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巴蜀郡 第九章 后方遭袭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侯觉 书名:神兵乱
    黑夜笼罩整个龙主岛,凉爽的晚风连绵不绝地吹来,凌厉的衣角微微翘起,长发也定型在一个角度上。【叶子】【悠悠】此刻,凌厉的面前有一座宫,宫内灯火通明,仿佛仍然是在白天。

    凌厉喊道:“等一下,先别进去。”

    “三太子,为什么不进去,你在担心什么?”一旁的龙娟侧询问道。

    凌厉哀叹道:“不能让太多的人看到我这个样子,龙娟,麻烦你去和太子妃说,今晚宵,让她熄灭所有灯火,宫内也要实行足令,所有人不得外出,包括那些巡逻的侍卫和站岗的门卫,还有,要帮我找一间能存放这铁笼的屋子。”

    龙娟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办。”

    六名壮汉放下装有凌厉的铁笼,他们随意坐在草地上休息。宽广的草原很少有人问津,不过凌厉仍然伸展了他的灵识,这个时候,他要确保自己不会被人发现,消极的思想绝不能在龙主岛蔓延开来。

    等待了半个时辰,宫里的灯火开始熄灭,但是平白无故实行足令,这让多数人不能接受,因此,宫内也是扰不断。连续爆发的战争让龙宝国出现短暂的无主状态,这让不少人误以为三太子不要龙宝国了,而作为龙宝国新主人的他们可以任意妄为做自己想做的事

    灯火熄灭了一半,突然就被重新点燃,吵杂的言论四处扩散,当反对的人越来越多时,龙宝国就出现大范围的对抗。守卫也对太子妃的决定是抵触的,他们没有前去镇压那些反抗者,反而围堵宫要求太子妃给个说法。

    龙娟被无奈只得先返回草原向凌厉如实禀报,听到众人叛乱,凌厉自然很生气,但是他很快就平静下来。凌厉命六名壮汉就地取材,将困扰他的铁笼整改成一顶轿子,然后是大摇大摆地进入龙宝国。

    铁笼内外都被一层黑皮包裹了,只有朝前“门”露出铁条,门内还有大铜锁,一看就让人知道凌厉是自己把自己锁起来的。龙主岛很少有人出门是坐轿子的,凌厉这一行人走来引起不小的争议,但是无人敢上前冒犯三太子。

    一行人就这样进入龙宝国大堂,已知真相的太子妃张若彤立刻安排他们去了一间宽敞的秘室,她的眼里有泪水流过的痕迹。在诸多好奇的目光注视下,凌厉乘坐的轿子消失在楼梯的尽头,“三太子为什么想不开,非要把自己锁起来?”

    凌厉可没那些好事者会想,进入秘室后,他就支退龙娟等人,张若彤想多看他一眼,立刻就被他喝退了。WWw.YZUU点com奇耻大辱,这四个字不停在凌厉眼前晃,他忍不住大喊起来:“炼狱之王,我会让你付出百倍的代价,与你不死不休。”

    张若彤不知道凌厉遭遇了什么,渴望知道真相的她拉着龙娟的手询问道:“龙姑娘,三太子他,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龙娟眉头一皱,思考片刻后就支退左右,她道:“三太子遭到炼狱之王的暗算,结果被关进了铁笼中。在我们回来之前,他受到各种各样的羞辱,能活着回到这里已是一个奇迹了。”

    对绝大多数的修炼者来说,名誉要比生命更重要,相比苟延残喘地活着,倒不如一死百了。凌厉能够活到现在算是一个奇迹,从前他可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可转眼之间便沦为阶下囚,这巨大的落差不是每位修炼者都能接受的了的。

    张若彤梗咽了片刻,突然喜道:“这么说,三太子他不会再去炼狱了?”

    对张若彤的转变,龙娟是可以理解的,她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给对方的回答。龙娟看得出太子妃对凌厉有了好感,在这种况下,她多半是不希望凌厉去炼狱打仗,他们或许能因祸得福结成金玉良缘。

    铁笼子的凌厉也看到张若彤的变化,他心底多少有点感激对方,不过他更希望自己是衣锦还乡的,可惜这一切都被那炼狱之王给毁了。因此,凌厉也绝对不会忘了向炼狱之王复仇,眼下他也只能让龙娟回去打探消息。

    龙娟领命后,本想连夜赶回炼狱秀,不过作为龙宝国的女主人,张若彤可不答应她那么做。张若彤要替三太子接风洗尘,她要盛邀请龙娟一起参加,当然,为了保护三太子,他们只能留在密室中“庆祝”。

    凌厉不想让张若彤伤心,他答应了她的请求,龙娟也因此被强行留下来陪他们过夜。笼中的凌厉看着张若彤的一颦一笑,他会跟着附和几句,能让太子妃接受现在的自己,这比任何事都要重要。

    太子妃自己能想开些,凌厉自然很高兴,可怜的龙娟做了他们一夜的陪衬,好在有一桌丰盛的晚餐供她享用。(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YZuU.CoM)从端菜、摆菜到夹菜和喂饭,张若彤都给予了凌厉无微不至的关怀,三人在密室里狂欢了一夜。

    第二早晨,龙娟是第一个醒来,面对一桌的残羹剩菜,她的小脸微微泛红,起后便主动清理现场。“啪”的一声,一个盘子落地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吵醒了凌厉和张若彤,二人抬头看到龙娟是一脸的茫然,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

    凌厉开怀大笑道:“这种细活,你今后可要多学习。”

    张若彤摆脱凌厉的大手后,起笑道:“龙娟姐姐,这种活还是让我来吧。”

    此刻,龙娟全都不自在,她一个舞刀弄枪的高手竟然征服不了一个小盘子?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她逞能的时候,龙娟抱拳笑道:“太子妃,我还要回去打探消息,这里就交给你了。”她说着顺便就看了一眼凌厉。

    凌厉点了点头,铁笼中的他基本上是丧失了自理能力,龙娟在场也让他觉得不方便。凌厉默许龙娟离开,眼下他还是很在乎发生在炼狱上的战事,那里有他向炼狱之王复仇的本钱。

    龙娟是从龙主岛内的炼狱之门返回炼狱秀,一夜未归的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到处都是被焚烧过的痕迹。“怎么会这样?”龙娟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她好想找个人问问,可是周围似乎没有一丝的生命迹象。

    龙娟立刻朝炼狱秀的方向走去,沿途她没发现一具尸体,远处炼狱秀境内的屋舍还在燃烧。龙娟就近找了一家询问,可当她进屋时,里面空空如也,居住于此的平民百姓已经不见了。

    一夜之间,炼狱秀附近的百姓和炼狱秀杀手都失去了踪迹,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很快就被证实了。龙娟一路狂奔,她路过的屋舍都是空的,不过当地人饲养的家畜只是遭到屠杀,从伤口上看,它们是被杀的。

    毫无疑问,这是炼狱神兵干的,可是他们是怎么潜入炼狱秀的?龙娟带着疑问继续朝炼狱秀进发,越是靠近炼狱秀,她便变得越发的小心谨慎,有迹象表明,炼狱秀境内会有她想要的答案。

    因为越靠近炼狱秀,这屠杀的迹象就越平凡,炼狱秀的建筑和它附近的一样,都遭到了不可修复的破坏。龙娟不想节外生枝,她不再挨家挨户地搜寻,而是直奔大而去,因为这个距离已经听到那里有人在喊话。

    “还有人吗?都死哪去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快来人,快救我下来。”

    龙娟脑海一怔,念道:“是大皇子?”龙娟清晰的记得这是敖宏的声音,他们有过几次接触,原先的敖宏很傲慢,而此刻他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痛吟,想必他是遭到了苦头。

    龙娟不放心的在外面等待了五六分钟,听到敖宏重复着喊着那些求救的话,言语中也透露着他的孤独和害怕。龙娟放开胆子飞跳入大,手不离剑观察四周的动静,很静,除了敖宏在喊外,没有一点其他的杂音。

    看到龙娟进来,敖宏喜出望外,连忙喊道:“龙娟,快,快放我下来。”

    龙娟抬头向上看去,半空中的敖宏正侧被吊了起来,敖宏的脚趾和手指分别被吊了起来,他的体是与地面平行的,而另一只手和一只脚则是自由下垂,看样子都已经被扭断了。

    龙娟问道:“大皇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里就你一个人了?”

    敖宏因为激动摇晃了子,指关节传来的疼痛让他咬牙切齿起来,他痛苦地说道:“麻烦你先救我下来,我的手指和脚趾都快不行了,马上就要断了。”

    龙娟也不迟疑,她纵跃起用龙骨剑割断两端的绳子,可是在他们下落时,敖宏“啊”地大喊着,鲜血从他的断指处流出来,食指断了一半。敖宏痛得说不出话来,右手不停地颤抖起来,他遭受的羞辱比起凌厉还要凄惨。

    落地后,龙娟连忙说道:“我帮你接起来。”

    敖宏忍痛道:“没用的,手脚的骨头都没有了,再也治不好的。”

    敖宏躺在地上时,他的手脚都是折叠的,显然他的骨骼有问题。龙娟随手摸了一下,找不到骨头,更奇怪的事,敖宏的手臂和腿都是完好的,看起来不是外因所致的伤。

    敖宏气愤道:“是炼狱神兵,是他们在我的手臂和腿上注了药水,把我的骨骼都溶解了,我再也不能行走了。”敖宏不再掩饰他的痛苦,手脚被废,这比起凌厉的关押可要凄惨很多。

    龙娟皱眉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还有,龙王陛下呢,他们去了哪里?”

    敖宏闭上眼睛,他不敢直视龙娟,苦笑道:“我辜负了父王的期待,他让我领着三万炼狱秀的弟兄驻守这里,我却把它给弄丢了。对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去南面,去找他们,炼狱神兵马上就要合击他们了。”

    龙娟也不迟疑,她背起敖宏走出大,随后就让金龙守护下来接应。有金龙守护作为逃跑工具,龙娟可以不用畏惧任何追兵。

    龙娟回头冷道:“现在可以将事的真相告诉我了吧?”

    敖宏先前百般羞辱凌厉,这让龙娟对他没什么好感,可笑的是这时的敖宏要比那时的凌厉更糟糕。不过龙娟也懒得去羞辱他,她只想知道炼狱秀被攻破的过程,若是再出意外,龙族或许就要蒙受大难了。

    敖宏点点头,他苦笑道:“你们走后不久,父王就让二弟作为先锋出征乱石滩,可是二弟他们没走太久,父王就让我留守炼狱秀,而他带着那十万大军向南进发了,没过多久,我就听下属说,陛下的大军吓跑了炼狱神兵。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炼狱神兵都撤到了他们的右翼,在他们远离炼狱秀时,那些炼狱神兵就进攻了炼狱秀。哎,都怪我一时疏忽,我以为炼狱神兵真的怕我龙族大军,在他们败走的时候,我就下令沿途追杀。”

    听到这里,龙娟便插话道:“你们中计了?”在凌厉边呆久了,一些简单的伎俩还是能估算出来的。

    敖宏不可否认地点了点头,他续道:“是,我们中计了。他们以二倍多的兵力驻守在东面的峡谷中,那些败退的炼狱神兵将我们引到那里,然后他们分批出来掩杀,我们是大败而归,回来时,炼狱秀就已被他们侵占了。”

    敖宏说着就用幻术演示部分场景,在他被生擒之前,炼狱神兵还在驱赶当地的居民,而那些炼狱秀杀手则是遭到了屠杀,事后,炼狱神兵还清理了现场。

    敖宏是在夜里被擒下,也是在夜间承受了那些酷刑。因为他的大意导致龙族后方遭袭,就算他回到龙王面前也不会有好下场,但是他必须将事的经过向龙王交代完,要知道一旦让炼狱神兵发现炼狱之门,那么龙主岛也将是岌岌可危的。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神兵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