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巴蜀郡 第二十章 二次会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侯觉 书名:神兵乱
    经凌厉提醒,敖宏的十八路修妖者大军已是焕然一新,他们在西南战线百里之地正火速重新集结,先前落单的修妖者也纷纷归队,此战将由三太子凌厉亲自指挥作战,因此全军上下都弥漫着一股紧促感。WWw.YZUU点com

    凌厉稳坐军中大帐之中,其下十八路统领分坐在大帐的左右两侧,他们各个精神抖擞,时刻准备着出战。此刻凌厉成为他们的主心骨,一切大小事务都将有他直接定夺,因此,像往常那样的争论已经没有意义了,也不会有人提出异议。

    凌厉亲自督战意义非同小可,它暗示了修妖者已经倾巢出动了,鬼王宗危机也将迫在眉睫,各类战报铺天盖地的传递着。战争来势凶猛,而在此之前又是毫无征兆,因此,薄命的鬼王宗又沦陷了。

    大账内的凌厉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经过深思熟虑才有这样的成就,这显然还不值得拿出去炫耀,但是坐在两侧的统领们可不这么想,刚刚经历大败的他们很难想到凌厉是如何抢占鬼王宗的,因为他们中没有一位参与了这场反击战,而且被冲散的大军也尚未集结起来?

    正当大家因为困惑而彼此相望时,一群黑袍男女便从天而降落入大账中,看不清他们的来路,统领们本能地做出警惕的动作,随后几位艺高人胆大的统领,便主动上前“领赏”了。

    黑袍男女在落地之余,就展示了他们恐怕的实力。外围的五人合力制造了奇特的光球,它有效地阻挡了统领们的进攻,让后者站在球外一筹莫展。

    随后,光球内外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球内响起的是一曲沧桑的曲子,伴随曲子的是一幅幅战后的惨景。闻声遇景,统领们顿时冷汗淋淋落下,那些景象他们都见过,但是等他们醒来时,他们已经被对方制服了。

    “毫无还手之力,毫无还手之力?”统领们在内心抗拒着,他们越抗拒就越恐惧。等到景物回到原状时,他们才看清对方的容颜,那是一张张古板的脸孔,除了眼中展现的寒意外,再也看不出他们是“活”的。

    黑袍人的袍子上有一个共同的标记――血红色的“秀”字。血红色的“秀”字被圈进了一个圆圈内,这种装束只会出现在衣着整齐的炼狱秀上,而且这也预示着他们刚刚结束战斗。WWw.YZUU点com

    凌厉若无其事地笑道:“好了。龙娟,你们就别逗他们玩了。”

    光球内的龙娟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炼狱秀诸人便释放了那些被擒的统领。

    听着凌厉的话,略知炼狱秀的敖宏瞪大了眼睛,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龙娟等人,最后惊呼道:“炼狱十二秀,怎么会是你们?难道,难道攻占鬼王宗的是你们?”

    敖宏的惊讶也是统领们的惊讶,但是经过刚才那短暂的交手后,他们对此又是深信不疑。这些衣着奇特的修士,虽然藐视了他们,这让他们感觉很不爽,但是换位思考后,就认为他们有那资格那么做,在修妖界中,败者同样是得不到尊重的。

    凌厉似笑非笑道:“辛苦了,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去做。”凌厉含笑着将目光移到列为统领上。此时此刻,凌厉目光所到之处,无不是一阵哆嗦,谁也没料到龙族还留了这么一手。

    如果先前还有人不服凌厉,或者是因为担心他打不破修妖者不胜的魔咒的话,那么此刻他们都可以安心了,因为在他们边也有一支精锐之师,而且这支精锐之师比起顺治的精锐之师还要强悍,最关键的还是他们有能力为凌厉清理异众。

    龙娟等十人毕恭毕敬地回答了一声:“是。”而后他们便不做任何逗留就离开大账,炼狱秀诸人的表现让统领们压力倍增,他们担心的自然不是炼狱秀诸人,他们怕的是凌厉,因为后者在不经意间就掌握了他们的生杀大权。

    随着炼狱秀诸人的远去,大账内的议论声迅速爆炸开来,但是这在凌厉的一次扫视之后便再次陷入鸦雀无声的尴尬氛围中,如今,凌厉的一举一动都会触及到他们的神经。

    凌厉双手交叉拖住下巴,他淡淡地笑道:“炼狱秀已经替我们消除了大患,鬼王宗内的精英已经去了大半,我说过,接下来的战事就交给你们去完成,谁有异议但说无妨?”

    凌厉含蓄的面容下暗藏杀机,他的专政心态不需任何人干扰,老辣的统领们也清楚这点。只是他们不甘心就此受制于人,在凌厉尚未表态他们后会得到什么好处之前,他们只会露出那副难以抉择的样子。

    凌厉笑着俯视了诸人片刻,而后起来到他背后那副大地图下,笑道:“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现在都是有我们掌控,我已将它分成了十八份,其中这一份是我龙族的,而其他十七份将是你们的,这些我都已经分好了,你们就按部就班接管吧。”

    龙王曾经的失败就是凌厉今的前车之鉴,他自然不会让它再次出现。龙王也曾像他这样励兵秣马了数年,然后再发动战争,可是他无力根除修妖者贪婪的本,在战局有利的时候,他们却成了亡命之徒,其根本就是内乱。

    凌厉早一步将战利品分刮了,而且首战他们都是白得的,看着那一张张错愕的脸孔,凌厉又续说道:“在大家接管鬼王宗之前,我想先声明一点,往后你们只能从人类手中夺取更多的战利品,有谁违背了这个原则,我会让他死的很惨。”

    那一张张错愕的脸孔在听到凌厉说这话的时候,立刻变了脸色。事先凌厉弄出的那个炼狱秀应该是龙族从炼狱请来的帮手,而那些家伙动起手来多半是一个比一个要恨,这可从刚才的交手中得到借鉴。

    没人附和,也没人反对,面对凌厉的恩威并行之策,统领们只能选择屈服,虽然他们族里也有不少强者,但是那些和龙族的强者相比仍有着不小的差距,不想马上被灭族,最好先忍气吞声一段子,这就是他们此刻内心深处的真实写照。

    见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凌厉也不再拖延,他立刻给在座的统领派发任务。只要分工明确了,凌厉就自信可以打胜每一丈,毕竟修妖者现存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它们足可以挑落仙道部或者魔道部中的一个,至于剩下的一个自然交由龙族和炼狱秀来完成。

    二次会战在凌厉的一声令下后,就此揭开序幕,人类修士期盼已久的反击战尚未开打,凌厉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度兵临城下。鬼王宗告急的战报也最快捷的方式转达给顺治,可惜那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徒劳无益罢了。

    凌厉的手段还不仅限于此,占领鬼王宗的后一天夜里,他便命人马不停蹄地转攻魔道部的阎魔门。阎魔门和鬼王宗只有一海之隔,凌厉将鬼王宗视为踏板,趁大家亢奋之际就来攻大,此时的亢奋能有效地抵制阎魔门的幻术,这对战时的把握堪称一绝。

    阎魔门是袁灯的老巢,袁灯在魔道部有着极高的影响力,他的一举一动都可以代表魔道部意思。此刻,凌厉率大军进犯,其矛头直对阎魔门,这让袁灯非常气愤,碍于份他不便直接面对凌厉,因为他们二人的修为不在一个档次上。若是他胜了,就有些胜之不武,若是败了,那就颜面扫地,当然,他自信是不会败的。

    袁灯是很强,他可以与龙王等高手匹敌,但是他的下属就不怎么样,尤其是在灵光夺宝失败后,他那八大魔王几乎是伤亡殆尽,人才也因此出现断层现象,而今他又被顺治强行夺走了暗部的精英弟子,使得魔道部两级分化越发明显。

    白天,凌厉召集了十八路统领与魔道部在海上举行大会战,双方都是“倾巢”出动,战事是遍及了海与海岸的每一寸土地,它甚至扩展到百里外的海域上,而更远的地方也有零星的战斗。

    龙族一方在凌厉的精心布置下,战斗推进的非常顺利,有太多的协同合作出现在战场上,时常让魔道部修士看的是目瞪口呆。是人都知道让修妖者摒弃前嫌是件多么困难的事,而凌厉手下的那些修妖者还出现他们闻所未闻的合击,这太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了。

    战争最经典的一幕出现在落前夕,当时,龙族一方已经将战斗推进到海的对岸,可惜就在他们要登入的时候,海面上突然出现一层浓雾,浓雾能阻挡他们的视线,但阻挡不了他们的灵识。

    杀的兴起的修妖者在与有灵识的同伴协作下纷纷闯入浓雾中,他们前赴后继地冲杀,可惜杀的竟然都是自己人,这是在浓雾被冲散后才被人发现的,这也是魔道部迄今为止唯一的一场胜利。

    虽然不清楚这些诡异的浓雾是怎么来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不是一次正常的自然现象,而是人为的。因为当天战斗相当惨烈,空气的水分多半因战斗产生的炎给蒸发了,而且在浓雾出现后,海水有明显的下浅痕迹。

    凌厉暗想:“有如此通天的本领,魔道部中除了袁灯之外,恐怕再无他人能办到。呵呵,有这样一群酒囊饭袋的弟子,也难怪他老人家会坐不住。”凌厉猜测并未出错,袁灯对阎魔门众弟子的表现非常气愤。

    此时此刻,阎魔门大上跪着密密麻麻的阎魔门弟子,他们各个低着头,俯下子,在聆听门主的教诲。整个大上也只回着袁灯一个人的声音,他的声音很响,响得让人觉得刺耳。

    “都是酒囊饭袋,平本座是怎么教导你们的,用心,用心修炼。可你们呢?你们竟然在大战中施展那些猥琐的幻术去应敌,这不是给我阎魔门的脸上抹黑吗,阎魔门的脸面都让你们丢尽了。”袁灯的怒吼声在大里回着,嗡嗡作响。

    阎魔门的弟子都擅长幻术,但是其中有些不学无术的弟子变相地修炼了引术,最让袁灯感到可气的是他们在二次会战中就施展了引术,用引术去勾引正亢奋中的修妖者,那无疑是一种自杀的行为。若不是袁灯最后突然出手,相信他们中没人能活不到明天。

    堂下的弟子只是跪在,他们中没有一人敢做声,因为他们都知道过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重新站起来。因为明还有大战等着他们,袁灯自然不会让他们拖着疲惫不堪的子去战场。

    果然,袁灯将诸位弟子痛骂一顿后,便遣散了他们,因为识大体的主都会那么做。赶走门下的弟子后,袁灯的怒气也消解了大半,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求援,单凭阎魔门现有的实力是很难抵挡疯狂的兽潮。

    与袁灯相同,“大败”之后的凌厉也需要补强,炼狱秀只能提前被摆上战场,因为袁灯出现了。一个袁灯抵挡不了十八路兽潮地猛扑,但若他们得到赤血魔和大力魔等势力的援助,那么战局将会出现僵局。

    战事拖的越长,对凌厉越不利,因为修妖者一方没有足够的后援,他们战力是一气呵成的,而参战的都至少是达到天丹期以上的修炼者。这时修炼速度成了胜负的关键,谁的人员充足,谁就能赢得整场战争。

    单论个体实战,修妖者略胜人类修士,但数量庞大则是人类修士的优点。人类一方往年都有内战,但是那些战争从来是不触及他们的底线,内战更像是他们的实战演习。

    据凌厉所知,青鹤和袁灯私下就是好朋友,他们从来没真真正正打一仗,而且他还知道他们二人都在修炼天衣无缝功,他们针对目标就是顺治。可就是那个笨蛋还不知道,他还傻到为他们强出头。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神兵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