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对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申蓉 书名:仙决逆
    进了里面就等于回到了家一样,虽然萧羽很少在天玄门内走动,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对这里不熟悉,每天听着李蓉讲着天玄门内发生的故事,现在的萧羽即使是院内的一草一木他都耳祥能熟。

    亲车熟路的穿梭在个个门院内,竟然没碰到一个守卫,这让萧羽的眉头邹得更紧了,他知道自己的猜测已经得到了证实。

    天玄门乃三大修真派之一,而且在这非常时期间竟然能让自己在这里面来去自如的走动,除了全部人都死光外那就是真的出大事了,而且定然是大事,门外的森严戒备和门内的门可罗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好。”沉思中的萧羽突然醒悟:“后山。”

    后山乃是易天崖所在之所,而易天崖又是构成云雾山终年灵气人的重要源泉,如果被妖人断其根源的话,那天玄门必定实力大减,甚至趋于灭亡。

    “三位都是威震一方的霸者,修为自然不必说了,但我手中紧握天玄门上下数百条人命,我虽不敌三位,但有这么多人陪葬那也不错啊。”一苍老声音道。

    一路上萧羽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人发现,好在萧羽在这易天崖下呆了数年,吸收了周围的灵气,自灵气也多多少少和周围的灵气融为一体,一时半会要想察觉除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赶紧找了隐秘的地方躲了起来。

    定眼看去,左右两方各站数十人,右边一面为首三人,一个道人打扮,手执一拂尘,仙风道骨;一个一素衣装扮,双眼炯炯有神;一个僧人打扮,手持一念珠,双目紧闭,口中喃喃自语,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后分站数人,看得出都是修为高深之辈。

    左边一面为首的是一灰袍老者,面部被一层黑雾所缭绕,看不清其样子,后面也是站了数人,其中以人萧羽认识,竟然是那比武场上与之一教高下的龙炎,真是冤家路窄,不过最让萧羽想不清楚的是为什么他会站在对方的阵营里。

    “天玄门自玄天上人传下了已有千年历史,岂是你们这些宵小之徒能够动摇其根本的,放了你手中的人,我可以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并能保证你安全离开云雾山。”道人轻甩手中的拂尘淡淡道。

    “前辈可千万别听他的。”龙炎急色道。

    “我自有主张。”灰袍老者没好气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鱼死网破吧,有这么多人垫背也值了。”

    “哼,你想毁我天玄门之根基,如果真让你们得逞的话那将会死更多的人,我天玄门门徒都不是些贪生怕死之辈,如果你敢动他们一根毫毛,我会让你尝尝我天玄门至强之火-天琉火的煅烧。”道人也是一脸的怒气,作为一方的霸者,在关系到一门传承的关系上可丝毫的不会心慈手软的。

    听到天琉火的时候灰袍老者形都不免一震,他心里清楚,天琉火乃云雾山经过数千年岁月由地底涌出地表的地心之火,再加上云雾山终年灵气的吸入,造就了此火刚猛无比,焚海断天之效,再加以法决控那便又是斩妖除魔的一神兵利器,好在这天琉火并不能带离天玄门地界,不然的话以此火的功效必能让妖魔鬼三域元气大伤。

    但在别人的地盘上尚还不能表露出惧怕之意,忙收回心神正色道:“横竖都是死,那便不废话了,我知道你忌惮我手中的地盘才不敢出手,不如我们来个赌约如何。”

    在实力面前,在大义面前,灰袍老者选择可退一步,碰到连命都可以不要又自命正义之士只能攻其弱点,而一言既出是他们的坦也正是他们的弱点。

    “如何赌法。”连道人都不免一动,他不清楚灰袍老者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而一旁的僧人也缓缓睁开了双眼,看来他也有些震惊了。

    “你们也是老前辈了,如果出手的话未免有**份,不如让后辈们去比试比试,不知意下如何。”

    “赌注是什么。”

    “你赢了,我们放人然后离开,我们赢了,我们只要一物。”

    “何物?”

    “观-天-镜。”灰袍老者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素闻天玄门有一至宝-观天镜,乃玄天上人得自灵隐山脉,此镜能查过去未来,我们域主有兴趣,特来借此一用,用完必当归还。”

    “师兄,别听他们的话,像他们这种人的话怎么能相信呢,观天镜乃是……。”

    “师弟,我自有分寸。”道人打断了背后的话语:“物是死的,先祖留下此物必然希望它有朝一能拯救生命,现在正是用的时候了,况且只是个赌约,然道师弟不相信我们天玄门众弟子吗。”

    “可是,师兄这……。”

    “别可是了,就这么定了。”“不知阁下希望怎样个比试法。”

    “好,爽快,双方各派三人,三局二胜,不过先声明你方只能是天玄门弟子,沧月阁与梵天寺据不能出手。”

    “可以。”还不待一旁的妇人和僧人回答,道人便给出了干脆的答案。

    “好,龙炎、凌影、钟凯你们三人可别让域主失望啊。”灰袍老者厉声道。

    “多谢长老提醒,定不让域主失望。”三人同时拱手道。

    “龙炎怎么会是魔域之人,他本乃我天玄门弟子啊,玄鉴师兄,这怎么回事。”一旁一直不语的玄帧发问道。

    “我怎么知道,这不孝的东西,枉我对他这么好。”玄鉴义愤填膺的说着,说到最后仿佛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好了,先不要吵了,当务之急不是谈论这事,现在这况也只能让云儿、莲儿、蓉儿上了,不知道师弟师妹觉得妥当不。”玄法一脸无奈。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三人异口同声道。

    “是啊,年轻一辈中就数云儿的修为最深,莲儿的阅历最高,而蓉儿凭她那份天资我想应该不弱吧。”玄法说到最后感觉自己都没底。

    “然道天玄门真的就要遭此变故吗。”玄法晃动手中拂尘看着远处无尽的星际喃喃道。

重要声明:小说《仙决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