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魔界至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申蓉 书名:仙决逆
    魔域深处,一个头顶盘龙冠、穿五色袍服的老者坐于台前,他的面部被一团黑色雾气所云绕模糊不清,而其气息更是有如皇者,让人尊崇,左右分站二人。

    “范广,外面的况现在怎么样了。”老者对着左边一人道。

    那被叫做范广之人,材魁梧,体型硕大,一双拳头更是沧桑有劲,仿佛一拳便能把你打成酱,他一脸恭敬道:“禀域主,据柳逸传回来的消息,妖域暂时还没有太大的动作,而鬼域更是连消息都为传出,看来这鬼域更是有备而来,竟然能把消息封得这么的死,所以现在修真界也暂时没什么大的事发生。”

    “范清,你那边的况怎么样了。”老者转头对着右边一人道。

    而那被唤作范清之人却也是拱手恭敬道:“禀域主,那费宁也是密切的关注着我们这边的动向,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也是会立刻反击。”随着轻音的想起,也能从中知道这范清是个女的,而其全被黑色衣衫所包裹着,面部更是被黑色面纱所遮盖,不能看其容颜,但明显的能从其衣衫上凸显她那傲人的材曲线,而其所散发出的气息也是强势无比,深不可测。

    “啪嗒。”

    老者恨恨的拍着椅子:“可恨的费宁,竟然跟本域主作对,若不是要保留实力,他还真当我怕他不成了。”

    “域主,如果没能拿到那魔域至强魔器‘魔轩戟’的话,那我们这魔域大军可是难以进入修真界啊。”范清微微道。

    “是啊,虽然那极北之地的逆行封印在逐渐的减弱,但也只能供少数魔域之人进出而已,这可恨的费宁,别让我逮着机会,否则我会让你尝尝魂飞魄散之苦。”老者也是一脸份愤怒,旋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似地,厉声道:“开皇呢,开皇那小子现在在何处。”

    “禀域主,现在还不知道开皇的下落,不过据可靠消息他也已经进入了修真界,不过暂时还没发现他出现。”范广轻声道。

    “哼,又是一个翅膀硬了的家伙,暂时先别理他了,其他还有什么消息吗。”老者微微问起。

    范清摇了摇头,而范广却是往前跨了一步,抱拳道:“禀域主,柳逸还传回来消息人魔同体重现人间,而且天玄门之内即有可能出现了传说中的仙器。”

    “人魔同体、仙器,这是怎么回事啊,开皇又没死,怎么会出现人魔同体,然道……。”老者脸色动了动,虽然有些震惊却没有过多的表露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一旁的范清也是一脸的诧异。

    范广也是点点头:“恐怕也是只有这种况了,传闻人魔同体代代轮回,每一代的人魔同体的现世也只上一代人魔同体即将离去之时。”

    “那人魔同体现在何方。”老者有些担忧:“这人魔同体可不是省事的料,若让他成了气候到时候恐怕将成为我们的劲敌啊。”

    “域主请放心,人魔同体也正是柳逸的下属,他定能为域主的丰功伟业而做出贡献的。”范广徐徐道。

    “那仙器又是怎么回事。”范清把话锋一转。

    老者目光也是停在了范广上,这不轻易间传来的眼神仿佛能看穿人的内心一般。

    范广收回目光不敢直老者,悠悠道:“据说人魔同体现世当,云雾山上出现了一件能够通灵之物,此物乃是被天玄门一个弟子所有,不过那弟子的修为却只有修真者的级别。”

    “不管他的修为如何,如果他手上真的拿有仙器的话那此人前途无可限量,如果他翅膀硬了的话必将破坏我们的计划,真的确定是仙器吗?”

    “还没有,只不过那仙器能通灵之能却是亲眼所见啊,即使不是真正的仙器,那也将是接近仙器的存在。”

    “那东西现在何处呢。”老者关切问道,这仙器出世可非同小可。

    范广摇了摇头:“那东西最后一起和那青年掉落悬崖,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消息。”

    “吩咐柳逸一定要给我盯紧上面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妖界和鬼界的动静,我怕他们趁火打劫,还有不要忘了密切注视着仙器的一举一动,不管是不是真的都不要放过,如果确认是真的话立刻将之夺过来。”老者对着范广吩咐道。

    范广应了一声。

    老者又转头向范清道:“范清,你给我加紧给我把费宁那老东西给我摆平,这‘魔轩戟’的事不能再拖了,迟则生变啊。”

    “属下遵命,可是那费宁的修为域主是知道的,而且他手下拥有着另外的二个魔尊,虽然他们都很少在魔域内走动,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的修为会比我们几人低,恐怕是有些棘手啊。”范清低头轻声道。

    老者听了也是微微的点点了:“这该死的费宁,平里我们进水不犯河水,这关键的时候竟然给我背后一刀,可恨、可恨啊。”老者的手重重的敲打着椅子,其声响更是响彻这片空间。

    稍后老者才沉声道:“范清你放心去,到时候我自会安排人手协助你,必要的时候我会亲自出手,定不能因为费宁而毁了我们的全盘计划。”

    “域主,此事万万不可,那费宁号称南斗魔,其修为已不在域主之下,如果惹急了他,想必会两败俱伤,到时候就会让妖域和鬼域有机可趁了。”范广、范清一旁提醒道。

    老者摆摆手:“此事我自有分寸,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会出手的,你们先下去吧,记住我所说的话。”

    “遵命。”二人微微鞠了个躬慢慢退了出去。

    “翔鹰,这事你怎么看。”而伴随着二人的徐徐离去,老者略微带点沙哑的声音也是在此响起。

    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老者面前,此人年约三旬左右,面目清秀,五官端正,手持一把扇子,赫然一副书生装扮,黑影出现后也是对着老者微微叩首道:“当务之急是夺得‘魔轩戟’破开结界,这样我们才能进行第二步计划,否则一切都将付诸东流。”

    老者略表赞同:“接着说。”

    “那南斗魔修为极高,座下又有着二名魔尊级别的人物,如果真要来硬的话我们也占不了多少好处,所以我们只能用别的办法了。”翔鹰脸部微笑,那一抹的笑让人不免心中一颤。

    “有什么好的计策。”看到翔鹰满是自信的样子,老者心中也是一喜,这费宁已经够让他头疼的了,如果真有什么办法解决掉他的话那他自然高心了。

    翔鹰把嘴巴凑到了老者耳边,这般、这般。

    说完二人对视了一眼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仙决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