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堪争云月,犹胜风雪 第1221章 骤雨落,宿命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阡 书名:南宋风烟路
    “盟主,你醒了盟主!”熟悉的声音,饱含着惊喜,一霎像回到了越野山寨,不知今夕是何年。

    视线许久才变得清晰,映入眼帘的果然是红樱,吟儿杂乱的思绪开始倒灌,片刻后才完全想明白,现在在哪里、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全天下只有她和洪瀚抒你知我知,连林阡可能都会纳闷都会莫名其妙,洪瀚抒为什么要在阵前疯魔般自残。

    要想让吟儿从当时的气息全无,到如今这呼吸舒畅转危为安,洪瀚抒就必须舍得那十几钩刺在他自己上……

    yīn阳锁。

    难道是他?竟然是他?怎会是他?不该是他!醍醐灌顶,当场凌乱的不只是瀚抒一个,吟儿完全一致的心所以才感觉惶恐……

    “他、怎样了?”此刻吟儿看见yīn阳锁还在,知道瀚抒一定还活着。

    “洪山主他……自残、受了好重的伤,可所幸绪恢复了不少……”红樱红着眼圈,我见犹怜。

    上这样的男人,当然要天天夜夜的担惊受怕,吟儿叹了口气,在红樱帮助下加高了枕,再躺了片刻,只觉神清气爽。

    此消彼长,自己jīng神大好,那瀚抒……吟儿随即黯然。惶恐散尽,化为煎熬,不得不忆起同病相怜的洛知焉和林阡。当年中了yīn锁的洛知焉,是不愿林阡再克制所以自尽,可是凤箫吟,你这么怕死,怎会愿意和洛知焉一样壮烈?何况。他是为了他的主公,而吟儿的主公不是洪瀚抒,吟儿,还需保护腹中的小虎妞——对了,小虎妞还在吗!?

    心念一动,下意识地去触碰小腹,惊诧地发现。经此变故洪瀚抒也没有以用药为名去除她腹中的骨

    “盟主,你放心,红樱会保护你和小虎妞的。”红樱看出她的心理。轻声说。

    吟儿心里一暖,真好,上次遇到阑珊。这次遇到红樱。

    “盟王私下派人来与红樱说过了,务必要保住盟主腹中的孩子。唉。”红樱说罢,吟儿一愣,这么快,那家伙就在洪山主近又找到个卧底安排好了?!而且这个卧底还完全信得过!绝对没危险!吟儿顿时对林阡的明察秋毫佩服到发指,内心对盟军的担忧也一扫而光。她相信,有林阡在,盟军不会因这意外而损伤。

    “红樱,叹气何为?”她却看出红樱脸上的失落。

    “洪山主在阵前说的话,大抵伤了盟主的名节。小牛犊有可能不是盟王的孩子,所以,盟王才更重视这一个吧……虽然盟王是个大英雄没错,可男人家到底都是有这方面的介怀的。唉,我也希望我是猜错了。然而,私下前来强调这么件小事,红樱实在是……不想领他的命!”红樱实话实说,泪在眼角,终于说完这些难以启齿的话,“无奈何盟主未醒。红樱等到现在了,只想问盟主,真的听盟王的话吗!”

    吟儿怔怔听完,才知小丫头为她担心,笑起来:“这可不是小事,这对我而言,是现如今的头等大事——这孩子,是我逆着他坚持要生的。他是理解我才支持我。”想起林阡,忽添哀愁,颠沛离乱,生死难料,“将来老了,无论谁先百年,留多多益善的孩子服侍在另一个人边都是好的。女儿贴心,最是应当。”小虎妞,完全是她对命运的得寸进尺。

    见红樱听得失神,吟儿拍拍她肩膀:“事实上yīn锁无论吃不吃药都只能吊命,关键只能看阳锁的克制成功与否。所以……林阡当时才对我让步,现今也一如既往惯着我。”

    “原是如此。”红樱擦了泪,“那样就好,是我想坏了盟王。”

    这时有旁人到此,红樱转头,面露喜sè:“啊,是军医来了。”忙起为吟儿引荐,“这位是西夏的名医、专医治洪山主的。”

    “洪山主的伤势便是您主治的?他是何时有的伤,何以总是不痊愈?”军医给吟儿诊脉时,她询问有关洪瀚抒。红樱原想制止,却也相当关切,这些rì子红樱只负责端茶递水,但不知具体详

    “这……”军医三缄其口,很显然,洪瀚抒不会许他外泄况,否则他脖子就保不住了。

    “说给她听。”那时洪山主掀帘而入,吟儿循声而去看他jīng神奕奕红光满面,一点都不像想象里的奄奄一息……

    “这里没有外人。”瀚抒看见红樱也在,并没有赶她出去,“这病症,是一年多以前察觉的,先期以为是战斗中落下的伤,使我总是心浮气躁、发上火,脾气也越来越暴躁、根本没法克制住……然而我为人从来都很暴躁……是以根本没有上心,直到很久以后,才觉况不对。”

    “到我诊断之时,诊出主公所中,是那种传闻里的、与旁人此消彼长之毒……”军医说罢,红樱惊呼一声,目中噙泪,忽然彻悟,他才是yīn阳锁里和盟主此消彼长之人……红樱冰雪聪明,哪里不知道此消彼长就意味着你死我活,所以沉默倾听时,泪水无声无息就夺眶洒落。

    于是明明是军医在解释况,对况了然于心的却是听的三人。

    “因是稀奇之毒,我无药可救,只能对主公建议,‘以内功驱毒或可’。去年我军撤出陇右,回归西夏祁连山,主公名为闭关修炼,实则练功养伤。”军医道。

    吟儿忆起yīn阳锁的发作骤减和直到今年年初时的销声匿迹,知道正是这段时间洪瀚抒的武功突飞猛进、毒xìng也克制得非常顺利。

    “然而,陇右形势再度变幻,主公他又再亲临战场,一不留神,便被一金国高手的气流伤至道、筋脉。从而使yīn阳锁重新发作。”军医叹息。

    “……齐良臣……”吟儿一震,想起林阡、齐良臣、洪瀚抒之战,正是那天晚上,自己在小牛犊的摇篮前突然眼前一黑。难怪了。

    “主公伤势复发,只能听从我之建议,继续修炼那内功心法。然而,内力的提升虽然能攻毒。但过快的提升只可能起到反效果,yù速则不达。”军医长叹,“我只恨当时没有拼命拦阻。如今,铸成了大错!”

    “是啊,大错。”洪瀚抒这时是非常有理智的。在吟儿面前坦诚说,“去年练功,是为治病,今年练功,却是为争一口气。为争一口气,过快地修炼、当然yù速则不达……因此内力虽提升了,却克制不了毒,yīn阳锁几乎崩坏、近rì来有走火入魔之迹象。”

    沉默半晌,叹了一声,“想不到。祁连九客的兄弟谊竟无法将我劝阻。连他们,都无法将我克制……可见我,真的已经……”洪瀚抒想用丧尽天良来形容,但因为那是形容自己,所以话到嘴边。还在找别的词代替。

    这一刻吟儿侧耳倾听他的叹气,其实并不完全觉得可惜,这次变故唯一让她欣慰的就是祁连九客——原来陆静和蓝扬之所以跟着他到阵前不是盲从而是因为担心他的病怕他失智胡来!这个月来,想必他们谁都发现了他的变化,他们之前服从他是因为他虽是个暴君总算还是个正常人,可如今却不正常!当然欣慰啊。祁连九客,不再是一个纯粹的愚忠符号。

    “现下主母可以不用服药。”正巧这时军医诊断完了吟儿。

    “闭嘴,休得叫我主母!”吟儿大怒,既为自己,也为红樱。

    “主公,这……?”军医忐忑,怕叫主母引杀机,不叫更引……瀚抒原还沉浸在慨叹之中,因她这突然发怒而惊回现实,尴尬咳了一声,示意军医下去。

    军医走后,营帐里就只剩三人。

    “这种毒叫yīn阳锁,确实此消彼长,阳锁愈加暴躁,yīn锁愈加衰竭,而且,你们所不知道的是,它和蓝扬说的那样,能让理智彻底被吃了,所以致人于罪恶之地……”吟儿将樊井等人的说法转告,“瀚抒,蓝扬他们都错怪了你,失智胡来不是你自己控制不住,是你早被它控制住了。所以……走火入魔不是你的错。”

    “大宋的军医,果然比西夏的好点。”洪瀚抒嘴角勾起一丝调侃的笑。

    她呆呆地看着这个表,只觉得这好像在夔州之前的哪里看过,那么纯真,那么自然,她很怀念,脱口而出,“大宋的份也是。”

    “这样了还要当林阡的说客吗。”他表一凝,“小吟,你从来都这么有攻击xìng,却一点都不懂防御。”

    起背对:“可是我,发狂时和正常时,实则是相差无几的——不必都推卸给yīn阳锁。什么杀人的是恶念不是我自己,这种开脱只有林阡会用,我不需要。”转头,冷淡一笑,“阵前很多话都是我的本意,莫对我抱有太大的希望!”

    吟儿知道说服又失败、因为林阡是洪瀚抒的yīn影魔障……哪里拦得住他忽然的由晴转yīn、拂袖而去。

    当此时,吟儿和瀚抒、红樱都知道了yīn阳锁的内,瀚抒不肯告诉别人,也不可能告诉别人。包括祁连九客那些兄弟。他若是告诉他们,只会给吟儿带来灾难,所以他一定会守口如瓶。

    这一点,吟儿、瀚抒、红樱已经自发形成同盟。

    红樱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洪山主要疯了一样自残。是为了救盟主xìng命。

    而洪山主强掳盟主干什么?是要时时刻刻、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怕她濒危而不能再救!

    洪山主说兄弟都唤不醒他,可他再怎么控制不住,盟主的生死都是放在第一位的。

    这世上有人会将兄弟看得高过,有人完完全全相反。

    “yīn锁没有办法,那么阳锁怎么治愈呢?洪山主他,难道要这样一次次地自残,一次次地消耗自己?盟军那边的军医可有懂怎么治的吗?”红樱噙泪问吟儿。

    “嗯。有。”吟儿说这话却纯粹是为了安她的心,怎么治?从前的yīn阳锁。还能以yīn阳调和来治愈,但程凌霄和林阡都曾告诉过她,现在的yīn阳锁由于经年激化,连这个解法都可能会失效。最后的三个办法,是青城派的练气养生之道、林阡翻阅的那本医书,或需要靠林阡甚至更强高手的内力祛除。

    也未尝不可,至少。可以劝孙寄啸,将练气养生之道灌输给瀚抒。吟儿想。

    “孙寄啸孙将军何处?”她问红樱。

    “他?可以救盟主和洪山主?好!我会尽快给盟主打听!”红樱一惊,眸子里全然喜悦。

    吟儿恍惚又觉得回到了过去。“打听”,红樱那时候就是个包打听,无私地帮吟儿到处跑腿……感慨万千。红樱,红樱,所幸这世间万般变迁,你我的感丝毫无损。

    得此一人,进时心有灵犀,退则推心置腹,绝对互信,永不背弃,红樱,可比妙真更早啊。

    “小吟。小吟,我不信那江山刀剑缘,只信天把你糊涂地安排给了我……”昔年越野山寨的北长城,瀚抒曾意乱迷,几乎将她玷*污。

    “不会的。不会让你一个人……”聚魂关上,当林阡生死未卜,她正魂飞魄眩,冷不防瀚抒竟失心般抱住她就吻,丝毫不分境。

    午夜梦回,忆起先前瀚抒曾经的种种不规矩、不对劲。这时才懂,都是yīn阳锁害的,瀚抒对她那不可控制的**,是因为yīn阳锁在当时亟需yīn阳调和,然而yīn阳锁到如今还未解开,也意味着洪瀚抒说什么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说什么小牛犊是他的儿子,都是逞强好胜、自欺欺人。

    是yīn阳锁,拖了一两年,害他变成了这个让她和祁连九客都不认识的洪瀚抒,yīn鸷,凉薄,邪恶,歹毒,不可理喻,胡作非为。如果当年洛知焉不自尽,林阡再发展下去,也一定会变成那样。属于yīn阳锁的不可抗拒之力。

    都明白了。

    然而……齐良臣使瀚抒的yīn阳锁复发还能解释,又会是谁,害瀚抒和吟儿中了yīn阳锁?意乱迷就发生在她在陇陕初次见到瀚抒的第一rì!所以时间几乎可以确定了,就在那rì发生的。但是人物呢?到底是谁,带着怎样的目的,对瀚抒和自己下了yīn阳锁?

    若是知道何人何地,倒也可以更好地对症下药。可惜,极费思量……

    吟儿睡不着,起掀帘,听着四面八方的战鼓、马蹄,接过落在手心的一丝夜雨,心里不自地牵挂起林阡——若然曹玄苏慕梓入局、楚风流薛无起死回生,则林阡应当是谋求与瀚抒停战,方能保证盟军与金军的胜局。她相信林阡会停止那道她下给妙真的错误命令并将其修缮到没有缺漏为止,她也明白,陆静蓝扬等人的良心,使得洪瀚抒的参战不会太久,所以曹苏这两个宵小也会随之遁隐、不会捞到任何好处。东西两方面金军,不过都是回光返照而已。

    轻狂一笑,“可是……又何忍楚姑娘、陈将军岌岌可危。”想到这里,吟儿扼腕,太多的敌人可以变为战友、被盟军感化然后风雨同路,然而有一些人,心灵上可能早就绝对互信,份与立场却从来根深蒂固、泾渭分明。金宋一体这个梦,还有很多的路要走,实现梦想的第一步,竟是杀,杀这些拦路的狠角sè。这是天骄等人在林阡入短刀谷前就教他的。

    吟儿只怪自己记xìng太好,记得黔西之战楚风流在林阡帐中说过的每字每句,如果那时她能留下该多好啊,也记得会宁的府衙陈铸对她的诸多照顾,如果那时林阡能勾走他该多好。

    正自纠结,却看不远处帐边走过一个影,应是妇人,并不熟知,但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是谁……?”吟儿见她鬼祟,匆忙走上前去,然而还未追得上她,就听红樱在后面追喊说盟主怎么出来了,那女子似是jǐng觉、即刻躲藏起来,吟儿追踪暴露,只能无功而返。

    “奇了,怎好像是盟军里的人?”可若是盟军里的,何以林阡不让她来和自己接头?(未完待续。。)

    s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