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柳琴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申蓉 书名:仙决逆
    “很久很久眼前,琴儿乃是我同门师妹,那时候我们一起修炼一起玩耍,无所不谈,可是这一切却被一个小孩的出现给打破了,有一天我和师妹去天玄门办事,在回来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坏人的偷袭,我仗着自修为侥幸逃脱,但琴儿师妹却是在我眼皮底下被掳,之后消息全无,大约一年之后师妹再次回到了沧月阁,那时候的我们都十分的高兴。”

    “那不是很好吗?”

    “但她却带回来来了一个小孩。”

    “小孩?不会是你师妹的吧?”萧羽不肯定道。

    “当师傅问起的时候,师妹确实说是她的,但问及小孩的父亲是谁,师妹却只字未提,沧月阁是绝对不许这样的事发生的,所以师傅一怒之下便是将师妹逐出了师门。”

    “那后来呢?”

    “后来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但我知道那小孩不会是师妹的,但当时师傅却是在气头上,我哪敢提及,之后不久师傅也因为师妹的事而耿耿于怀,最后郁郁而终,当我当上沧月阁掌教之后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想找到她的下落却没没有任何的消息。”

    “以沧月阁的影响力竟然找一个人都找不到,如果这人不是死了的话恐怕就是故意躲起来了。”萧羽猜测道。

    “所以我才要叫你帮我找出来。”

    “你自己都找不出,我更找不出,不想交出灵脉就直说,还拐着弯给我出难题。”萧羽心中暗骂了一声,但嘴上却是不敢表露出来:“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萧羽心中把柳琴儿的名字默念了几遍,这名字对他来说真的有点熟悉的味道,好像在哪见过一样,一时半会却是想不起来啊。

    “她上有什么好认的东西没有,你也知道过去了十多年的事了,相貌自然有所改变,但其上的东西却是不会变的。”

    静月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当时她被赶出师门的时候没有带走任何东西。”

    “这样的话怎么找啊,简直是大海捞针啊。”萧羽埋怨道。

    “她上有的只有一件东西。”静月似乎想到了什么:“那便是我沧月阁的令牌,一块普通的令牌,正面刻着一刻大大的‘月’字,而背面却刻有柳琴儿三个字,就是这样的。”静月递给了萧羽一块令牌,其背面却是刻着‘江文诗’三个字。

    看着熟悉的令牌,萧羽从自己的上掏出了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来:“你说的是这样的吗?”

    看到萧羽手中又多出的一块令牌,静月两眼直了,迅速的从萧羽手中抢了过了,看了看:“真的是琴儿的啊。”

    “快说,她在哪。”静月抓着萧羽的肩膀有些激动道。

    萧羽感觉到有些生疼,不由得叫了一声,静月的手这才稍稍的松了开来,看来能让堂堂沧月阁掌教激动得如此,恐怕她与柳琴儿的关系非同寻常啊。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那时候我落险幸得那前辈相救才能活到现在的。”萧羽却实不知道那地方叫什么。

    “那你肯定还记得那里的路吧,快带我去。”静月说完便是拽着萧羽往外走。

    “这……这……前辈然道就这样去吗?”萧羽被她拽得有些站不住形。

    静月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太激动了,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懵懂的小孩了,自己作为沧月阁的掌教一切以门派出发,如果自己就这么不顾一切的离开却是有些说不过去。

    萧羽缓过神来喘了口气:“前辈还是不用去了,我去把柳前辈请来便了,修真界打乱之际,要是沧月阁突然出了什么事,前辈也是难辞其咎啊。”

    静月微微的点了点头:“那你速去速回。”

    “可是总不可能就这样叫我去吧。”萧羽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喃喃道。

    静月拍了拍额头:“你看我,给。”说完便是把先前的那两块令牌递给了萧羽:“你拿这东西去见她,她一看就会明白的。”

    “恩。”萧羽也不耽误,告别了静月便是朝着以前萧雅居住的地方飞奔而去,他可不想浪费过多的时间,一路之上也是把功法施展到了极致。

    其实他内心也是有些忐忑,此次回去他怕柳琴儿问起萧雅的事,这样的话恐怕他自己都不好回答,想想没办法的话也只能撒谎了,能瞒多久是多久,要是她知道萧雅落到了坏人的手中的话,恐怕会奋不顾的去救她的。

    “前辈。”萧羽大声喊道。

    看着眼前有些熟悉的景象,萧羽不由的想起当年的自己了,年少的自己是那么的轻狂,决战龙炎却差点丢了命,幸亏前辈与雅儿救了自己,这里也算是萧羽生命的第二起源。

    眼前的绿水青山虽然比不上天玄门那般宏状,却也是让人心旷神怡,确实是一个避世的好地方啊,在这里看不到任何的纷争,没有一丁点的杀戮,有的只是大自然的孕育。

    “前辈。”再没有得到回应之下,萧羽再次喊道。

    “然道不在这里吗?”萧羽暗香前辈可能出去了。

    走进这熟悉的房间,还来不及让萧羽陶醉,一股难闻的问道便是扑鼻而来,让萧羽连连后退,最后极不愿的捂着鼻子才勉强进去。

    屋内空空无物,蜘蛛网也已经是布满了整个房间,桌上被一层厚厚的灰尘所覆盖,在这种山清水秀的地方竟然都有如此的灰尘,可想而知已经是有多长时间没有打扫房屋了。

    “怎么回事。“看到眼前的景象让萧羽不解:”然道前辈在自己与萧雅离开之后便走了吗?那她会去哪呢。”

    萧羽四处的打量起了房间起来,这房间的摆设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那创伤依稀还能看见萧羽当留下的痕迹。

    桌角上的一封信吸引了萧羽的注意,因为已经是被厚厚的灰尘所覆盖住,要不是萧羽特别留意之下也是很难发现原来桌子之上还有这件东西。

    萧羽拿起了那封信拆了开来,一幕幕字眼映入了萧羽的眼前。

重要声明:小说《仙决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