得以缘梯攀登。

    纵然如此,宋匪还是居高临下、程凌霄仍在与薛无鏖战。垛口处沈钊不慌不乱发号施令,漫天石箭齐发杀气如麻,把等闲金兵接二连三轰下去。

    金军打这第二道防线的却是十二元神,他们为统帅先士卒,凭着高强武功躲开了所有杀伤,此刻已接近城楼与守军近距离搏杀,不刻便有架梯附近的宋兵被与其隔物传功的秦狮给挑落下去。

    见主帅如此骁勇,金兵不退反进,愈发凶猛,而随着守城兵将的接连被杀。宋军本就不足的防御愈发疲软,亏得沈钊淡定自若也当先杀敌,并且那时终于等到孙寄啸来。

    虽然比楚风流预想之中多了个孙寄啸,好在兵力却没比预期雄厚分毫,加之程凌霄那时已被薛无枪伤,眼看着金军攻城近半。不过十二元神都没想到。孙寄啸这一个人添进战局而已,就帮林阡把战机撑到了辰时。

    孙寄啸到场的这个时间点,曾经林阡掐得刚刚好是自己到,可惜阳锁发生得太不是时候,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孙寄啸,可是地形优势的孙寄啸和沈钊初度合作,竟把差一点就先登城头立下首功的完颜瞻和完颜气拔山给硬生生推了下去。其后,在这条纵向战场上孙寄啸与秦狮来回厮杀、激烈异常、雕龙画戟与青云纯阳剑交锋酣战了三百多招,沈钊事后回忆那火花四溅、势均力敌。说幸好孙寄啸襄助否则北城必失。

    因沈钊和孙寄啸捍卫而未曾沦陷的北城楼,终于在辰时候到了主公林阡的驾临,众人如久旱逢甘霖兴奋不已,然而恰在彼时一道弧光强势侵略,乍见一条火龙逆天而上、横扫城楼近在咫尺,来不及去扶起随飓风一起被抛上来的程凌霄,林阡骤然拔刀、内力与薛无隔空的这一枪堪堪相撞,轰然震响。余音未消,饮恨刀追前一步横扫。将一排架梯全都砍翻过去,令得包括秦狮在内的一干金兵都摔下。薛无事先没有看到他来,不算正面交手,是以难测他实力几何,不过发现城楼上毫无伤亡就猜是他到场。

    “这一仗看来不好打。”速战速决终成泡影,不太可能直接硬上城楼了。眼看林阡就要排兵布阵、正面攻防。薛无倒是并无所谓。正面交锋,薛无虽然兵马较少,少不了多少。况且,在那之前,两军主帅武斗。才是薛无最满足的环节。

    知他安好,自然满足,其实薛无不太想像楚风流说的那样,俘虏了重伤的林阡或是趁乱杀死他,而是一直都记得黑山那晚,林阡和他的约定,“待你我都伤势痊愈、状态全好了,便再打一次。”“薛将军,林阡已迫不及待。”

    十二元神被林阡一刀掀下,更加不可能想到:其实林阡打完这一刀之后就昏了过去。

    潜意识可能知道自己撑不住持久战的林阡,选择的是全力以赴、一刀慑人、先声夺气。

    “师父。”终于化解城楼危机,杨妙真正轻松微笑上前,乍见林阡倒下大吃一惊,赶紧和孙寄啸一起将他扶住,当机立断,低声下令“不得声张!”同时遣人寻找樊井、报信主母。

    “盟王伤势比我更重,万万承接不了薛无了……”程凌霄给林阡把脉、不顾自给他运气,终于令他及时清醒过来。

    想不到今时今,他们所有人的内力都得拆东墙补西墙。

    “妙真,沈钊……”林阡睁眼,示意刚到场的樊井让开,樊井气得胡子都翘起来。

    “你们,这样打……给我撑,一炷香。”林阡给他们说了对薛无的破解之策。

    沈钊连连点头,妙真也铭记于心:师父给师母和洪瀚抒运功疗伤前和樊大夫说过,不靠武力也能帮我们胜,其实说的就是这些吧。

    

    薛无的武功和天尊岳离应是不相上下的,盟军一干小将不知差了几千里远。然而早在山东之战,林阡就通过吟儿之手,采取海逐浪、李全、时青、柳闻因、沙溪清、郑王府三大高手车轮战的方式,实现了对岳离的成功消耗和最终制衡。

    薛无,当然也可以这样打,俗称的人头优势。即使石峡湾北部驻军比薛无所领奇兵多不了多少,毕竟多。

    林阡所需要的,仅仅是目前还有领导力的沈钊、机智如杨妙真,以及他早先就挑选好的以备不时之需的守将们,其中不少都出自陇右固有的越军,如叶碾的神机营、虎狼团,夏官营程氏,古洞庄沈氏等等。

    只不过,薛无比岳离的杀伤力要大,而岳离当却要了郑王府三大高手的命……林阡必须保证小将们的命无忧,所以只能先试着打薛无一炷香。

    “原来主公很早以前就在筹谋……”沈钊听林阡说出那些他要求尽快召集的人名,愣在那。

    林阡一笑,没告诉沈钊,其实这筹谋还没成熟,也没想过这一战用。原先是想未雨绸缪,到关键时候启用的,终究还是在这一战,当成个后招提前用上了。(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