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巴蜀郡 第二十二章 假的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侯觉 书名:神兵乱
    万剑宗里里外外和往并无二样,清晨,依旧有数千弟子排成多个方队在集训,而每个方队的步调都不一样。这是因为弟子和弟子之间有差异,同一期入门的弟子基础也不一样,万剑宗的师父们也只是大致将他们分开来训练。

    这时,远处有一道白色影飞盾而来,不一会儿就到了众人的上空,只是大家都没发现他而已。来者朝众人大喊一声:“快去禀报叶崖子,让他速速出来见我。”

    听到怒吼声,无人不仰望。很快就有人将他认出来:“是顺治师兄,走,快去禀报掌门。”

    和顺治同一期的弟子,不是在战斗中死了,就是成了一位导师,然而他们那一期的弟子如今已是屈指可数。显然那位一眼就认出顺治的人是位幸运者,他实力一般,却能躲过妖兽大军的屠杀,而且有生之年还能目睹顺治一眼。

    顺治虚空而立,让万剑宗弟子们议论纷纷,他们中大多数人是听着启蒙和顺治的故事长大的,能够目睹二人中的一位可当真是幸运。

    顺治停顿了片刻,便快速掠过众人的头顶,远远望去,大家见到顺治竟然向人下跪,“这是怎么回事?”那些不知的弟子各自猜测起来,顺治直呼掌门的名字后,又向他下跪。

    “师父。”顺治这一声让所有人都明白了,顺治真正要跪的不是叶崖子掌门,而来他和启蒙的师父谢逊师叔祖。

    谢逊上前扶起顺治,问道:“顺治,你不是和启蒙去了炼狱吗,怎么在这里?还有启蒙呢,他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顺治回答:“我们在炼狱中了敌人的障眼法,结果血拼之后,还是大败而归。启蒙已经回到斗魂堂了,而我是来加强四方台的驻防能力。”

    叶崖子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们师徒也算久别重逢吧,走,到里屋去说。”

    顺治冷漠道:“叶崖子,你想玩什么把戏?凭你们恐怕还拦不住我们吧,师父,我们走。”顺治说着就在手上汇聚了一颗拢诛,时刻准备着战斗。

    谢逊以为顺治是好斗成了,便责备道:“顺治,你这是做什么?师兄他这是好意请我们进去,对我们没有恶意,你快给他道歉。”

    顺治不依不绕瞪了叶崖子一眼,冷漠道:“在我面前,最好别耍花样。”

    此刻,叶崖子也知道找寻顺治的消息是走漏了风声,不然以顺治的个是不会这般警惕的。好在有谢逊帮忙带顺治带入伏击圈,不然大内的袁灯可要动真格了。

    谢逊拉着顺治朝大走去,他一边走,一边解释自己的来意。谢逊是想请叶崖子帮忙牵线,他要为迟来真人报仇,杀死袁灯和青鹤二人。

    顺治赶忙解释道:“师父,这事启蒙会处理的,他说留着这二人还有用。在打败炼狱之王之前,四方台需要他们替启蒙镇守的。”

    谢逊知道实后,庆幸自己没有刺杀青鹤和袁灯,但是此刻他们二人已经进入大,就在二人商讨要离开万剑宗时,上空就是雷闪电鸣、云雾翻腾、变化莫测,以二人的见识自然知道那是幻术,在四方台中有此造诣的非袁灯莫属。

    将整个万剑宗都包裹起来,这已是袁灯的一大手笔了,看得出他对顺治是志在必得的,但是顺治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清楚地记得万剑宗的每条通道,像这样的幻术,顺治自信能够闯出去。

    顺治侧拉起谢逊,道:“师父,你要跟紧我。这袁灯的幻术很厉害,一定要集中注意力,如果承受不了,就刺痛自己提高警觉。”

    幻术虽然是假的,但是其中的影像能够驱使你走向错误,自控能力不好的修炼者出现精神崩溃也是很正常的。刺痛神经是克制幻术的最好的方法,也是最差的方法,它好是因为它有效,它坏是因为它让你容易受伤。

    袁灯布下的幻术活灵活现,仿佛和真的一般,顺治最先接触的是一座亭台楼阁,那里有女子在舞弄。她凤冠霞帔,翩翩起舞,美的像传说中的仙女,她时不时地向二人投来目光。

    谢逊惊呼道:“敖菜,她在那里做什么?”

    顺治连忙纠正道:“那是假的,菜已经死了。”纠正谢逊的同时,顺治也是在告诫自己。

    前方路途的艰辛足以让人望而却步,深不见底的峡谷,气沸腾的岩浆,兽猿啼鸣的丛林,无一不是让人畏惧的死亡地。顺治尚且如此,谢逊自然更糟糕,为了尽快脱困,顺治试着飞出袁灯布下的幻影。

    顺治首先回忆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在确信自己的上空没有建筑后,他才将计划告诉谢逊。可惜此刻的谢逊已经陷入彷徨中,他不知道顺治在说什么,顺治很无奈,只好硬拉着谢逊飞离地面。

    顺治拉着谢逊扶摇直上,他可不相信袁灯能将天空都笼罩在幻术中,事实也是如此,每一个幻术都有它的边界,袁灯就是再精通那也有一个极限。

    作为施术者,袁灯自然知道幻术边界的位置,但它并非顺治想像中那么容易对付,袁灯将他的幻术旋转起来,很快就让顺治迷失了方向。

    顺治心道:“该死,我怎么还有时间兜圈子。”顺治担心谢逊承受不住,他急需要为谢逊换一个空间。

    这时,一些刺耳的声音传入顺治的耳朵里,顺治连忙运功护住谢逊,让他少受一点干扰。随后,天地又换上一幕顺治极不想见道的场景,那是敖菜死前的一幕,她对自己的离开向顺治道歉,请求顺治不要忘记她。

    顺治仰天大喊道:“不,不是你的错,是我没保护好你,该道歉的人是我,是我啊,菜。”

    嘶喊时,顺治双手抱头痛哭流涕,但他还是下意识地伸手只抓住了谢逊的衣角,失去依托的谢逊自然而然就是往下坠落。此刻,顺治也是猛然间惊醒过来,刚才刺耳的声音催眠了他,这才让袁灯有机可乘。

    敖菜的死一直以来都是顺治的一块心病,久而久之这块心病就转化为他的弱点,平就忌讳别人提及此事,而今却被袁灯的幻术给勾勒出来,顺治心中的愤怒自然是不可言喻,他的软体剑和罗刹甲瞬间都彰显了本

    顺治大喝一声:“袁灯,你是逃不掉的。”软体剑和罗刹甲是一攻一防,凭借这两样东西,顺治在袁灯面前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一手抓住谢逊,一手指挥软体剑,顺治是要正面挑战袁灯的幻术了。

    躲在暗处的袁灯显然没意料到,顺治会因此被他激怒,论实战能力,或许只有龙王能与顺治一决高下,而袁灯只有逃命的份。但是他不能逃,都和顺治撕破脸皮了,他还能逃到哪去?

    有幻术做侧影,顺治一时半会儿是拿不住袁灯的,在同一片空间里,有数万个袁灯,就算他们各个伸出脖子让顺治砍,那也要个把时辰,二人的对决主要在于谁能坚持到最后。

    内功比拼,显然是顺治更胜一筹,虽然二人同为四灵根修士,但是袁灯的四灵根中有一根是幻术灵根,它没有实战功效。因此,袁灯只能发挥出三灵根的能力,论持续,他恐怕不是顺治的对手。

    眼看着顺治将自己的幻影一个接一个地斩杀,袁灯自然是心急如焚,他捶后悔自己怎么没叫上青鹤或者龙王。十分钟就有二千个幻影被杀死,这个时候搬救兵显然不现实,袁灯的脸色已是晴不定。

    又过了十分钟,三千个幻影被斩杀,顺治在战斗中逐渐摸索到击杀幻影的巧妙,持续下去,他的斩杀速度必然会加快。顺治每斩杀一个幻影,就消耗掉袁灯的一份内功,那些幻想的攻击在顺治面前形同虚设,他甚至不需要特意地去抵挡它们。

    袁灯心道:“不能再坚持了,要把他们都叫过来才行。”袁灯这个时候已向青鹤和龙王求救,他这也是被无奈才会出此下策。

    顺治兴奋地大喊道:“袁灯,我说过,你是逃不掉的,等我把他们都杀了,看你还往哪跑?”

    袁灯是不能离开的太远,因为幻术需要他来维持,如果幻术消失了,他就失去和顺治周旋的余地了。这时,青鹤给出要帮忙的答复,而龙王对此是保持沉默,因为袁灯和顺治之间的对战与他没有太多的利益冲突。

    得到青鹤的答复,袁灯内心稍微好受了一些,但是眼下又有一件事将彻底难倒他,顺治斩杀幻影的速度远超袁灯的想象。半个时辰,顺治就斩掉了近万个幻影,要是让袁灯拿出两个字形容此刻的顺治,他会毫不犹豫地说:“恐怖”。

    顺治一手拉住摇摇坠的谢逊,一手施展拢诛杀敌,而他的软体剑早就进入自行搜索敌人来杀的模式中。这种打法是顺治在和启蒙的炼狱神兵对战中修炼出来的,他是借鉴了启蒙的倍剑术。

    袁灯坐不住了,他开始催促他的属下在幻境中与顺治搏杀,这是他最后的缓兵之计,如果还等不到青鹤,他或许真的要葬送与此。袁灯越想就越害怕,遥想自己的过去是何等的威风,而今却被一个晚辈入绝境。

    苍天还真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软体剑的惯被上前的魔道部修士打乱了。顺治顾此失彼丢掉了怀抱中的谢逊,半空中的厮杀迫使他要用左手控软体剑,因为是处幻境中,谢逊几乎是在他眼皮底下消失的。

    顺治加速清理幻影的节奏,对于来犯的魔道部修士也是来者不拒,短暂的交战,地上就留下了百名魔道部修士的尸体,幻术也在那个时候被解除了,那些围观的万剑宗弟子看得是目瞪口呆,他们皱着眉头表示自己是茫然不解。

    顺治环顾四周,并没发现袁灯的踪迹,“幻术刚刚解除,他应该还在附近。”顺治轻声道,当他扫视落地的修士时,很快就找到谢逊的子,他不假思索就上前,一滩血就在顺治的面前。

    顺治连忙检查谢逊的呼吸,轻声道:“还好,还有呼吸。”

    谢逊的呼吸虽然有些微弱,但不足以让他丢掉命,不过顺治还是怒视了叶崖子,在他背起谢逊时,就警告那些触怒他的人,道:“今天的事,我会记住的。”可奇怪的事,顺治没走两步竟趴倒了?

    众人还在担心顺治后的报复时,袁灯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哈哈,顺治小子,你还太嫩了点。”

    顺治抬头一看,低沉道:“假的?”

    原来那倒地并流血了的谢逊是假的,是袁灯假扮而成的,他此刻就是脱去衣裳和面具站到众人的面前,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虽然手段卑劣了一些,但是他的确是胜了顺治,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神兵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