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死敌

    打完游戏,从网吧出来,夜已经深了。路边买了点羊串,我们就往回走。

    “欧阳飞,你过来一下。”一个材很矮小的女生叫我,我循声望去,咦,这女生不是校花他们班的吗?她来找我作甚?难不成是来帮我追校花的?今天我拿了三件顶级装备,心好,难免遇事就往好处想。

    一念至此,我立刻高兴的朝这位可的姑娘打了个招呼。

    不承想这龌龊的丑猪上来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欧阳飞,我等你很久了,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你最好照我说的去做。”(作者你这厮翻脸比翻书还快啊!刚才还可的姑娘,这么一会就变成了龌龊的丑猪?作者回复:咋地吧,曹说龙乘时变化,能大能小,能升能隐,那不一直在变嘛)

    这丑猪继续张开股说道:“我表弟也喜欢夏雪菲,而且是他先追的,我希望你懂得先来后到的规矩,最好别打夏雪菲的主意。”(一开始觉得人家可能要帮你,就说人家是可的姑娘,现在不帮你,就连她的嘴也被你写成股了。唉,鄙视你这种作者。作者回复:普天之下鄙视老子的人那么多,你算个毛啊!)

    “还先来后到?你当是买东西呢!哪凉快哪待着去!”说完也看不丑猪,直接闪人,留下气急败坏的丑猪在那里跺脚。

    “兄弟们,接着打魔兽!”回到宿舍,我往椅子上一靠,开始召集兄弟们。

    股还没坐稳,门就被重重的推开了。

    一个染着一撮红毛,戴着墨镜的人出现在门口,这孙子嘴里叼跟烟,看来是黑社会电影看多了,才摆出这么个造型。这公猪胖大的躯挡住了门口,着个**的大肚子,就跟要怀孕似的。

    宿舍兄弟一看这SB来路不明,不屑搭理,继续玩魔兽。这公猪就在门口抽烟,也许他心里觉得这样比较酷并且有震慑力吧。直到这半根残烟全抽完,才开始叫嚷道:“老子已经开始正式追求校花!警告你们宿舍那个叫什么什么的……螃蟹社的社长……”

    “是繁星社,还你妈螃蟹,螃蟹你姥姥个球啊!”大明子骂道。

    公猪气的大吼大叫:“老子管你繁星社还是螃蟹社,老子只想警告你们,校花早晚是我马子!那个叫什么什么的鸟社长……最好别打她主意,对了,你们社长叫啥来着?”

    “兄弟们,接着打魔兽,咱不和吃过辣椒炒狗屎的脑残浪费时间。台词都记不住,还冒充黑社会,唉。”大明子如是说。兄弟们一边笑一边打着战场①。

    “大明子,你怎么知道他吃过辣椒炒狗屎?”大明子上铺那兄弟探下头,好奇着问。

    “因为他说话又臭又冲啊!”大明子看了看上铺那兄弟,充满哲理的说。

    过了一会,管宿舍的大爷来了,老人家站在门口喊了句:“你们宿舍的人以后注意点素质,别总往外扔废纸和烟头了!”

    我接口道:“大爷您有事和我们宿舍的看门狗说吧,再说了,我们宿舍只有他一个素质低的,他不光扔废纸烟头,就连他用剩下的卫生巾他也经常往门口扔。”宿舍里的兄弟看我如此讽刺公猪,都笑痛了肚子,楼长大叔无奈的笑笑:“唉,现在这群孩子……啥都瞎说……”说完就把门轻轻地帮我们关上了。

    公猪脸都气青了,他使劲一跺脚:“你们给我等着。”猛的一个转,啪,前额撞到了门上。

    “不送,欢迎下次再来。只是,下次差不多就行了,不必过分搞笑,还是走清纯玉女路线吧,做艺人不易啊!不是谁都能演好马德华大哥的角色的。”我礼貌的说道。

    胖子骂骂咧咧的走了,本来说话就不利落,这次更结巴了。

    胖子走后,我却再也没心玩魔兽了!

    他妈的!

    仅一天的时间,我还没开始追校花呢,就已经来了三个命令我放弃的人!他们只是看出我有要追校花的迹象,就立刻来给我下通牒,我要是已经去追了,他们不定用什么卑鄙手段给我使坏呢。有些不爽的同时,也不暗想:“看来一个女孩子如果长的漂亮,人品又好,追求者还真如过江之鲫啊。”

    本来还指望着先和她的亲人,比如她的表姐,还有她的朋友,比如她宿舍的人搞好关系,请他们帮我呢。现在看来这招是行不通了,一个个的跟我敌对上了。

    我拿出先前那张可行分析,补充两条。

    一,她边的人,包括有可能左右她意见的,目前没一个愿意帮我的,甚至怪我挡了她们的路,声望②是仇恨。

    想写第二条的时候,发现正面写不上了,于是翻过来,写在背后。

    二,要小心这群母猪,是敌则非友,她们既然不帮我,就一定会在背后给我使坏。要小心防范,不给众母猪可乘之机。

    写完我就睡了。

    第二天在教室和他们讨论校庆节目的事,有人用手重重的拍了下我的肩膀。从这挑衅的拍击动作中,我感到不到丝毫的善意,我恼怒的转过头,见到了一个最熟悉的人。

    死敌!

    “李延虫是你啊!你还没死啊?”其实他大号叫李延龙,他父母叫他小龙龙,他朋友叫他龙仔,像我这样的死敌那当然叫他李延虫了。

    李延虫倒是不生气:“哈哈,死之前怎么也得弄死你啊!”

    我和这虫兄自从高一就认识了,开学第一天,我们就打的鸡飞狗跳,头破血流,之后就开始较量上了,斗了三年,谁也不服谁,没想到我考上了同城的大学,虫兄也报考的这个,只是专业和我不同。

    不是冤家不聚头,用他表哥的话说,我们两个天生就不合,没想到命运偏偏又将我们安排在一起。

    “追校花我是志在必得,你长的那么随心所,还是放弃吧,省得到时受打击。”李延虫挑衅道。

    “那也没你长的为所为啊!放心,和你一比,任何人都会有活下去的勇气。”我不客气地回击。

    “光耍嘴皮功夫没用的,如果是三年前,你的实力当然远胜于我,现在嘛……就你这德,不过一条丧家之犬,没资格和我斗的。对了,以后要是没钱吃饭了,去我家打工吧,我家少个掏厕所的。”李延虫笑了。

    “你李延虫家里确实有点钱,可是你这长相也太对不起观众了。”说着我指着他对大家说,“大家看他的脸,我长这么大,就从来没见过长的这么有考古价值的!”

    这次李虫子有些生气了,他扔下一句:“咱俩之间的梁子,不死不解。”

    李虫子走的时候,大家还在笑。

    ①战场:WOW中除了副本比较经典外,战场也是一大特色,联盟和部落两大敌对势力在战场中杀个痛快,常使玩家觉得酣畅淋漓。

    ②声望:WOW中可以和玩家成为朋友的势力中,都有声望值,声望分仇恨,冷淡,中立,友好,尊敬,崇敬,崇拜。依次递进。

重要声明:小说《校花陪我打魔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