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巴蜀郡 第七章 客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侯觉 书名:神兵乱
    潮水来了,声势凶猛,后浪推前浪,一排排白花花的潮水拍死在海岸上,刹那间,这条蜿蜒的海岸就成了一个战场,英勇的战士在听着海风的号角时,向海岸发起猛烈进攻,声如雷霆万钧,势如万马奔腾。(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YZuU.CoM)

    岸山的磐石纹丝不动矗立在眼前,一位金袍男子走到岸边,他感慨道:“浩瀚的大海,你蕴藏了太多的能量,养育了太多的生命,我要它们攻到对岸去,替我完成那伟大的使命。”

    金袍男子腾空而起,一条金龙贴相伴,一人一龙傲视着无边的沧海。许久,他后传来一位女子的声音:“太子下,你还没忘记那个青天大白梦吗,快回去看看,二下找你都快找疯了。”

    金袍男子便是凌厉,先前的感慨只因他触景伤后,有感而发的。凌厉回头对着那女子笑道:“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

    敖榜此刻来找他,无非就是在安顿族人的方面遇上了麻烦,因这样的事,他前前后后来了八次,凌厉也是见怪不怪了。其下女子雍容华贵,巾帼风姿,她便是凌厉的太子妃张若彤。

    凌厉携张若彤之手共乘金龙守护向龙宫进发。在龙宫门口,焦急万分的敖榜正来回踱步,嘴里一个劲的唠叨同一句话:“怎么还没回来?”敖榜偶然也会坐在门口打坐,当然,那多半是他走累的时候才会这样。

    “嗷呜”,空中传来一声兽鸣,敖榜欣喜地跳了起来,不等金龙守护落下来,他便上天迎接凌厉。双方在半空中相遇,敖榜顺势落到金龙守护上,随即,他们兄弟二人便碰到了一起。

    凌厉笑道:“二哥,你在招安长老们时,又遇上什么问题了?,直说吧。”

    敖榜回答:“哪的话,自从有了你的妙计后,那事,我早就交由他们去打理了。”敖榜说着有些得意忘形。随后,他拍了拍额头,理直气壮地说:“哎呀,差点把正事给忘了,有个客人要拜访你,被我拦在外面了。”

    凌厉愣了一下,半信半疑道:“是谁?”在问敖榜的同时,凌厉在心底将“蒙二”的名字念了数遍,他深怕敖榜说出的是他,但又期待敖榜回答的就是他,在他内心矛盾时,有人回答:“是蒙二来了。【叶子】【悠悠】”

    敖榜回头一看,自问自答:“你是怎么知道的?哦,差点忘了,你属狗,这鼻子大老远就能嗅到主人的味道。”敖榜对晏子破坏他的好戏很不高兴,他难得有机会在凌厉面前卖弄一次,可这煮熟的鸭子就这么给飞了。

    凌厉念念有词说道:“果然是他,想必在他之前已经有一位客人进入龙主岛了,二哥,立刻着人盘查龙族各个要塞,务必把要他给我请出来。”凌厉有成竹说道,可在他面前的人一个个傻傻地站在,不知所措。

    凌厉怒道:“你快去啊,尤其是在龙宫里,一定要把那个白袍小子给我找出来,我要将他碎尸万段。”在凌厉的计划中,这只是他大战之前的一场演出,杀了顺治,人类必会掀起战事。

    敖榜听到在白袍小子时,便知那人是谁了,他连忙点点头。但他转几步后,回头问道:“三太子,为何不让那黑狗用他的鼻子嗅一下,那样岂不是更快?”敖榜虽然愚钝,但是偶尔也会精明一次。

    凌厉冷漠道:“你忘了,他以前来过一次,同样的错误,他岂会再犯一次?”凌厉对顺治是恨之入骨,他恨不得扒其皮、抽其筋、嗜其血、啄其,这只因为顺治的才智不输凌厉,这注定是一对天敌。

    敖榜连连点头,当他不再多问一句便转走时,凌厉补充道:“派人将蒙二接待龙宝国,我要在那里设宴款待他。”蒙二屡次破坏凌厉的大计,可在凌厉心底,他仍旧是自己的弟弟。

    “知道了。”敖榜满不在乎的回答,“你们只管自己吃好、玩好,看我怎么逮住那个顺治。”敖榜咧咧嘴,飞奔跑了。

    凌厉也不入龙宫,他转对张若彤说道:“走,回龙宝国。”

    在凌厉离开后不久,一个穿的白白净净的男子从龙宫的悬梁上跳了下来,他轻声笑道:“好厉害,也难怪我几天明查暗访也是一无所获,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叶子】【悠悠】”那男子说完之后,一溜烟地跑出龙宫,随即他消失在宫中通道的尽头。

    一个时辰后,蒙二才刚刚迈入龙主岛,他好奇地左右观望了一下,他在四方台晃了一圈,总算找到进入龙主岛的办法,那就是去“拜访凌厉”,除此之外,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龙主岛的风景偏于自然化,一眼望去,只有了了几处建筑群,而且那些建筑均用当地的树木搭建,取之于自然,又融于自然。龙族的地界还算宽阔,有高傲飞龙作为驾座,那也得飞上几个时辰。

    行至龙宫附近时,敖榜向蒙二辞行了,他有追捕顺治的要务在,自然不会随蒙二前往龙宝国。蒙二也不含糊,抱拳行礼,以示答谢。

    与敖榜分道扬镳后,蒙二依旧乘坐敖榜的紫龙守护继续东行,蒙二龌龊地想道:“我什么时候也弄条龙骑骑,那感觉一定很棒。”飞龙的速度是众修妖者中最快的,它也是最有耐力的,可惜还没有人类敢驯服它们做自己的座骑。

    紫龙上除了蒙二外,还有八位虾兵,二位蟹将。在龙族,有一个一成不变的习惯,一名蟹将都配有四位虾兵,这样他们才算是一支完整的小分队,护送蒙二,敖榜派出了两支小分队。

    当然,他们不是来保护蒙二的,再说了,堂堂斗魂堂的堂主怎么可能会沦落到让虾兵蟹将来保护自己。不过,当蒙二安奈不住时,他就喜欢问问题,逮到一名蟹将,蒙二便问:“小兄弟,你贵姓?”

    蟹将回答:“姓解。”

    蒙二又问:“那你贵庚?”

    蟹将回答:“一百八十八。”

    蒙二就这样一直问,将这名可的蟹将祖宗几代人都给问了出来。因为蒙二是贵客,那蟹将也不敢怠慢他,所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名姓解的蟹将做得是非常的好,蒙二极为满意。

    蒙二随口问道:“那你知道地宫在哪里吗?”

    蟹将勃然大怒,回答:“你问这个做什么,我不知道。”蟹将随后便不再搭理蒙二,被问道触及神经敏感的问题时,他还是不敢回答的。

    蒙二自讨没趣的尝试了几次,只好转攻下一个目标,谁知那名将祖宗几代人都告诉了蒙二的解蟹,这个时候用眼神暗示手下及其同僚不要搭理蒙二,就这样,他们让蒙二小小的计谋胎死腹中。

    从这里,蒙二看得出龙族的管制很严格,不像四方台那些帮派那般散漫。蒙二在紫龙守护上待了足足三个时辰,才抵达龙宝国。

    龙宝国的富丽堂皇让蒙二也是大为吃惊,他甚至就此以为凌厉是因为迷恋那荣华富贵,才背弃人类的份。蒙二有此想法不足为怪,但是凌厉当着他的面一笑而过,似乎蒙二的相问与他无关,如此坦然处理让蒙二也很疑惑。

    兄弟二人结伴而行,款待蒙二的酒菜被设置东院,此时,那里已经坐着三个人,这三人皆认识。他疑惑道:“大哥,宋蓓怎么会在你这?”

    “哦,你说宋姑娘啊。”凌厉笑道,“呵呵,她是来找我的,我们先过去和她们打招呼吧。”凌厉说着自个儿就先上去和张若彤三人交谈,他这是在考查宋蓓和蒙二之间有没有密谋。

    宋蓓听到凌厉说蒙二来了,她立刻起看向他,边哭边笑道:“蒙二,你上哪了?晏君姑姑她,她死了。”宋蓓掩饰不住内心的伤痛,直奔蒙二而去,并投入到他的怀里嚎啕大哭。

    蒙二想安慰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傻傻抱着她,重复的说着:“不哭,不哭。”

    听到蒙二那不像是在安慰的话,宋蓓的哭声变越发的凄惨,几十年的伤感一拥而上,她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这一刻,她终于回到她深的男人的怀里,她表露的伤痛早就超越了晏君离去时的悲痛。

    不明不白的蒙二傻傻地将这泪流满面的女子拥入怀里,他轻声说道:“放心,有我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蒙二轻轻拍打宋蓓的背脊,他安慰的技术有所长进,但是宋蓓仍在哭泣,只是不出声罢了。

    许久之后,待宋蓓绪有所稳定了,蒙二才问道:“对了,你怎么会找到这里?”

    这时,宋蓓离开了蒙二的怀抱。随后,宋蓓将她来原因和事的来龙去脉详细地告诉蒙二。致使蒙二惊呼道:“什么?你说兜兜兽就是司徒彦,难怪一见到他时,就觉得似曾相识,那他岂不是被顺治……”

    晏君是因为司徒彦的死讯让她悲痛绝,她为此煎熬了大半年,就是想见见他的遗体,可是龙族早将他埋葬于灵光内。晏君想见又见不到,最后想不开便自行了断了,临终前,她仍然惦记着她的儿子,宋蓓就是因此事而来的。

    蒙二在脑海里过滤一遍往事,他拉着宋蓓上前说:“大哥,司徒彦的尸现在在哪里,我要带他回去见姑姑。”蒙二虽和司徒彦不和,但是晏君有恩于他,他无论如何也要将他带回去和他的父母合葬。

    凌厉无奈道:“这事我早就派人去办了,因为当时很匆忙,所有的杀手都是就地掩埋,而且没有任何标记,所以,找起来需要费些时间。”

    蒙二点了点头,他推测司徒彦被葬灵光电的第五层,而且那一层的杀手是全军覆没的,这又加剧了寻找的困难。思来想去,蒙二觉得自己过去也是无济于事,索听从凌厉的安排暂且住在龙宝国。

    接下来的饭局是食之无味,蒙二硬着头皮坚持到最后的撤席,随后,他在宋蓓的邀请下,陪她出去散心。因为知道蒙二的反追踪能力很强,凌厉不敢派人跟踪,只安排晏子在暗中追踪,至于他们二人的谈话便不得而知了。

    宋蓓挽着蒙二手臂散步于草地之上,两人来到一处小山坡时,宋蓓便要求蒙二为她将他从前的故事,就像他们小时候在慈城那样,蒙二每次随丁邦出游后,回来就会向宋蓓讲述他外出游玩时的所见所闻。

    当蒙二与宋蓓重温儿时的回忆时,龙宝国宫上有人正注视着他们,那人眼中含着泪水说道:“为什么她能在你的怀里哭泣,为什么她能挽着你的手臂散步,为什么她能躺在你腿上睡觉。为什么我就不能,蒙二叔叔,我恨你。”

    太阳西落,宣告这一天的结束,碌碌无为的人,明天还将继续他们的忙碌。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神兵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