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情报

    中午在社团筛选节目,大家都很自觉的把手机调成了振动,本意是想有电话也先不接,忙完了再回拨。期间有人电话振动,他不理会,电话就不再振动了。不承想我的手机一个劲的振动不停,不理会,还振,我拿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按断一次,过了一会又接着振了起来,无奈我只好对大家说:“抱歉,我接个电话。”

    “喂,欧阳啊,你这孙子他妈的真不地道!老子打这么久你才接!”一接通,对方就骂了过来。

    “唉呀,是兄弟!兄弟出院了?怎么换号了啊!”一听到这个声音,我比他还激动。

    “我的生命一切都要重新开始!”这小子说话感觉越来越有哲理了。

    “兄弟在哪,我找你去。”我已经迫不急待了,泡妞时迫不急待不能表现出来,对兄弟就不必这么装正经了。

    “来学校正门等我!”

    “好!我和大斌给你接风!”

    ……

    “这回是易晟轩吗?”见我放下电话,夏雪菲才轻声问道。

    我一听就乐了。这傻丫头,看来这易晟轩留给她的印象还深,应该说,她对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印象深。

    “不是,我和你说过的,我的好朋友不止他一个。”我笑着解释说。

    她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一听到兄弟归来的消息,我也没心思准备节目了,匆匆选了几个诗词朗诵让他们改改就当成节目去参选,然后我就带着牛大斌直奔学校正门,约了在那里见面。

    “欧阳!大斌!”我们正在四处张望,这鸟人从背后把我们搂住了。

    “阳/痿兄!你可让我们想死了!”大斌开心的打趣道。

    “你大爷!”大斌这样叫,这兄弟似乎一点也不生气,“你个鸟人,能不能不要把老子的大号和小名混在一起叫?”

    三人笑成一团。

    这兄弟小名叫小伟,大号叫杨廷山。他爹希望他成为一个伟大的人,故小名叫小伟,但他的姓氏和小名连在一起会让人产生歧义,于是就重新起了大号。杨廷山学的建筑专业,他和我,大斌一样,都是在本市读完高中,又在本市读大学。大斌是我高中时才认识的铁哥们,而杨廷山和我的交就更近了,我俩从小一起长大,用大人们的话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一起学习,一起打架,一起打魔兽,一起泡妞。这兄弟玩赛车出了车祸,在医院静养了好长时间,这才康复。

    我们没有叫外人,三人找了家饭店,要了一堆菜,开始推杯换盏,喝的正爽呢,杨廷山突然问我,欧阳,我听说,你准备泡校花?

    我开心地说,兄弟消息还灵通。

    杨廷山打了个响指,好,很好,大斌,你我联手,帮欧阳铲除敌。

    牛大斌一口干掉手中的酒,行啊!没问题!帮兄弟忙应该的!你准备先收拾哪个?

    杨廷山眨了下眼,抿了口酒,:“先收拾李延虫!这孙子给校花送花,被校花拒绝了,现在又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

    什么礼物?我和大斌异口同声的问。

    “一本精装版《红楼梦》,要好几百呢,这孙子得知校花喜欢看古典文学类的书,看来这次是准备下血本了。”杨廷山看着我说,“他本人直接送给校花,校花肯定不要,他准备让欠猪帮忙送,到时欠猪会亲手送到校花手上,并说成是校花的朋友送的。欧阳,兄弟给你提供的这个报有没有分量?”

    我冷汗都出来了!李延虫此计若能成功,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

    好女孩都是知恩图报的,如果是匿名以校花亲人或朋友的份把这份礼物送给她,会让她觉得神秘,反正想退给发信人,也没处可退嘛,既来之则安之,不如认真看完这本精美的书。估摸着校花看完了,李延虫再故作浪漫的找机会透露给校花说是他送的,说不定校花会对他产生好感。校花要是对这鸟人产生好感,也就没我什么事了。

    绝不能让这厮抢占先机!

    “欧阳,这事你不方便出面,我已经打探清楚了,李延虫对欠猪说了,送书的时机让欠猪自己找,但千万不能让你欧阳飞看到!”杨廷山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索,“这事由兄弟搞定吧。”

    这欠猪也是我高中同学,这个美丽的雅号乃是才华横溢的牛大斌童鞋给他取的,顾名思义,欠揍的憨猪,简称欠猪。既然李延虫已经交待过避开我,那也确实只能由我这两个兄弟出面了。

    “交给你们了!事成后我和我媳妇一起感谢你俩!”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德,这还没开始泡呢,就成你媳妇了?”杨廷山道:“包在我们哥俩上,你就瞧好吧。”

    欠猪从宿舍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精美的礼物。

    “欠猪你给老子说实话,上次老子被人打了,是不是你们的人干的?是不是请我三舅和你们玩玩?”牛大斌第一时间冲了上去,随便找了个理由和他拖延时间。

    “啊,不可能啊,没人敢动你的,就算不给你面子,也得给你三舅面子是不是?大斌你一定是误会了……”欠猪紧张的汗流浃背。

    每当一提到大斌他三舅,立刻就会让人们联想到大灰狼,老虎,地狱魔王之类恐怖的东东,也难怪欠猪会如此害怕。

    “欠猪,给你根烟抽。”说完牛大斌拿出一根烟递给他,欠猪一手接烟,一手搂紧礼物。

    “他妈的,瞧不起人是不?给你烟是看的起你,你应该双手接才对!”说着大斌一把抢过欠猪手里的礼物,掀起盒子,扔出老远,欠猪立刻吓的跑出去捡盒子。这几秒钟的时间,杨廷山将那本他看了八遍的《金瓶梅》背面朝上放上去,将那本《红楼梦》扔到垃圾篓。欠猪回来,大斌一把抢过盒子,盖在上面。

    然后寒喧几句,就放欠猪走了。

    欠猪如释重负的来到校花的班级,对着校花说:“这是你的一个朋友送给你的礼物,托我务必交到你的手上。”

    我的手机响了,这两鸟人用那笑的不成句的语言描述好久,我才明白事办妥了。

    你俩干的漂亮,我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校花陪我打魔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