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芳心

    蒙语版《吉祥三宝》

    世界着名大神级作家欧阳飞译

    孩子:阿哇~

    父亲:哎~

    孩子:那啥子阿东咕噜有味~

    父亲:噢真摸了古~

    孩子:那秃子扎么咕噜有味~

    父亲:噢真摸了古~~

    孩子:阿窝记得咕噜呀无有屋味~

    父亲:噢真摸了古~~

    齐声:咕噜咕噜一肚鲁呼噜~~~一屋唯~

    孩子:喇叭~~

    母亲:哎~

    孩子:那啥子阿东咕噜有味~

    母亲:噢真摸了股~

    孩子:那秃子扎么咕噜有味~

    母亲:噢真摸了古~~

    孩子:阿窝记得咕噜呀无有屋味~

    母亲:噢真摸了古~~

    齐声:咕噜咕噜一肚鲁呼噜~~~一屋唯~

    父母:路玛~

    孩子:啊~

    父母:那啥子阿东咕噜有味~

    孩子:玛沙~~~

    父母:那次次的依哇咕噜有味~

    孩子:有味~

    父母:阿屋哇唯那个咕噜双哩~

    孩子:噢阿娃古的~~~

    齐声:咕噜咕噜一肚鲁呼噜~~~一屋唯~

    写完,我转面对大家,说:“我爹公司有个土生土长的蒙古人,那位哥哥是我家一个远亲,我爹很器重他,于是留他在边,这歌是他教我唱的,我实在学不会,他就给我写了这个纸条,有了这个纸条,我一下子就学会了。现在版权归我了,谁喜欢唱,拿去照着唱吧!”

    一人恍然大悟道:“原来阁下的蒙语这么来的啊,我还纳闷呢,你怎么就突然会蒙语了!”

    “不行啊?金庸大侠小说中的《九真经》不也硬是用汉语将梵文译出来了嘛!你们老土了吧!”我深沉地说。

    太有才了!牛大斌拍了下我的肩膀说。

    太厉害了!杨廷山拍了下我的股说。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我虚伪的应和道。

    “你知道吗?李延虫经你这么一弄,一败涂地。只怕再没机会追校花了。”大斌说。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个什么鸟人,上高中时把咱们整的还不够惨啊?可怜他干蛋。我给他带来的伤害,能比的上以前他带给我的伤害的十分之一吗?”我满不在意。

    “你知道吗?校花经你这么一弄,那种芳心暗喜的举动,被好多人都看出来了。”小伟说。

    “啊?真的,何以见得?”我对这个话题倒是很感兴趣。

    “校花他们班的人都在说,校花到处在借您老人家译的那个神曲的歌词。可惜啊,传来传去传的走了样,比那个啥雷彗星传的还牛。”

    靠,真的?我问。

    那还有假?小伟答道。

    一想起哈雷彗星这帮传话的活宝,我就不自想笑。

    据说,美军的一次部队的命令传递是这样的:

    营长对值班军官说:明晚大约8点钟左右,哈雷彗星将可能在这个地区看到,哈雷彗星每隔76年才能看见一次。命令所有士兵穿着野战服在场上集合,我将向他们解释这一罕见的现象。如果下雨的话,就在礼堂集合,我为他们放一部有关彗星的影片。

    值班军官对连长说:根据营长的命令,明晚8点哈雷彗星将在场上空出现。如果下雨的话,就让士兵穿着野战服列队前往礼堂,这一罕见的现象将在那里出现。

    连长对排长说:根据营长的命令,明晚8点,非凡的哈雷彗星将穿野战服在礼堂中出现。如果场上下雨,营长将下达另一个命令,这种命令每隔76年才会出现一次。

    排长对班长说:明晚8点,营长将带着哈雷彗星在礼堂中出现,这是每隔76年才有的事。如果下雨的话,营长将命令彗星穿上比基尼到场上去。

    班长对士兵:在明晚8点下雨的时候,着名的76岁的哈雷将军将在营长的陪同下着比基尼,开着他那彗星牌汽车,经过场前往礼堂。

    “那她宁可借传的走样的歌词,也不主动找我要?”我有点奇怪。

    “你大爷的你脑袋让驴踢了啊,她是女孩子,主动上门找你要,不就等于承认喜欢你了嘛,气势上就输了,恋嘛,女孩子永远是矜持的。”小伟打了一下我的头。

    虽然被他骂了,但他说的话,让我听起来真他娘的舒服。难道这个平时对男生冷若冰霜的小妞,开始主动关心起我的事了?第一次在车上遇到时,她虽然主动和我说话,那是误会后的指责,那个不能算。那么这次,能不能算她对我有一丁点好感了?

    “唉,欧阳,你知道你那歌词传来传去,传成什么样了吗?他们班有几个我们社团的兄弟,我从他们那搞到了一份。你看下吧。”大斌递给我一张纸时,还在笑个不停。

    蒙语版《吉祥三宝》

    世界着名大神级作家胖大海译(擦!这个叫胖大海的鸟人是何方神圣,这就直接成他译的了?)

    孩子:阿哇~

    父亲:哎~

    孩子:那啥子阿东咕噜有味~

    父亲:噢真摸了古~

    孩子:那秃子扎么咕噜有味~

    父亲:噢真摸了古~~

    孩子:阿窝记得咕噜呀无有屋味~

    父亲:噢真摸了古~~

    齐声:咕噜咕噜一虎骨腰子~~~一锅烩~(原来的歌词不是这样的,到这孙子这,成一锅烩了,一看这个胖大海就是个酒囊饭袋,就他妈的知道吃)

    孩子:喇叭~~(吃完了开始整乐器了)

    母亲:哎~

    孩子:那啥子阿东咕噜有味~

    母亲:噢真摸了股~

    孩子:那秃子扎么咕噜有味~

    母亲:噢真摸了古~~

    孩子:阿窝记得咕噜呀无有屋味~

    母亲:噢真摸了古~~

    齐声:咕噜咕噜一虎骨腰子~~~一锅烩~

    父母:撸娃~(这个牛比,太强悍了,他怎么想出来的?)

    孩子:啊~

    父母:那啥子阿东咕噜有味~

    孩子:魔鬼(怎么一到你这,变化这么大啊)~~~

    父母:那次次的鸡毛咕噜有味~(我汗,我啥也不说了)

    孩子:有味~

    父母:阿我撸的那个咕噜爽咧~(我靠,太邪恶了吧)

    孩子:噢他妈的~~~(注意素质!文明用语!怎么唱着唱着歌还出来骂人的话了?我最讨厌骂人的,你姥姥的!)

    齐声:咕噜咕噜一虎骨腰子~~~一锅烩~

    我靠,无语了!群众的智慧果然无穷啊。

重要声明:小说《校花陪我打魔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